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佳丽》

第四十一章

作者:亚历山德拉·里普利

比埃尔·罗比亚尔陪伴斯佳丽前往霍奇森会堂参加奉献典礼。老人穿着一套老式服装,缎质马裤和天鹅绒燕尾服,扣眼别着代表荣誉勋位的红色小玫瑰徽章,胸前斜披一条宽幅红绶带,显得仪表堂堂。斯佳丽从未见过像她外祖父这般卓越、富有贵族气派的人。

他也可以为她感到骄傲,斯佳丽心想。她的珍珠和钻石是一流的,华丽的丝质礼服镶有金色丝滚边,金色锦缎裙据足足有四英尺长,看起来耀眼夺目。她还没有机会穿过这套衣服,因为在查尔斯顿,她不得不尽拣土里土气的衣服穿。幸好她想得周到,去查尔斯顿之前就预先将这些衣服都订制好了。哈!其中有五六件她还没穿过,就算是被瑞特嘲笑而拆掉花边的衣服,也比她在萨凡纳所看到的任何人穿的衣服都漂亮得多。当杰罗姆把她扶上出租马车,在外祖父的对面坐下时.她显得十分得意。

往城南途中,马车内一片静寂。比埃尔·罗比亚尔打起盹儿。当斯佳丽惊呼:“哦!你瞧!”时,他的花白脑袋地地抬起。只见前面那幢古典建筑的铁围栏外的街道上,万头攒动,人们争相目睹萨凡纳上流社会人士的风采,就像圣西西利亚舞会的情形一样。斯佳丽的头高傲地昂着,让穿制服的侍从搀下马车,踏上走道。她听到人群中交头接耳的赞美声。在她的外祖父慢条斯理地下马车的当儿,斯佳丽微晃着头,让耳饰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然后将手臂上的裙据抛到身后摊展开来,等待踏上铺红地毯的高高的会堂门阶。

“噢!”她听到从人群传出的赞叹:“啊!”“好美啊!”“她是谁?”当斯佳丽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轻搭在外祖父的天鹅绒衣袖上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高叫,“亲爱的斯佳丽,你简直像希巴女王一样耀眼!”她迅速向左边看了一眼,一阵心痛,随即又更快地把目光从杰米和他家人身上移开,仿佛不认识他们似的,合着比埃尔·罗比亚尔缓慢庄重的脚步,踏上阶梯。然而那幅画面却印进了脑海:杰米左臂搂着正在开怀大笑、邋遢的红发妻子,他的常礼帽随意地斜戴在一头鬈发的后胸勺上。杰米右手边站着一个人,在街灯照映下,身影十分清晰。他的个头只及杰米的肩,裹在大衣里的身子粗短、健壮、黝黑。红润的圆脸神色开朗,眼睛蓝光闪烁,不戴帽子的脑袋上一头银色的鬈发。他简直是斯佳丽的爸爸--杰拉尔德·奥哈拉的翻版。

霍奇森会堂内部装饰得雅而不俗,学术氛围颇浓,与建造会堂的初衷十分吻合。华丽的、擦得银亮的镶板嵌在墙上,框着历史协会搜集的古董地图、草图。巨大的黄铜枝形吊灯与配套的白色玻璃球形煤气灯,悬挂在高高的天花板上。明亮的白色寒光投射到底下一张张苍白、老皱的贵族气质的脸上。斯佳丽本能地寻找阴暗角落。老了!他们都大老了。

她感到很惶恐!好像她正在日见衰老,好像年老是一种传染病。斯佳丽在查尔斯顿浑然不觉地度过了三十岁生日,但是现在她却敏感地觉察到年华老去。大家都知道,女人一旦过了三十岁,就等于死期临头。三十岁太老了,她不相信自己竟会有三十岁。这不是真的。

“斯佳丽。”外祖父抓着她的手臂,轻轻地推着她走向一排接待人员。他的手指有如死尸一样的冰冷,她戴着几乎长及肩膀的薄薄的皮手套都能感觉得到。

斯佳丽面前排着一列历史协会的年迈主管,一个接着一个欢迎宾客。我办不到!斯佳丽在心里狂乱地喊着,我无法握那些像死人一样冰冷的手,微笑地对他们说我很高兴参加这个盛会。我必须离开这里。

她瘫靠在外祖父僵硬的肩头。“我不舒服,”她说。“外公,我突然觉得好难受。”

