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佳丽》

第十九章

作者:亚历山德拉·里普利

“万一火车提前到呢,瑞特?”埃莉诺·巴特勒两分钟内,看了十次钟。“我不敢想象天色暗后,车站只剩罗斯玛丽一个人。你是知道的,她的使女经验不够。依我看,还是个笨蛋。真搞不懂罗斯玛丽怎能忍受得了她。”

“那班火车自开通以来,没有一次不误点四十分钟的,妈妈,就算火车准时到站,离现在也还有半个钟头呢。”

“算我特别央求你早一点去行不行。谁知道你会回来,否则我早就照原来的计划自己去了。”

“千万别急,妈妈。”瑞特又把先前已告诉过她的再说明一遍。“我雇一辆出租马车过十分钟来接我,到车站的时间是五分钟。所以我将会早到十五分钟,而火车将误点一个钟头或更久。我会亲手把罗斯玛丽送到家里,正好赶上吃晚饭。”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瑞特?我想出去兜兜风。”斯佳丽在心里勾勒出一幅与瑞特在马车内独处一刻钟的画面。她要问问瑞特有关他妹妹的事,他一定会喜欢的。瑞特非常喜欢这个妹妹。只要他透露的够多,斯佳丽就能提早作准备。斯佳丽怕罗斯玛丽不喜欢她,怕罗斯玛丽是另一个拉斯。她小叔那封写得天花乱坠的道歉信,并未能稍减她对他的厌恶。

“不行,亲爱的,你不能跟我去。你给我乖乖坐在长沙发上敷眼睛。

瞧这双眼睛被晒得肿成那样。”

“要我陪你去吗,亲爱的?”巴特勒老太太卷好梭织花边,搁置一旁。

“恐怕要等很久。”

“我不在乎要等多久,妈妈。我趁此可以好好打算一下农场的春耕。”

斯佳丽背靠着椅垫,巴不得瑞特的妹妹别回来。她一点也不清楚罗斯玛丽长得是什么模样,还是不打听的好。她所知道的,都是道听途说来的。据说罗斯玛丽的出生曾引起许多人窃笑,埃莉诺·巴特勒生她时,已经年过四十。她也是个老处女,战争的受害者之一--战争刚开始时,因年纪太轻不能结婚;等战争结束后,又因长得太丑,家里太穷,得不到少数单身男子的青睐。瑞特衣锦荣归,又惹人议论纷纷了。现在的罗斯玛丽一定有一大笔嫁妆。但是她似乎经常不在家,忙着到别的市镇去探望亲友。她是去那里找丈夫吗?查尔斯顿的男人配不上她吗?大家等她订亲的喜讯已等了一年多了,但是连谈恋爱的影子都没有,订婚的事更甭提了。“人一有钱,身价自然不同罗!”这是爱玛·安森的评语。

斯佳丽则自有一套想法。不管罗斯玛丽嫁出去要花瑞特多少钱,她都乐意,不过她也不在乎罗斯玛丽嫁不出去而待在家里。不论罗斯玛丽长得多像丑八怪,到底比她年轻,而且,到底是瑞特的妹妹。她会倍受他的关怀的。听到大门一开,斯佳丽浑身紧张了。离吃晚餐还有几分钟时间,罗斯玛丽果然到了。

瑞特走进藏书室,冲着母亲就笑。

他说,“你的流浪女儿终于回家了,她可是身体健康,而且凶得像头饿狮。等她洗过手后,就会赶来这里把你一口吞下去。”

斯佳丽不安地直盯着门口。果然没过多久,就进来了一位满面笑容的年轻女人。她全身上下嗅不出一丝流浪味儿。可斯佳丽一看真大吃一惊,仿佛她真的是一只长着鬣毛、张口咆哮的狮子。她跟瑞特像极了!不,不是指长相。她的黑眼睛、黑头发、白牙齿确实和瑞特很像,这还不是真正相同之处。更相同的是她的神采--几乎跟瑞特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概是遗传吧!我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斯佳丽眯起绿眼珠,打量着罗斯玛丽。她并不真的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丑,只是她没在打扮上下功夫罢了。瞧她将头发全梳向脑后,在颈背处绾个大舍。她耳朵长得很美,却没戴耳坠子。肤色有点蜡黄。如果瑞特不常在大太阳下曝晒,肤色大概也是那样。找件颜色鲜艳一点的衣服来穿,就能遮掩肤色的缺点。她身上穿的那件棕绿色衣服是一大败笔,斯佳丽暗忖,也许我可以帮她点忙。

“这位一定就是斯佳丽,”罗斯玛丽三脚两步走到斯佳丽面前。哦!

