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佳丽》

第七十章

作者:亚历山德拉·里普利

钟敲五点时,斯佳丽正急匆匆地从”亚伯拉罕·林肯”号游船的舷梯上跑下来。该死的笨船!她在码头上停下来歇了口气。她可以看到“金羊毛”号的跳板还在原处未动。总算没误事。但那艘游船的主人仍该用马鞭子好好抽一顿。她从四点钟开始就急得要发疯了。

“谢谢你好心等我,”她对站在跳板顶端的那位高级船员说。

“哦,还有更多的人没上船呢,”他说。斯佳丽一听这活便把怒火转到“金羊毛”号的船长身上了。如果你说了五点开船,就该准五点启航。

越早离开查尔斯顿,她就会越高兴。这里一定是地球表面上最炎热的地方。她用手遮住眼睛仰望天空。只见一片晴空,万里无云。没有雨,没有风。只有炎热。她沿着甲板向她的舱房走去。可怜的小猫咪肯定要热坏了。等船一出港湾,她一定把她抱上甲板来透透气,船在行驶时总会带来些许微风吧。

一阵得得的马蹄声和女人的笑声引起了她的注意。也许这正是他们在等的那些人吧。她往下一瞥,看到了一辆四轮敞篷马车。车上的三个女人戴着三顶华丽的帽子。它们跟她见过的帽子完全不同,即使远远看去,她也能看得出那些帽子非常昂贵。帽子是宽边的,上面装饰着一簇簇的羽毛或羽饰,由闪闪发光的宝石固定住,周围缠绕着轻而薄的绢网。从斯佳丽的视角看过去,那些帽子就像是三把漂亮的女式阳伞或是三大托盘精美糕点。

我要是戴上一顶这样的帽子,一定会美不可言。她轻轻靠在栏杆上,注视着那几个女人。即使在这样的大热天,她们也很高雅,穿着淡色蝉翼纱或巴里纱的女裙,胸甲的前部镶着--看上去像是宽幅的丝带,也许是褶裥饰边?斯佳丽眨了眨眼睛--女裙的后部根本没有撑架,也没有裙裾。她在萨凡纳和亚特兰大从未看到过这种女裙。这些人是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淡色的小山羊皮手套和折好的阳伞,伞边上像是饰有花边,她想。但她看不清楚。不管她们是谁,她们此刻一定都很开心,瞧她们那副欢笑的样子,一点也不急于登上已等候她们多时的船。

跟她们在一起的那个戴巴拿马草帽的男人先下了马车。他用左手摘下帽子,又举起右手扶着第一位女士走下马车。

斯佳丽的双手紧紧抓住了栏杆。天哪,是瑞特!我必须赶快跑进去。不行!不行!假如他也搭这艘船,我就必须把猫咪抱走,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另找一艘船。可我不能这样做。我还有两只装着有褶边的礼服和科拉姆的来福枪的大衣箱放在货舱里呢。我究竟该怎么办呢?斯佳丽一边茫然望着下面那几个人,一边在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行不通的主意。

慢慢地,她总算看清了眼前的景象:瑞特正弯下腰去亲吻着一只只以优美的动作伸出的手。她的耳朵也听到了那几个女人反复说的“再见,谢谢你”。猫咪安全了。

但斯佳丽却危险了。她那阵保护性的狂怒业已消失,而她的感情却暴露出来了。

他没有看到我。我却可以尽情地盯着他看。请你不要把帽子戴上去,瑞特。

他看上去帅极了!他皮肤黝黑,脸上的笑容和身上的亚麻布套装一样洁白无暇。他是世界上唯一不会把亚麻布穿皱的男人。啊,常把他惹火的那一绺头发又垂落在他前额上了。只见瑞特用两个手指把它往后轻轻一甩,那动作她是那么熟悉。由此而勾起的着魔般的回忆竟使她感到双膝直发软。他在说什么呢?一定是些极为迷人的话。但他声音很低,用的是那种他专门跟女人讲话时才用的亲昵语调。他真该死。那些女人也真该死。她希望他用那种声音对她私语,只对她一个人私语。

