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人》

第3节

作者:黄国荣

屈应天一上三楼就闻到一股熟悉的煎鱼香味。果不然秀薇在做鱼,还有猪肚。他看到妻子气消了,心里很高兴,在阳台上就忍不住在秀薇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秀薇既没有迎合也没有反对。她总是如此。自谈恋爱到如今,她一切都是被动的,她的爱全部溶化在那种死心塌地的依附之中。

屈应天这些日子第一次兴致勃勃地吃晚饭,破例还开了一瓶啤酒,他从来不自己一个人喝酒。

“我不要安排在招待所。”

吃完晚饭收拾干净,秀薇沉静地对屈应天说。

“招待所?谁说要安排你在招待所?”

下午,接待科长喜滋滋地提着一条活鲤鱼和一个猪肚子敲了她家的门。

开门见接待科长,秀薇心里又一抖。

“科长有事吗?”她不想让他进门,尽管女儿泱泱也在家。

“是有事啊,而且是好事。”

秀薇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的领口,幸好今天穿的是套裙,上衣的领口开得不大。她既没让坐,也没倒茶,顺手把自己看的书又拿了起来。

“领导说了,同意把你安排在咱们招待所。”

“招待所?”秀薇有些惊奇。

“对呀,不过不凑巧,其他部门都不缺人,只有膳食科空着一个干部的位置,先干着,我会慢慢想办法给你调换的。”

接待科长的眼神逼得秀薇不敢抬头。

“等他回来商量了再说吧。”

“还商量什么,都在一个单位也好有个照应,招待所福利也好,别人求都求不到呢。”

“请你把东西带走。”

“都自己人啦,又是老乡,还客气啥!”

科长一走,秀薇狠劲关上门,把泱泱紧紧地搂在怀里。

“妈,你怎么啦?把我搂痛了。”

“泱泱,你听不听妈妈的话?”

“听。”

“你爸爸最讨厌吃别人的东西,爸爸要问,你不要跟爸说这鱼和猪肚是科长送来的,就说是妈妈买的。”

“那泱泱不是撒谎了吗?你不是不让我撒谎嘛!”

“就这一次,是妈妈同意的,你要不撒谎,爸爸生气怎么办?”

“妈,我就帮妈妈撒一次谎,就这一次啊。”

秀薇不愿意把这事告诉屈应天,她知道这会伤他自尊。

“哎,你怎么啦?是谁告诉你的?”

泱泱两眼眨巴眨巴看着妈妈。

“你别问,反正我不愿意到招待所工作。”

“爸爸,不是科长告诉你的,是妈妈知道的。”

屈应天奇怪地看着泱泱。

“难道葛楠真去找了领导……”

“葛楠葛楠又是葛楠,她插什么杠子,她的罐你给我送回去。”

“要送也要把气烧完再送才是。别这样好不好?你叫我跟同事怎么相处呢?”

“我就小器,我受不了你跟她……”秀薇看到了泱泱痛苦的眼睛,她把话打住了。

夜里,秀薇破例主动偎到屈应天的肩膀上,一行行滚热的泪水流到屈应天的肩上,流到枕巾上。屈应天不明白她为何这般委屈,他知道这委屈不像是他带给她的,可是谁呢?葛楠?是多疑吃醋?屈应天疼爱地把秀薇接到怀里。她紧紧地贴着他,从来没有这样紧……

十一

小庄跟他爸爸提着“五粮液”、“大中华”到招待所找屈应天时,屈应天感到奇怪。在这座城市里居然会有人有求于他,他无职无权。

小庄是刚毕业的大专生,学的是财会专业,听说京文书刊发行公司要招人,他们便找来了。

屈应天听完介绍,再看小庄本人,他很喜欢这小伙子,可他无权确定公司是否能要他。

“我把情况向领导报告一下,但不知公司是否招聘正式干部,如果招的话我可以尽力争取。”

“屈处长,不瞒你说,我们本单位领导已同意接收他,但我是人事科长,我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上本单位,免得闲话,如果你们单位有困难,有需要对调安排的人员,我可以帮助。”