“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准生病,”他说。“站直了,别让人失望,奉献典礼结束后才准离开。”

斯佳丽只好挺直背脊,往前走。外公真是个怪物!难怪她从来不曾听母亲提起过他,他实在没什么值得说的。“晚安,霍奇森太太,”她说。“很高兴来这里。”

比埃尔·罗比亚尔在这排接待人员前步子挪动得比斯佳丽慢得多。

斯佳丽已经跟所有接待人员都打完招呼,他才走到一半,僵硬地朝一位伸出手来的女士欠身致意。斯佳丽穿过一堆人群,匆匆走向门口。

到了屋外,她大口地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拔腿就跑。灯光下,她的裙裾在台阶上、在豪华的红地毯上灿灿发亮,在她的身后展开来,就像在空中自由飞舞似的。“罗比亚尔的马车,快!”她恳求侍从。看她慌张的模样,他便往拐角跑去,斯佳丽也跟了过去,裙据在粗砖走道上拖曳也在所不惜。她得在被阻止之前离开这里。

安全回到马车内时,她急促地喘着气。“载我去南方大道,”等缓过气来后她吩咐车夫。“我会告诉你在哪一栋房子停下。”母亲离开这些人,嫁给了爸。她心想,现在我这样掉头跑开,她没有理由责怪我!

她听见从莫琳的厨房门里传出音乐和笑声。她举起两个拳头敲门,直到杰米过来应门。

“是斯佳丽!”他惊喜他说。“请进,亲爱的斯佳丽,进来见见科拉姆。他终于来了,除了你之外,他是奥哈拉家最优秀的一个。”

这会儿科拉姆靠近了斯佳丽,斯佳丽才发现他比杰米年轻许多,除了那张圆脸和比他的堂哥、堂侄们矮一截的个头外,和她父亲并不那么相似。科拉姆的蓝色眼睛比较蓝,比较严肃,圆下巴有股刚毅之色,只有当斯佳丽的父亲骑在马背上,命令马儿跳过超出正常高度的栅栏时,斯佳丽才能看见这副神情。

当杰米为他们两人介绍时,科拉姆脸上堆满笑容,眼睛深陷在皱纹里,几乎看不见。然而其闪现的暖意,让斯佳丽觉得科拉姆很高兴与她见面,这是他这辈子里最愉快的时刻。“我们一定是世上最幸运的家族,才能有这么一位像上帝杰作的亲戚,不是吗?”他说。“斯佳丽亲爱的,你这袭美丽的金装,只需再配一顶皇冠,就更十全十美了。要是仙后看到你,她岂不要忌妒得将她的金翅膀撕成碎片吗?莫琳,让小丫头们睁大眼睛瞧瞧,以姑姑作榜样,以后长大要像她一样美丽。”

斯佳丽乐得脸上出现了两个酒涡。“我相信我听到的是出名的爱尔兰恭维话。”

“一点都不是,我恨不得有作诗天赋,把我的想法全表达出来。”

杰米在他弟弟的肩上轻轻捶了一拳。“适可而止吧,小滑头。站开一点,让斯佳丽坐下,我去替她倒杯……科拉姆在旅行途中为我们找到了一桶正牌爱尔兰啤酒,斯佳丽亲爱的,你一定要尝尝。”杰米像科拉姆一样,将斯佳丽的名字和亲热称呼放在一起叫,好像这才是她的名字:斯佳丽亲爱的。

“哦!不用了,谢谢。”她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可是马上改口,“干吗不呢?我还不曾尝过啤酒呢!”如果是香摈,她会毫不考虑地接受。泡沫丰富的黑啤酒味道是苦的,她做出一副苦相。

科拉姆取走她的酒杯。“她每分每秒都更臻完美,”他说,“甚至把所有的饮料都留给更渴的人喝。”当他喝酒时,眼光越过杯沿,冲着她笑。

斯佳丽报以一笑。想不笑都不可能。随着暮色来临,她留意到每个人都不时地对科拉姆微笑,仿佛受到他的快乐感染一般。看得出来,他很开心。他坐在一张直背椅上,使椅背斜靠着炉火边的墙壁,摆手指挥、鼓励杰米的手提琴和莫琳的响板表演。他脱去了靴子,穿着袜子的脚踩在椅下的横木上轻轻颠动,像在踩着舞步。他全然放松,悠闲自在;硬领已经拿掉,衬衫领口敞开,以便开怀畅笑。

