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佳丽》

第三十五章

作者:亚历山德拉·里普利

斯佳丽带着小心隐藏起来的好奇心抬起头来看着她的堂兄杰米。

在店里时他眼睛下的皱纹和陷凹被阴影混和在一起看不分明,而此刻在大街的日光下,它们却昭然若揭。他是个中年人,身体正在发福,肌肉正在变软。她本来猜想,因为他是她的堂兄,他的年纪必定与自己相差无几。可是当他儿子走进店里,被介绍给她时,她才惊讶地发现堂侄已是个成年人,而不是送送货的小男孩。而且还是个长着火红色头发的成年男子。刚开始她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杰米的样子在日光下也不怎么太顺眼。他……他不是绅士。斯佳丽也说不出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但这就像玻璃一样清晰可见。

他穿的衣服有点不太对劲;整套衣服是深蓝色的,但却又不够深;胸部和肩膀两处太紧,而其余的部分又太松垮。她知道,瑞特的衣服均出自于最好的裁缝之手,而他本人也追求尽善尽美。她不会期望杰米穿得和瑞特一样体面,因为她从不知道有哪个男人穿得与瑞特一样。但是,杰米仍可以做些改进--男人们能做的任何改进--免得看上去这么……这么粗俗。杰拉尔德·奥哈拉看上去一直就像个绅士,不管他的上衣有多么破旧或皱皱巴巴。斯佳丽并没有想到,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许对父亲转变为乡绅起了作用。她只知道自己因发现了一位堂兄而感到的喜悦心情,已经失去了一大半。我只需去喝杯茶,吃块蛋糕,然后就可以告辞了。她对杰米笑眯眯他说:“一想到要跟你的家人见面,杰米,我激动得昏了头。连为你女儿买件生日礼物的事儿也忘了。”

“当我挽着你的手臂回到家里时,不就是为她带回了最最好的礼物吗,凯蒂·斯佳丽?”

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和爸爸的眼睛一模一样,斯佳丽告诉自己。他的口音也酷似爸爸那带挪榆的爱尔兰土腔。他要是不戴圆顶高帽就好了!现在没人戴这种帽子。

“等一下我们会经过你外公家的,”杰米说,这话一下子就使斯佳丽不寒而栗起来。万一被姨妈们碰见该怎么办?要不要介绍她们认识堂兄呢?她们总认为母亲当年是嫁给了地位比自己低的大老粗;杰米正好可以成为她们需要的证据。他刚才在说什么?她得专心一点才行。

“……让你的女佣回家好了。她跟我们在一起会感到别扭的。我们家没有佣人。”

没有佣人?我的天哪!每个人都有佣人,每个人都有的么!他们住在什么样的地方?是几家人合住的经济公寓?斯佳丽仰起了下巴颊。这是爸爸亲哥哥的儿子,詹姆斯伯伯是爸爸的亲哥哥。即使他们家有老鼠在地板上乱窜,我也不能胆小得不去跟他们一起喝杯茶,让他们已恨爸爸。“潘西,等一下经过外公家门口,你就先回去。你告诉她们,我马上就会回来……杰米,你会送我回家的,是吗?”她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在她脚上乱窜的老鼠,但她可不愿意一个人在大街上走而败坏掉自己的名声。淑女们是绝不会那么做的。

令斯佳丽欣慰的是,他们走的是外祖父家后面的那条街,而不是经过家门前的那个广场,因为她的两个姨妈喜欢在广场的树下作她们的“健身散步”。潘西心甘情愿地穿过大门走进花园,她早已哈欠连连,巴望着回去睡觉呢。斯佳丽尽量不露出焦急的神色。她已听到杰罗姆向她姨妈们抱怨附近一带风气的堕落。就在东边几条街之外,原来那些很好的老房子已成了东倒西歪的寄宿舍,住在里面的是那些在进出萨凡纳港的货船上工作的水手。还有随着这些船像浪潮一般涌来的移民们。据那位掐上欺下、举上优雅的老黑人说,他们之中的大部分是下等的爱尔兰人。

杰米护送着她一直往前走去,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没多久他便转入一条漂亮的、养护极佳的大街--南方大道,在一幢高大、坚固的砖房前面大声说道:“我们到了。”

“真漂亮!”斯佳丽由衷他说。

她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说过这句话了。杰米没有踏上通往高门廊大门的石阶,而是打开与街面相齐的一扇小门,把她领进了厨房。只见里面涌出了黑压压的一群人,他们个个满头红发,闹哄哄地打着招呼。

杰米以他的大嗓门压过他们的喧闹声,高声喊道:“这位是斯佳丽,我叔叔杰拉尔德·奥哈拉的漂亮女儿,她大老远地从亚待兰大赶来这里看望詹姆斯伯伯。”话音刚落,他们便个个大声喊起了“欢迎,欢迎!”

