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人》

第2节

作者:黄国荣

屈应天打开由局长指定这些日子一直算作他办公地的办公室,史彤生不在办公室。

史彤生是两天前从疗养地回来的。屈应天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是,他似乎刚刚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归来,而不是犯了错误跑到外面躲避新闻冲击息事宁人后回来的。尽管他知道社会文明管理局的宣传处长做伤风败俗的事情是何种性质的问题,其新闻价值和喜剧价值在社会上造成何种影响,其滑稽可笑在人们茶余饭后街头巷尾的流传中给单位要造成何种损害,他还是谈笑风生神气得如凯旋的将军。

屈应天走进门,清楚地看到史彤生对把他安排到同一个办公室的不满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出来。史彤生的写字台恢复到原来的位置一分不差,挪动过的沙发、茶几、报架以及记事板一切都各就原位,屈应天本来就挤在一边的写字台被推到阴暗的墙角里。

宣传处就两个办公室,一个单间,一个三间大屋,当初安排他进这个办公室时屈应天就提出,让副处长与史彤生在一起办公,便于商量工作,他到大办公室才名正言顺。这一建议遭到年副处长不客商量的坚决反对,而且真格动气一般,加上局长又十分权威地说你就在这里,屈应天才只好服从。

屈应天有些弄不明白,年副处长为何死活不愿与史彤生在一起?史彤生为何犯了错误还如此嚣张。犯了错误竟会不给处分,还敢给局长调来的人颜色看?其实单位看大门的老头都明白,史彤生让某些人望而生怯的是,他的老婆是中央某人儿子的秘书,通天!人们也听说他们两口子在私生活方面互不干涉,而且相处得很好。史彤生出事后,他老婆曾亲自到部里找过部长。

“史处长,史彤生处长在吗?”门口来了一位衣着扎眼,体态婀娜,令人眼花缭乱却很难说清长什么模样的女士。

“我刚从外面回来,没见他,说不上他在哪儿。”屈应天不卑不亢,也没请女士进屋。

“他在的。我跟他通了话才来的。”

“既然是这样,就进来等吧。”

“好的。打扰了。”

“别客气。”

屈应天顺手拿起纸和笔,他要向局里写份报告。来京后他一直坚持不轻易进局长的办公室汇报工作,有事都以报告形式公事公办。他明白,要不会人为地给自己添麻烦。他的报告有关公司执照的办理情况和门市装修的进度,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知道他工作的好坏不仅关系到他自己个人,还牵着局长。

“哎呀!秦晴你来啦!”史彤生他其实并没走远,就在五楼部长办公室那儿。此时久别重逢密友一般扑向那位女士。

屈应天听他叫她“亲亲”,心里直泛腻味。

“小屈,”史彤生居然很自然地这样称呼他,“我们谈点事,你出去一下。”

本来用不着史彤生说,屈应天正打算回避的,可听史彤生这样毫无顾忌地指使他,他心理上无法接受。

“我这报告很快就完,写完了我就走。”

屈应天没有回头,但他从史彤生的深呼吸中已感到他的两眼瞪圆了。

“怎么样,到底撵出来了吧。”

屈应天捏着稿纸,没趣地走进对面办公室,葛楠乐不可支地对其他人炫耀她的判断,“你还很有耐力,我说不出三分钟,你居然会在里面待了八分钟。”

屋里的人包括老蔫、老高都笑了,只是小桂笑得很勉强。小桂是史彤生调来的。

“算了吧,把桌子搬到我对面来,这儿挤一点儿,可自在。”

屈应天不解地看着葛楠。他不完全懂得葛楠的意思。同时他又发现小桂朝小常挤了挤眼。

“咱们那位蔫副处长都忍受不了,你能忍受得了?有人统计过,他的电话百分之六十是私事,他接电话别人需要回避的比率是百分之四十左右;他来访的客人百分之七十五是女性,会客时别人需回避的比率是百分之八十左右。你要不嫌别扭就继续在那儿呆下去,你要想干事情就搬这边来。”

