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佳丽》

第六十二章

作者:亚历山德拉·里普利

在大公馆里,三个乡村姑娘站在斯佳丽挑作自己卧室的宽敞的门口,每人都系着上布大围裙,头戴宽摺边的室内便帽,除此之外,三人就没什么共同点了。安妮·多伊尔长得娇小丰满,像只小狗;玛丽·莫兰长得高大笨拙像个稻草人;佩吉·奎因长得端正漂亮像个洋娃娃。三个姑娘手牵手,挤成一团。“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如果没什么事,我们想趁下大雨前赶回家。”佩吉开口后,另外两个也拼命点头。

“好,”费茨帕特里克太太说,“不过星期一得早点来。”

“是的,小姐。”她们笨拙地行了个屈膝礼,齐声说道。六只鞋子在楼梯上踩出一片嘈杂声。

“有时想想不免令人泄气,”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叹气道,“不过再差的资质,我都有办法调教成好女仆,至少她们都有上进心。要不是今天是万圣节前夕,即使下雨她们也不会急着走,我想这三个姑娘大概是认为乌云密布和夜幕低垂没两样吧。”她拿起别在胸前的金表看了看,“才刚过两点……我们回原来的地方去吧!恐怕这些雨会耽搁我们完工的日期,奥哈拉太太,我也不希望如此,但是又不能不对你说实话。我们得先拆掉旧的壁纸,再刷洗干净,涂灰泥,然后还得等灰泥干了,才能上漆或糊壁纸。两个星期根本不够。”

斯佳丽板起脸。“费茨帕特里克太太,我从一开始就声明我要在这屋子生下孩子。”

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圆滑地平息了她的怒气。“我有个建议。”管家说。

“只要不是建议我去别的地方生就行。”

“正好相反。我想只要壁炉内的火旺,再挂上喜气洋洋的厚窗帘,光秃秃的墙壁根本不碍眼。”

斯佳丽愁眉苦脸地望着龟裂、水渍斑斑的灰泥墙。“看起来真可怕。”她说。

“摆上地毯和家具,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我带你去看一样意想不到的东西,是我们在阁楼上发现的。来看看吧。”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太打开了通另一个房间的门。

斯佳丽笨重地跟着走到门口,随即爆出了笑声。“我的妈呀!那是什么东西?”

“那叫‘国宾床’,了不起吧?”她与斯佳丽一起笑着看房中那张惊人的庞然大物。至少有十英尺长八英尺宽,四根粗橡木床柱雕成希腊女神像,头戴月桂树冠,支撑着床顶盖。床头和床脚板则雕着一幅幅站在葡萄架和花丛下的、身穿古罗马宽大长袍的英雄群像。高高的床头板的圆顶上还镶有一顶金冠,可惜有些金叶子已经脱落了。

“你看这是哪一类巨人睡的床?”斯佳丽问。

“大概是为总督驾临特别定做的吧!”

“总督是什么人?”

“爱尔兰的政府首脑。”

“啊,你说得很对,对我肚里的巨婴而言,的确够大了,就怕他出世时,医生会够不着他。”

“那么要我马上去订做床垫吗?特里姆有个师傅,两天就可以交货。

“好,去做吧。连床单一起做,要不然把几条床单缝在一起也好。

天啊!我想我可以在上面睡一个星期,还不会睡到同样的地方。”

“罩上华盖和幔帐后,就自成一个房间了。”

“房间?不,应该说是像座房子。而且你说得对,只要我一上了床,就看不到那几堵难看的墙壁了。你真了不起!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几个月来,我头一次感觉这么愉快。你能想象小婴儿在那上面出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吗?他可能会长到十英尺高呢!”

两人的笑声伴着脚步缓缓走向洗净的花岗石楼梯来到底楼。首先得铺上地毯,斯佳丽思量着。也许可以关闭二楼,这些房间都这么大,一楼有这么一大间我一个人就够住了。只是不知道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和厨子同意不同意。为什么不呢?我要不能照自己的方式行事,做奥哈拉族长还有什么意义呢?斯佳丽站到一旁,让费茨帕特里克太太打开沉重的前门。

望着门外的一片雨,斯佳丽不禁骂道:“该死!”

