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楼207室》

分配狂想曲

作者:孔庆东

本来政府早就打了保票:保证今年的毕业生每人都有一个工作岗位。可这帮哥们儿愣不放心。有的从头一年八月十五就开始窜腾,号称是笨鸟先飞。到了十冬腊月,谁也不敢再冒充大将风度了。精心炮制一份个人简历,尽量暗示出自己是多功能全频道的省油的灯。再附上几篇发表在犄角旮旯的蹩脚文章。梳头、洗澡,借来一身像个人样的外衣,跨上新换了气门芯的坐骑,平头正脸,闯天下去也。

寒假一过,不禁人人肉皮子发紧。形势不妙啊。国家机关不进人,北京户口卡得紧。平起平坐的同学一下子分成了六等,曰:京男,京女,外男,外女,边男,边女。部分孬种哗啦泄了气。唉,不找了,听天由命,也许碰巧分到国务院当个副部长呢。

这些泄出来的气转移到另一部分狂主儿身上,变成了更加疯狂的生命力。毕业论文先冷冻起来,怀揣一张北京地图,披星戴月,探门窥牖。迎着三月的风,吞着四月的沙,蝇奔在大街小巷。身边涌过一排排车浪,这些都是北京户口的持有者;眼前推来一片片楼群,这里没有俺半寸地皮。北京的街道好像这座城市的血管,可是这些外来的分子却那么不容易被这座城市的细胞吸收。

“我已然被20家单位拒绝了。”

“20家也好意思吹出来?敝人是35家!”

“那你下一家准成,六六三十六,六六大顺哪!”

一次次地从希望到幻灭,在每一天重复上演着。他们熟悉了被拒绝,熟悉了“不”字在中国的各种变体,熟悉了那些僵硬的微笑、和蔼的嘲弄、庄重的侮辱。渐渐地,出门不再抱有希望,没有希望也就不会绝望。

“我看应该把全国的人事处长都集中起来,用机枪突突了。”

“不,要让他们活着,但命令所有单位都不许接收他们。”

楼道里不知何时冒出来一个打油诗社。求职之余,人人都来乱涂一气。渐渐地,主题都趋向找工作的苦辣酸甜,但格调却每旷日下,最后简直不堪人目。兹录两首较为干净的如下:

(—)

要想荣华富贵,

除非狼心狗肺。

起早贪黑跑单位,

挨不完的累,

下不完的跪,

咽不完的泪。

大丈夫钢牙咬碎,

我日你祖宗八辈!

(二)

铺天盖地来打油,

不知死活不知愁,

待到秋来无工作,

卖唱的卖唱,

耍猴的耍猴。

“我看到时候咱们就女生卖唱,男生耍猴。”

“去你的吧,人家女生利用性别优势,早都找到好主儿了你还做什么騒梦呢!”

“咱们男生也可以发扬点优势啊,比如娶了人事处长的小令爱。”

“真是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发泄归发泄,车轴轳可不闲着。终于有捧回合同的了,什么耗子葯加工厂,什么立特灵信息报号外版,什么野鸡大学的凤雏分院,总之是北京户口到手了。剩下那些走投无路的,一天天衣带渐宽,团支部不得不采取监护措施,以防意外。

霹雳一声春雷响,国家机关可以进人了!真是老天有眼,柳暗花明。有几个坐以待毙的摇身一晃,就进了大衙门口。这可把野鸡们气坏了,老子跑了千山万水,换来的好政策,却叫你们坐享了。

于是点灯熬油滚论文。打印、答辩。然后捆行李,喝酒,借着酒劲儿嚎出几串从不轻弹的浊泪。一点人数,除了老婆在外地自愿离京的,差不多都留下了。于是离校、报到,一晃,都成了国家干部。互相一打电话,都不错。本来就打了保票嘛:保证每人都有一个工作岗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47楼207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