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火枪手》

第三十章 米拉迪

作者:大仲马

达达尼昂尾随着米拉迪而没被她发现。他看见她上了那辆豪华四轮马车,听见她吩咐车夫去圣日耳曼。

试图步行去追两匹骏马拉的车子,那当然无济于事,所以达达尼昂返回了费鲁街。

在塞纳河街,他碰到普朗歇停在一家糕点店前面,对着一个令人馋涎慾滴的奶油圆蛋糕出神。

他吩咐普朗歇去特雷维尔先生的马房里备两匹马,一匹为他达达尼昂,一匹为他普朗歇,备好马之后到阿托斯家去找他。特雷维尔先生曾发过话,他马房里的马,达达尼昂什么时候都可以使用。

普朗歇朝老鸽棚街走去;达达尼昂朝费鲁街走去。阿托斯正好在家,面前放着从庇卡底带回来的一瓶西班牙名酒,闷闷不乐地自斟自酌。他做个手势,叫格里默给达达尼昂拿来一只酒杯。格里默还是像往常一样俯首听命。

达达尼昂把波托斯和诉讼代理人夫人之间在教堂里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们的伙伴可能已经在购置装备的缘由,一五一十向阿托斯作了介绍。

“我吗,”阿托斯听了这番介绍之后说道,“根本就不着急,肯定用不着女人出钱给我买马鞍。”

“然而,亲爱的阿托斯,像你这样一位风流倜傥、彬彬有礼的大爵爷,纵然是公主或王后,也躲不过你的爱情之箭啊。”

“这个达达尼昂真年轻!”阿托斯耸耸肩膀说道。

他招呼格里默再拿一瓶酒来。

这时,普朗歇从半掩的门外怯生生地伸进头来,禀报主人两匹马备好了。

“什么马?”阿托斯问道。

“特雷维尔先生借给我去兜风的两匹马,我打算骑上它们去圣日耳曼转一圈。”

“去圣日耳曼干什么?”阿托斯又问道。

于是,达达尼昂告诉阿托斯,他刚才在教堂里意外地又见到了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和那位披黑斗篷、鬓角有伤疤的绅士,怎样成了他思想上永远摆脱不掉的人。

“这就是说,你爱上了她,就像你爱上了波那瑟太太一样。”阿托斯说着,轻蔑地耸耸肩膀,仿佛人类的弱点使他感到可悲似的。

“我吗,根本没有的事!”达达尼昂提高嗓门说道,“我只不过感到好奇,想弄清为什么她显得那么神秘莫测。虽然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这个女人会对我的一生产生影响。”

“总而言之,你有你的道理。”阿托斯说,“我嘛,从来就不曾认识一个失踪了还值得去寻找的女人。波那瑟太太失踪了,活该她倒霉!谁管她找到找不到!”

“不,阿托斯,不,你搞错了。”达达尼昂说道,“我比任何时候都更爱我可怜的康斯坦斯。如果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哪怕在天涯海角,我也要去从她的敌人手里把她拯救出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我多方寻找一点结果也没有。你叫我怎样呢,总该散散心吧。”

“你去和米拉迪散心吧,亲爱的达达尼昂。我衷心希望你愉快,如果这可能的话。”

“听我说,阿托斯,”达达尼昂道,“你与其像蹲禁闭一样关在家里,还不如骑上马,和我一块去圣日耳曼溜达溜达。”

“亲爱的,”阿托斯答道,“我有马的时候才骑马,没有马就步行。”

“唔,我吗,”达达尼昂对阿托斯这种孤僻的天性仅仅报之一笑;换了另一个人,他一定觉得受到了伤害。“我吗,可不像你那样傲气,我找到什么骑什么。那么,回头见,亲爱的阿托斯。”

“回头见。”火枪手回答,同时招呼格里默开他刚拿来的那瓶酒。

达达尼昂和普朗歇上了马,向圣日耳曼奔驰而去。

一路上,小伙子想起了阿托斯所说的有关波那瑟太太的话。虽然从天性讲达达尼昂算不上多愁善感,但漂亮的服饰用品商太太,确实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如他所说的,为了寻找她,他准备走到天涯海角。可是,地球本身就是圆的,世界上天涯海角何其多,他不知道该朝哪一边走。

眼下吗,他打算想方设法去摸清米拉迪的底细。米拉迪和那个披黑斗篷的人谈过话,因此她认识他。而达达尼昂认为,无论是第二次还是第一次绑架波那瑟太太的,正是那个披黑斗篷的人。所以,当达达尼昂说,他寻找米拉迪,同时也就是寻找康斯坦斯的时候,他这话真算不了什么假话,充其量只能算一半假话吧。

