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风情》

第二十九节

作者:毛姆

四个小时后,一切都过去了。演出从头到底都极顺利;尽管这是个时髦人士寻欢作乐的季节,但观众们出外度假日来,再次来到一家剧院里,感到快乐,准备欢娱一下。这是本戏剧季节的吉祥的开端。每一幕之后,都有热烈的掌声,在全剧终了时,谢幕达十二次之多;朱莉娅单独谢幕两次,即使她得到这样热烈的反应也大为震惊。她为首演式的需要支支吾吾讲了几句事前准备好的话。最后是全体剧团人员一同谢幕,接着乐队奏起了国歌。

朱莉娅满怀喜悦和兴奋,乐不可支地来到化妆室。她空前地自信。她从来没有演出得如此出色、如此丰富多彩、如此才华横溢。戏的结尾是朱莉娅的一篇慷慨激昂的长篇独白,那是剧中一个从良的妓女激烈抨击她的婚姻使她陷入了那个游手好闲的圈子,他们轻浮、百无一用、伤风败俗。这段台词有两页长,英国没有一个女演员能念得像她那样从头到底吸引住观众。

她用巧妙的节奏、优美动听的声调、控制自如的感情变化等表演技巧,成功地创造了奇迹,使这段独白成为剧中的一个扣人心弦、几乎惊心动魄的gāo cháo。一个剧烈的动作不可能比这更令人震动,一个意料不到的结局也不可能比这更令人惊奇。整个剧组的演出都精彩绝伦,唯独艾维丝·克赖顿是例外。朱莉娅走进化妆室时,低声哼着一支曲调。

迈克尔几乎紧跟在她背后进来了。

“这部戏看来一定受欢迎,不成问题。”他用双臂搂住她,吻她。“老天哪,你演得多好啊。”

“你自己也不赖,亲爱的。”

“我只有演这种角色是拿手的,’他随口回答,和平时一样,对自己的演技很谦虚。“你在念那段长篇台词的时候,听到观众有丝毫声音吗?这该叫批评家们大为震惊的。”

“哦,你知道那些批评家是怎么样的。他们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评论这该死的剧本上,到最后三行才提到我。”

“你是天底下最伟大的女演员,宝贝儿,不过,上帝知道,你是条母狗①。”

①母狗原文为bitch,前已屡见,转指凶狠的女人,坏女人,婬妇,是被视为禁忌的极恶毒的骂人话,这里迈克尔用以辱骂自己的妻子,耐人寻味。

朱莉娅睁大了眼睛,显示出极度天真的惊异。

“迈克尔,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装得这么清白无辜。你肚子里雪亮。你以为能骗过我这样一个老演员吗?”

他正用闪烁的眼光盯视着她,她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有笑出来。

“我同还没生下来的婴儿一样清白无辜。”

“去你的吧!如果说有人处心积虑毁了一场表演,那就是你毁了艾维丝的表演。我没法对你恼火,因为你干得实在太巧妙了。”

此刻朱莉娅掩盖不住她翘起的嘴chún角上露出的笑影了。赞赏总是会使艺术家感激的。

艾维丝的那个重要场面是在第二幕中。这是和朱莉娅演的对手戏,迈克尔排练时把这一场排成完全是这个姑娘的戏。这确实是剧本所要求的,而朱莉娅一如既往,在排练时总是听从他的指导。为了衬托出戈维丝蓝眼睛的色泽和突出地显现她的金黄头发,他们给她穿上淡蓝色的服装。为了与此作对比,朱莉娅选择了一套和谐的黄色裙衫。她在彩排时就穿着这套服装。但她同时另外定了一套,是光彩夺目的银色的,她穿着这套衣裳在第二幕出场的时候,迈克尔大吃一惊,艾维丝更是惶恐得目瞪口呆。这套衣裳富丽堂皇,在灯光下光芒四射,吸引了全场观众的注意。相比之下,艾维丝那套蓝衣裳显得暗淡无光。

等她们演到两人一起演出的要紧关头的那一场时,朱莉娅犹如魔术师从帽子里变出一只兔子来似的,忽然拿出一方大红雪纺绸的大手帕,在手里玩弄起来。她挥舞它,她把它展开,仿佛要看着它,她还把它绞紧,她用它揩揩脑门,她用它轻轻地擤鼻涕。被迷住了的观众们的目光怎么也离不开这方红绸。

