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佳丽》

第八十六章

作者:亚历山德拉·里普利

随后的几个星期里,斯佳丽时时牵记着卢克·芬顿。晚上她睡不安宁,明媚的早晨,便骑着马在他们曾一起狂奔过的路上独自飞驰。当她和猫咪一起布置圣诞树时,又想起了他第一次来到巴利哈拉的晚上,为了和他共餐而费心打扮的快乐;当她和猫咪一起扯下圣诞大餐中全鹅身上的如愿骨时,也暗暗祈祷他赶快从伦敦回来。

有时她会闭上眼睛,试着回忆躺在他双臂中的感觉,可是每次一闭上眼,她就不免会悲愤不已,因为她的回忆里全是瑞特的脸、瑞特的拥抱、瑞特的笑声。她告诉自己,那是因为她与卢克认识的时间太短的原故。迟早他的身影会把瑞特从她的脑海中赶走。

除夕夜相当热闹。科拉姆敲着宝思兰鼓走进大公馆,身后跟着两名小提琴手和打响板的罗莎琳·费茨帕特里克。斯佳丽惊喜地叫着跑向前去搂住科拉姆。“我还以为你永远不回家了呢,科拉姆。有了这么一个开始,明年一定是个大好年。”她叫醒睡着的猫咪,母女俩在音乐、爱的围绕下,迎接一八八o年的到来。

新年在笑声中拉开序幕,发酵面包打在墙上后,面包屑、葡萄干如雪片般洒向猫咪跃动的身体、仰起的面孔和大张的嘴。但是不久,天空乌云密布,斯佳丽拉紧了围巾,顶着刺骨寒风挨家挨户去拜访镇民。科拉姆到了每一户人家都只喝酒,不喝茶,又跟男人们大谈阔论政治问题,非到斯佳丽无聊得快要尖叫出声了才会告辞。

“你不去酒馆,为美好的新年和爱尔兰的新希望干一杯吗,斯佳丽亲爱的?”走出最后一户人家的小屋时,科拉姆问道。

斯佳丽吸了吸科拉姆浑身的威士忌酒味。“不,我又累又冷,我要回家。跟我一起回去吧!我们可以坐在炉火边享受宁静的时刻。”

“我最怕宁静了,斯佳丽亲爱的。宁静会让黑暗潜入人心。”科拉姆摇摇晃晃地走人肯尼迪酒馆。斯佳丽揪紧围巾,蹒跚地转上回大公馆的车道,红裙和蓝黄条纹长袜在灰冷的光线中,也显得暗淡无色。

推开沉重的厚门时,斯佳丽只想赶紧喝杯热咖啡、洗个热水澡。一走进穿堂,却听见勉强压低的格格笑声,心不由得揪紧。猫咪一定又在玩捉迷藏了。斯佳丽佯装没听到声音,在身后掩上门,解下围巾丢在椅子上,然后开始向四周搜寻。

“新年快乐,奥哈拉族长,”卢克·芬顿的声音突然响起,“或者你是玛丽。安托瓦内特?这身农妇装是不是伦敦最有名的裁缝师专为今年化装舞会所设计的?”他就站在楼梯转角的平台处。

斯佳丽仰头看着他。他回来了,哦!为什么偏偏让他看见她这副狼狈样?这根本不在她的计划内嘛!但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卢克回来了,而且又这样快,她一点也不觉得累了。“新年快乐。”她说,的确感觉很快乐。

芬顿退到一旁,斯佳丽看见了楼梯上他身后的猫咪。她的双臂高举,托着乱发上金光闪闪的冠冕。她下楼走向斯佳丽,绿眼珠闪着笑意,嘴chún因为想克制咧嘴大笑的冲动而扭曲,镶饰宽幅貂皮的朱红色丝绒袍子拖在身后。

“猫咪把代表你的荣衔的服饰全都穿上了,伯爵夫人,”卢克说。

“我是来安排我们的婚事的。”

斯佳丽双膝一软,瘫坐在大理石地板上,红裙底下露出了绿色与蓝色衬裙。胜利的颤抖中掺杂着一丝怒意。这不可能是真的,太容易了,容易得使她的期待、计划失去了趣味。

“看来我们策划的意外惊喜很成功,猫咪。”卢克说。他解开猫咪脖子上粗厚的丝带结,从她的手中接过冠冕。“你可以走了,我有话要和你妈妈谈。”

“我可以打开我的礼物吗?”