屈应天看小庄爸是个实在人,于是就把秀薇的情况向他作了介绍。

“完全可以,我们虽没有她学的专业,但可以安排相应的工作。请你把她的情况简要地写个材料,过两天我来取。”

“谢谢老庄,我看咱都不用这样难受了,你把东西带回去,别说咱相互帮助,就是单接收小庄,也不要这样,咱别自己把自己看低了。”

小庄的爸爸爽快地提着东西告辞了。

屈应天很兴奋地把小庄的情况向史彤生作了详细的汇报,并说明他们同意安排秀薇的工作。

史彤生一直含着笑听完了屈应天的汇报。听完汇报后十分高兴地说太好了!把小庄作为重点人选向领导报告。

屈应天忍不住把情况告诉葛楠。葛楠也很高兴,说史彤生要是真办了这件事算办了一件人事。

屈应天再次感谢了葛楠对他爱人工作安排的关心,也再次希望葛楠别再为他家的私事操心。葛楠只觉好笑。

屈应天回到家把史彤生的话告诉了秀薇。秀薇进京后第一次露出甜美的笑容。

小庄的爸爸来取秀薇的材料时,屈应天又把史彤生的话告诉了小庄的爸爸,小庄的爸爸也跟着一块儿高兴。

过了两天,屈应天跟史彤生研究公司开业的准备工作,顺便又问起小庄的事。史彤生一脸为难。他说领导不想招正式工作人员,尤其是干部,万一公司解散不好安排。不过,他答应再跟领导说说。

屈应天从头一直凉到脚后跟。

葛楠知道后说我知道他不会办人事。

秀薇知道后脸又阴了下来。

小庄的爸爸再来听消息时,屈应天也如实告诉了他。小庄的爸爸自然也不会高兴。不过小庄的爸爸说不管京文书刊发行公司接收不接收小庄,对秀薇的工作安排他会尽力帮助。

屈应天很想说几句感激的话,但他没有说。他觉得像小庄的爸爸这样的人事干部太少了,几句感激的话表达不了对他的尊敬。

小庄的爸爸看出屈应天的心思。他说这不要紧,说屈应天经这样的事太少了,这事我自己来办,我还可以直接找史处长试试,我知道他是公司法人代表兼经理,你不要上心。

这个主意葛楠给屈应天说过,她说史彤生不会放过这一关的。屈应天不相信史彤生会是这样的人。他没有把这个主意说出来。

小庄的爸爸临走时说,小庄来京文书刊发行公司如果不是跟着屈应天你这样的领导做事情,我不会想去见史彤生的。三天之后,史彤生把屈应天叫到他办公室,极诚恳又极神秘地告诉屈应天,经他反复与领导争取并到学院了解考核,领导好歹算同意接收小庄来公司工作了。同时又说领导也是的,行政处的老会计年底就退休了。

屈应天没有兴奋,只是会意地笑了笑。

十二

屈应天骑车赶到文华出版社发行部是上午九点一刻。发行部的门虚掩着,里面似乎很热闹。屈应天推开门迈进一只脚却又烫了似的缩了回来。抬头看看,没错,有机玻璃门白底红字清清亮亮写着发行部三个字。可里面的情景让他犯疑惑。

屋子里三男一女正围着屋中央的茶几不知在干什么。女的是年轻姑娘,屈应天推门时,姑娘手脚并用趴在地上,用鼓起的嘴巴像猪chún一样在一堆牌里乱拱,三个男的连呼带叫同时跺脚拍手为姑娘喝彩。

屈应天呆在门外进退两难。

屈应天和葛楠从别的书店、公司那里得到忠告和启示,书店或批示公司开业,关键是头一炮要打响。一要有批得火的畅销书,二要有充足的备货。葛楠从新闻出版局的同学那里得到信息:文华出版社有一本写毛泽东的纪实文学即将出版,同时另一家有一部写气功大师秘事的纪实文学也将出版。这两本书若能包发京都准能红火,电话联系给他们就分头行动了。

屈应天觉得这么立在门口傻等着不是法。屈应天再次推开了门。呵,里面还有一局,一位三十开外的胖汉头上戴一顶用两张报纸卷成的足有一米高的帽子,帽子上画了一个奇丑无比的猪头。这种旁若无人一本正经聚精会神的样惹得屈应天差一点笑出声来。

“孔主任在嘛?”屈应天尽力把话问得亲切动听。

“不在。”

“通知他到哪去了吗?”