朱莉娅移步走向舞台的后部,这样艾维丝不得不背向着观众跟她说话,等她们并坐在一张沙发上时,她握住了她的手,那副感情冲动的样子,观众看来十分潇洒自然,而且她把自己的身子深深地靠在椅背上,这样又迫使艾维丝不得不把侧面转向观众。朱莉娅早已在排练时注意到,艾维丝的侧面看来像绵羊的脸相。

作者给艾维丝的有些台词在初次排练时曾使全体剧组人员都觉得非常有趣,引起哄堂大笑。而在台上,观众还没有怎样领会其妙趣所在,朱莉娅就插上了答话,观众要紧听她说些什么,便停下不笑了。原来设想是极其有趣的场面蒙上了冷嘲的色彩,而艾维丝演的人物变得有点令人憎恶了。经验不足的艾维丝没有博得她预期的笑声,惊惶失措起来;她的声音变得刺耳,手势也不伦不类了。

朱莉娅把这场戏从她那里夺了过来,演得出奇地精彩。可是她最后的一着更出人意料。艾维丝正在念一段长篇台词,朱莉娅把她的红手帕紧张地统成了一个球;这个动作几乎自然而然地表示出一种感情;她用困惑的目光凝视着艾维丝,两颗沉重的泪珠在她面颊上滚下来。你看到这个姑娘的轻佻使她感到的羞耻,你看到她由于对正义的小小理想、对善良的热情向往遭到了如此无情的摧残而感受的痛苦。这个插曲只持续了不过一分钟,但就在这一分钟里,朱莉娅凭着那几滴眼泪、凭着她剧烈痛苦的表情,充分揭示了这女人一生的悲惨的苦难。这一下艾维丝就彻底完蛋了。

“而我曾经是个大傻瓜,竟想同她订合同哩,”迈克尔说。

“那现在为什么不订了呢?”

“在你把她一下子结果了的情况下?绝对不订。你是个淘气的小东西,妒忌心竟会如此厉害。你不见得真以为我会看中她的什么吧?你到现在总该知道,你是我世界上唯一的女人。”

迈克尔以为朱莉娅耍这个诡计是因为他近来对艾维丝过分剧烈地调情的缘故,虽然他当然多少有点自得,但是艾维丝却倒了霉。

“你这老蠢驴,”朱莉娅微笑着说,分明知道他想到哪里去了,对他这样的误解欣慰之至。“毕竟你是伦敦最漂亮的男人啊。”

“也许正是如此吧。可是我不知道那剧作家会怎么说。他是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而他写的那一场被演得面目全非了。”

“哦,由我来对付他吧。我会收拾他的。”

有人敲门,进来正是那剧作家本人。朱莉娅高兴地大叫一声,迎上前去,两臂挽住他的头颈,在他两面面颊上亲吻。

“你满意吗?”

“看来演出是成功的,”他答道,但是口气有点冷冰冰的。

“我亲爱的,它将演上一年。”她把双手搁在他肩膀上,正面瞧着他。“可你是个坏透、坏透的坏蛋。”

“我?”

“你几乎毁了我的演出。我演到第二幕的那一段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它的含意,我差点儿吓呆了。你是知道那一场的意思的,你是编剧嘛;干吗你一直不教我好好排练这一场戏,仿佛除了表面上的那一些以外,并没有更深一层的意思?我们不过是演员,你怎么能指望我们——深入领会你的奥妙呢?这是你剧本中最精彩的一场,而我几乎把它搞糟了。世界上除了你没有一个人写得出来。你的剧本才气横溢,而在那一场里所展示的却不仅仅是才气,而是天才。”

剧作家股红了。朱莉娅恭恭敬敬地望着他。他有些难为情,同时又快活又骄傲。

(“不出二十四个小时,这个笨蛋会认为他确实原来就打算把这场戏演成这副样子的呢。”)

迈克尔笑逐颜开。

“到我化妆室去喝杯威士忌苏打吧。我相信你经历了这番强烈的感情,需要喝些什么。”

他和剧作家走出去的时候,汤姆进来了。汤姆兴奋得满面通红。

“我亲爱的,这场戏太棒了。你简直了不起。天哪,演得多棒啊。”

“你喜欢吗?艾维丝演得不错,可不是吗?”

“不,糟透了。”

“我亲爱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认为她演得很出色呢。”

“你简直彻底压倒了她。她在第二幕里模样也不大好看。”

艾维丝的艺术生涯!

“请问待会儿你做什么?”

“多丽要给我们举行个宴会。”

“你不能推辞了跟我同去吃晚饭吗?我爱得你发疯哪。”

“噢,胡说什么。我怎么能拆多丽的台呢?”

