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庄亡灵》

第二节

作者:柳建伟

万石斋老人领着几百口逃难的人,沿着长满茂密槐树的赵河堤向北,返回自己的家园。槐花香熏得人慾醉,他活了七十几岁,什么风险没遭过?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饱读五经四书,身怀济世救民的中医绝技。他看见过许多垂危的生命顽强地活了过来。日本人已经来到涅阳。他知道以后的日子更难熬了。只是他信天数,心里才稍稍宽慰一些。万五爷走着走着,心里越发沉重起来。嘴里又道:“捱不过八月十五,你们杀的人太多。”

“八月十五杀鞑子。”这句话煞庄老老少少都知道。和尚出身的朱元璋领着几十万大军直捣元朝的首都。元朝终于走过了它一百多年的历程。它曾有过铁木真创业的艰辛,忽必烈令人不敢仰视的神威。但他们终于失去了在他们的马刀下臣服一百多年的汉族臣民。千百万人无法生存,终于在一个八月十五的晚上,他们拿起菜刀,杀了他们的统治者。

煞庄的人每次听了石斋爷爷的讲述,都无不为之动容,为之昂奋,像喝了三碗涅阳黄酒,人们顿时记起了荣誉、勇气、自豪和希望。

逃难的队伍还在沿着河堤向北走。天已经大亮,刚才的大雾不知道飘散到何处去了。狗娃看见一颗巨大的鲜红慾滴的火球从二十里以外的东庶山滚了出来,通身向外流着火。他透过一排又一排树干,目光拐了七七四十九个弯,终于看到了前面河边上的第一个村庄。他知道那是秋雪嫂子娘家的村子。万五爷停住脚步,对夏秋雪说:“回家看看你爹娘,想住就住几天。狗娃这些天先住我家。”狗娃只记得秋雪嫂子顺从地颔首称是的样子。

夏秋雪的命是万五爷捡回来的。

她是个生下来就注定要受苦的女人。她还不满周岁,妹妹又出生了。四个月就开始吃五谷杂粮。家里只有六亩薄地。六岁的时候,爹妈就把她送到了婆家。她记得去婆家的那天早上,雾也很大,就像今天早上的一样,飘也飘不动。她穿着用半斗小麦换来的红夹祆,用小绣花鞋去踢那些坠在车前草叶子上的晨露,手心里折了一朵小得可怜的芥菜花。那时,她只有六岁,却把那一家四口的下等家务都担了起来,压得她十一岁还是六岁那么高。她的手掌和屁股上都结有一寸厚的老茧,她一见婆婆屋里那堆打断的竹板头皮就直发紧,如果不是婆家休了她,她恐怕永远是六岁的小模样,她把四两巴豆偷偷地放进婆婆的中葯罐子内,好些天,老女人的屋内到处漾溢着浓浓的屎臭气。只五天,老女人肥胖的身体只剩下一张皮。如果她不过早地在脸上露出笑意而被那一家人察觉,她真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被吊打半夜,赤条条被绑在院里的香椿树上迎来地狱里最后一个黎明的时候,她也没有后悔。她仍穿着那件红夹袄跌跌撞撞走到自己家门口,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娘便不省人事了。

在家过了一年,她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天就了一付美人胎。不想一场大病差点毁了她。

郎中二十多不到三十岁,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假模假样地号脉,黄眼珠子直瞅秋雪娇模娇样的脸。

“小妹妹的病不轻,没个两三个月怕难好……”

悲天悯人的样子很真诚。傍晚,郎中说时辰到了,就和秋雪关在一间屋内作法。两袋烟工夫过后,郎中大汗淋漓开门出来,拱手对秋雪爹妈道:“令爱有救。”以后天天作法。秋雪肤色渐渐变得红润,爹娘喜不自禁,见到女儿目光越来越散乱,嘴角常挂一丝怪笑,不放心,问郎中,年轻郎中道:“邪气未除,百日后可复本性。”又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忽一天,下着大雷雨,秋雪娘正惦着秋雪和郎中,只见女儿艰难地迈进门槛,一股血腥气引导她的目光,只见女儿走过的地方已让雨水稀释成一条血河。把女儿背到床上,屋内顿时被恶臭的血腥味儿弥漫。

