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火枪手》

第二十一章 温特伯爵夫人

作者:大仲马

一路上,公爵通过达达尼昂了解到的,不是所发生的情况,而是达达尼昂所知道的情况。他比较了从这个年轻人嘴里听到的话和自己所记得的情形,从而相当清楚地意识到王后的处境的严重程度,尽管王后的信是那样简短,那样不清楚。他感到奇怪的主要是,红衣主教是绝不想让这个年轻人踏上英国的国土的,却居然没有在路上抓住他。达达尼昂注意到了公爵惊诧的表情,这才向他讲述了他所采取的种种预防措施,他的三位朋友的赤胆忠心,以及他们怎样负伤流血,他怎样陆续把他们留在路上,正是多亏了他们,他最后才有可能躲过瓦尔德先生那刺穿了王后的信笺的一剑,而且狠狠地还了他一剑。他叙述得非常朴素自然,公爵一边听着,一边露出惊讶的神色,不时打量一眼这个小伙子,仿佛觉得,这个小伙子,从这张脸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却表现得如此谨慎,如此勇敢,如此忠诚,真是不可思议。

两匹马疾驰如风,不消几分钟就到了伦敦城门前。达达尼昂原以为,一进了城,公爵就会放慢速度,但事实并非如此。公爵仍然全速前进,并不怎么担心会撞倒路上的行人。事实上,在穿过伦敦旧城的时候,确发生了两三次这种事故,可是白金汉根本不管人家被撞得怎样,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达达尼昂在一片像是诅咒的叫喊声中,紧紧跟在公爵后面。

一进到官邸的院子里,白金汉翻身下马,也不管马会怎样,将缰绳往它脖子上一扔,就朝台阶跑去。达达尼昂照他的样子行动,但不免有点为他所赞赏的两匹骏马担心。不过,他立刻放心了,因为他看见三四个仆人已经从厨房里和马厩里跑出,迅速地将马牵走了。

公爵走得飞快,达达尼昂好不容易才跟得上。他连续穿过好几间客厅,每间客厅布置之雅致,在法国就是最大的贵族也想象不到。最后,他进到一间卧室里。卧室既高雅又富丽,令人叹为观止。卧室放床的凹室里,有一扇掩盖在壁毯后面的门,公爵用挂在脖子上的金链拴住的小金钥匙,将门打开。达达尼昂出于谨慎,往后退了退。白金汉公爵在跨进那扇门时,发现小伙子犹豫不决,便回过头来对他说:

“进来呀,如果您有幸被允许去见王后陛下,就请您把在这里看见的东西告诉她。”

听到公爵请他进去,达达尼昂便大胆跟在他后面,公爵关上了他们身后的门。

两个人到了一间小圣堂里,四壁都装饰着锈金的波斯丝绸,被无数蜡烛照耀得灿烂辉煌。在一个祭坛样的台子上,在上面点缀着红白两色羽毛的蓝色天鹅绒天幕底下,挂着安娜·奥地利的肖像,尺寸与她本人的高矮相同,模样与她完全一样。达达尼昂情不自禁地惊叫一声,还以为王后就要说话了呢。

祭坛上的肖像下面,搁着那个放钻石坠子的匣子。

公爵走到祭坛旁边,像一位神甫在基督的圣像前一样跪下,打开那个匣子。

“您看,”他对达达尼昂说着,从匣子里取去一个挺大的蓝丝带结,那上面缀满璀璨夺目的钻石,“您看,这就是那些珍贵的坠子。我发过誓,要带着它们下葬的。这是王后送给我的,现在王后又要收回去。王后的意志就如同上帝的意志,必须不折不扣地遵从。”

说罢,他开始一颗一颗吻那些就要与他分别的坠子。突然,他可怕地叫了一声;

“怎么回事?”达达尼昂不安地问道,“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下可完啦,”白金汉叫道,脸色变得像死人一样苍白,“这些坠子少了两颗,只有十颗了。”

“大人自己丢了呢,还是认为被别人偷去了?”

“是有人偷去了,”公爵说道,“这是红衣主教搞的鬼。您瞧,固定坠子的丝带被剪刀剪断了。”

“大人揣测得到是什么人偷的吗,说不定那两颗坠子还在偷的人手里呢。”

“等一等,等一等!”公爵大声说,“我唯一的一次佩戴过这些坠子,是一周前国王在温泽举行的舞会上。曾经与我闹翻了的温特夫人,在舞会上和我套近乎。这种言归于好,现在看来其实是一位妒妇的报复手段。自那天之后我就没见过她。这个女人是红衣主教的密探。”

“看来全世界都有红衣主教的密探!”达达尼昂忿然说道。

“啊!对,是的,”白金汉气得咬牙切齿地说道,“是的,他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唔,那次舞会什么时候举行?”