当众人一起向她拥来时,斯佳丽心想,他们人可真多。杰米被抱住他双膝的一个最小的女儿和一个小男孩逗得呵呵大笑,他接下去说的话全被笑声隐没了。

这时,一个高大健壮、头发比他们所有人都红的女人,向斯佳丽伸出了一只粗糙的手。“欢迎你来,欢迎,”她温和他说。“我是杰米的妻子,莫琳。别理这些个野蛮人,快过来坐在火炉边,喝杯茶。”她紧紧抓住斯佳丽的手臂,领她进了厨房。“安静点,你们这些小蛮子,让你们爸爸喘口气行不行?去把你们的脸洗干净,然后一个一个地来见过斯佳丽。”她把斯佳丽的毛皮披风从她肩上拿了下来,“玛丽·凯特,把这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免得小家伙把它当成小猫咪,扯它的尾巴,这东西也真软和。”较大的一个女孩朝斯佳丽行了一个屈膝礼,急切地伸出手来接披风。她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带着一副艳羡的神情。斯佳丽朝她微微一笑,然后对莫琳也微微一笑,尽管杰米的老婆正把她推坐在一把温莎椅上,仿佛斯佳丽也像她的孩子们一样可以任她差来差去一样。

不一会儿,斯佳丽便发现自己一只手端着一只从未见过的大杯子,另一只手则与一个极漂亮的小女孩的手相握。小女孩先对她母亲悄声说:“她看上去像个公主,”然后又对斯佳丽悄声说:“我叫海伦。”

“你应该去摸摸那件毛皮披风,海伦,”玛丽·凯特自命不凡他说。

“你这样对海伦说话,难道她是这里的客人?”莫琳说。“养出这么个傻孩子,作妈妈的真是丢脸。”她的声音里透出一种温暖的慈爱和强行忍住的笑意。

玛丽·凯特难为情地涨红了脸。她又屈膝行了个礼,把手伸了出来。“斯佳丽姑姑,我请你原谅我。我看着你这么高雅,竟一时忘了分寸。我叫玛丽·凯特,我为有你这么一位高贵的姑姑感到自豪。”

斯佳丽本想说没有必要请求原谅的,但却没有机会。因为杰米已脱掉帽子和西装外套、解开了马甲的扣子,露出了右臂下抱着的一个孩子,一个又踢又叫、圆脸红发、欢闹挣扎着的胖小子。“这个小魔鬼是肖恩,因为他生在萨凡纳,所以又给他取了个美国男孩的名字约翰。不过我们都叫他杰基。杰基!你要是有舌头,就跟你姑姑说声哈罗。”

“哈罗!”小男孩喊了一声,接着在他爸爸把他头朝下抱起来时,兴奋地尖叫起来。

“你们在嚷嚷些什么啊?”一个温怒的声音在这片喧闹声中插了进来,顿时使众人的声音沉寂下来,只有杰基还在格格地笑个不停。斯佳丽向厨房那边望过去,只见一个个子高高的老人站在那边。他一定是她的詹姆斯伯伯了。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满头黑色鬈发的漂亮女孩。她看上去有些惊讶、羞怯。

“杰基把詹姆斯伯公吵醒了,”她说。“他是不是受伤了,才这么大声吼叫并把杰米这么早就叫回家来?”

“才不是那么回事呢,”莫琳说。接着她便提高了嗓门。“有人来看望你了,詹姆斯伯伯,是特地从大老远来看你的。杰米让丹尼尔照料店铺,为的是能带她回来见你。到火炉这边来坐吧,茶点已准备好了。这位是斯佳丽。”

斯佳丽站起来微笑着说:“你好,詹姆斯伯伯,还记得我吗?”

老人凝视着她。“上一回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正在为你的丈夫服丧。又找了一个丈夫没有啊?”

斯佳丽的思想迅速转向过去。天哪,詹姆斯伯伯一点没记错。她在生了韦德后曾到萨凡纳来过,当时她正在为查尔斯·汉密顿服丧。

“是的,又找了。”她说。要是我告诉你在那以后我已找了两个丈夫,你会说什么呢,爱管闲事的老头子?