“可以,就放在你房间里。”

猫咪看着斯佳丽,朝她微微一笑,然后格格笑着跑上楼去了。卢克左手臂挂着丝袍,冠冕套在左手腕上,下楼走近斯佳丽,把手向她伸去。

他看起来非常高大,眼睛非常黑。斯佳丽把手递给他,让他拉她起身。

“我们到书房去,”芬顿说。“那里有炉火,还有一瓶祝贺我们交易成功的香摈。”

斯佳丽让他领路。她还不敢相信他真要娶她,只觉得全身麻木,惊得说不出话来。当卢克倒酒时,她站在炉火边取暖。

卢克递给她一杯酒,她伸手接过。这时她的意识已逐渐接受了刚才所发生的事实,也找回了声音。

“为什么你说它是‘交易’呢,卢克?”他为什么不说他爱她,要她当他的妻子?

芬顿举杯碰了碰她手上的杯子。“婚姻若不是交易,是什么呢,斯佳丽?我们双方的律师将拟出一份合约书,不过那也只是个形式而已。

你已经不是个小女孩了,也不是个天真无知的人,你该知道能从这桩婚姻里获得些什么好处。”

斯佳丽小心翼翼地放下杯子,又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安置在椅子内。

整件事看来并不如表面那样容易,他的脸、他的声音一点也不温柔,甚至看都不着她一眼。“请你告诉我,”她缓缓说道,“有哪些好处。”

芬顿不耐烦地耸耸肩。“你会发现我非常慷慨,我想这应该是你最关心的一件事吧!”他说他是英国最富有的人,而且他相信她早已调查清楚了。他也很欣赏她攀龙附凤的高超本领。她可以继续保有她自己的钱,由他供应她所有服饰、马车、珠宝、下人等等的开销。他希望她的表现可以使他的颜面增光,而据他的观察,她绝对能够胜任。

她还可以继续拥有巴利哈拉,这一点她似乎能听得进。她也可以插手管理亚当斯城,只要她不怕弄脏靴子。但是在她死后,巴利哈拉得由他们的儿子继承,卢克死后,亚当斯城也归他们的儿子所有。合并毗邻的土地,一向是婚姻的主要动机。

“当然,这次交易的最基本条件是,你必须为我生个继承人,我是我们家族的单传子孙,有责任传宗接代。只要我有了儿子,你就可以再度拥有像现在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

卢克又斟满了杯子,一饮而荆至于她的小冠冕,斯佳丽应该感谢猫咪,卢克说。“不消说得,我本来毫无让你成为基尔麦森伯爵夫人的念头。你这种女人只能玩玩,愈强悍的女人,被我制服后就愈能带给我乐趣。那的确很有意思。不过我对你的孩子更感兴趣。我要我的儿子像她一样--天不怕地不怕,也有一副钢筋铁骨似的体魄。芬顿家族的血统因近亲联姻而被削弱了许多,注入你的粗野活力一定可以使它得到强化。我注意到我的佃农奥哈拉家,也就是你的堂亲,寿命很长。

你是一份极具价值的财产,斯佳丽。你将会替我生一个让我觉得骄傲的继承人,你也不会在社交场合上让他或我丢脸。”

斯佳丽像只被蛇眩惑了的动物,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一会儿,她打破了那层诱惑,从桌上拿起酒杯。“等炼狱结了冰再说吧!”说完便把杯子摔进炉子里,酒精爆出了一团小火球。“那就是我向你的交易敬酒的方式,卢克·芬顿,滚出我的房子,你真教人恶心。”

