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火枪手》

第十一章 牵线搭桥

作者:大仲马

拜访过特雷维尔先生,达达尼昂思绪纷繁,特意选择了一条最长的路往家里走。

达达尼昂放着平常的路不走,仰望着夜空的星星,时而叹息,时而微笑,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他在想波那瑟太太。在一位火枪手学徒心目中,那少妇几乎是一个理想的心上人儿。她俊俏,神秘,对宫廷里的秘密差不多件件了如指掌,这使得她那风姿绰约的容颜,平添了许多端庄的魅力,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绝非感情冷漠的女性。仅此一点,就足以让情场新手神魂颠倒。更何况,是达达尼昂从那些试图对她动手动脚、施以强暴的歹徒手里,把她解救出来的。这搭救不是件小事,使得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感恩的情感,这种情感很容易带上爱慕的性质。

美梦乘上想象的翅膀,飞得可真是快极了。达达尼昂已经看见少妇派了人来,交给他一张约会的便条、一条金链子或一颗钻石。前面提到,年轻的骑士可以毫无羞耻地接受国王的赏钱;这里不得不补充一句:在那种道德观念淡薄的时代,年轻的骑士在情妇面前也是不顾廉耻的,情妇们几乎总是把贵重而永久性的纪念品赠送给他们,好像试图以坚固的礼品来征服他们脆弱的情感。

当时的男人靠女人发迹而不会感到脸红。仅仅拥有美貌的女人也只能奉献其美貌,所谓“天下最美丽的姑娘只能奉献其所有”的说法,多半源出于此。富有的女人除了美貌,还能奉献其部分钱财。我们可以列举那个风流时代的许多英雄人物,如果当初不是情妇把相当充实的钱袋子系在他们的马鞍子上,他们是不可能立功疆场,扬名天下的。

达达尼昂一无所有,他那种乡下人的畏缩心理,犹如薄薄的油彩,一现即谢的昙花,桃子上的绒毛,早已被他的朋友三个火枪手离经叛道的建议之风刮得无影无踪。达达尼昂也摆脱不了当时奇特的习俗,虽然身居巴黎,却自视如在战场,即像在弗朗德尔地区①,对面是西班牙人,身旁是女人,随时都有敌人要去拼杀,随时都有赞助要去接受。

①弗朗德尔地区南段为法国领土,北段为比利时领土,但在十七世纪为西班牙所占,西法两国经常在这里发生争夺战。

不过应该说,当时达达尼昂受着一种更高尚,更超逸的情感支配。那个服饰用品商说过他家境殷实,小伙子当然想得到,像波那瑟那样一个笨蛋,家里银箱的钥匙肯定掌握在老婆手里。但是,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他见到波那瑟太太时所产生的感情。这种爱情的萌发,基本上与利益不相干,利益只不过是后来的事情。我们说“基本上”,因为想到一个年轻女性美丽、温雅、聪颖同时又富有,这丝毫不会损害爱情的萌发,相反却会促进它的成长。

富裕的生活,能提供许多贵族式的保养和癖好,而这正是美貌不可缺少的。一双精致雪白的长统袜,一件缎袍,一条花边披肩,一双漂亮的皮鞋,一根颜色鲜艳的头带,这些固然不会使一个丑陋的女人变得漂亮,却能使一个漂亮的女人变得美丽,还没有算那双比这一切更重要的手;手,尤其是女人的手,必须长期清闲不劳作,才能保持美丽。

再则,达达尼昂的财产状况我们没有隐瞒,所以读者诸君都知道,达达尼昂不是腰缠万贯的大富翁;他倒是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大富翁,不过他私下确定的这个时来运转的日期相当遥远。眼前么,看到自己所爱的女人渴望得到一般女人视为幸福的千百种小玩意儿,而自己却没有能力送给她,多么令人颓丧!当女人富有,情郎贫穷时,情郎无力提供这些东西,至少女人可以自己提供,尽管她获得这类享受所花的钱通常都是丈夫的,却很少因此感谢丈夫。

达达尼昂准备做最温柔的情郎,可眼下还得当一个非常忠实的朋友。他在考虑与服饰用品商的妻子谈恋爱的种种计划时,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朋友。这个漂亮的波那瑟太太,把她带到圣德尼平原或者圣日耳曼市场去遛达遛达该多美,并且请阿托斯、波托斯和阿拉米斯陪同,让他们看看他达达尼昂征服的这样一个美人儿,那该多么神气!且说,路走长了,人就饿,达达尼昂感觉到这一点,已经有好一会儿了。如能这样小吃小酌一餐,一边触着朋友的手,另一边碰到情妇的脚,那才惬意哩!不过说到底,在紧急关头,在陷入绝境之时,达达尼昂是会挺身而出搭救朋友的。

