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火枪手》

第二十二章 美尔莱宋舞

作者:大仲马

第二天,整个巴黎城里纷纷传说,市政长官们就要为国王和王后举行舞会了,而舞会上,两位陛下将跳著名的,也是国王最喜欢的美尔莱宋舞。

的确,一周以来,市府一直为这次盛大的晚会忙着做各种准备。市里的木匠搭起了台子,好给应邀出席晚会的女宾们坐;市里的杂货商在会场里插了两百枝白蜡做的火炬,这在当时,可算得上空前豪华的排场了;还事先请了二十位提琴师,讲定给他们的报酬为平常的两倍,这报酬当然很高,但要演奏整个通宵。

上午十点钟,禁军营的掌旗官拉科斯特,带了两名士官和数名弓箭手,来找市政府的书记官克雷芒,向他索取市府大厦所有门、所有房间和办公室的钥匙。钥匙立刻交给了他,每把上面有一个标签,便于使用时辨认。从这时起,拉科斯特就担负了把守所有门户和要道的重任。

十一点钟,禁军一位队长杜哈烈也来了。他带来五十名弓箭手,立刻把他们分派到市政府各处,把守所有门户。

下午三点钟开来了两连禁军,一连是法国籍的,另一连是瑞士籍的①;法国籍禁军连的组成,一半是杜哈烈手下的人,一半是埃萨尔手下的人。

①瑞士籍禁军为雇佣兵。

晚上六点钟,应邀的来宾开始入场。他们进来之后,有些坐在大厅里,有些坐在搭起的台子上。

九点钟,议长夫人到了,市政府的官员一齐出迎,领她进入专用包厢,位于王后将坐的包厢对面,王后是晚会最重要来宾,没有出迎。

十点钟,在靠圣约翰教堂那边的小客厅里,为国王摆了一桌甜食小吃,对面就是市府的银色酒菜台子,由四名弓箭手看守着。

午夜时分,实然喊声震天,欢声雷动,原来国王已经从罗浮宫启驾,穿过条条被彩灯照亮的街道,朝市政府这边来了。

市政长官身穿呢袍,由六名手持火炬的士官开路,立刻出来迎接国王,与国王在台阶上相遇。巴黎市长对国王的驾临表示欢迎;国王则表示歉意,说自己来迟了,但这要怪红衣主教,主教阁下要与他谈论国家政务,一直谈到十一点钟。

国王陛下身着礼服,陪同他的有国王御弟殿下,索瓦松伯爵,大修道院院长,龙格维尔公爵,埃勃夫公爵,阿尔古伯爵,拉罗什-吉永伯爵,梁古尔先生,巴拉达先生,克拉马耶伯爵,苏弗莱骑士,等等。

大家都注意到,国王脸色忧郁,心事重重。

为国王预备了一间休息室,为御弟也预备了一间。两间休息室里都放有化妆的衣服。为王后和议长夫人也准备了化妆的衣服。两位陛下的侍从和侍女,也都要成对成双去专门为他们预备的休息室里化妆。

国王进休息室之前吩咐,红衣主教到了立即向他禀报。

国王到达半小时之后,又响起一阵响彻夜空的欢呼声,这是欢迎王后的到来。市政长官们像刚才一样,前面由六名士官开路,出来迎接这位尊贵的女宾。

王后步入大厅。大家都注意到,她像国王一样神色忧郁,满脸倦容。

王后进入大厅之时,一个包厢一直垂落的帷幔拉开了,里面坐着红衣主教,脸色苍白,身着西班牙式骑士服,两只眼睛盯住王后,嘴边浮着得意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因为王后没有佩戴钻石坠子。

王后停留了一会儿,听取市政长官们的欢迎词,并且回答女宾们的致意。

突然,国王和红衣主教出现在大厅的一扇门口。红衣主教在低声对国王讲什么,国王脸色十分苍白。

国王没有戴面具,紧身上衣上的丝带都没完全系好。他穿过人群,走到王后身边,用异样的声音问道:

“娘娘,请问您为什么没有佩戴那些钻石坠子,而您知道得很清楚,看到它们会使朕感到很愉快?”