我的老天!我得教她如何走路,斯佳丽想着。男人不会喜欢女人这种大大咧咧的走路姿态。斯佳丽没等罗斯玛丽走近,就先站起来,摆出亲如姐妹的笑容,脸部微仰,打算接受她的亲吻。

罗斯玛丽却未照一般礼节跟她贴脸,反而直率地注视斯佳丽的脸。

“瑞特说你是猫一样的女人,”她说,“看到这双绿眼珠,果然名不虚传。

希望你对我发出的是愉快的呜呜叫声,而不是凶狠的呼嗜声,斯佳丽。

欢迎我们做个朋友。”

斯佳丽张口结舌,惊讶得无言以对。

“妈妈,晚餐准弄好了吧,”罗斯玛丽说这话时,人已转开身。“刚刚瑞特没带一篮吃的去车站,我还骂他是粗心的畜生呢。”

斯佳丽看到了瑞特,不禁火冒三丈。他正懒洋洋地倚着门框,嘲弄地笑着。畜生!你竟然唆使妹妹欺到我头上来?她暗想。我像猫吗?

我倒要让你瞧瞧猫的凶相,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她赶快看看罗斯玛丽,她也在笑吗?没有,她正在拥抱埃莉诺·巴特勒。

“我看马尼哥来禀报开饭了。”瑞特说。

斯佳丽晒伤了皮肤虽然很痛,但罗斯玛丽目中无人更令她头疼。

因为瑞特的妹妹为人热情、固执己见、又好争辩。她宣称自己到里士满去探望的那些表亲都是蠢得无可救葯,待在那儿简直是如坐针毡。她绝对肯定他们没有一个看过一本书--至少没看过一本值得一看的。

“哦!天啊!”埃莉诺·巴特勒柔声说,以哀求的眼光看着瑞特。

“亲戚通常都是个麻烦,罗斯玛丽,”他微笑道。“我来告诉你汤森表叔的最近状况。不久前我在费城看到他,见了面之后,我的视线模糊了一个星期。我不断试着用正眼看他,结果却觉得头昏眼花。”

“我宁愿头昏眼花,也不愿无聊死!”他妹妹打岔说。“你能想象吃完晚饭后,呆坐着听米兰表姐大声念《威弗利》那本小说,有多难受吗?

都是些多愁善感的空话!”

“我一向较喜欢看司各特的那种小说,我想你也是一样的。”埃莉诺想平息罗斯玛丽的烈火性子。

不过一点儿也不管用。“妈妈,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我现在找不到有哪本好书。”

晚饭后,斯佳丽企盼会像以往一样,与埃莉诺小姐共享片刻的宁静。但是现在屋里多了罗斯玛丽,显然休想安静了。瑞特怎会如此喜欢她呢?现在她似乎已下定决心,准备跟他吵架了。

“假如我是个男人,你就会让我去。”罗斯玛丽对着瑞特嚷着。“我一直在读亨利·詹姆斯先生写的有关罗马的文章,不让我亲自去见识见识,我会因无知而死的。”

“可是你毕竟不是男人,亲爱的,”瑞特平静他说道。“你到底从哪儿拿到《民族》杂志的?看那种自由主义垃圾,你会被吊死的。”

斯佳丽耳朵一竖,随即插话进来,“何不让罗斯玛丽去呢,瑞特?

罗马又不是很远,我们认识的朋友当中,一定有某些人的亲戚住在那儿。那儿离雅典也不是很远,塔尔顿家有无数亲戚住在雅典呢。”

罗斯玛丽张口结舌看着她。“塔尔顿家是些什么人?雅典跟罗马又有什么关系?”她说。

瑞特轻咳一声,差点大笑出声,然后清清喉咙说:“雅典和罗马是佐治亚乡镇的名字,罗斯玛丽,”他慢吞吞他说。“你想去看看吗?”

罗斯玛丽举手拍头,做出一副失望透顶的夸张姿态。“我真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天哪!谁要去佐治亚啊?我要去罗马,真正的罗马,不朽的都市,它在意大利呀!”

斯佳丽只觉脸上一热。我怎么没想到她指的是意大利?

她正想开口像罗斯玛丽那样吵闹地辩白之际,饭厅门突然砰地一声撞开,每个人都大吃一惊,不敢出声,只见拉斯气喘吁吁地跌撞进亮着烛光的房间。

“救救我,”他喘着气说,“后面有卫兵在追我。我枪杀了那个私闯卧房的北佬。”

瑞特立刻走到他弟弟身边,扶着他的手臂。“帆船还停在码头,今晚也没有月亮;我们两个可以驾船逃走。”他的声音冷静而带有一股权威。离开时,他又回过头沉着地交代说,“跟他们说我送罗斯玛丽回来后,为了赶上潮水溯河而上,所以马上就离开了。还有,就说没看到拉斯,什么都不知道。我会捎信回来。”

