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铛》

第七章

作者:柳建伟

二十六

两年前,日本人侵占了中国东北。英法德等国也纷纷提出新的要求:扩大租界,允许派更多的军队保护他们在中国领土上的矿产、企业。国民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十分暧昧。英法商人很害怕有朝一日太阳旗插到他们的左右前后,让他们举步艰难。他们大大地加快了捞钱的步伐。竹溪坝锡矿似乎在一夜之间又凿出三个井口。小火车像梭子一样忙碌着。罗尔矿长已经五十多了,他很希望在两年之内,在中日两国宣战之前,把哀牢山下深藏的锡矿石全部挖出来。尽管他也知道这个念头非常荒唐简直不可思议。

林素娥在这天清晨,突然感到腹部有一阵难忍的疼痛,当时她还不知道这阵疼痛是死神的第一声召唤。她仍然有条不紊地做了一系列的家务,然后,对狗狗说:“领着丹图出去玩吧。不要下河洗澡,水凉。”裕聪离家后七个月,程秀英生出一个男孩。小丹图失去了本来就不多的家庭温情。除了父亲在家那些天,他感到自己在这个家是多余的。四婶非常疼爱他,叫他和她睡。没过多久,他就受不了。四婶白天给他的疼爱限制了他的自由,夜间不分时辰的亲吻和抚摸叫他缓不过气来。他有些害怕了。他喜欢到那个充满铁腥气的小院,那里有四个孩子,那个婶子铃铛一样的声音十分好听。女人总是长久地用梦一样的眼睛看着他,“多像你爹呀,他可是坝子里最好最好的男人。你和狗狗都快点长大吧。”女人像母鸡一样的天性,很快让他遗忘了那个庭院深深的大家,干脆挤到那张小床上去了。林素娥愉快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杨雪娟来叫丹图回去,林素娥不冷不热他说:“你是他娘吗?和你睡也碍事。那巫婆是个没心肝的,会用魔法杀死丹图。还是跟我吧。”

“矿上冒顶了!小苦瓜也在里面。”

林素娥还没回过神,那人一脚踩到街上青石板上的青苔,一个滚打起来,顾不得去抹脸上的血污,又大喊,“矿上冒顶了——矿上冒顶了——”

整个坝子惊慌起来。因为正值农闲,许多家的男人都在矿上打短工。女人一想起当家的早晨还没回来吃饭,嗷嗷地惊叫起来。呼唤名字的声音,孩子惊恐万状的哭喊,潮水一样涌过水泥桥。

不知为什么,尽管小苦瓜在她那肥沃的土地上耕耘十余年颗粒没收,听到冒顶的消息后,什么旁人都没想到,首先想到小苦瓜。

小苦瓜摸摸头顶的矿灯,伸了一个懒腰。又一个月过去了。他正想着领了工资给老婆扯几尺白布做件内衣,顶棚上响起的声音吓得他倒退三步。一个外地汉子喊了一声:“不好,要冒顶了。”话音未落,一个山崩地裂的声音把他们永远留在黑暗之中。三百二十七个生命同时开始人生的弥留之际。三号井四号井通向光明的道路被拦腰斩断。

继续开工?还是先救人?罗尔矿长无法很快作出选择。报废了两口井,损失已经够大了。不能全矿停工。

上千人用手用锹挖了一整天,渐渐醒悟这么做是徒劳的。黄昏的时候,男人们首先清醒过来,回到坝子里商量办法。只有几个女人一直干到黎明,抱一块石头喊一声:“孩子他爹,你可要等着”。

几个老太婆去求程秀英卜吉凶。程秀英拿出一支箭递过去:“找僾尼人试试看,他们会找洋人的。”那个丹图姑娘是个僾尼人。她忘不了僾尼人。她想看看洋人会把僾尼人怎么样。

男人们这一夜都没睡,在找一个完全之策。从通风口挖下去是个办法,可是如果不慎造成堵塞,要不了半个时辰,几百个人都会闷死里面。男人们蹲在草地上,望着远天上的星星一言不发。在启明星快要失去光辉的时候,一个干瘦的老者的声音伴着一声公鸡的啼鸣响起了。