“下星期一。”

“下星期一!还剩下五天,对我们来讲,时间还绰绰有余嘛。帕特里克!”公爵打开小圣堂的门叫道,“帕特里克!”

他的亲信跟班应声进来。

“把我的首饰匠和秘书找来!”

跟班迅速地、默默地退了出去,这说明他早就养成了盲目服从、不说二话的习惯。

虽然头一个传的是首饰匠,先到的却是秘书。原因很简单,秘书就住在官邸里面。他看见公爵坐在卧室里一张桌子前面,正亲笔草拟几项命令。

“杰克逊先生,”公爵对秘书说,“您马上去掌玺大臣那里,对他说我要他执行这几道命令。我希望这几道命令立刻颁布出去。”

“不过,大人,如果掌玺大臣问我大人采取这样一项非常措施的原因,我怎样回答?”

“您就说我高兴这样,我没有必要向任何人报告我要干的事。”

“在国王陛下面前也这样回答吗,”秘书面带笑容又问,“万一陛下出于好奇,询问为什么一艘船也不准驶出大不列颠的各个港口?”

“您的话说得对,先生。”白金汉答道,“遇到这种情况,那就回答国王说我我决定打仗,这项措施是我对法国采取的第一个敌对行动。”

秘书鞠一躬退了出去。

“现在这方面我们可以放心啦,”白金汉转向达达尼昂说道,“如果那两颗坠子还没有带走,它们就比您晚到法国。”

“这怎么可能呢?”

“我刚才下了一道命令,凡现在停泊在英王陛下所有海港里的全部船只,一律禁止驶出港口,除非得到特别允许,否则一艘也不得起锚。”

达达尼昂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人,他凭着国王的信任,手里掌握着无限的权力,却居然利用这些权力来为自己的爱情服务。白金汉从年轻人脸上的表情看出了他的想法,便微微一笑说道:

“是的,不错,我真正的女王是安娜·奥地利。只要她一句话,我就会背弃我的国家,背弃我的国王,背弃我的上帝。她要求我不要向拉罗舍尔的新教徒派遣我许诺派遣的援军,我照办了。尽管我违背了诺言,但那有什么关系,我遵从了她的意愿,您说吧,我遵从她的意愿不是得到了很高的报偿吗?是的,我因此得到了她的那幅肖像。”

达达尼昂惊叹不已:维系一个民族的命运和芸芸众生的生命线,是多么脆弱,多么不可知啊!

正当他深深地陷入沉思的时候,首饰匠进来了。这是一位手手艺精湛的爱尔兰人,他坦白承认,每年要从白金汉公爵手里挣十万镑。

“奥瑞利先生,”公爵带他进了小圣堂,对他说道,“您看看这些钻石坠子,告诉我每颗要值多少钱?”

首饰匠只看了一眼那些坠子精工镶嵌的方式,与一般钻石的价值相比较估算了一下,毫不优豫地答道:

“一千五百比斯托尔一颗,大人。”

“制作两颗这样的坠子需要多少天?您看,这上面少了两颗。”

“一星期,大人。”

“我付三千比斯托尔一颗,后天就要。”

“大人将如愿以偿。”

“您是难得的人才,奥瑞利先生,不过条件我还没有说完:

这些坠子不能交给任何人,必须就在我府里制作。”

“这不可能,大人,只有我能做得看不出新旧的差别。”

“正因为如此,亲爱的奥瑞利先生,您成了我的囚犯,现在您要离开我的官邸是办不到啦。请拿定主意吧。请告诉我您所需要的帮手的姓名,还有他们应该带的工具。”

首饰匠了解公爵,知道任何异议都是徒劳的,他当即拿定了主意。

“允许我通知我太太吗?”他问道。

“啊!甚至允许您与她见面,亲爱的奥瑞利先生。对您的监禁绝不会严厉的,放心吧。此外,对别人的任何打搅,都理应给予补偿,所以除了制作这两颗坠子的工钱之外,这里是一张一千比斯托尔的支票,请您忘掉我给您造成的麻烦。”

