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三个爱人》

第04节

作者:杨沫

玄有一个通县师范的同学盟兄弟贾汇川,在乡间教小学,寒暑假时间到北平来就住在我们家里。认识他不久,我就认识贾汇川,我们都叫他贾大哥。他原是地下党员,因白色恐怖和党失掉了联系。他看我是个纯朴的、要求上进的青年,就常常向我讲些革命的抗日的道理,是他奠定了我在1933年的旧历年夜能够迅速接受那些进步青年教诲的基础。1933年下半年,北平宪兵三团活动越发猖獗,大批抓捕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我在大年夜认识的青年们,有的被捕,有的不知去向,妹妹也到南方演戏去了。我想找的朋友一个也找不到,我好苦闷,好苦闷。记得1934年的暑假,贾大哥来到北平,但这次没住我家。我去他住的公寓看他,问他为什么不住在我们那里了?他说,“你没看出你那位的态度么?他不愿意你接近我,当然是怕我把你引‘坏’了。”

“不管他!贾大哥,我还是想请你帮助我,我要参加共产党,你能够介绍我么?”

贾大哥望着我沉默良久,“你怎么想到这个问题?是真心实意么?……你看,白色恐怖多严重……”

我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贾大哥,我看了许多书,我是真心真意地想参加共产党呀!你一定介绍我,我不怕死!”

贾大哥像哄小妹妹般哄着我,安慰我:

“君默,我也正在找党,找到了,会介绍你的。你还要认真改变你那地主家庭给你的影响,要学会吃苦,要多接近下层群众。”

“贾大哥,我和他一起生活很痛苦,可又没有决心离开他。我该怎么办好呢?”

“我看你现在还是要好好跟他过。他是个非常用功的人,人也不错,不要以为我和他是拜把兄弟,向着他。今天的妇女找工作不易,你虽然不愿过那种依附男人的生活,可现在离开他,你的生活也成问题。”

贾大哥的话句句是实,我却固执地说:“我能参加共产党,就有出路了。贾大哥你一定介绍我参加吧!什么苦生活我都不怕,我日夜都想着参加党。”我傻傻地说着,竟眼泪汪汪了。

这个暑假,我不知找了几次贾大哥,问他找到党没有?蘑菇、乞求他介绍我入党。一股天真的热流,一种充满幻想的憧憬,竟使我忘掉了不幸的现实,忘掉了白色恐怖,也毫不理会他对我的怀疑甚至监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生命中的三个爱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