“把二号井和三号井挖通。年轻时我在东北挖过煤,用了这法子才活到今天。不过那样一干,二号井也就废了,洋人不会干的。救命如救火,再过两天,挖出来也没用了。大家都要带家伙。”

二十七

这一天,太阳甚至比平时出来得要早。血乎乎的大盘子滚出树梢的时候,杨雪娟正在看那个鸟笼子,当时她闻到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血腥气,并没十分在意,在男人们到矿上去的时候,拿了案板上的菜刀,夺过女人手中做针线活的剪子,都掖到裤腰里。

没人下井了。

几个汉子找到罗尔,要求分几个小组轮换在二号井和三号井之间打一个通道。罗尔冷冷地拒绝了。就是停工三大,也不能在这一点上作出半点让步。降两次工资,没有抚恤金,也曾这么热闹过。他十分清楚,对付这样一帮乌合之众,用强硬和耐心就足够了。

他挺起肚子,大声对喧闹的人群喊:“不要再闹了,快上班吧。矿上出了这样的事,我心里很难过,可这是上帝的旨意。他们的灵魂都要迸天堂的。”

巴菲里昂·杰西的妻子,那个曾和六种肤色男人亲近过的、在五个国家播种下露水爱情的法国女人,腆着大肚子走到人群前面。她用一截两寸长的鲜红的指甲刮刮右脸颊上的蝴蝶雀斑。很惊奇地发现这一群像绵羊一样老实像黄牛一样闷声不吭的男人脸上怎么会出现刺眼的闪光。教堂的钟声响了。今天是礼拜天,经常矿上许多人要去教堂做弥撒。周裕慧仍像往常一样,安详地耐心地等待第一个虔诚的教徒。人群从草地里步步逼向军队,似乎他们被阎罗殿的小鬼轻柔的呼唤迷住了,九头牛再加上十二匹蒙古纯种白龙马也拉他们不回。

静极了。

让人迷醉的神奇寂静。

山坡的竹林里,几十个背着弓箭的汉子摸了下来。

就是在这个时候,周丹图挣脱了林素娥的手,从露易莎的坟包后面窜了出去,眨眼没入寂静的人群里,女人伸出一只手,只抓住了一截楠木神弓的断弦。

“操家伙,杀了这狗屎不如的洋人。”

石块几乎和这喊声一起冲出人群。大肚子洋女人被菜刀砍倒了。人流像火车轮子一样从女人身上碾过,他们一个劲儿地向前,根本无暇顾忌脚下肚皮的爆炸声。“开枪!”罗尔喊道。没有人响应。左右两侧射过来十几支冷箭,立刻有两个英国兵扑倒了。“射击!”巴菲里昂·杰西上尉用英语重复一次。三挺机枪和五十几支步枪同时嗒嗒起来。开始人们只看到一片火红的亮点,后面的人们感觉不到一点子弹的危险,把人流像潮头一样涌向高出地面两尺多的铁路。那些机枪和步枪像割韭菜一样,把人们一排排地割倒在铁轨上,远处看去竟像收割完了的稻田里的一行行稻捆。

单希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把一个机枪手钉在地上,第二支箭刚放在弦上,巴菲里昂·杰西向他举起了枪……

随着一阵“妈呀妈呀”的喊声,恐惧重新回到人的意识里面。潮头向铁路两边流去,后面的人流开始逃遁。六岁的周丹图在这个时候被拥到路基上。坟丘后面把手指咬烂的女人看见一只小手朝半空中一伸立刻就不见了。