船长一边把佩戴着金肩章的外套拉整齐,一边走下跳板。斯佳丽真想大声喊道,不要催她们。再停留一会儿,请再停留一会儿。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以后我再也看不到他了。让我把他的相貌铭记在脑海中。

他一定是刚刚理过发,因为在他的两耳之上还看得出那一条淡淡的界线。鬓角处那是添了更多的灰白头发?乌黑的头发中掺着银丝,看上去真优雅。我还记得它在我的指尖滑过时的感觉,既鬈曲又异常柔软。还有他的肩膀和手臂上的肌肉,摸上去是那样地光滑,而一旦绷紧仿佛就要把皮肤撑破。我要……轮船汽笛发出了尖叫声,把斯佳丽吓了一跳。她可以听到急速的脚步声,跳板的嘭嘭声,但她的目光仍死死地盯着瑞特。他正抬头朝着了她右手边的方向微笑。她可以看到他的黑眼睛,生气勃勃的眉毛和修剪得毫无瑕疵的小胡子。还有他整个的那张结实、阳刚气十足、令人难以忘怀的海盗脸。“我心爱的人,”她轻声说道,“我的爱。”

瑞特又鞠了一个躬。船正慢慢地驶离码头。他戴上帽子,转过身去。他用拇指把帽子推向脑后。

别走!斯佳丽在心里喊道。

瑞特转过头来,仿佛听到了她的喊声似的。他的目光遇上了她的目光,突如其来的惊讶竟使他柔软灵活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了。在那漫长的、无法计算的一瞬间,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望着,而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拉越大。过了一会儿,瑞特脸上僵硬的线条变得柔和了,他举起两个手指碰了碰帽檐行礼致意。斯佳丽也举起了手。

当船转入通往大海的水道时,瑞特仍伫立在码头上。斯佳丽一直到看不见他时,才木然瘫坐在甲板上的一把椅子里。

“别犯傻,布莉荻,仆役会一直坐在门外边守着的。哪怕猫咪只是翻个身,他也会来找我们的。你没有理由不去餐厅。你不能每天晚上都待在这儿用餐。”

“我有充分的理由,斯佳丽。要我冒充一名高贵的小姐,跟那些打扮入时的女士们、先生们待在一起,我觉得不自在。”

“你跟他们一样出众,这话我早就对你说过。”

“这话我是听你说过,斯佳丽,但你还没有听我把话说完。我喜欢在这里用餐,因为我可以让这些盘子盖着银盖子,也不必讲究那么些规矩。我很快就要去服侍那位小姐了,她叫我去哪儿我就得去那儿,她叫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她决不会让我一个人舒舒服服地吃一顿丰盛的晚餐。所以我要趁现在这个机会好好地吃一顿。”

斯佳丽只得说她理解布莉荻的意思。但她自己却不能待在套间里用餐。至少今晚不行。她必须去查明那三个女人是谁,她们为什么会跟瑞特在一起,不然她会发疯的。

她们是英国人,她一踏进餐厅就听出来了。那种特殊的口音正统治着船长所在的那张餐桌。

斯佳丽告诉侍者她想把座位换到靠墙的那张小餐桌上。靠墙的那张餐桌正好靠近船长桌。

船长桌上一共坐了十四个人,除了船长和大副外,其余十二位都是英国旅客。斯佳丽的听觉极灵,几乎马上就分辨出那些旅客的口音和船上那两位高级官员的口音不同。不过对她来说,他们都是英国人,因此都会被任何一个有爱尔兰血统的人所鄙视。

他们在谈论查尔斯顿。斯佳丽听得出,他们对它的评价并不高。

“亲爱的,”一个女人像吹喇叭似他说道,“我这一生从未见过这么单调乏味的地方。而我亲爱的妈妈竟然说这地方是美国唯一文明的地方!