王后向周围打量一眼,看见红衣主教站在国王后面,脸上露出阴险的微笑。

“陛下,”王后用变了调的声音答道,“因为人太多,我怕有什么闪失。”

“这您可想错了,娘娘!朕送给您这个礼物,是让您用来打扮自己的。朕说您想错了。”

国王气得声音发抖。周围的人看到、听到这场面,个个目瞪口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陛下,”王后说道,“钻石坠子在宫里,我可以派人回去取,陛下的意愿一定会满足的。”

“派人去取,娘娘,派人去取,越快越好,因为再过一个钟头,舞会就开始了。”

王后行了个礼,表示遵命,然后随着侍女们进了她的休息室。

国王也回到自己的休息室。

一时间,大厅里笼罩了不安和混乱的气氛。

大家都发现国王和王后之间发生了某种事情,可是国王和王后说话的声音非常低,大家出于尊重,都站得离他们有几步远,所以谁也没听清楚他们说什么。这时,小提琴一个劲儿演奏起来了,却谁也没有心思听。

国王头一个步出休息室,身着非常漂亮的猎装。国王御弟和其他爵爷都与国王穿着一样的服装。这种猎装最适合于国王,穿上它,他就真像整个王国的第一绅士了。

红衣主教走到国王身边,交给他一个匣子。国王打开一看,里面盛着两颗钻石坠子。

“这是什么意思?”国王问红衣主教。

“没有什么意思。”红衣主教回答,“只是王后如果佩戴了钻石坠子——这个我表示怀疑——,请陛下数一数;如果只有十颗,就请陛下问王后这两颗是谁偷走的。”

国王看着红衣主教,像要向他询问什么,但还没有来得及提任何问题,大厅里的所有人突然一齐发出喝彩声。如果说国王是全王国的第一绅士,那么王后就肯定是全法国第一美人儿。

的确,王后那套女猎装合身极了,一顶毡帽装饰着蓝色翎毛,一件珠灰色天鹅绒大氅,用钻石搭扣扣着,一条蓝色罗裙绣满了银丝。左肩上一个与翎毛和裙子同样颜色的花结,托着一串钻石坠子,一颗颗熠熠生辉。

国王高兴得全身发抖,红衣主教气得全身发抖。然而,他们俩都离王后稍远,没法数出她肩上的钻石坠子。王后的确佩戴了钻石坠子,只不过究竟是十颗还是十二颗呢?

这时,提琴师们奏起了舞曲。国王应该与议长夫人跳舞,便向她走去。国王御弟应该与王后跳。男女站好了位置,舞蹈开始了。

国王在王后的对面跳舞,每次经过王后身旁时,他总是目不转睛地盯住那一串不知有多少颗的坠子。红衣主教则满头冷汗。

舞跳了一个钟头,一共跳了十六轮。

跳舞结束,全场掌声雷动,每个男人把自己的女舞伴送回她的位置,但国王利用自己的特权,一跳完就把女舞伴撂在原处,急忙向王后走去。

“娘娘,”他对王后说道,“多谢您能尊重朕的愿望,不过朕想您的坠子少了两颗,特意给您送来啦。”

说着,他把红衣主教交给他的两颗坠子递给王后。

“怎么,陛下!”年轻的王后故作惊讶,“您又给妾送来两颗,这样就有十四颗了!”

国王数了数,王后肩上果然有十二颗坠子。

他招呼红衣主教过来。

“喂,红衣主教先生,这是搞的什么名堂?”

“陛下,”红衣主教答道,“这是臣希望让王后陛下接受这两颗坠子,但不敢自己送给娘娘,便想出了这个法子。”

“真感谢红衣主教阁下,”安娜·奥地利微微一笑说道,那微笑表明,这种献殷勤的巧妙作法根本骗不了她。“妾可以肯定,仅仅这两颗坠子叫您花的代价,就赶得上国王陛下送妾的这十二颗呢。”