达达尼昂一路这样想着,不时用马刺刺一下马,不久就走完了全程,到达了圣日耳曼。他绕着十年后路易十四降生的那座小楼转了一圈,穿过一条冷冷清清的街道,不停地左顾右盼,想发现那个英国美人儿的踪迹。这时,一座漂亮的住宅映入了他的眼帘。按照当时的习惯,那栋住宅没有任何临街的窗户。他朝住宅楼那边望去,看见一层出现了一个面熟的人,在一个种花的阳台上走来走去。普朗歇头一个认出了他。

“哎!先生,”他对达达尼昂说道,“那个正在呆呆地望着什么的人,您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不过可以肯定,那张脸我不是头一回见到。”

“我相信我没有看错,”普朗歇说,“那就是可怜的吕班,瓦尔德伯爵的跟班。瓦尔德伯爵就是一个月前在加莱,您在去港务监督的别墅那条路上收拾的那个人。”

“哦!对。”达达尼昂说道,“现在我认出来啦。你觉得他还认得你吗?”

“老实讲,先生,他当时非常惊慌,所以我想他不大可能清楚地记得我。”

“喂,你过去和那小子聊聊,顺便了解一下他主子是否死了。”

普朗歇下了马,径直向吕班走去。吕班果然不认识他了。两个跟班非常投机地交谈起来。达达尼昂把两匹马牵进一条巷子,绕着住宅楼转了一圈,站在一道榛树篱笆后面听那两个跟班闲聊。

他在篱笆后面观察了一会儿,突然听到马车的声音,只见米拉迪的豪华四轮马车在他对面停了下来。他绝对没有看错。米拉迪坐在马车里。达达尼昂将头贴在马脖子上,以便能看见一切,而自己又不会被看见。

米拉迪从车门里伸出金黄头发的漂亮脑袋,向侍女吩咐了几句什么。

那侍女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漂亮姑娘,机灵,活泼,是地道的贵夫人的侍女。她照习惯坐在车门的踏脚板上,这时跳下来,向达达尼昂看见吕班所在的那个阳台上走去。

达达尼昂盯住那个侍女,看见她走到了阳台边。可是事也凑巧,正在这时,屋里有人把吕班叫了进去。因此,阳台上只剩下普朗歇一个人,正在四处张望,看达达尼昂去了什么地方。

侍女把普朗歇当成了吕班,走到他面前,递给他一张便笺。

“交给你家主人。”她说道。

“交给我家主人?”普朗歇惊愕地重复道。

“是的,很紧急,快拿着。”

旋即她就跑回马车。马车已朝来的方向掉转头。侍女跳上踏板,车子随即开动了。

普朗歇把那张便笺翻来覆去看了几眼,由于已习惯于盲目服从,便跳下阳台,穿过小巷,走了二十步就碰到达达尼昂。

达达尼昂一切全看到了,他正迎上来呢。

“给您的,先生。”普朗歇把便笺递给小伙子。

“给我的?”达达尼昂问道,“你肯定吗?”

“当然!肯定是给您的。那个侍女说:‘交给你家主人。’我只有您一个主人啊……说实话,那个侍女可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妞儿!”

达达尼昂打开信,读到这样几句话:

有一个人说不出自己对您有多关心,她想知道,您哪天能去森林里散步。明天有一位穿黑白两色衣服的跟班,在金毯园等候您的回信。

“哈哈!”达达尼昂笑道,“真有点按捺不住啦。米拉迪和我仿佛在为同一个人的健康担心哩!喂,普朗歇,那位好好先生瓦尔德身体怎么样?他没死?”

“没死,先生,他身体棒得再挨四剑都没问题,虽然您无可指责地给这位绅士刺了四剑,使他流尽了体内的血,现在人还很虚弱。吕班吗,正如我刚才对先生说的那样,已经不认识我了,把我们那次遭遇详详细细给我讲了一遍。”

“很好,普朗歇。你堪称跟班之王。现在咱们上马去赶上那辆四轮马车。”

没跑多久,五分钟后,他们看见那辆车停在大路边,一个穿着华丽的人骑着马站在车门口。

米拉迪和那个骑马人在谈话,双方都很激动,甚至达达尼昂在马车的另一边停住了,除了那个漂亮的侍女,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们是用英语交谈,达达尼昂根本听不懂。不过从他们的语调,年轻人听出那个英国美人儿发火了,尤其她结束谈话时的一个动作,使达达尼昂对这次谈话的性质不再有任何怀疑:

她挥动手里的扇子使劲一敲,那件女性物品便碎了。

骑马人哈哈大笑,仿佛更激怒了米拉迪。

达达尼昂心想自己可以出面干预了,便走到另一边的车门口,恭恭敬敬摘下帽子说道:

“夫人,我可以为您效劳吗?这个骑马的人似乎惹得您生气了。只要您吩咐一声,夫人,我就惩罚他的无礼。”

听到他的声音,米拉迪转过头来,吃惊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等他说完了,才用地道的法语说:

“先生,如果和我吵架的这个人不是我的兄弟,我一定会衷心接受您的保护。”

“哦!是这样。对不起,”达达尼昂说,“这我不知道,您想必明白,夫人。”

“这个冒失鬼来管什么闲事?”米拉迪称为兄弟的骑马人向车门口弯下腰嚷道,“他为何不走他的路?”

“您才是冒失鬼呢!”达达尼昂也从马脖上探下头来,隔着车门回敬道,“我不走我的路,因为我喜欢在这里停留。”

骑马人用英语和他姐姐说了几句什么。

“我用法语和您说话,”达达尼昂道,“请您赏个光,也用法语和我说话。您是这位夫人的兄弟,好吧,不过,好在您不是我的兄弟。”

大家也许以为米拉迪和一般女人一样胆小怕事,见这两个人相互挑衅,一定会出面劝阻,防止他们争吵起来。可是,情况恰恰相反,她往车里一仰,冷冷地对车夫说:

“快回家!”

那个漂亮的侍女不安地看达达尼昂一眼,达达尼昂和善的面孔似乎给她留下了好印象。

车子开走了,留下两个男人面对面待在那里,中间再也没有什么障碍物把他们隔开。

骑马人催动马想去追赶车子,但达达尼昂已经燃烧起来的怒火更无法遏制了,因为他认出此人就是在亚眠赢走了他的马,并且差点儿从阿托斯那里赢走了他的钻石戒指的那个英国人。他冲上去抓住英国人的缰绳拦住他。

“喂!先生,”他说道,“我看您比我还更冒失,因为我看您似乎忘记了我们之间已经开始的一场小小的争执。”

“哦!哦!”英国人说,“原来是您,先生,莫非您又要和我来赌一盘或玩点别的?”

“对呀,我想我还该翻一次本的。”达达尼昂答道,“我们来看看,亲爱的先生,您耍起剑来,是不是像耍摇骰子的杯子那样巧妙。”

“您明明看到我没有带剑,”英国人说,“您是不是想在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面前冒充好汉?”

“我想您家里总是有的吧。”达达尼昂答道,“无论如何,我这里有两柄,如果您愿意,我可以给您一柄,咱们来玩玩。”

“不必,”英国人说,“这类家什我有的是。”“好,尊敬的绅士,”达达尼昂说,“请挑选一柄最长的,今天傍晚拿来给我看看。”

“请问在什么地方?”

“卢森堡公园后面。对于我向您建议的这类散步,那可是个好地方。”

“好,我一定去。”

“您几点钟去?”

“六点钟”。

“顺便问一句,您大概有一两个朋友吧?”

“朋友我有三个,他们如能和我一同来玩,会感到很荣幸。”

“三个?好极了!真凑巧!”达达尼昂说,“我刚好也有三个朋友。”

“现在请问您究竟是谁?”英国人问道。

“鄙人姓达达尼昂,加斯科尼绅士,埃萨尔禁军队的成员。

那么您呢?”

“我吗,鄙人是温特勋爵,兼谢菲尔德男爵。”

“很好,鄙人是您的仆人,男爵先生,”达达尼昂说,“尽管您有两个很难记的名字。”

说罢,他用马刺刺得马向巴黎方向飞奔而去。

达达尼昂像往常遇到这类情况一样,径直奔到阿托斯门口下马。

他看见阿托斯躺在一张沙发床上睡觉,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等待着装备来找他。

达达尼昂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向阿托斯讲了一遍,只是没提瓦尔德先生收的那封信。

阿托斯听说要去与一个英国人打架,非常高兴。我们说过,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

他们立刻叫自己的跟班分头去把波托斯和阿拉米斯找来,把情况告诉他们俩。

波托斯拔出剑,冲着墙练起来,刺几下退一步,还像舞蹈演员一样做屈膝动作。阿拉米斯还在构思他的诗歌,进到阿托斯内室将门一关,请其他人不到上阵的时候不要打扰他。

阿托斯使个眼色,叫格里默去取一瓶酒来。

达达尼昂呢,他私下里想好了一个小小的计划。稍迟一些我们就能看到这个计划的实施情况;一旦成功,他就可以完成一个美好的冒险行动。这从他脸上不时露出的充满幻想的微笑就可以看出来。

------------------  黄金书屋 youth整理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个火枪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