芬顿哈哈大笑。斯佳丽浑身肌肉一紧,作出准备扑向他,撕烂他那张脸的姿势。“我还以为你很关心你的孩子呢!”他不屑他说道。“我一定是弄错了。”这番话阻止了斯佳丽的行动。

“你真令我失望,斯佳丽,”他说,“我高估了你的精明程度。收起你受伤的自负,想想你将会获得多少好处,其中至少包括一座你和你女儿可以在这世上立足的坚固城堡。我会安排领养手续,她将变成凯瑟琳小姐,‘凯蒂’是厨房女佣的名字,不能再用。只要成为我的女儿,她将立刻拥有她所需要或想要的最好的一切,学校、朋友、婚姻,全都由她挑选。我绝不会伤害她,她是我儿子学习的榜样,宝贝她都还来不及呢!只因为你那低级的罗曼蒂克梦想无法实现,就要夺走她拥有这些幸福的权利?我想你该不至于会如此吧!”

“猫咪不需要你的宝贵爵位和‘最好的一切’,卢克·芬顿,我也不需要。没有你,我们一样过得很好,而且我们也会继续这样过下去。”

“问题是能过多久呢,斯佳丽?别对你在都柏林获得的成功冀望太深,你只是一个新奇的焦点,而新奇的事物往往只能昙花一现。一只猩猩若是经过打扮,也同样会在都柏林这种土里土气的地方引起轰动,大受欢迎。顶多再过一、两个城堡社交季,你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了。猫咪需要正名和父亲的保护,而我是少数有权势替你的私生子除掉污点的人。不,不必抗议,我才不听你编造的谎言,假如你和你的孩子在美国受到欢迎,也就不会跑到爱尔兰这个被上帝遗弃的角落里来。

“我已经说得够多了,开始觉得厌烦了,我最恨别人使我厌烦。想通了就捎个信来,斯佳丽,你一定会答应我的条件。我想要的东西,总是能够得到。”芬顿大跨步向门口走去。

斯佳丽叫住了他,有一件事她必须知道。“你无法强迫世上每件事都如你的意,卢克·芬顿,你有没有想过你娶来传种的太太可能只会生女孩子,生不出儿子?”

卢克·芬顿转过身面对她。“你是个健康强壮的女人,我迟早会有儿子。不过即使让你不幸而言中,你只能替我生女儿,她们之中的一个还是可以嫁给一个愿意入赘的男人。那么就照样会有一个芬顿家的人继承爵位并且传宗接代。如此我也就算尽责了。”

斯佳丽脸上挂着相同的冷漠。“你想得真周到,不是吗?假设我不能生育呢?或者是你不可能有小孩?”

芬顿笑了笑。“我散布在欧洲各大城市的私生子可以证明我是正常的男人,你若想羞辱我就找错人了。至于你,有猫咪可以证明。”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随即大步向斯佳丽走来。他的骤然逼近令斯佳丽畏缩。

“算了吧!斯佳丽,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我抛弃的是情妇,不会辜负太太的。现在我还不想碰你。我差点忘了你的冠冕,我得先把它收好,等婚礼当天再拿出来。这是家传宝物。你迟早会戴上它的。决定投降时,尽快通知我。我正要去都柏林整理屋子,准备迎接城堡社交季。把信寄到美力恩广场,就能找到我。”他谦谦有礼地弯腰行了个礼,便即大笑离去。

斯佳丽一直傲然高抬着头,等听到前门关上的声音,才拔腿跑去用力摔上书房门,并上了锁,确定了不会被下人偷看到后,便倒在厚实的地毯上放声痛哭。她为什么样样事情都错得这样离谱?她怎能告诉自己她可以爱一个心中没有爱的男人?现在她该怎么办?她的脑海中总是停留着猫咪戴着冠冕走下楼梯,喜不自胜格格笑的那一幕。她该怎么办?

“瑞特!”斯佳丽肝肠寸断地哭唤,“瑞特!我们多需要你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斯佳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