她提着菜刀追出来的时候,正撞上水鸭一样的郎中。过后她才想起那时天早响成一个片,一道道暗绿的亮光在撕着浓云。那种瘆人的雷声,在十几年后她到煞庄埋葬女儿,仍清晰地在她耳边响着。她觉得雨点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她。天哪!你赐我花朵一般的女儿,为什么不赐给她殷实富足的生活?天哪,你睁开眼瞧瞧吧!这个毁了我女儿的凶手就要在你的眼皮底下逃生。哦苍天,你显显灵吧。只见一个球状的蓝火从中天坠落下来,接着,她感到脚下的土地都陷落下去了,只听一声巨响,郎中身边一棵水桶粗的槐树被拦腰斩断,巨大的树帽子埋葬了郎中……

秋雪妈把秋雪交给万五爷时。并没抱任何希望,只是尽尽心。万五爷把完脉,毫无表情地说:“这样吧,信得过,就把闺女留下,也没十成把握。信不过,闺女你还是拉回去,怕是活不长了……”秋雪娘只说了一句,“大叔,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扭头回去了。秋雪病好回家,她娘疑心是撞见了鬼。她不相信会变成这样,秋雪像是刚从画里走出来的。她不知道万五爷为治好秋雪的病花了多少心血。老人为采一味葯。差点把命留在伏牛山。为了感谢老人,秋雪娘就把女儿的婚事托给了万五爷,又当了两年姑娘,十六岁那年,秋雪嫁给了李富根。

在弥留人世的一瞬,夏秋雪还清晰地记得在自己热闹的婚宴上,李大炳留给她的那失魄的一瞥,那是她第一次真心诚意地冲一个男人笑,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李富根是个什么角色。在以后的十年里,富根从来没有给她心魂荡漾的感受。

飞霞透过碎小的槐叶间的缝隔溅落在狗娃的桃尖头上。他感到头皮有丝丝炙热。仰起头,正好看见一朵白云紧擦着槐树叶子滑了过去,槐叶的边缘都镶着金边,石斋爷爷拉他站下了。狗娃一看,煞庄就在眼前,这时,狗娃见石斋爷爷对着几位大叔大伯说:“老三,你们几个先回村看看,莫走大路,抄小路进村,挨家挨户都看看,官路上也得瞅瞅。”

万石斋对涅阳的历史和现状可真是太熟悉不过了。这里从春秋战国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太平过,他不能不小心。中央军和一些知名的土匪都很佩服万五爷的医道,对煞庄也算客气。可如今来的是日本人,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由于连年的战火,这里虽然土地肥沃,人民勤劳聪慧,可日子总是过得极窘迫,极穷困,极寒酸。自汉光武刘秀在这里发迹,重振汉朝河山以来,这里总是在进行着属于政治的你杀我,我杀你,再远的不说,元末红巾军的根据地就在这里。李自成潼关战败之后,也是在这块土地上重振旗鼓,最后逼着崇祯皇帝吊死在景山歪脖树上。县志上只记载着“闯王来了不纳粮”之类的颂歌,然而民间也有李闯王瞎眼后在这里杀人如麻的传说。

万五爷很清楚,不管经历多久,只要有战争,涅阳人还是在劫难逃。涅阳是中原地带的战略要地,北有伏牛山屏障,南有丹江、长江天险。把守此地,可以进退维谷,在战略上取得主动。出击东南可以占领江汉平原,西去商州,再下汉中就可以入川。万石斋不愿多想,他关心的是煞庄,是几百人赖以生存的煞庄。

“五叔。”

三疙瘩和派去的人都回来了。

“鬼子在官桥边修了一个炮楼。”

狗娃看见万五爷的眉头皱了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煞庄亡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