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三个爱人》

第06节

作者:杨沫

遇见了马五江,像暗夜中瞥见了一束耀眼的光亮,我又有了1933年年夜之后的那种勃勃情怀,又充满了青春幻想。通过贾大哥我知道马已回到北平,于是和他开始用新文字通起信来。马五江看我确是一个不大一般的女孩,确实有追求革命的理想,在给我的信中倍加鼓励,且蕴含着诚挚的友谊。我当时虽恼恨玄干涉我的自由,限制我的行动,然而,他还在爱我,我还是难于割舍他。  有一次马五江的来信被玄发现了,他是不许我和马五江来往的;而我们竟偷偷地不断地通起信来,他不禁大怒,一脚踢翻了屋中火炉上的蒸锅,弄得满屋满地滚着馒头,水漫金山。

我发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哭了一场,当天下午,找到我的小学同学史瑞春,向她借了几元路费,立即回到北平我的哥嫂家,不想再回天津去。谁知没过几天他又追了来,眼泪、情话,看他那么痛苦,我又跟他回到天津那可怜的小屋中去。

这时我和马五江已经有了感情,我无法跟他公开通信,就由史瑞春替我们秘密传书,在一封信中,他竟说了这样的话:“君默(我当时的名字),我们的关系可以超过同志关系么?”看了这句话,我的心狂跳起来,感到了异样的甘甜。而这时的玄,对我更加严束起来。我只有在心中默默念着:“道不同不相与谋”、“道不同不相与谋”……我恨自己软弱,明明知道和他生活下去,我只能做一个温顺的妻子,一辈子给他做饭洗衣生孩子。我们第一个孩子已经死了,这时,我又怀了第二个孩子。不,不!绝不能这样活下去,不能这样活下去!他会毁掉我的一生的!

终于有一天,我又偷偷逃回了北平,接着给玄去了要求断绝关系的信。这次,他不再追了来,也不回信。不久,放了暑假,他到北平来了,一天到我哥哥家来找我,终于同意和我分手了。从此结束了我们五年的幸与不幸的生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生命中的三个爱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