这位首相随心所慾地支配所有人和成百上千万的金钱,令达达尼昂惊愕不已。

首饰匠给太太写了封信,连同那张一千比斯托尔的支票捎给她,嘱咐她收到信之后,把他那个最心灵手巧的徒弟,一组注明了重量和成色的钻石,以及单子上列出的必需用具,全部带来。

白金汉把首饰匠带进一间专门供他使用的房间。半个小时后,这个房间就改成了作坊。白金汉在每个门口派了一个哨兵,禁止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除了他的心腹跟班帕特里克。更不消说,他也绝对禁止首饰匠和他的帮手以任何借口走出那个房间。

这件事安排妥了之后,公爵对达达尼昂说:

“年轻的朋友,现在英国是我们俩的啦,您需要什么,希望得到什么?”

“一张床,”达达尼昂回答,“说实话,这是我眼下最需要的东西。”

白金汉给了达达尼昂一间卧室,就在他自己的卧室的隔壁。他不让这个年轻人离开他身边,倒不是不信任他,而是为了有个人可以不断与他谈谈王后。

一个小时之后,一项命令在伦敦城里颁布了:禁止任何装载人货准备驶往法国的船只开出港口,甚至包括邮船。在所有人心目中,这意味着两个王国之间宣战了。

第三天上午十一点钟,两颗钻石坠子制作成功,仿造得非常精确,完全一模一样,白金汉根本就看不出新旧之分,就是首饰行业中最有经验的人,也会像他一样区分不出来。

公爵立刻叫来达达尼昂。

“瞧,”他对达达尼昂说,“这就是您来取的那些钻石坠子。请您为我作证,凡是人的能力所能做到的,我都做到啦。”

“放心吧,大人,我会说明我所看到的一切。不过,大人把这些坠子交给我而不放在匣子里吗?”

“匣子您带了碍事。再说,这匣子对我特别珍贵,我只剩下它啦,您就说我留下了。”

“我会把您的话一字不漏地带到的,大人。”

“现在,”白金汉两眼注视着年轻人说,“我怎样才能报偿您呢?”

达达尼昂的脸腾的红到了耳根。他看出来,公爵正在想办法让他接受点什么东西。认为他的同伴们和他自己所流的血,可以用英国金子来报偿的想法,使他特别反感。

“咱们不妨把话讲清楚,大人。”达达尼昂答道,“咱们先得摆一摆事实,以免产生误会。我是为法国的国王和王后效劳,是埃萨尔先生的禁军队的一员,而埃萨尔先生和他的内兄特雷维尔先生,特别忠于国王和王后陛下。所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王后,而并非为了大人您。再说,如果不是为了讨一位我所钟爱的夫人喜欢,这一切我可能根本不会干;那位夫人之于我,就像王后之于您一样。”

“是啊,”公爵微笑着说,“我想我甚至认识那个人,她是……”

“大人,我可没有说出姓名。”小伙子连忙打断他。

“对。”公爵说,“因此,我应该为那个人,感谢您的忠诚罗。”

“您说着了,大人,现在是两国交战时期,老实讲,在我眼里,大人只不过是一个英国人,因此是我的敌人。我宁愿在战场上遇到,这比在温莎公园或罗浮宫的走廊里遇到您要高兴得多。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不折不扣地执行我的使命,并且为了完成这一使命,在必要的时候我可抛头颅洒热血。我向大人再说一遍:我与大人已经见过两次面,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为大人作了点事,这第二次见面我是为我自己作事。因此就个人关系而言,大人您这一次不应当比第一次对我表示更多的感谢。”

“我们有句俗话,叫做‘自豪得像个苏格兰人’。”

“我们也有句俗话,叫做‘自豪得像个加斯科尼人’。”达达尼昂回答道,“加斯科尼人就是法国的苏格兰人。”

达达尼昂向公爵鞠一躬,准备出发了。

“喂,您就这样走了?往哪儿走?怎么走法?”

“您说的倒也是。”

“天哪!法国人总是这么自信!”

“我忘了英国是个岛国,而您是这岛国之王。”

“您去港口,找一艘名叫桑德的双桅船,把这封信交给船长。他会把您送到法国的一个小港口。那里肯定没有人等您,平常只有渔船在那里靠岸。”

“这个小港口叫什么名字?”

“圣瓦莱里。请别急,到了那里,您进入一家不像样子的客店,那客店既没有名字,也没有招牌,是一家名副其实的水手小酒店。您不会弄错的,那儿只有那么一家。”

“然后呢?”