说罢,王后向国王和红衣主教施了礼,便朝休息室走去,准备更衣。

在本章开头,我们介绍了不少有名望的人物,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而不得不暂时放下了另一个人物,即让安娜·奥地利刚才对红衣主教取得了空前胜利的那个人物,听凭他混在一个门口的人群之中,没有人认得,没有人注意,站在那里注视着只有四个人明白的这个场面。这四个人就是:国王、王后、红衣主教和他。

王后刚回到休息室。达达尼昂正准备离开,有人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转过身,看见一个年轻女子示意他跟她走。那年轻女子戴一副玄色丝绒半截面具。尽管她采取了这种防备措施——再说,她这措施多半是防备别人,而不是防备他——,他立刻认出来这是他平时的那位向导,轻盈而聪明的波那瑟太太。

昨天,达达尼昂请瑞士人热尔曼去找波那瑟太太,他们在热尔曼家匆匆见过一面。由于少妇急于把信使顺利归来这个喜讯去禀报王后,所以这对情人彼此连话都没怎么说。这时,达达尼昂受到爱情和好奇心的双重驱使,便跟在波那瑟太太的后面。一路上,他们所经过的回廊越来越看不到人影,达达尼昂就想叫少妇停下,抓住她,好好地端详她一下,哪怕一小会儿也好。可是,少妇像小鸟一样活泼,总是从他手里溜掉,而当他想说话时,少妇便伸出一个手指头贴在他的嘴chún上。这动作迷人而带有命令的意味,提醒达达尼昂,他现在受到某种意志的支配,只有盲目服从的份儿,任何抱怨都是不允许的。他们拐弯抹角走了一两分种,最后波那瑟太太打开一扇门,把小伙子引进一间漆黑的屋里,并且又一次示意他不要出声,接着打开稳藏在壁毯后面的第二扇门,门里突然照过来强烈的灯光,她不见了。

达达尼昂静静地呆了片刻,琢磨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那射进这个房间来的灯光,那阵阵向他袭来的温暖而芬芳的气息,那两三个女人恭敬而优雅的交谈,其间还几次重复了“陛下”这个称呼,这一切立刻清楚地告诉他,他正在皇后的休息室的隔壁。

小伙子站在黑暗里等待。

王后显得快活幸福,这似乎使她身边的人感到诧异,因为平常她几乎总显得忧心忡忡。王后把自己的快活情绪,说成是因为晚会很精彩,因为那舞使她感受到了快乐。一位王后,不管她笑还是哭,谁都不能和她唱反调,所以她身边的人都一个劲地夸巴黎市政长官们殷勤好客。

达达尼昂虽然从没见过王后,却从其他人的声音中听出了她的声音,首先是她略略有点外国口音,其次是她像所有君王一样,话语中自然给人一种君临一切的感觉。他听见王后走近又离开了这扇敞开的门,甚至有两三回看见一个身影挡住了光线。

最后,突然从挂毯后面伸过来一条丰腴、白皙、令人倾倒的手臂。达达尼昂明白,这就是对他的奖赏了: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抓住那只手,毕恭毕敬地将嘴chún贴在上面;那只手缩了回去,却将一件东西留在他的手里,他认出那是一枚戒指。

门立刻关上了,达达尼昂重新处在漆黑之中。

达达尼昂将戒指戴在手指上,又开始等待。很显然,事情还没完全结束。在他的忠诚得到报偿之后,接着而来的,将是对他的爱情的报偿。再说,舞是跳过了,但晚会才刚刚开始,三点钟还有夜宵,而此时,圣约翰教堂的大钟已经敲响了两点三刻。

果然,隔壁房间的说话声渐渐减弱了,不一会儿就远去了,接着,达达尼昂所待的这个房间的门开了,波那瑟太太跑了进来。

“您终于来了。”达达尼昂叫起来。

“别出声!”少妇说着用手捂住他的嘴,“别出声!您顺原路离开吧。”

“可是,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再见到您?”达达尼昂急切地问。

“您回去会见到一张便条,那上面会告诉您。走吧,走吧。”

说罢,少妇打开朝走廊的门,把达达尼昂推出了房间。

达达尼昂像小孩一样顺从,一点也不反抗,丝毫没有异议。这说明他的的确确堕入了情网。

------------------  黄金书屋 youth整理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个火枪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