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伯家的苔丝》

第二十二章

作者:托马斯·哈代

第二天早晨,她们起床下楼时都打着呵欠;但是她们撇奶油和挤牛奶的工作依然照常进行,干完了就进屋吃早饭。她们看见奶牛场老板克里克先生在屋子里直跺脚,原来是他收到了一位顾客的来信,信中抱怨他生产的黄油带有一股怪味。

“哎呀,天啦,真有一股怪味呀!”老板说,左手拿着一块木片,木片上沾了一块黄油。“是有一股怪味儿——不信你们自己尝尝吧!”

有几个人围到他的身边;克莱尔先生尝了尝,苔丝尝了尝,屋子里其他几个挤奶的姑娘尝了尝,还有几个挤奶的男工也尝了尝,克里克太太在屋子外面摆桌子,所以她是最后尝的一个人。黄油里肯定有一股怪味儿。

奶牛场老板聚精会神地在那儿品味着黄油的味道,想分辨出造成这种怪异味道的是一种什么莠草,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大声说——

“是大蒜!我原来以为那片草场里一片蒜叶也没有了呢!”

于是所有的老工人也想起来了,近来有几头牛跑到了一块干草地里,在好几年前,也是因为一些牛跑进了那块地里而弄坏了黄油。那一次老板没有能够把那股味道分辨出来,还以为是巫术弄坏了黄油。

“我们一定要把那块草场再彻底地搜一遍,”老板接着说;“这种事可不能再有了。”

所有的人手里都拿上了一把旧尖刀,把自己武装起来,一起出了门。由于长在草场里的那种对黄油有害的植物平常看不见,那一定是非常细小的,因此要把它们从他们面前这片繁茂的草地里找出来,几乎是没有希望的。但是由于事关重大,他们就都过来帮忙,一起排成一排搜查;克莱尔先生也自动过来帮忙,奶牛场老板就和他站在上边的开头;排在他们后面的是苔丝、玛丽安、伊茨·休特和莱蒂;再往后就是比尔·洛威尔、约纳森,还有已经结了婚住在各自房舍里的女工们——里面有贝克·尼布斯,她长了一头黑色的鬈发和一双滴溜溜直转的大眼睛;还有一个长着亚麻色头发的法兰西斯,她因为水草场上冬季的湿气而染上了肺病。

他们的眼睛盯着地面,慢慢地从草场上搜索过去,把这一生物场搜索完了,就再用同样的方法往回搜索过去,当他们这样搜索完以后,就没有一寸牧草能够逃过他们的眼睛了。这是一种最乏味的事,在整个草场里,总共就发现了五六颗蒜苗;不过就是这种气味辛辣的植物,一头牛要是碰巧吃了一口,就足以使当天奶牛场出产的牛奶变味了。

他们这一群人的天性变异极大,性情也大不相同,但是他们都弯着腰,排成整齐得让人感到奇怪的一排——他们都是一声不响地自动地排在一起的;这时候如果有一个外来人从附近的小路上走过,看见了他们,很有可能会把这群人都叫做“霍吉”的。他们一路搜索的时候,腰弯得低低的,以便看得见地上的蒜苗,阳光照射在毛茛上,从上面反射出来的柔和的黄色光线投射在他们背朝阳光的脸上,使他们看上去有些像在月光照射下的虚无缥缈的样子,尽管此时的太阳正在用中午的全部力量把光线照射在他们的背上。

安琪尔·克莱尔决心遵守一条原则,什么事都和大家一起干,他不时地抬起头来看。他就走在苔丝的旁边,当然这并不是偶然的。

“喂,你好吗?”他低声问。

“我很好,谢谢你,先生,”她庄重地说。

仅仅在半点钟以前,他们已经讨论过许多有关个人的问题了,现在他们这种客套似乎有点儿多余。不过当时他们没有多说别的话,他们弯着腰不停地搜寻着,苔丝的裙边正好碰到克莱尔的绑腿,克莱尔的胳膊肘有时也碰着了苔丝的胳膊。跟在后面的奶牛场老板终于累得受不了啦。

“这样弯着腰,真是把人给累死了,我的背差不多快要断了!”他大声嚷着说,一面皱着眉头慢慢地伸着腰,最后终于把腰完全伸直了。“还有你,苔丝姑娘,一两天前你不是感到不舒服吗——这样会让你的脑袋疼啊!要是你感到脑袋发晕,你就别干了吧;把剩下的活儿留给别人吧。”

奶牛场老板从搜索的队伍中退了出来,接着苔丝也退出来了。克莱尔先生也从搜寻的一排人中退了出来,开始四下胡乱地搜寻着。苔丝发现他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就为昨天夜里她听到的谈话而紧张起来,于是先开口说了话。

“她们长得很漂亮是不是?”她说

“谁?”

“伊茨·休特和莱蒂呀。”

苔丝原是痛苦地下了决心,她们两个无论谁都能成为农场主的好妻子,她应该推荐她们,而且还要贬低自己不幸的姿色。

“漂亮吗?哦,不错——她们都是漂亮的姑娘——水灵灵的样子,我也是经常这样想的。”

“可是,亲爱的姑娘们,漂亮是不会持久的呀!”

“啊,是不能持久的,真是不幸得很。”

“她们都是最优秀的奶牛场里的女工呢。”

“不错;不过和你比起来,她们还是要差一些。”

“她们撇奶油比我干得好呀。”

“真的吗?”

克莱尔仍然在观察着她们——她们也并不是没有观察他。

“她的脸慢慢地红了呢,”苔丝勇敢地说。

“谁呀?”

“莱蒂·普里德尔呀。”

“哦!为什么脸红呀?”

“因为你老是看着她呀。”

苔丝心里也许是一种自我牺牲的精神,但是她做不到再进一步而大声对他说,“如果你真的不想娶一个小姐而只想娶一个奶牛场里的女工做妻子,就在她们中间挑选一个吧;千万不要想到娶我!”她跟在奶牛场老板克里克的后面走了,看见克莱尔仍然还留在那儿,心里感到了一种悲哀的满足。

从这一天开始,她就努力强迫自己躲开他——即使他们完全是偶然地碰到了一起,她也不让自己像从前那样在他的身边呆得太久。她要把机会留给她们三个人。

从她们三个女孩子的表白中,苔丝作为一个女人,完全认识到她们三个人的名誉都掌握在克莱尔的手中,但是她也看见克莱尔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她们,丝毫不作有损她们将来幸福的事,这也使苔丝对他生出温柔的敬重来,因此,无论她想得对还是不对,她都认为克莱尔表现出一种自我克制的责任感,她从来没有想到会在男人的身上发现这种品质,如果缺少了这种品质,那么和他在同一个奶牛场里的心地单纯的女工们,也许就不止一个要哭着走完人生的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德伯家的苔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