那么,达达尼昂曾经高声斥责着推到卫士手里,而低声许诺一定会去搭救的那个波那瑟呢?我们应当坦白地告诉读者,此刻达达尼昂根本没有想到他,即使想到了,心里也会说:就让他呆在他所呆的地方吧,至于那是什么地方,管他呢!在人类的所有感情中,爱情是最自私的。

不过,请读者放心:如果达达尼昂忘记了他的房东,或者借口不知道他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而假装忘记了他,那么我们是不会忘记他的,我们也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过,让我们暂且像这个坠入情网的加斯科尼人一样行动吧,至于那个可敬的服饰用品店老板,我们等会儿再回头来谈他。

达达尼昂想象着未来的爱情,又是对夜色独言自语,又是朝星星微笑,再次沿着舍斯米迪街——当时叫沙斯米迪街——朝前走。走到阿拉米斯所住的街区,他想去看一下这位朋友,顺便向他解释一下,他为什么打发普朗歇请他立即去捕鼠笼子。普朗歇赶到的时候,阿拉米斯如果正好在家,那么他无疑早就跑到掘墓人街去了,不过到了那里又没见到人,也许只见到两个伙伴,而他们三个谁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样搅扰了人家,是应该去解释一下的——这话达达尼昂大声说了出来。

尔后,他心里对自己说,这也是个机会,可以谈谈娇小、漂亮的波那瑟太太。这个波那瑟太太即使还没有完全占据他的心,也已经装满了他的脑袋。不应当要求初恋的人严守秘密。初恋总是伴随着巨大的喜悦,这种喜悦之情必须倾吐出来,否则它会把人憋死的。

巴黎两小时之前天就黑了,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市郊圣日耳曼各处的钟楼正敲响十一点。气候温煦。达达尼昂沿着一条如今已变成阿萨街的小巷走着。微风习习,把夜露滋润的花园里的芳香,沿着沃吉拉尔街一阵阵送过来。他呼吸着,同时听到远处平原上偏僻的小酒店里,传来醉鬼的阵阵歌声,隔着厚厚的窗板,声音显得沉闷。走到小巷尽头,达达尼昂向左拐。阿拉米斯的住所位于卡塞特街和塞万多尼街之间。

达达尼昂刚过卡塞特街,就认出了朋友家的门。一丛埃及无花果树和铁线莲,浓密的枝叶像把大圆伞,门就隐藏在下面。蓦地,达达尼昂看见从塞万多尼街口出来一个影子似的东西。那东西披件斗篷,达达尼昂起初以为是个男人,但从那娇小的身材,踌躇的步履,慾进又止的样子,他很快认出那是一个女人。那女人似乎对她要找的房子没有把握,抬起眼睛辨认,停了一会儿,转身走开,又走回去。达达尼昂觉得奇怪。

“我上前问问她要不要帮忙吧!”他想道,“看样子,她挺年轻,也许还蛮标致哩!啊!是的。不过,这么深更半夜的,一个女人在街上走,多半是去会情郎。哟!我要是搅扰了人家的幽会,日后要想攀交情,可就没门儿罗。”

这时,那女人又朝前走,一座座房子、一个个窗户数着去。这无需费多少时间,也不困难,因为那段街只有三座公寓,临街的窗户只有两扇:一扇是与阿拉米斯的住宅平行的一栋小楼的窗户,另一扇就是阿拉米斯这栋住宅本身的窗户。

“乖乖!”达达尼昂想起了那位神学家的侄女,“乖乖!要是那个迟归的妞儿在找我们这位朋友的家,那可真有意思。说实话,看上去还真像哩!啊!亲爱的阿拉米斯,这回我可要弄它个水落石出。”

于是,他尽量缩着身子,溜到街道最暗的那一侧,躲在一个墙凹里的石凳旁。

年轻女人继续朝前走;显示出她年轻的,一是她步履轻盈,二是她刚刚轻轻咳了一声,听得出她的嗓音挺清脆。达达尼昂认为这咳嗽是个暗号。

这时,要么是有人用相应的暗号回答了这声咳嗽,使这位夤夜的寻访者不再犹豫,要么是她并未靠外来的帮助而自己发觉已到达目的地,她毅然走到阿拉米斯家的窗下,屈起指头在护窗板上间歇均匀地敲了三下。