我真担心她在我们不知不觉之间已变得痴呆了。”

“啊,萨拉,”坐在她左边的那个男人说,“你必须得把他们的那场战争考虑进去。我发现这里的男士们很大方。即使花完最后一个先令也不在乎,而且嘴里从来不讲。酒更是一流。我说的是夜总会酒吧间的淡啤酒。”

“杰弗里,亲爱的,如果撤哈拉大沙漠有一家卖威士忌的夜总会,你一定也会认为那里是文明之地。这里真是酷热之极。气候太糟糕了。”

众人纷纷表示同意。

“但是,”一位年轻女士说道,“那位魅力不凡的巴特勒先生却说这里的冬天很宜人。他已邀请我们再来玩。”

“我想他是邀请你一个人再来玩吧,妃丽西蒂,”一个年纪较大的女人说。“你的举止真不检点。”

“弗朗西丝,我没有什么不检点的地方,”妃丽西蒂抗议道。“我只是想在这次枯燥乏味的旅行中增添点乐趣。我真不懂爸爸为什么把我送到美国来。这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地方。”

一个男人哈哈大笑起来。“亲爱的妹妹,他送你来是为了让你逃脱那个贪图咱们家钱财而追求你的人的魔爪!”

“可他是那么富有吸引力!如果一定要把英国每一个富有吸引力而没有钱的男人赶走,光有钱财又有什么意思呢?”

“至少你一定要把他们赶走,”一个女孩说。“这很容易做到。想想我们可怜的哥哥吧。罗杰的责任便是吸引大量的美国女继承入,以便娶一大笔财产回去充实我们家的金库。”罗杰哼了一声,而别的人都哈哈地笑了。

谈谈瑞特吧,斯佳丽在心里默默地乞求。

“贵族子弟根本就没有市场,”罗杰说,“可不管我怎么说,爸爸就是不相信。人家女继承人只要头戴王冠的人。”

他们称作弗朗西丝的那个年纪较大的女人说,她认为他们都不知羞耻,她真不能理解现今的年轻人。“当我还是个女孩--”妃丽西蒂格格地笑了。“弗朗西丝,亲爱的,当你还是个女孩的时代,根本就没有年轻人。你那一代人一生下来就已四十岁了,所以对任何事情都持反对态度。”

“你的放肆无礼令人无法容忍,妃丽西蒂。我要跟你的父亲去谈。”

席间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沉默。那个叫妃丽西蒂的姑娘为什么不多谈一谈瑞特呢?斯佳丽想。

又提到瑞特这个名字的是罗杰。他说巴特勒先生提出,如果他秋天时回来,一定会猎到很多禽兽。他似乎已让他家的稻田里长满了草,野鸭子多得直落到你的枪杆子上停歇。

斯佳丽把一个面包卷撕成了碎块。谁对野鸭子感兴趣?但其他英国人却似乎很感兴趣。在吃主菜的整个过程中,他们一直在谈打猎的事。她正在后悔没跟布莉荻留在舱房里时,突然在无意中听到妃丽西蒂和她姐姐之间低声的私下交谈,后来得知这个姐姐叫马乔里。她们俩都认为瑞特是她们见到过的最具男性魅力的人之一。斯佳丽带着既好奇又自豪的感情竖耳倾听着。

“遗憾的是他对妻子大忠实,”马乔里说。斯佳丽的心往下一沉。

“而且又是个平淡无奇的小东西,”妃丽西蒂说。斯佳丽感觉好了一点。

“我听说他在感情上栽过跟头。没有人告诉过你?他先前结过婚。

娶了个绝艳美人。后来她跟另外一个男人跑了,把瑞特,巴特勒给甩了。他一直都没有从这一打击中恢复过来。”

“天哪,马乔里,你能想象得出那另一个男人该是长得多帅吗?他竟然能让那女人离开巴特勒先生跟他远走高飞。”

斯佳丽暗自笑了。得知人们在私下议论是她离开了瑞特而不是她被瑞特遗弃,她感到极为得意。

此刻她的心情比她刚坐下时好多了。她甚至还可以再吃些甜食。

第二天,那些英国人终于发现了斯佳丽。三个年轻人一致认为她是一个极富浪漫色彩的人物,一个神秘莫测的年轻寡妇。“而且也非常漂亮,”罗杰补充道。他的姐妹告诉他,他一定是眼睛瞎了。凭她那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头发和那对绿色的眼睛,她真是惊人的美丽。她唯一欠缺的是一些漂亮的衣服,否则所到之处,必会引得众人瞩目。他们决定“接纳她”。于是在斯佳丽抱着猫咪在甲板上散步时,马乔里便主动凑上去称赞起猫咪来。

