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火枪手》

第三十五章 冒名顶替

作者:大仲马

波托斯和达达尼昂如此焦急等待的那个夜晚,终于来到了。

达达尼昂一如往常,将近九点光景出现在米拉迪的家。他发现米拉迪神态迷人,并且对他从来没有像这样殷勤接待过。我们的加斯科尼人一眼就看出,他的那封信已经送到,而且这封信产生了效应。

凯蒂端着果汁冰糕走了进来。她的女主人对她和颜悦色,以最亲切的笑貌向她微笑;可是,唉!可怜的姑娘是那样的伤感,以至于对米拉迪的这片盛情美意竟没有觉察。

达达尼昂对这两位女性一一过目审视,他不得不暗自承认,大自然在创造她们时犯了大错,它将利慾熏心卑鄙龌龊的灵魂给了贵妇,而将一个贵妃的心灵给了侍女。

到了十点钟,米拉迪开始显得不安起来,达达尼昂明白这种表现之内含;她瞅瞅挂钟,站起身又坐下去,用一种示意性的表情向达达尼昂微笑着,那是在说:您无疑非常可爱,但倘若您现在走开,您就更加可爱了。

达达尼昂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帽子;米拉迪伸出手送他一吻;年轻人感到她的手在紧握他的手,他懂得,这种情不是出于卖弄风騒,而是出于因他要走而表现出的感激罢了。

“她爱他爱得真火爆,”达达尼昂喃喃道;然后他走出门去。

这一次,凯蒂压根儿就没等他,她既不在前厅里,也不在走廊里,更不在大门洞。达达尼昂不得不自己去找那小楼梯和那间小屋子。

凯蒂双手抱着头,正坐在屋里哭着呢。

她听到了达达尼昂走进屋,但她没有站起身;年轻人走近她,抓起她的手,这时姑娘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正如达达尼昂所料,米拉迪收到信后欣喜若狂,把一切全都告诉了侍女;然后,为报偿这一次她办事的表现,米拉迪给了她一袋子钱。凯蒂回到房间后,把钱袋扔到一个角落里,让它敞着大口静呆着,三四枚金币滑到了地毯上。

听见达达尼昂说话声,可怜的姑娘抬起头,她惊慌的面色不免使达达尼昂害怕起来;她用一种恳求的样子合着双手,但没有敢说一句话。

纵令达达尼昂不易动感情,但他仍觉得自己被这无声的痛苦弄得怜悯起来;由于他过份坚持自己的盘算,而尤其是这一次,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改变他事先确定的安排。于是他不给凯蒂留有任何让步的希望,仅仅向她表明,他的行为纯属一次报复而已。

此外,由于米拉迪也许为向情夫掩饰羞惭,她事先叮嘱凯蒂要熄灭房间的全部灯火,甚至连凯蒂自己小屋的灯火也要关闭,所以这次报复就变得更为方便了。瓦尔德先生必须在天亮前,始终在黑暗中走出门。

片刻过后,他们听见米拉迪回到卧室。达达尼昂立即跳进他躲藏过的衣橱。他刚刚屈身藏稳,铃声便响了起来。

凯蒂走进女主人的房间,没有让中间门敞开着;但隔板墙非常薄,所以,两个女人的说话声几乎全都听得见。

米拉迪简直欣喜若狂,她让凯蒂将她和瓦尔德所谓见面的最微小的细节又复述一遍,比如他怎样收到她的信,他是怎样回信的,他的面部表情怎么样,他是否显得很钟情,等等。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可怜的凯蒂不得不强装泰然,语气沉着地一一作了回答,她的女主人竟然没有察觉她那痛苦的声调,因为幸福是自私的。

由于和伯爵会面的时刻终于快到,米拉迪果然叫人熄灭了她房间的全部灯火,吩咐凯蒂回到自己屋里,准备引见即将光临的瓦尔德。

凯蒂等候时间不长。达达尼昂透过衣橱锁眼一看到房间落黑,就在凯蒂关闭连通门的同一时刻,便从躲处跃出。

“是什么声音?”米拉迪问。

“是我,”达达尼昂低声说,“我,瓦尔德伯爵。”“啊!上帝,上帝!”凯蒂嗫嚅着,“他连自己确定的时间都等不及了。”

“怎么!”米拉迪声音颤抖地说,“他为什么不进屋?”她接着说,“伯爵,伯爵,您知道,我正在等着您!”

听到这声招呼,达达尼昂蹑手蹑脚离开凯蒂,走进米拉迪的房间。

倘若疯狂和痛苦应该折磨一颗心,那么这颗心,就是有情人冒名顶替接受属于他人痴情的那颗心,而那个人正是他幸福的情敌呀!