“她果然是来找阿拉米斯的,”达达尼昂悄声说,“哈!假道学先生,我可摸透你研究神学的底细啦。”

三下刚敲过,里面的窗门就开了,玻璃窗里漏出一道灯光。

“哈哈!”窥伺者又暗自说道,“不敲门敲窗户,哈!这幽会是事先约定的。瞧吧,外面的护窗板就要推开了,这个女人肯定要从窗户里爬进去。好极了。”

可是,令达达尼昂大感意外的是,护窗板并未推开,那亮了一会儿的灯光又消失了,一切回到了黑暗之中。

达达尼昂想情况不会这样持续下去,他继续目不转睛地望着,侧起耳朵倾听着。

他估计得不错:过了一会儿,里面传出两声干脆的敲击声。

年轻女人只敲了一下作为回答,护窗板就推开了。

人们可以判断,达达尼昂是否在贪婪地看,贪婪地听。

遗憾的是,灯光挪到另一个房间去了。但年轻人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再说,有人肯定,加斯科尼人的眼睛像猫眼睛一样,具有在黑暗中看得见东西的特性。

达达尼昂看见年轻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东西,急忙打开。那东西呈现了一方手绢的形状。她把那展开的东西的一角给对方看。

这使达达尼昂想起波那瑟太太脚边的那条手绢,而那条手绢又曾经使他想起阿拉米斯脚下的那一条。

“见鬼!这条手绢代表了什么?”

达达尼昂处在他所站的地方,看不见阿拉米斯的脸。我们说阿拉米斯的脸,因为小伙子丝毫不怀疑,在里面和外边的女人说话的人肯定是他的朋友。因此,好奇心胜过了谨慎,他利用我们描述的两个人物正全神贯注看手绢的时机,从躲藏的地方出来,闪电般快速但仍然蹑手蹑脚地蹿到墙的一角。紧贴墙壁站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见阿拉米斯房间里的情形。

到了那里,达达尼昂正想叫一声吓一吓阿拉米斯,却发现与夜访者说话的不是阿拉米斯,而是一个女人。不过,达达尼昂只是从服装的款式判断那是个女人,并没太看清她的面部轮廓。

就在同一时刻,房间里面的女人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块手绢,换取了从外面递给她看的那一块。随后,两个女人交谈了几句。最后,窗板放下了。窗外的那个女人回转身,从离达达尼昂三四步远的地方走过,一边戴上斗篷的帽子。不过这谨慎的动作太晚了,达达尼昂已经认出她是波那瑟太太。

波那瑟太太!在她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时,达达尼昂脑海里已经闪过一丝怀疑。可是,波那瑟太太既然已派了人去找拉波特先生,通知他来领她去罗浮宫,怎么可能冒着第二次被绑架的危险,深夜十一点半钟只身一个人在巴黎街头奔走呢?

除非是为了一件很紧要的事情。什么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女人很紧要的事情?当然是爱情。

不过,她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另一个人,而冒这么大的风险呢?小伙子心里这样问道。他俨然已是一个正式情人,心灵受着嫉妒这个恶魔的啃啮。

现在要弄清波那瑟太太往哪儿去,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跟踪她。这办法真简单,达达尼昂自然而然地立即采用了。

可是,波那瑟太太瞥见年轻人像一尊神像离开神龛,又听见后面有脚步声,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拔腿便逃。

达达尼昂紧追不舍。追上一个被斗篷裹得跑不动的女人,在他并不是一件难事。波那瑟太太拐进那条街刚跑完三分之一,就被追上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筋疲力尽,不过那不是因为疲劳,而是因为恐惧。当达达尼昂将一只手放在她的肩头,她一个膝盖一弯,人就倒了下去,用窒息的声音喊道:

“你杀了我吧,不过你什么也休想知道。”

达达尼昂揽住她的腰,把她扶起来,但从她身体的重量,感到她就要晕过去了,便赶紧向他表白一片忠诚,好使她放心。这种表白丝毫没有打动波那瑟太太,因为同样的表白完全可能出自世间最不良的意图。但是声音起了很大作用。少妇觉得这声音好耳熟,便睁开眼睛,看一眼把她吓得半死的这个男人,认出是达达尼昂,就高兴得叫起来:

“啊!是您!是您!感谢上帝!”

“不错,是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牵线搭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个火枪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