埃莉诺·巴特勒不慌不忙地从椅子上起身,就跟平时晚上刚吃过饭一样。她走向斯佳丽,一手环抱着她。斯佳丽正直打哆嚏。北佬就要来了!他们就要绞死枪杀他们一个士兵的拉斯,也会绞死帮助拉斯脱逃的瑞特。哦!他为什么不能让拉斯自作自受?他不该在北佬就要来搜查的危急时刻,丢下他的女人不管埃埃莉诺说话了,嗓音尽管如同往常那样缓慢、轻柔,但语气刚强。

“我把瑞特的餐盘和银器拿到厨房去。叮咛下人们该说什么话,不可泄露瑞特刚才还待在这里。请你和罗斯玛丽把桌上的餐具重新排成三份好吗?”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埃莉诺小姐?北佬就要来了。”斯佳丽知道她该保持镇静,只恨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害怕成这个样子。但是她就是控制不祝她渐渐明白北佬只是一帮无能的可笑之辈,不足畏惧。

然而一想到占领军为所慾为、自定王法的行径,心里就七上八下。

“我们就要吃完晚饭了,”巴特勒老太大说,两眼开始带笑。“饭后我要朗读《英雄艾文荷》给你们听。”

“除了欺凌一屋子的弱女人外.你们还做得出什么好事来消磨时间“罗斯玛丽双手握拳撑着腰,对着联邦军的上尉怒目斥道。

“坐下来,安静点,罗斯玛丽。”巴特勒老太太说。“上尉,我替我的女儿向你道歉。”

那名军官不理会埃莉诺彬彬有礼的劝解。“进去搜!”他下令手下进屋。

斯佳丽正仰躺在长沙发上,晒伤的脸、肿胀的眼睛用浸甘菊汁的湿毛巾敷着。她乐得任凭她们保护,无需亲自去对付北佬。埃莉诺小姐头脑多冷静啊!竟然想得出把藏书室改为病房的点子。不过,好奇心差点害惨了她。光听声音并不能完全猜出他们正在做什么。斯佳丽听得到脚步声、关门声,然后就是一片寂静。上尉走了吗?埃莉诺小姐和罗斯玛丽也走了吗?她受不了了。斯佳丽一手慢慢移向眼睛,掀起湿毛巾的一角。

罗斯玛丽正坐在桌边一张椅子上,冷静地看书。

“嘶……”斯佳丽低声一叫。

罗斯玛丽赶快合上书本,手遮住了书名。“什么事?”她也压低声音。“你听到了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他们正在干什么啊?埃莉诺小姐到哪儿去了?他们没逮捕她吧?”

“看在老天的份上,斯佳丽,你低声低气干吗呀?”罗斯玛丽正常的嗓门听起来格外响亮。“士兵来这里搜查武器,他们准备没收查尔斯顿所有的枪支。妈妈正跟过去瞧瞧他们是否也没收了其他的东西呢。”

就这样吗?斯佳丽这才放下了心。屋里根本没枪,她知道的,因为她自己早搜过了。斯佳丽又闭上眼睛,渐渐进入梦乡。好长的一天啊!

她回想起快速飞驶的帆船舷侧喷溅起水花的刺激情景,霎时间她忌妒起在星光下航行的瑞特。要是同他在一起的不是拉斯,而是她,该有多好!斯佳丽并不担心北佬会抓到他,她从未替瑞特操心过。他是所向无敌的。

埃莉诺·巴待勒目送联邦士兵离开之后,回到藏书室,将她的开司米羊毛披肩盖在熟睡的斯佳丽身上。“不必吵醒她!”她轻声说。“在这里睡舒服。我们回房睡觉去,罗斯玛丽。你坐了一整天的车,我也累了。明天要做的事还多着呢!”她看到夹在《英雄艾文荷》里的书签,不禁莞尔。罗斯玛丽看书的速度真快。但是脑筋还不及她心目中认为的那样新派。

隔天早上,市场到处一片愤慨声,纷纷讨论考虑欠周的报复计划。

斯佳丽轻蔑地听着那些煽动性的言论。这些查尔斯顿人到底指望什么啊?北佬能坐视他们四处开枪滥杀吗?如果他们竭力想争论抗议,那只有把事情弄得更加不可收拾。虽然南军在阿波马托克斯一役投降后,李将军已说服格兰特准许南军军官随身携带武器,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打输的毕竟是南方,穷得都没钱买子弹了,光有左轮手枪有什么用?至于决斗用的手枪!准会想把这种枪留在身边?除了用来夸耀自己勇敢,把愚蠢的脑袋轰掉之外,一点儿没有用处。

斯佳丽闭紧嘴,一心放在买东西上,否则永远也买不成了。甚至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斯佳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