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三个爱人》

第02节

作者:杨沫

1936年西安事变后,人民抗日热情空前高涨,抗战浪潮不断涌起,他拿给我一些党的文件读,使我明白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政策的重要性,明白当时张学良、杨虎城逼蒋抗日、最后不杀蒋介石、放了蒋介石的必要性。虽然我一天到晚忙于孩子,也忙于借帐典当为生活奔波,可心里却有一股喷涌慾出的激情。这时,他更加忙了。白天忙于那个小职员的工作以糊口,吃过晚饭他又要出去忙于党的工作,常常很晚才回来。这时,他常带些党员同志到家里来,有侯薪、刘亦瑜、魏十篇、张平之、齐健秋,还有刚从监狱放出来的我的朋友许晴和郑依平。这些老同志,虽然当时年纪并不老,不过20多岁,个个英姿勃勃,激情满怀。他们了解我,见了面,对我热情、信任,一起谈抗日形势,谈抗战前途,爱国之情加深了相互间的了解、信任。认识这些人使我异常喜悦。我常对他说:

“你认识的这些人真好!他们几乎都是刚从国民党监狱放出来的,仍然大谈革命,他们的心真非同一般……你成天这么忙,叫我也帮助你出去跑跑,好么?”

看我一脸天真的憨态,他笑了,紧握着我的手说:

“默,我就喜欢你这股劲:天不怕,地不怕。你不知道外面仍在逮捕共产党么?你有然然,我不能叫你出去冒险……”

“我不怕!”我的犟劲上来了,推搡着他,“请嫂子帮助我看孩子,我可以帮你去干,只要你一声令下。”

他含笑摇头,我却把嘴巴噘得老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炮声响了!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中国,北平陷在硝烟战火中,整日炮声不停,人心惶惶。爱国青年纷纷组织各种抗日救亡组织,奔赴卢沟桥前线慰问、演出、救护伤员……他也更忙了。但他不肯分给我任何工作,我单枪匹马,又舍不得然然,只好成天在小屋里看书、看报、读文件。人身在屋中,心总往外跑。每天都盼着他早点回来,能够告诉我一些抗战消息,告诉我时局变化和党的英明政策……

在宛平县卢沟桥,我英勇抗战的29军,因蒋介石迟迟不派援军,渐渐不支了,佟麟阁、赵登禹将军都以身殉国了,北平危在旦夕。这时妹妹白杨为哥哥杨高岱找到一份上海同济大学的工作,他们一家即将赴沪。带着孩子的我,不愿留在即将沦陷的北平,决心暂时离开他,和哥嫂一家去上海。走时是七月二十二、三号,离北平失守不过七八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生命中的三个爱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