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佳丽》

第八十九章

作者:亚历山德拉·里普利

早上斯佳丽及时赶到西姆斯太太的裁缝店,安抚了她,然后拿了订购花边数量和款式的明细单,再赶往车站搭早班火车去高尔韦。斯佳丽舒舒服服地坐下来,摊开报纸。

斯佳丽又埋头读起这篇报导。报上对这项正式宣布的消息加油添醋了不少。斯佳丽微笑地看着这一段:“巴利哈拉的奥哈拉,总督府最内层社交圈里一颗美丽的星。”“优雅、胆识过人的女骑师。”

她这次都柏林和高尔韦之行,随身只带了一只小皮箱,所以只需要一名脚夫陪她从车站走到附近一家旅馆。

旅馆接待大厅挤满了人。“捣什么鬼?”斯佳丽嘀咕道。

“赛马会的关系,”脚夫说。“你该不会笨到没打听清楚高尔韦现在是什么季节就跑来吧?你一定订不到房间的。”

无礼的小厮,斯佳丽暗骂,看我给不给你小费。“在这边等着。”她说。她迂回绕行到柜台。

“我要跟经理说话。”

不耐烦的职员上下打量她。“是,夫人,请稍候。”说完便消失在一片蚀搂玻璃屏风后面。过了一会儿他带来一名穿黑色礼服大衣,条纹裤的秃顶男子。

“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夫人?在赛马会期间,恐怕旅馆的服务有所懈怠,哦,我该说,无所懈怠。有什么不便之--”斯佳丽打断他。“我就是记得这里的服务无所懈怠,才会来这家旅馆。”她露出迷人的笑容。“今天晚上我需要一个房间,我是巴利哈拉的奥哈拉太太。”

经理的假殷勤像八月的露水一般迅速消失。“今天晚上要一个房间?这实在不--”柜台职员扯扯他的手臂,经理怒目瞪他。职员在他耳边嘀咕几句,指向桌上的《爱尔兰时报》。

旅馆经理立刻对斯佳丽鞠躬哈腰,他的笑容因极力讨好而颤抖。

“承蒙你大驾光临,真是荣幸之至,奥哈拉太太,相信你会接受高尔韦最好、最特别的套房,作为经理部门的客人。你有行李吗?有人会替你提上去。”

斯佳丽指向脚夫。嫁给一位伯爵,面子还挺大的。“把皮箱提到我房间,我过会儿再上去。”

“马上办!奥哈拉太太。”

事实上斯佳丽并不真正需要房间,她希望能搭下午的火车回都柏林,最好是下午的早班火车,然后就有时间换晚班火车回特里姆。感谢上苍,现在的白天很长。我若真需要房间的话,今天晚上十点再要也不迟。现在去瞧瞧修女对卢克·芬顿的印象,是不是像那个旅馆经理那样。真遗憾他是个新教徒。我不应该要黛茜·西姆斯发誓为每一件事保密。斯佳丽迈步朝通往广场的门走去。

呸!这堆人真臭。他们的花呢衣服一定是在赛马场上被雨淋湿的。斯佳丽从两个比手划脚谈得脸红脖子粗的男人之间推挤而过,一头却撞上约翰·莫兰,几乎认不出他来。他面容憔悴看起来有如得了重病。以往红润的脸颊没有半点血色,温柔、风趣的眼神也失去原有的光彩。“巴特,天哪!你还好吗?”

他似乎没办法看清斯佳丽的脸。“哦!对不起,斯佳丽,我通常不是这个样子的,才喝一瓶就像是要被摆平了。”

大白天的这个时候?约翰·莫兰任何时候都不像是喝酒没有节制的人,更何况现在都还没到午餐时间呢!她稳稳抓着他的手臂。“跟我来,巴特,跟我一起喝点咖啡,吃些东西。”他摇摇晃晃地与斯佳丽走入餐厅。我想我还是得留下来过夜,巴特比花边重要得多了。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等约翰喝下许多咖啡后,她才问出原委,他边说边哭。

“他们烧了我的马厩,斯佳丽,他们烧了我的马厩。我带狄翰去贝尔布利根比赛,那根本不是一场大型比赛,我想它可能比较喜欢在沙地上跑。等我们一回到家,马厩已烧成一团焦黑。天哪!那种味道!天哪!不管是醒着,还是在梦中,我都可以听到马的哀鸣。”

斯佳丽张大着嘴,她放下杯子。不可能!没有人会做出这么可怕的事,一定是桩意外。

“是我的佃农干的,还不是为了租金的问题,他们怎么会那么恨我?