斯佳丽极其愿意被“接纳”。她想听他们在查尔斯顿度过的每个小时的每个细节。而就她的婚姻和丧夫之痛编一个悲惨的故事来满足他们对情节剧的渴望也并不难。罗杰在第一个小时之内便爱上了她。

斯佳丽的母亲曾教导过她,对家里的事采取彬彬有礼的谨慎态度是淑女的标志之一。所以当妃丽西蒂和马乔里·考琅思韦特把她们的家丑漫不经心地揭露出来时,着实让她感到震惊。她们说她们的母亲是个漂亮而聪明的女人,设圈套使她们的父亲娶了她。在他骑马外出时,她设法让他的马把她撞倒。“可怜的爸爸也真糊涂,”马乔里笑着说,“他还以为他也许已经毁了她的一生,因为她的连衣裙被撕破,他已看到了她躶露的胸部。我们肯定是她在离开教区牧师的住宅前自己先把它撕坏的。在他还未弄清楚她的居心之前,她便火速地嫁给了他。”

更令斯佳丽困惑不解的是,妃丽西蒂和马乔里都是小姐。这不仅仅只是与“女人”相对的“小姐”。她们是妃丽西蒂小姐和马乔里小姐,而她们的“糊涂爸爸”则是一位伯爵。

她们又解释说,她们那位样样看不惯她们的年长女伴弗朗西丝·斯特布里奇也是一位“lady".但她是lady sturbridge(斯特布里奇夫人),而不是lady frances(弗朗西丝小姐),因为她并非出生在贵族之家,而只是嫁给了一个“只是从男爵”的男人。

“而我也许会嫁个仆人,马乔里也许会跟旅馆中擦皮鞋的杂役私奔,但即使如此,即使我们住在布里斯托尔的贫民窟里靠丈夫打家劫舍供养我们也仍然是妃丽西蒂小姐和马乔里小姐。”

斯佳丽只能笑笑。“这对我来说太复杂了,”她承认道。

“哦!亲爱的,这里面的名堂比我们那个令人讨厌的小家庭要复杂得多了。如果碰上寡妇、讨厌的小子爵和三儿媳妇等等人物,那才真像进入了迷宫呢!所以妈妈每次举行晚宴,一定得请人指点才行,否则她必定会得罪某位极为重要的人物。你决不能把一位伯爵的小儿子--像罗杰--的女儿,安排坐在像弗朗西丝这种人的下手。这种事要做出来就太愚蠢可笑了。”

虽然考珀思韦特家的小姐有些轻佻.而且头脑空虚,而罗杰也似乎继承了他爸爸的某些糊涂,但他们三人却都活泼热情,又都真心喜欢斯佳丽。他们为她的旅途带来欢乐,所以当他们在利物浦下船时,她感到有些遗憾。

再有两天的时间就要到达高尔韦了,她必须抓紧时间回想一下她与瑞特在查尔斯顿相遇的情景了,其实那根本算不上相遇。

在他们的目光相遇时,他是否像她那样感到辨认出对方时的强烈震惊呢?对她而言,在那一瞬间,仿佛世上其余的一切都已消失不见。

只剩下他们俩待在某个与存在着的一切事物和一切人相隔离的时空内。只是看他一跟她便对他这么依恋不舍,他决不可能没有同样的感受。是这样吗?

她为找不到确切答案而烦恼,于是又把那一瞬间重温了一遍,直到后来她竟开始以为那只是她的一场梦,甚至只是她的一种幻想。

当“金羊毛”号驶进高尔韦湾,她终于把这段回忆与她对瑞特的其它珍贵记忆一起藏在了心里。巴利哈拉在等待着她,收割期已临近了。

但她首先要面带微笑,让她的大衣箱迅速通过海关稽查员的检查。

科拉姆正在等着这批武器呢。

在遇到如此迷人的考珀思韦特三兄妹后,她很难再想到,所有的英国人都是些极坏的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斯佳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