“科拉姆,把你旅行的所见所闻说给我们听听。”不时地有人央求他,但科拉姆总是藉口拖延,说他需要音乐和酒,来洗净他的心和肮脏的喉咙,明天有的是时间聊。

斯佳丽的心也被音乐洗净,可惜她不能在此地久留。她必须赶在外祖父回去之前回家上床。希望马车夫能信守承诺不要告诉外祖父他载我来这里才好。外祖父根本不关心我多么渴望离开那栋阴森的房子,寻找一点欢乐。

她勉强赶回家了。直到马车停在门口时,杰米的身影才消失。她拎着鞋子,手臂下夹着裙裾,跑上楼梯。她紧抿着嘴chún,避免格格地笑出声。只要能躲过责罚,偶尔游荡一下也不无乐趣。

然而她没有逃过处罚。她外祖父绝对无法了解她的所作所为,然而她自己明白,并且从而激起了复杂的情感,终身在她心头交战不已。

斯佳丽的个性就像她的姓氏,均承袭自她的父亲。她好冲动,有毅力,像她父亲一样粗暴、率直、精力充沛、胆量过人,她父亲就是靠着那种不顾一切的胆量,远渡重洋,来到他梦想的国度,成为一座大庄园的主人和一位名门闺秀的丈夫。

母亲的血统赋予斯佳丽姣好的身材和细嫩白皙的皮肤,这是多少世纪精心培育的结果。埃伦·罗比亚尔也灌输给她的女儿贵族气质和良好教养。

现在斯佳丽的本性和教养起了冲突。奥哈拉家像块磁石吸引着她,他们草根性的旺盛活力与欢乐气息向她的本性发出呼唤。但是她不能毫无顾忌地响应,母亲教给她的一切她谨记在心,使她不得放肆。

斯佳丽进退两难,她不明白是什么使她如此痛苦。她茫然穿梭在外祖父家各个寂静的房间,对四周一丝不苟的美丽摆饰,视而不见,满脑子想的是奥哈拉家的音乐和舞蹈,打心底里希望与他们为伍,但就她所受的教养来说,他们那种喧嚣、吵闹是粗俗、下等的。

其实斯佳丽并不真正在乎外祖父瞧不起她父亲这一方的亲戚。他是个自私的老人。她一针见血地想道,他看不起任何人,包括他的亲生女儿。但是母亲的谆谆教诲,已注定她一生的命运。她在查尔斯顿的表现,埃伦必定深感骄傲。尽管瑞特嘲笑她,预言她在查尔斯顿难以安身,然而她照样被当作大家淑女得到那里人的认可与接受。而且她喜欢被认可与接受,不是吗?她当然喜欢。这也正是她所追求,她所希望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她不去羡慕那些爱尔兰亲戚,又是这么困难呢?

我现在暂时不要想这个问题,她断然决定。我以后再想它。我要先想我的塔拉。她的思路退回到她塔拉的田园风情之中,她的塔拉曾经充满田园风情,她将再次让它重现昔日的风采。

这时主教秘书送来一张短笺,当即使她的田园风情之梦破灭。主教不会同意她的要求。斯佳丽想都不想。她把字条紧抓在胸口,帽子也没戴,一个人就不顾一切地朝杰米·奥哈拉家没有上锁的大门跑去。

他们会了解她的感受,奥哈拉家的人会了解的。爸不只一次这么告诉我,“对任何有一滴爱尔兰血液的人来说,他们生活的土地就是他们的母亲。只有土地是经久不变的,值得为之出力,为之战斗……”斯佳丽冲进门去,耳边还响着杰拉尔德·奥哈拉的声音,眼前正好看到科拉姆·奥哈拉粗壮的身躯和银发覆盖的脑袋,像极了她的父亲。

好像他理所当然应该了解她的感受似的。

科拉姆站在门口,探头看着餐厅。听到外边的门砰地打开,斯佳丽跌跌撞撞地冲进厨房,他转过了身子。

他穿着一套深色衣服。斯佳丽带着痛苦的迷茫看着他。她注视着他脖子上一条出人意料的白线,那是天主教的硬领。神父!没人告诉她科拉姆是神父。谢天谢地!在神父面前什么都能说,甚至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帮助我!神父,”她哭道。“我需要有人帮助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斯佳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