达达尼昂正处于他没有料到的痛苦境遇中,妒忌在撕咬他的心,他几乎和此时正在邻屋哭泣的凯蒂经受着同样痛苦的煎熬。

“是呀,伯爵,”米拉迪声音甜美无比地说;她把他的手温情地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是呀,每逢我们相遇,您的目光,您的话语都在向我脉脉传情,这时,我是多么地幸福呀!我也一样,我在爱着您。哦!明天,明天,我要您给一件信物,证明您在思念我,但您可能会忘掉我,那么请先拿着。”

说着,她从自己的手指上取下一枚戒指,套在达达尼昂的手指上。

达达尼昂回想起,他曾见过这只戒指一直戴在米拉迪的手上的:那是一颗镶满一圈钻石的美极了的蓝宝石。

达达尼昂的第一个举动,就是要把这颗蓝宝石还给她,不过米拉迪又说话了:

“不,不;留下这枚戒指以表我的爱。再说,您收下它,”她又声音激动地说,“就等于您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这个忙比您能想象的还要大。”

“这个女人满肚子都是鬼。”达达尼昂暗自想。

此时,他自感准备将一切和盘托出。他张口想告诉米拉迪他是谁,怀着什么报复目的才来这里的;可是她又说话了:

“可怜的天使,那个加斯科尼魔鬼差点儿杀掉您!”

她说的那个魔鬼就是他。

“噢!”米拉迪接着说,“您那些伤口还痛吗?”

“是的,很痛,”达达尼昂说;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

“您放心,”米拉迪低声细语地说,“我一定替您报仇,我,狠狠地报!”

“哟!”达达尼昂思忖道,“掏心话的时刻还没有到。”

达达尼昂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这有趣的对话中恢复初衷,因为他心怀报复的意念已完全窒息。这个女人正在对他施展一种难以置信的能量,他恨她又崇拜她,他从没有相信过,两种如此反差的情感竟能驻守同一块心田,并且在相互交合时,又能造就出一种奇特的爱情,一种可以谓之毒辣的爱情。

其时,一个钟头刚刚敲过;应该分手了。达达尼昂在离开米拉迪之时,他只感到一种强烈的分离的遗憾;在互相充满激情的道别中,又为下一周约定了新的会见。可怜的凯蒂巴望着达达尼昂在返经她的房间时,能够和他说上几句话;可是米拉迪在黑暗中亲自领着他,直到送上楼梯才离开他。

第二天上午,达达尼昂急匆匆地来到阿托斯的家。他进行了一次如此奇特的冒险,很想请教一下阿托斯。他把一切都告诉了他:阿托斯频频皱眉。

“你的那位米拉迪呀,”阿托斯对他说,“我看是个贱货,但你不要因此就错误地去欺骗她:不管怎么说,你又多了个厉害的缠手仇敌哟。”

阿托斯一面对他这样说,一面留心地瞅着达达尼昂指头上戴着的那镶着一圈钻石的蓝宝石,原来那个皇后赐的戒指早被他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匣里了。

“您在瞧这枚戒指?”这位加斯科尼人一边说,一边引以为荣地将这如此值钱的礼物放在他朋友的眼前。

“是的,”阿托斯说,“它使我想到一枚家族宝物。”

“它很漂亮,是不是?”达达尼昂问。

“漂亮之极!”阿托斯答道,“过去,我还真不相信有两枚同样如此玲珑剔透的蓝宝石呢。照这么说,你是用你的钻石换来的吧?”

“不,”达达尼昂说,“这是我那漂亮的英国女人送的礼物,或确切地说,是我那漂亮的法国女人送的礼物:因为,尽管我没有问过她,但我深信她是在法国出生的。”

“您的这枚戒指来自米拉迪?”阿托斯叫道;从他那叫声,很容易听出他是带着明显的激动。

“正是来自她;是她昨天夜间送给我的。”

“请把这枚戒指给我看看。”阿托斯说。

“这就是。”达达尼昂说着将蓝宝石从他手指上取了下来。

阿托斯审视着戒指,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然后,他将戒指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试一试;戒指和这只手指非常合适,仿佛为他定做的一样。一层愤怒与复仇的阴云笼罩于这位绅士素来宁静的额头。

“不可能就是那一枚,”他说,“这枚戒指怎么会到米拉迪·克拉丽克手里?况且,又很难有两件珍宝之间的如此相似。”

“你认识这枚戒指?”达达尼昂问。

“我以为认识它,”阿托斯说,“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弄错了。”

他将戒指还给达达尼昂,但仍不断地瞅瞅它。

“喂,”过了片刻他又说,“达达尼昂,请你把这枚戒指从你手指上取下来,或将戒指的底盘转到里面去;它让我想起一些残酷的往事,致使我没有心思和你交谈了。你不是来请教我的吗?你不是说对自己应该做的事感到局促不安吗?……但请等一等……把蓝宝石还给我,我想要说的那一枚应该有一面因一次事故而破损了。”

达达尼昂又将戒指从手指上脱下来,交给阿托斯。

阿托斯颤巍巍地说:

“喂,看见没有,是不是很奇怪?”