她抱起那个小人儿向回走的时候,枪声早停止了。巴菲里昂·杰西上尉叫人抬走了五六具士兵的尸体。有两个到了另一个世界换了脑袋。罗尔辨认不出那两具无头尸体。都是上士,都身高一米八十,脖子像是机器截断的,碗口大的疤都在肥斫的喉结下面一指。巴菲里昂·杰西看看倒在血泊之中的新婚妻子,忽然弄不明白“骄傲”这个词竟意味着什么。他红着眼睛一把夺过林素娥怀里小孩的尸体,用一双颤抖的手捧起女人的脸看看。女人黯然的眼神在阳光下倍加迷人。巴菲里昂笑笑,回头呜哩哇啦用英语喊了一大通,十几个士兵也笑,端着枪在他和林素娥周围围了一个半圈。他用难以置信的浪漫轻轻地解开了林素娥的衣服,把女人赤躶躶地送到上帝面前后,他把女人平放在厚密的青草地上。士兵们“呜哇”地表现出惊奇。这样身体丰满匀称的女人只能从安格尔的油画中才能见到,而这种尸横遍野中的温柔,则需要到十六世纪鲁本斯的作品中寻找。

竹溪坝的许多人自始至终目睹了整个过程,听到铃铛一样的声音慢慢消逝在空气里。铁匠陈抠出自己一个眼珠子,正要抠第二个,小孙女喊他一声,他把手停在半空。他狼狐一样哀鸣一声:“畜牲啊——这个家毁了。”

二十八

枪声停止后,周恩隆小心翼翼走出家门。杂货店的小二慌慌张张跑过来。

“老,老掌柜的,洋,洋人杀人了,小少爷没了。”

周恩隆用拐杖敲敲青石板。

“反了!反了!简直无法无天。乾隆皇爷那会,洋人还给他下跪哩。你快去报官,让曹亲家来。”

曹仁已近耄耋之年。他带了四五个兵,坐着两人滑竿轿连夜赶到竹溪坝。

第二天早上,曹仁到现场查看一番,然后和罗尔矿长、巴菲里昂上尉进行了一次正式会晤。

“贵国来到这里开矿,出了这么多人命,我代表本县政府,请你们给一个解释。”

罗尔矿长在桌子那边彬彬有礼地说:“我是个搞企业的,政治上的问题该由两国政府协商解决,目前,我所考虑的核心问题是怎样恢复生产。”

巴菲里昂上尉笑笑:“军队只是国家机器,我们是奉命保护锡矿,双方各有损伤,就让这不愉快过去吧。”

一见曹县长空着手回来,周恩隆急忙上前问:“亲家,人呢?抓的人呢?”

曹仁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很疲惫地说:“他们有外文豁免权,连税都不上。我这个七品小县该告老还乡了。还是埋人吧。”

二十九

林素娥这颗多情的种子在竹溪坝开出一朵散发着奇异香气的花朵。花香使八个家庭发生旷日持久的战争,七个女人嚷着要跳阿墨河最终都没跳成,九个家庭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彼此心照不宣地在竹溪坝和平共处。

如今她却这样去了,竹溪坝的人知道铃铛一样的笑声永远消逝了。这个声音曾经带给他们无穷无尽的欢乐和苦恼。人们都从心底里原谅了她,她是在四十六个男人带着微笑的慢慢折磨中痛苦地死去,她还以轻浮的带着孩子气的脾性教会了女人如何爱自己的丈夫怎样去热爱所有的孩子。

周恩隆无法想象世上竟有人创造出如此新奇歹毒的法子杀人,他的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他拿出一百块大洋哗地推到八仙桌上。

“贤弟,侄媳妇清清白白来到竹溪坝,也要干干净净地去。厚葬。”

铁匠陈佝偻着身子,“大哥,你要作主。媳妇可是清白的,洋人作贱了她。多仁义孝顺的孩子,坝上的人谁不夸她。如今撇下四个娃娃走了。天杀的洋人呵!”

人们不会忘记那个灰老鼠样子的小姑娘,更不会忘记那一双受惊小兔子一样迷人的眼睛。在那个铁腥气充盈的小院子里开始了十分缓慢的清洗工作。程秀英点燃三炷香,把头发披散了,男人们知趣地退了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铃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