“很好,”她伯伯说。“这个家里没有嫁出去的女人已经大多了。”

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发出轻微的哭声,别转头跑出了厨房。

“詹姆斯伯伯,你不该这样刺激她,”杰米严肃地说。

老人走到火炉边,在火炉发出的热气前搓着手。“她不该动不动就哭,他说。“奥哈拉家的人遇到麻烦,从不轻易落泪。莫琳,我现在要跟杰拉尔德的女孩说话,把我的茶点端上来吧。”他在斯佳丽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给我讲讲葬礼的情况。你是不是用最好的方式安葬你父亲的?我弟弟安德鲁的葬礼是这个城市多少年来最隆重的一次。”

斯佳丽的脑海中重又浮现出塔拉墓园的那一幕情景--杰拉尔德的坟墓四周只有很可怜的一小群送葬者。许多本该在场的入都在她父亲之前过早地先死了。

斯佳丽的绿眼睛凝视着老人目光已暗淡的蓝眼睛。“他的四边镶着玻璃的灵车由四匹头插黑色羽毛的黑马牵引,灵枢上撒满了鲜花,灵车顶上有更多的鲜花,有两百名送葬者坐着马车跟在灵车后面为他送滨。他的墓是用大理石砌的,不是土坟,墓顶上雕了一尊七英尺高的天使。”她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听清楚了吧,老头子,斯佳丽心想,不要再提爸爸了。

詹姆斯搓着他干瘪的双手。“愿上帝使他的灵魂安息,”他高兴地说,“我一直说,在我们这些兄弟中间,杰拉尔德是最时髦的一个;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杰米?他是一窝猪仔中最小的一个,也是自尊心最强。

火气最大的一个。可杰拉尔德的确是个个子矮小的好人。你知道他是怎样把他那座庄园弄到手的吗?他是拿着我的钱去玩扑克赢来的。而池赚了钱居然一个子儿都不给我。”詹姆斯的笑声洪亮有力,是年轻人力笑声。它充满了活力和欢乐。

“讲讲他怎么会离开爱尔兰的吧,詹姆斯伯伯,”莫琳说,一边又为老人的杯子斟满茶。“这个故事也许斯佳丽从没有听说过。”

真是瞎扯!难道我们要为他守灵?斯佳丽生气地在椅子里动了动。“我已经听过一百遍了,”她说。杰拉尔德·奥哈拉生前最爱吹嘘他因一拳打死一个英格兰地主的收租人被悬赏捉拿而逃离爱尔兰的故事。这故事克莱顿县的人个个听过一百遍,可就是没人相信。虽然杰立尔德发起脾气来咋咋呼呼的嗓门很高,但人人都看得出他内心深处是温柔的。

莫琳微微一笑。“我一直听说,他个子虽小,却是个了不起的人。

一个让女儿感到骄傲的父亲。”

斯佳丽感到喉咙被眼泪堵住了。

“他是个了不起的人。”詹姆斯说。“咱们什么时候吃生日蛋糕啊,莫琳?帕待里夏在哪里呀?”

斯佳丽朝周围一圈顶着红头发的面孔看了一眼。不,她肯定没有听到过帕特里夏这个名字。也许就是那个跑开的黑发女孩吧!

“她正在忙着准备自己家的盛宴,詹姆斯伯伯,”莫琳说。“你知道她这个人有多么讲究。等斯蒂芬一来通知我们说她准备好了,我们就到隔壁去。”

斯蒂芬?帕特里夏?隔壁?

莫琳看到了斯佳丽脸上的疑惑。“杰米没有告诉你吗,斯佳丽?现在这里有三家奥哈拉家族的人。你这才刚见到一家亲人呢。”

我会永远也搞不清楚他们谁是谁的,斯佳丽绝望地想。要是他们都待在一个地方该多好!

可那根本就不可能。帕特里夏正在自己家的双间客厅里举行生日晚会,把两间客厅中间的活动门完全敞开。孩子们--孩子们有很多--正在玩游戏,他们跑来跑去,一会儿躲起来,一会儿又突然从椅子和帷帘看面跳出来。大人们则不时地来回穿梭,不是去追逐某个吵闹得太凶的孩子,就是猛扑过去把一个摔倒在地上需要安慰的小不点儿抱起来。至于是哪家的孩子似乎并不重要。所有的大人都是所有孩子的家长。

芋好莫琳有一头红发。她所有的孩子--斯佳丽刚才在隔壁所见到的那几个,加上帕特里夏,加上店里的那个儿子丹尼尔,再加上一个斯佳丽记不住名字的成年男孩--至少都还能辨出来。其他的孩子就乱糟糟的分不清准是准了。

他们的父母也分不清楚。斯佳丽知道育一个男人叫杰拉尔德,但哪一个是呢?他们全都是高大的男人,生着黑色的鬈发和蓝眼睛,带着迷人的微笑。

“很容易搞混是不是尸她身边的一个声音说道。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斯佳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