《金铃铛》

第六章

作者:柳建伟

二十二

如果不是接二连三的差错,他命里注定要老死在这片红土上。当了司令之后,他并没有获得二哥裕智那种良好感觉。队伍是拉起来了,没有军饷,还得去偷,去抢,要么就得投靠军队。他很想有一个安静的环境,考虑一下三千多人的出路。

李大眼很早就把裕聪回家的事告诉了周恩隆,只是说具体日子没定。周恩隆很想和裕聪谈一谈。两个儿子都出息了,他心中睡了多年的东西又活动起来。他并没有因为裕聪曾干过杀人越货的勾当而羞愧。朱元璋当年做过和尚,刘备卖过草鞋。关键是你后来成没成器,周司令的大名在哀劳山已经有口皆碑。因为有了他,强盗才从这里销声匿迹,夜里才可以睡得安生。坝上的人又开始谈当年金铃铛的事。因此,周裕聪这次回来真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可惜他不知道坝上的人早改变了对他的看法,独自一个,悄悄地回来了。

后半夜的时候,他慢慢走过水泥桥。背后的矿区更加发达。房子已经建到深潭边上。让桂花香包围的熟悉得叫他想流泪的坝子越来越近,麻木了几年的温柔之情不能抑制地萌发了。几年来,他顾不得思想一切往事。那股浓浓的铁腥气味彻底唤醒了他仔细的记忆和已经淹没很久的感觉。他想起这个院子内曾给他如火如荼热情的女人。他在窗榻下站了很久。小苦瓜和铁匠陈大叔都活着,他想起来了。

最后他还是敲了,女人一开门,见是他,惊喜得眼泪直流。除了女人的热情更加迷狂之外,一切都今非昔比了。皮肤失去了光泽,肌肉不再有弹性。他刚想到岁月的流逝不至于这么快地摧残这水灵灵的花朵,即刻辨别出女人身上有一种混杂的污浊气息。他点着灯,惊讶地看见阴影里一个小床上睡着四个小孩。这几年,林素娥又生了一对双生子和一个女儿。女人脸红了,“裕聪哥,我对不起你。那一年听说你死了,小狗狗又病了一场,我就……”灯光的照射下,他发现女人身上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磨难要深重得多,无法想象。他隐隐约约有些内疚,“别说了,是我毁了你。”他第一次带着温柔而怜悯的爱心和女人温存。

他在拂晓前离去,临走时对女人说:“我不会再来了,孩子的大名就叫狗狗吧。”他无可奈何的样子似乎很不愿成为制造苦难的同谋。

二十三

坝上的人大多数都来看望了他,都很愿意听一段他这几年的传奇经历。前三天,他讲了一些纯粹有根有据的事情,后来他只好添油加醋地讲,再后来,人越来越多,他只好不客气地说:“你们总不能让我编吧?”

周恩隆自始至终都竖起耳朵听,最后只剩下他一个听众的时候,他突然问:“杀死你大哥的孔昭通是不是你亲手杀的?”

周裕聪最不愿别人提起这件事,因为李大眼为了替裕聪报仇,杀了孔昭通一家八口,其中包括孔昭通七岁的女儿。小姑娘安详而又稚气的小脸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

“爹,在这件事上,我难逃公道。”

周恩隆觉得裕聪什么地方不如裕智那么尽如人意,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裕聪模模糊糊地感到,父亲仍在他面前布置陷阱,他自己除了掉进去之外,竟别无其它的选择。他渐渐厌恶父亲那张脸了,藏在那张脸背后让他害怕的东西竟层出不穷。他刚想出去到河边散散心,甚至没有来得及辨出鸟笼子让杨雪娟修补多次的痕迹,几个光屁股嬉水时的朋友挤进大门。

“裕聪哥,带我们出去当兵吧。”

“狗日的洋人心太黑。”

“工资又降了百分之十。”

“光今年就死十个了。一个子儿也不给,硬是一条破席卷了埋了。”

裕聪苦笑着,不厌其烦地解释,想尽可能地用语言说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一片净土,所有可以比较好坏高低的只有一个纯洁度,竹溪坝相比较起来,算是一个极乐世界了。说来说去,没一个人相信。

“那你能不能去说说,人死了给买口棺材。”

裕聪知道这事非常难办,连忙推辞。

“你是司令了,手下有那么多条枪,怕什么!他们只有四十几个人。”

明知道要碰壁,他还是走进了河南岸的军营,这次他带着枪。

“朋友,”罗尔生气了,“你变了许多,听说你也信奉武力了?但愿你不是来威胁我。你不是以官方的身份来的,我根本不予理睬。我早说过,不愿干的可以走。抚恤金?不是来到矿上早冻死饿死了。这还不够人道?希望下次见面,能谈一些彼此愉快的事情。”

裕聪垂头丧气,迈进大门,他看见杨雪娟正在望着鸟笼子发呆。女人一脸憔悴,眼睛里燃着幽蓝的火苗,人生的韶华时光驶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港湾,没有一个人有力量留住它。

杨雪娟看看裕聪,无限伤感地说:“三哥,你见老了,看到你的样子,我就想到一只疲惫的大灰狼。”

裕聪在家里住了一个月,才发现裕慧已经是神甫打扮,半个月见不到一次面。

二十四

十月的一天,菊花开得正盛。程秀英正沉浸在吃了就吐带来的喜悦里。她给菊花浇了两桶水,一抬头,看见大门进来两个哈尼族汉子。他们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一个人手里捧着一张散发着楠木芬芳的长弓。一个汉子吃力地用汉话说:“这是周司令的孩子,这是他的神弓。告诉他,丹图死了。周司令是个好人。”汉子把弓递过去,又拿出一支箭,“我们僾尼、景颇人武装了。要我们帮忙,拿着这箭找我们。周司令是个好人。”