他将自己记得应当存在的那处轻微损伤指给达达尼昂。

“但那只蓝宝石戒指是谁给你的,阿托斯?”

“是我母亲给我的,我母亲又是从她母亲传下的。我已经告诉过你,那是一件古稀珍品,永远不该流失家门的。”

“那你已经……卖掉啦?”达达尼昂犹疑地问。

“不,”阿托斯带着奇特的微笑说,“就像有人把它送给你一样,我也在一个作爱之夜送给别人了。”

达达尼昂这时陷入了沉思,他似乎在米拉迪的灵魂中,看见一道道阴暗的深不可测的渊壑。

他没将戒指戴在他手指上,而是放进了他的衣袋。

“听着,”阿托斯握着达达尼昂的手说,“你知道我是否爱你,达达尼昂;倘若我有一个儿子,我也不会比爱你更爱他。所以说,请相信我,放弃那个女人吧,我不认识她,但一种直觉告诉我,那是一个堕落的女人,而且在她身上,有某种邪祟的东西。”

“你说的有道理,”达达尼昂说,“所以,我要和她一刀两断;坦率对你说,那个女人让我害怕。”

“你有那个勇气吗?”阿托斯说。

“我会有的,”达达尼昂回答说,“而且立竿见影。”

“很好,我的好孩子,你做得很对。”这位绅士说话时,几乎带着父辈的亲情紧握他的手,“但愿刚刚闯进你生活的那个女人,不给你的生活留下一丝痛苦的痕迹。”

阿托斯向达达尼昂颔首致意,他想让他懂得,不要因他个人的想法而感到不快。

达达尼昂回到家,发现凯蒂在等他。一个月的发烧也抵不上昨日一夜的失眠和痛苦,使这位可怜的女孩原貌大变。

她是被她的女主人派来找这个假瓦尔德的。她的女主人爱得魂不守舍,爱得如醉如痴,她想知道,伯爵何时再同她二次寻欢。

可怜的凯蒂,苍白而颤抖,等待着达达尼昂的回话。

阿托斯的谈话对年轻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此时,因达达尼昂的自负已经得到拯救,报复已经满足,故他老友的规劝会同他自我良心的呼喊,使他下定决心不再面见米拉迪。于是他拿起笔,写下书信一封权作回答。

夫人,请不要企望本人下次赶约。自我康复以来,此类寻欢之事,本人应接不暇,故不得不依次行事。当轮到您时,本人定会不胜荣幸禀而告之。

吻您的手

瓦尔德伯爵

至于蓝宝石之事,信中只字未提。莫非是这位加斯科尼人想留下一个杀手锏去对付米拉迪?或者坦率地说,他不该保存这枚蓝宝石,以作装备的最后财源么?

再者,从一个时代的角度去判断另一个时代的行为,就大错特错了。今天,对一位高尚文雅的人来说,有些事会被人羞辱,但在那时却是一件极简单极自然的事,名门望族学艺投军的绔裤,大凡都由他们的情妇作后盾。

达达尼昂将其完全敞口的信交给了凯蒂,她先读了一遍没有看懂;当她再次阅读时,她几乎高兴得欣喜若狂。

凯蒂不敢相信会有这种幸运:达达尼昂不得不将写在信上的全部保证又亲口向她重述一遍;尽管米拉迪性情暴戾,也不管可能冒着怎样的危险,可怜的女孩还是要把这封信交给她的女主人;她惊魂稍定,全速迈开双腿,回到了皇家广场。

为了让情敌饱尝痛苦,世上最善良的女人也是无情的。

米拉迪带着凯蒂给她捎信时同样急切的心情,打开了这封信。可是,当她看了第一句话,便面如铅灰,接着就把信揉成一团,随后转过身来,眼睛里迸出一束闪电,向凯蒂射去。

“这封信是怎么一回事?”她责问道。

“这是给夫人的回信呀,”凯蒂全身发抖地说。

“不可能!”米拉迪咆哮起来,“一个绅士对一个女人写出这样一封信,不可能!”

然后,她蓦地哆嗦起来:

“上帝啊!”她说,“他也许知道……”她打住了话头。

她的牙齿吱嘎作响,脸色灰白:她想朝窗子跨上一步,以便透透空气;但她只能伸伸胳膊而已,双腿乏力,终于倒进一张扶手椅里。

凯蒂以为她昏厥过去,匆忙跑去为她解开上衣。而米拉迪忽地又重新站起。

“你想对我干什么?”她问,“为什么把手放在我身上?”

“我曾以为夫人您昏过去了,所以我想救救您。”侍女回答说;女主人脸上的凶狠表情使她惊骇了。

“我昏过去了,我?我?您把我看成一个弱女人?当有人侮辱我,我是不会发昏的,我要报复,您听懂啦!”

她向凯蒂挥下手,让她走开。

------------------  黄金书屋 youth整理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个火枪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