“唉,我求你啦。”

他眼睛里带着如饥似渴的神情。她看得出他对她怀着空前强烈的慾望,她为自己的胜利感到欢欣。但是她坚决地摇摇头。

走廊里传来许多人谈话的声音,他们两人都知道,大批的朋友正在这狭窄的过道中挤来向她贺喜。

“这伙人都见鬼去。天哪,我多想吻你啊。我明天早晨打电话给你。”

门好地打开了,肥胖的多丽冒着汗,热情洋溢地抢在大伙的前面直冲进来,他们把化妆室挤得气也透不过来。朱莉娅听任所有的人亲吻她。在这中间有三四位著名的女演员,她们对她赞颂不已。朱莉娅美妙地表现出真诚的谦逊。此刻走廊里挤满了至少想看到她一眼的人群。多丽得使大劲才能冲出去。

“尽量不要来得太迟,”她对朱莉娅说。“这将是个不同寻常的聚会。”

“我尽可能早到。”

朱莉娅终于摆脱了人群,卸去戏装,动手揩掉脸上的化妆。迈克尔穿着梳妆时穿的晨衣走进来。

“听着,朱莉娅,你得一个人去参加多丽的宴会了。我必须到一个个戏票代售处去看看,没有办法。我要去盯紧他们。”

“嗯,好吧。”

“他们现在正在等我。明天早上见。”

他出去了,她被留下单独和伊维在一起。她准备穿了去参加多丽的宴会的衣服正搁在一把椅子上。朱莉娅在脸上涂洁肤霜。

“伊维,芬纳尔先生明天将有电话来。你说我不在,好吗?”

伊维朝镜子里看着,碰上了朱莉娅的目光。

“如果他再来电话呢?”

“我不愿伤害他的感情,可怜的小乖乖,不过我想最近一段时间我都将忙得不会有空。”

伊维大声缩鼻涕,并按她叫人讨厌的习惯,用食指在鼻孔下擦了擦。

“我懂了,”她冷冷地说。

“我一向以为你并不像看上去那样笨。”朱莉娅继续弄她的脸蛋。“那套衣服搁在椅子上干吗?”

“那一套吗?那是你说要穿了去参加宴会的。”

“把它放好。我不能没有戈斯林先生作伴而单独去参加宴会。”

“从几时开始的?”

“住口,你这丑老婆子。打个电话去,说我头痛得厉害,必须回家上床睡觉,但是如果戈斯林先生可能去的话,他会去的。”

“这个宴会是专门为你举行的。你不能这样拆这位可怜的老太太的墙脚吧?”

朱莉娅顿着足说:

“我不想去参加宴会。我不去参加宴会。”

“家里可没有东西给你吃呀。”

“我不想回家去。我要上饭店吃饭去。”

“和谁同去?”

“我一个人去。”

伊维对她大惑不解地瞥了一眼。

“戏演得很成功,可不是吗?”

“是的。一切都成功。我得意极了。我精力充沛。我要单独一个人痛快一下。打个电话到伯克利饭店,叫他们给我一个人在小房间里留只桌子。他们会懂我的意思的。”

“你怎么啦?”

“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刻了。我不打算跟任何人分享。”

朱莉娅把脸上的化妆擦干净后,不加一点修饰。她既不涂口红,也不搽胭脂。她重新穿上她来剧院时穿的那套棕色的上衣和裙子,并戴上了原来的帽子。那是一顶有边的毡帽,她把帽边拉下来盖住一只眼睛,这样可以尽量遮掩她的面孔。一切就绪了,她在镜子里照照自己。

“我看上去像是个被丈夫遗弃的缝纫女工,可谁能怪他呢?我不相信有哪一个人会认得出我。”

伊维到后台入口处打了电话,回来时,朱莉娅问她那里可有许多人候着她。

“大约有三百人,我看。”

“见鬼。”她突然产生一个愿望,最好不要看见任何人,也不要被人看到。她要求就让她隐匿这么一个小时。“叫消防员让我从前面出去,我要叫辆出租汽车,等我一走,让这群人知道他们等着是白费工夫。”

“只有上帝知道我得忍受什么,”伊维抱怨地说。

“你这老母牛。”

朱莉娅双手捧住伊维的脸,吻她千枯的两颊;然后溜出化妆室,踏上舞台,通过铁门,进入一片漆黑的杨子。

朱莉娅这样简单的伪装显然是恰到好处的,因为当她走进伯克利饭店那间她特别喜欢的小房间时,那领班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