只用看看孩子那张小脸,程秀英什么都清楚了。裕聪回来后,她忍不住问一句:“丹图是姑娘吗?”裕聪点点头。“她死了。”裕聪看着孩子,良久不语,愣了半天,用哈尼话对小孩说:“记住,你叫周丹图。”

单希来的时候,他和二哥在河边坐着。

裕智已经晋升为中校团长,他的队伍已经开到个旧附近。他专程回来,是想和裕聪携起手,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裕聪感到二哥变得十分陌生,说的话字字句句都见血。裕聪直觉地感到,二哥已经迈上了通向死亡的道路。

“三弟,你还等什么?你现在把队伍拉过来,凭你三千多人马,至少给你个团长。再过两年,这云南就是姓周的天下,看这局势,说不定还能打出半壁江山。”

裕聪讪笑一声:“你这话爹最喜欢听。”

裕智根本没有注意到已经话不投机。

“爹也是为我们好,哪一家的小辈不想着光宗耀祖?你还犹豫什么?滇南的土匪不是一下子就叫你吃了?我就缺你那种谋略。”

“什么金铃铛,团长、师长,都臭狗屎一堆。我是逼上梁山。不愿意再干了。我当初的处境,你不是不知道。”

裕聪把双手深埋在头发里,眼前的河水看着心就发冷。

“三弟,你不要太固执,没有军饷,吃什么?弄到后来就无法收拾,到那时候,你不得不把刀架在父老乡亲的脖子上,向他们要钱。说实话,良心在这年头还有几两重?揣摸着它还在那里放着,就不错了。就说洋人在这里开矿吧,成火车成火车拉走了,政府还要派军队保护铁路。别人在家里偷你老婆,你还得站在门口放风,就是这个道理。都怕洋人,我怕个屌,先把锡矿改改姓再说。”

裕聪知道二哥讲的道理有点歪,可究竟还是个道理。二哥去进行战斗,至少目标很明确,统治一大片人,为了自己的光荣,为了大堆大堆的银元。自己为了什么?简朴单纯生活的好处?见鬼去吧。他隐约觉得,开始一件事情很容易,结束它要难于上青天。他清楚地意识到,以前的小娟娟,现在的老四媳妇,按理说早已经与他不相干的女人,脸上挂着的悲凄的孤独的憔悴,又牵动了他心里的某一个部分,让他进退都很难。他一个石子接一个石子往河里投,激起的水珠子溅满他一脸。

“二哥,我现在还不能答应你。你要让我想想,好好想想。我感到很累了,很累很累。”

二十五

多年来,裕聪从来没对这个怪物一样的教堂产生好感。记得它刚落成的时候,他和四弟正在河南边那片青草地里捉蛐蛐,裕慧拉着他,指着教堂说:“三哥,你看那个漂亮的房子像什么?”他装模作样地看看,“像个坟包包。”由于教堂的钟声敲碎了他无数个少年美梦,他一直没有进过这个道貌岸然的怪房子。

他带着枪,像当年杰西和吉尔那样,大步迈进去。里面幽静阴森无比,高高的房顶上升着几个上为三角形下为长方形的天窗,几根神秘的光柱伸了进来。进到这里面,谁都想攀援着那些光柱逃出去。大概那上面就象征着天堂吧。

这些年杨约瑟一直有个愿望,想把竹溪坝的教堂变成哀牢山一带的宗教之都。墙上挂了几幅临摹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大师宗教题材的油画。乔尔乔纳和丁托雷托的《逃往雅典》、《耶稣蒙难》,还有拉斐尔的《圣女的婚礼》。在一间小厅里放了一架管风琴,准备给合唱班伴奏用。由于风箱破了两个洞,拉出的声音就像是得了结核病的游吟诗人的吟唱。杨约瑟用了毕生的智慧修它,也没有使它哼出一支像模像样的圣歌。

裕聪走到那架管风琴旁,看见裕慧身穿黑色教士服,目光严肃而安详地站在圣坛前。圣坛上放着一本翻开的《旧约》,一个外国女人跪在他面前,把一只戴着白手套的纤细的手让裕慧拉住。下个礼拜,她就要和巴菲里昂·杰西上尉在这里举行婚礼,她现在来向神甫忏悔她长达五年之久的漂泊流浪的卖婬罪孽。

“现在,跟我读第四章第一百三十八小节。”

裕聪再也按捺不住,一股怨恨之喷勃出来:“四弟!你在干什么!”

“拯救一个坠落的灵魂。”

“见你的鬼!”裕聪一拳打过去。弟弟倒在地上,随着女人一声牝猫一样的尖叫,一股腥咸的液体,流过裕慧好看的下巴,滴到他胸前的小楠木十字架上。

“你还是救救你自己吧,你像是喝了迷魂汤一样。你睁开眼看看,娟娟那么好的姑娘叫你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你先救救她吧。”

裕慧慢慢扶着椅子爬了起来,发直的眼睛盯着陌生的三哥。

“三哥,”老四平静地说,“膨胀的慾望使你无可救葯。忏悔吧,也许对你有所帮助。”

裕聪知道说服不了老四,临走的时候又威胁说:“你还想当教皇!再不回去睡觉,我就一把火烧了教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铃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