“这是大暴雨,不是一般的雨,”管家说,“看样子有得下罗!想喝杯茶吗?厨房里又干爽又暖和,我让炉子烧一整天试试火力。”

“也好。”费茨帕特里克太太体贴地放慢脚步,斯佳丽随着走进厨房。

“这些全都是新的。”斯佳丽狐疑他说道。她不喜欢别人不征求她的同意,就擅作主张乱花钱。炉旁铺了软垫的椅子,对被雇来工作的厨子和女佣来说,未免显得太舒适、太浪费了。“这要花多少钱?”她敲敲笨重的大木桌。

“几块肥皂而已。刚从饲料间搬出来时,脏得不得了。椅子是从科拉姆的房子里搬来的。他建议我们在让厨子看到房子的其他部分之前,先哄哄她,让她舒服一下。我列了一张她房间家具的清单,放在桌上等你批准。”

斯佳丽顿感愧疚。但马上又觉得不该如此,反倒恼火了。“我上星期批准的那些订单呢?东西什么时候才送来?”

“大部分都送来了,放在洗涤室里。我打算下星期和厨子一道拆封。厨子大部喜欢按自己的方式排放厨具。”

斯佳丽又恼火了。她背疼得比以前更厉害了,她双手按压着疼痛的部位。这时另一阵抽痛又从胁部窜下大腿,盖过了背部的疼痛。她紧抓着桌沿支撑住身体,怔怔盯着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两腿流在光脚上,在擦洗过的石板上积成一摊。

“羊水破了,”斯佳丽终于开口说道,“而且是红的。”她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对不起!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可能要教你淋湿衣服了。先把我抬上桌子,再拿块布让我吸掉身上的水……血。然后赶紧到酒馆或店里,叫个人骑了马赶去请医生,我快要生了。”

撕心裂肝的疼痛没有再发生。斯佳丽头部和腰部枕着椅垫,感觉相当舒服。虽然有些渴,却不敢起身离开桌子。生怕阵痛又起时,她可能摔倒在地,伤了自己。

或许我不应该打发费茨帕特里克太太出去,把人家吓得半死。她走了之后,才出现三次阵痛,而且也都没事。但是如果没流那么多血,我也不会如此紧张了。每次阵痛或胎儿一踢她,血就会大量涌出来。

以前从没有过这种现象,羊水都是清澈,不带血色的。

一定出了什么岔子。

医生呢?再过一个星期,就会有医生等在门口了。而现在大概得到特里姆去找个陌生人来了。你好,医生,你有所不知,情况本不该是这样的,我应该躺在一张顶着金冠的大床上,而不是躺在从饲料间搬出来的桌子上。这对小婴儿而言,是什么样的开头啊?我得替他取个和马有关的名字,像“小驹子”或“跳障马”啊什么的。

又出血了!真讨厌!费茨帕特里克太太为什么还不回来,至少她可以端杯茶给我,我都快渴死了。别再踢了!宝贝,不要以为我们躺在饲料桌上,就得像马一样乱踢乱蹬。住脚!你这样只会害我流更多血。

先忍耐一下,真有趣,等医生来了,你就可以出来了。说实话,能摆脱你,我还真高兴呢!

赋予你生命时比生下你容易多了……不,我千万不能想到瑞特,否则我真要发疯了!

雨为什么还下个不停?该说倾盆大雨为什么还不停。风也刮起来了。正是暴风雨无疑。我偏偏挑上这么个好时间生孩子,出羊水……为什么羊水会是红的?老天!难道我真会躺在饲料桌上失血过多而死,连杯水都喝不到?哦!我真想喝杯咖啡埃有时想得我都要尖声叫喊……或号淘大哭……哦!天啊!又冲血了。至少还不痛。根本不像阵痛,倒像*挛或什么的……可是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分娩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状况?上帝啊!都快成了一条血河,满地都是血了。

每个人都得洗脚了。不知道费茨帕特里克太太有没有准备一桶洗脚水?不知道她在把水倒掉前,会不会大呼小叫?她到底上哪儿去了?

等完事了,我一定要开除她,也不给介绍信,至少让她拿不出什么东西给人看。居然丢下我一个人,让我渴死在这里。

不要这样踢我。你简直不像马,倒像匹骡子。哦!天啊!又流血了……我不要失去自制力,我不要。我决不。奥哈拉族长不兴这样。

奥哈拉族长,我非常喜欢……那是什么?医生吗?

费茨帕特里克太太走了进来。“你还好吧!奥哈拉太太。”

“还好。”奥哈拉族长说。

“我拿了被子、毯子和软枕头来。还有人正在搬床垫。要我为你做什么吗?”

“我要喝水。”

“马上来。”

斯佳丽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大口大口喝着水。“谁去找医生?”