屈应天下意识地扫视着大办公室,这里已经放了六张写字台,够挤的了。不过葛楠这边再拼上一张写字台倒也不是不行。

“过来吧,别辜负了我们葛大姐的一片盛情。”小桂说话酸唧唧的。

“你别鬼心眼太多,小心大姐我敲你的头。”

“不敢,再不敢。”

“我还是跟史处长商量一下再定吧。”

屈应天从史彤生办公室搬出来的第二天,史彤生召开处里全体人员会议,传达了上级对屈应天报告的指示和决定。

“……根据工商管理局的规定,公司法人代表必须有单位原职务的任命书,考虑到屈应天同志在单位没有任职,不便于作为公司法人代表,决定由史彤生同志为公司法人代表并兼经理,屈应天同志为副经理。考虑到宣传处的全面工作,史彤生同志不脱离原岗位,不直接负责公司经营,但负有领导权。公司日常经营业务由屈应天负责……为加强公司力量,加快筹建速度,决定葛楠、桂金林两同志参加筹建小组并到公司工作,其余工作人员从行政处抽调并雇请临时工和返聘离退休人员以及……”

“处长同志,本人不同意参加筹建小组。”

当史彤生念中央文件一般念完上级的指示决定,葛楠立即当场表示了反对意见。

“有意见找上面谈去。”

“处长同志,你平时经常谆谆教导我们,也作为纪律约束我们,要求我们任何事情都不允许越级请示汇报。这不自相矛盾了吗?我是听你以往的教导,还是执行你刚才的指示呢?”

“这是上面定的,你跟我说没有用!”

“这么说,以后凡是你决定不了的事就可以直接找上面领导请示汇报了吗?”

“葛楠同志,你少给我找别扭好不好?”

“我是在跟你请示呀,怎么说是找别扭呢?要不把这样的原则问题搞清楚,我犯了错误还不知道是怎么犯的,也免得你生气发火,你血压又高,心脏也有杂音,肝上又有脂肪瘤,十二指肠又溃疡,我一切都是从关心领导的角度出发,把一切原则问题都弄得明明白白,以后的事情不就好办了,你说对吧?”

“那你为什么不服从组织决定。”史彤生只好回到话题上来。

“不是我不服从组织安排,人贵有自知之明,因为我爱自作主张,乱来乱捅,我不适宜从事经营活动,你不是这样认为吗?”

史彤生一愣,不过他还是问:“谁说我是这样认为啦?”

“你是我直接领导,你最清楚不过了。”

史彤生立即面有赧色。

组建公司的报告批下后,小桂立即打电话告诉了史彤生。史彤生立即打电话给部长,部长不知道参加筹建小组的人员。史彤生知道屈应天任组长,同时有葛楠。当小桂告诉他后,史彤生有一种无名的妒意,他知道葛楠的能量。他虽还没见过屈应天,但知道屈比他小八岁,是省里最年轻的副处长,而且是局长一手调来的。他从心里不愿意屈应天出人头地。于是他跟部长说葛楠不适合参加筹建小组,这个人好自作主张,好乱来乱捅。没想到这两个人在电话上说的事,她居然也会知道。

“反正这是上面的正式决定,你看着办吧。执照的事我来负责,屈应天同志刚从省里调来,人地不熟,侧重抓一下装修工作,参加公司的同志从现在开始就要了解市场信息,熟悉进销渠道,做好开业前的准备工作。散会!”

“嘿,公司还没办起来,里面就已经有这么多文章。”

葛楠走出会议室自言自语发着感慨。

史彤生无可奈何地盯了她一眼。

史彤生接手办执照的第二天,上班就把屈应天和小桂叫到办公室,让屈应天把所有的表都给小桂转交清楚。然后他就拿起了电话。

他拨的第一个电话不是工商局而是商业局。

“局长大人你好,好久没见了,今晚有空吗……哪里哪里,我有事要求你啊!要没有安排活动咱们聚一聚?还有你工商管理局的那位亲家……小事一桩,我们要办个书刊发行公司,执照还没办下来。建设精神文明嘛!我们还能办啥!你定你定,新亚?好,六点见。那边你打个电话,我也打个电话,好嘞!”