“不知道。”

屈应天不知道是哪一位在回答他,因为对他的出现八个人谁都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连眼皮都没朝他抬一下,整个身心无法从牌桌上分出空来。

“有负责同志在吗?”

“没见在休息嘛!”

“噢,对不起,对不起。”

屈应天灰灰地退了出来。

屈应天在走廊里无聊却又无奈地来回走着。走廊两旁的一扇扇门都虚掩着,一阵阵不同程度的欢闹嬉笑不时从一个个门洞里跑出来。稍一侧耳便能听出各室的玩具有所不同,有麻将、象棋、康乐球等各式工具。究竟是出版社文化单位,办公楼里的空气都洋溢着活跃的娱乐味。

屈应天在走廊向前走又往回走,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他看到一些门里陆续奔出一些男女,出门就急火火跑向厕所,待他们都松快了,收拾好“战场”,各就各位后,屈应天才重新走进发行部的门。

“请问哪位是负责同志?”

“哪儿哪儿啊?”接了话的是那位曾戴高帽子的胖汉,可能刚才手气不好,他很是烦躁。

“京文书刊发行公司的。”

“什么事儿?进货那边样书柜里有样书,随便看,带执照了吗?”

“没有带,执照在玻璃柜里也不好拿啊。”屈应天觉得有点不解。

“那明天带了再来吧。”

“同志,你看我来一趟不容易……”

“你不带执照我知道你是谁啊,无照给你书文管会还罚我呢!”

“跟你们孔主任联系过的,是专门来谈毛泽东那本书包发京都的事。”

“没有货了。”

“哎,不是还没出嘛?”

“都订出去了,票都开完了。”

“孔主任说可以我们才来的。”

“找孔主任去嘛!”

“他上哪去了?”

“不知道。”

“他什么时间回来?”

“不知道。”

“哎哟!主任大人几天不见又发福不少啊!喏,张科长;喏,李科长……”

屈应天正跟那位胖汉说着话,进来一位不用介绍便知是书商的中年汉子,腰间的钱袋鼓鼓的,肩上的挎包满满的,进门见人一律称主任、科长,一边招呼一边扔烟,无论男女一人一包“红塔山”。

“干什么去啦?这会儿才来。”中年汉子打点一圈最后来到胖汉跟前,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

“哎,你还有事吗?”胖汉特意招呼一下屈应天。屈应天明白他在下逐客令。

“我想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我们新开张,能不能匀一点儿我们,孔主任答应了我才来的。”

“他答应你你找他呀!我们还有事,你要愿意等就等。哎,老崔这边坐,要多少?”

那位老崔伸出两根手指。

“钱,齐啦?”

“先付一半,现的,那一半提货后十日内一次结清,咱谁跟谁,没说的。”那位老崔说着从钱袋里拿出两扎钞票拍在桌上。

胖汉笑笑拿出提货单就开单。

“哎,主任,”屈应天也改口管胖汉叫主任,“这不是还有嘛!匀点我们吧。”

“人家早就定下的,你早来啊!”

“我们是新建单位,不熟悉业务,你照顾一下。”

“不熟悉,以后慢慢熟悉呗,这回是不赶趟了。”

胖汉开完单就点钱。

“这位兄弟面生,哪儿啊?”那位老崔闲着没话找话,对屈应天开了口。

“京文书刊发行公司。”

“发行公司,好家伙,官办的吧?别急,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又不少你工资。不像我们,赔了赚了都是自己的,弄不好就喝西北风。你们好啊,不担忧虑不担愁,挣多挣少无所谓,急啥。看得出来,你还真是个为公家舍得卖命的人。认识一下,今后多照应。”老崔给了屈应天一张名片,“好了,我走了,十天之内一定来结。”那位老崔说着从钱袋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不露声色地随手搁在了胖汉的桌面上。

“张科长、李科长……拜拜。”

屈应天跟在老崔后面提不起半点精神。下得楼来,老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尴尬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