“科拉姆。他本来想要过河去亚当斯城找医生,但是过不去。只好上特里姆去找了。”

“我早猜到了。我还想喝水,再拿一块干净的吸水布来。这一块已经湿透了。”

费茨帕特里克太太看见斯佳丽两腿间沾满了血的毛巾后,竭力想掩饰脸上惊恐的神色,就匆匆抄起毛巾奔向石槽。斯佳丽看着一路滴在地板上的鲜红血水,心里说那是我的一部分啊,但是她仍然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她一生也有过不少伤口,小时候玩耍,在塔拉锄棉花,甚至拔荨麻都受过伤。那些血加起来都没有毛巾里的多。她的腹部猛地一阵收缩,鲜血顿时涌到桌面上。

蠢婆娘!我告诉过她我需要一条干毛巾的。

“你表上现在几点了,”费茨帕特里克太太?”

“五点十六分。”

“我看这个暴风雨的势头慢了。我想再喝杯水,请你再拿一条毛巾来。不!再一想,我还是要杯茶,加上很多糖。”给这个女人一点事做。

她就不会像把伞一样,在我上面晃呀晃的。我好虚弱啊,累得没力气说话,更没力气硬赔笑脸了。如果我知道事实上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一定会吓昏了头的。阵痛没有愈来愈强,也没愈来愈急。我一点也没进展。

至少床垫比桌子舒服,可是万一连床垫也湿透了呢?是暴风雨愈来愈厉害了呢!还是幽魂找上我了?

大雨在劲风的助威下,敲打着玻璃窗。科拉姆·奥哈拉差点在大公馆附近的树林里,被一枝折断的树枝打中。他爬过大树枝,弯着腰,顶着风继续走。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掉转身子,一时没站稳,被风吹倒在断枝上。他在车道泥浆中挣扎着站起,把树枝拖到一边,顶着强风走向大公馆。

“几点了?”斯佳丽问。

“快七点了。”

“请拿毛巾。”

“斯佳丽亲爱的,情况很糟是不是?”

“哦!科拉姆!”斯佳丽撑起身半坐半躺。“医生有没有跟你来?胎儿不再像以前踢得那么频繁。”

“到特里姆去的路全被河水淹没了,我只好就近到邓肖林找一个接生婆。乖乖!像个好母亲一样躺下,别把自己累着。”

“她在哪儿?”

“在路上。我的马跑得比较快,不过她也紧跟在后。她接生过好几百个小孩,你不会有事的。”

“科拉姆,我以前生过小孩。这次可不同。一定出了什么毛病。”“她知道该怎么处理,别急,小乖乖。”

刚过八点,接生婆便匆匆赶到。一身浆挺的制服已被雨水打湿走了样儿,但她一副从容干练的模样儿,好像根本不是紧急赶来的。

“生小孩?别担心,太太,凡是把小东西接到人间来的事,我全都精通。”接生婆脱下披风,交给科拉姆。“把这摊开在炉火边烘干。”她以惯于命令的口吻说。“太太,准备温水和肥皂让我洗手。在这里接生就可以了。”她快步走到石槽,一看见血糊糊的毛巾不觉就泄了气,急忙招手要费茨帕特里克太太过去,两人嘀哩咕噜了一阵。

斯佳丽眼中才燃起的希望顿时消失。合上眼,泪水夺眶而出。

“我来瞧瞧我们的宝贝情形如何,”接生婆装出轻松的口气说道。

顺手掀起斯佳丽的裙子,摸摸她的肚子,“一个强壮的婴儿。他刚刚踢了一下跟我打招呼。我们这就把他请出来,让他妈妈好好休息。”她转向科拉姆。“这是我们女人的工作,你最好避开,先生。等你儿子出世,我会通知你的。”

斯佳丽格格轻笑。

科拉姆脱下他的粗呢大衣,圣领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哦!请原谅我,神父。”接生婆说。

“因为我有罪!”斯佳丽尖声接着说。

“斯佳丽!”科拉姆低声喝止她。

接生婆将他拉到石槽旁。“你最好留下来主持告别式,神父。”

她嗓门扯得太大,斯佳丽听到了。“哦!天啊!”斯佳丽叫道。

“帮我个忙,”接生婆对费茨帕特里克太太下命令。“我来教你如何抓住她的腿。”

当接生婆的手塞进斯佳丽的子宫,斯佳丽哀声尖叫。“住手!天啊!好痛!快住手!”检查手续结束后,她还痛得直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斯佳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