“您找到客店老板,对他说:‘forward.’”

“这意思是?”

“‘前进’,是暗号。他会给您一匹鞍具齐备的马,并且告诉您该走的路,路上您会得到四匹这样的驿马。如果您愿意,您不妨把您巴黎的地址告诉每个驿站,那么四匹马就都会跟您去巴黎。四匹马当中,您已经认识两匹,您作为马的爱好者似乎很欣赏它们,这就是我们骑过的那两匹马;请相信我吧,另外两匹一点儿也不比这两匹逊色。这四匹马都配备齐全,准备打仗的。不管您多么骄傲,我想您不至于不接受其中一匹,而让您的三位伙伴接受其他三匹吧。再说,接受它们是为了同我们打仗呀。正如你们法国人所讲的,只要目的正当,可以不择手段嘛,对吗?”

“好,大人,我接受。”达达尼昂说道,“只要上帝高兴,我们会很好地使用您的礼物的。”

“现在握握手吧,年轻人。可能不久我们就会在战场上相遇,但眼下嘛,我们是作为好朋友分手的,我希望是这样。”

“不错,大人,不过同时也希望不久成为敌人。”

“放心吧,我答应您。”

“我相信您的诺言,大人。”

达达尼昂向公爵施过礼,就迅速向港口跑去。

在伦敦塔对面,他找到了公爵指定的那艘船,把信交给船长。船长找港务监督办了签证,接着很快就启锚了。

有五十艘本来准备启航的船,现在全部停在港口等待。

达达尼昂这条船从一艘等待着的船旁边驶过时,他看见那条船上有个女人好像是在默恩镇见过的,也就是那位陌生绅士叫她米拉迪,而达达尼昂觉得非常漂亮的那个女人。不过,由于水急风顺,不一会儿就看不见她了。

第二天将近早晨九点钟,船在圣瓦莱里靠岸。

达达尼昂立刻向指定的那家客店走去,凭里面传出来的吵嚷声便认出是这一家。人们正在谈论英法之间的战争,认为这场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不可避免了。乐天安命的水手们在里面大吃大喝。

达达尼昂穿过人群,走到店主面前,说了暗号

“forward”。店主马上暗示他跟他走。他领着达达尼昂出了一扇通向内院的门,到了马厩里。一匹鞍具齐备的马在那里等候。店主问达达尼昂是否需要什么东西。

“我需要知道路怎么走。”达达尼昂回答。

“您从这里走到布朗吉,再从布朗吉走到诺夏特尔,到了诺夏特尔,您进入金耙子客店,把暗号告诉店主,您就会像在这里一样,得到一匹鞍具齐备的马。”

“我要付点钱吗?”达达尼昂问道。

“钱全付过啦,”店主回答,“而且付得挺多。走吧,愿上帝一路保佑您!”

“阿门!”小伙子说了一句,催马疾驰而去。

四个钟头之后,他到了诺夏特尔。

他严格按得到的指示行事。在诺夏特尔和在圣瓦莱里一样,也有一匹鞍具齐备的马在等候他。他想把头一匹马鞍子上的几支手枪,挪到第二匹马的鞍子上去,但第二匹马鞍子两边的皮袋里,已经装了同样多的手枪。

“请问您在巴黎的地址?”

“埃萨尔禁军队队部。”

“好的。”店主说道。

“路该怎么走法?”达达尼昂问道。

“走去卢昂那条路,不过您从卢昂城左边过去。到了艾库伊那个小村庄您停下来。那里有一家法兰西盾牌客店。您别看它外表不起眼,马房里也有一匹备好的马,和这匹一样。”

“暗号不变?”

“一点儿也不变。”

“再见,店家!”

“一路顺风,绅士!您还需要什么东西吗?”

达达尼昂摇摇头表示不需要,快马加鞭又上路了。到了艾库伊,又是同样的情形:他找到一位同样殷勤的客店老板,一匹精力充沛的马;他像在前一站一样,留下他巴黎的地址,然后向蓬图瓦兹飞驰而去。在蓬图瓦兹,他最后一次换了马。九点钟光景,他骑着马奔进了特雷维尔先生官邸的院子。

他十二个钟头走了将近六十法里。

特雷维尔接待了他,就像当天早上还见过他一样随便,只是握手比平时热烈点儿。他告诉他,埃萨尔禁军队正在罗浮宫值班,他可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  黄金书屋 youth整理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个火枪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