商业局长与他无亲无故,毫无亲朋关系,可他就能指挥人家溜溜地转。社会文明管理局与晚报联合办了一个专栏叫“社会曝光”,去年有人向他们投诉新亚舞厅有色情活动,史彤生亲自带人调查核实,确有其事,把材料搞好准备见报之际,史彤生单独约见了商业局长,新亚是商业局的“三产”。在此之前,他根本不认识这位局长。

商业局长看完材料后头上冒了冷汗。

“史处长,千万别上报千万别上报,我们严肃处理认真处理。”

“好,看你的面子,不上报,为了不扩大影响,你处理完后直接跟我说一下。”

商业局给他的回报是一台彩电和随时出入新亚。

史彤生第二个电话拨给了秦晴。电话很简短,通知她六点到新亚。

第三个电话才拨给了工商局。他当然知道商业局长已通知了他。接通电话寒喧过后,史彤生说:

“局长同志,我们局里有人要投诉你们呢!叫屈应天,调来不久,处级,这人办事认真得很,我看他跟自己老婆都不会开玩笑。他说你们让他跑了九趟还没给他发正式申请表,而且亲眼看到你们工作人员受贿……好,晚上见面谈,晚上见。”

史彤生打完电话,十分轻松地伸了个懒腰。

“老冒!”

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或许是屈应天,或许是商业局长,或许是工商局长,或许都包括。

史彤生喝完一杯茶,觉得情绪很好,于是便插上门,研墨铺纸,挥笔一气写下了“京文书刊发行公司”八个遒劲有力、潇洒秀气的大字。他要以自己的字作为发行公司的招牌。

写完字,他自己先仔细欣赏一番,觉京文二字不那么如意,又铺纸重写,十分满意后,他仰靠在软椅上舒坦地静候墨干。

墨迹一干,他立即拿着八个大字上了楼,显然是去找部长。

屈应天此时已在装修现场泡了一天,既当监工又当小工。正要下班,小桂飞车送来了史彤生写的字。

招牌的字已经制好了。重新制,制字的一千五百元就算白花了,另外工期就得往后拖。

屈应天与张工商量了具体的施工计划。想是想,说归说,他还是要尽力如期完工。

屈应天准备下班,一转身见葛楠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他。那神态叫他心里一动。

“屈应天你够觉悟的。爱人的工作不落实,粮食关系不办,孩子转学不联系,做饭没气罐不想法,整天泡在施工现场,你真行啊。”

“你怎么……”

“你让一个大学生在家吃闲饭,她日子好过吗?你该去找领导,你说我鬼都不认识一个,到哪去找工作,他们不解决你就不要上班!我告诉你,并不是哪个领导故意要欺负老实人,主要是那些惹不起的他们不愿惹,掂来掂去,还只好让老实人吃点亏,因为老实人不会死皮赖脸跟他们闹!”

“为这,我做不来……”

“办执照你敢去跟人家小姐斗心眼,想方设法抓人家的把柄你做得出来,为自己的事你做不出来?”

“……”屈应天笑笑摇摇头。

“哎,公司的人事这样安排你想过什么没有?噢,史彤生当法人代表兼经理,却不到公司上班,让你拼命!干好了是他的功劳,搞砸了你兜着,这小子没安好心!”

“我的原则是宁可人负我,我决不负人。”

“你真傻,既然要你主管经营,你就要考虑要权,一是人权,二是财权,三是自主权,要不没法搞。”

“具体的经营管理和责、权、利,我是要拿出章程来的。那你呢?”

“我本来是不想来的,我图什么?可别人这么算计你,我不平,我要来帮你。”

屈应天惊疑地看着葛楠。

“告诉你,书刊发行界我有好几个同学呢!走吧,有个煤气罐,你拉回去先用着。”

“那你……”

“我有两个罐。”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葛楠两眼直直地看着屈应天。

“因为你太傻。”

屈应天心里一热。

屈应天拉着煤气罐回到招待所已过了开饭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尴尬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