我一直试着去作个好地主,我一直也都是这么做的。他们为什么不烧掉房子?埃德蒙·巴罗斯的房子就是被他们烧掉的。就算把我一起烧死,我都不在乎,只要饶过马。天杀的!我可怜的马招谁惹谁了?”

她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他才好。巴特的心血全浇注在他的马厩上……慢着!他的狄翰是跟他一起离开的,他最钟爱、最引以为傲的狄翰。

“你还有狄翰,巴特。你可以从头来,好好栽培它。它是我所见过最出色、最美丽的马。你可以使用巴利哈拉的马厩。你曾说我的马厩像教堂,记得吗?我们可以在里面摆一台风琴,你可以让你的小马在巴赫的乐声中长大。你不能就这么一蹶不振,巴特,你得咬紧牙根爬起来,继续走。我是过来人,我很清楚。你不能放弃,绝对不能。”

约翰·莫兰的眼睛像冰冷的余烬。“今晚我将搭八点的船去英国,我再也不要看到任何一张爱尔兰人的脸,或听到爱尔兰人的声音。我在变卖家产时,已把狄翰藏在一个安全地方。它下午已加入定价购买的赛马会,等这一切都结束,我跟爱尔兰的关系就完全切断。”他凄怆的眼神是镇定的,而且是干涩的。斯佳丽几乎希望他再哭一次,有感觉总比没感觉的好,他现在似乎对任何事都不再有感觉,像行尸走肉一样。

然后,在她的注视下,发生了一个变化,约翰·莫兰凭着意志恢复了活力。他挺起双肩,chún上泛起微笑,甚至连眼里也有着一丝笑意。“可怜的斯佳丽,很抱歉让你跟着受苦,我真没良心,请宽恕我,我会像以前那样,坚持下去的。把咖啡喝完,好姑娘,跟我一起去赛马场,我替你在狄翰身上下五镑注,当它逞威赛马场的时候,你可以用赢来的钱买香摈。”

斯佳丽这辈子从未像此刻尊敬巴特·莫兰这样尊敬过任何一个人。

她报之一笑。

“除了付的五镑,我再加五镑,巴特,这样我们就能吃鱼子酱喝香摈。行吗?”她朝掌心吐了口唾沫,伸出来。约翰也吐了口唾沫,击掌,微笑。

“好姑娘。”他说。

前往赛马场途中,斯佳丽试着从记忆中搜索出一些曾听说过的“定价购买赛马会”的情形。所有参赛的马都将出售,价格由它们的主人来定。至比赛结束,所有的人都可“认购”任何一匹马,马主人必须无异议地以定价卖出。这不像爱尔兰其他的买卖交易,这里不能讨价还价。

未被认购的马必须由原马主重新认购回去。

斯佳丽刚开始还不相信会有这么烂的规定,竟然不能在比赛开始前买马。到达赛马场后,斯佳丽问巴特他在几号包厢,她说想先去整理一下仪容。

他一走开,斯佳丽就找来一名服务人员打听到往办理认购手续的办公室怎么走。她希望巴特为狄翰定下了一个特高的价码,她要把它买下来,等巴特在英国安定下来之后,再送给他。

“你说狄翰已经被认购了是什么意思?不是得等赛完之后才能认购的吗?”

戴高顶帽的职员憋住微笑。“有眼光的人不只你一个,夫人,这似乎是美国人的特色,认购的先生也是个美国人。”

“我付双倍价钱。”

“行不通的,奥哈拉太太。”

“如果在比赛开始前,我直接向约翰爵士购买呢?”

“绝对不可能。”

斯佳丽失望极了!她非得力巴特买下那匹马不可。

“容我建议……”

“哦!请说,我要怎么做呢?这件事真的非常重要。”

“你也许可以问新马主是否肯割爱。”

“对呀!我这就去问他。”如果必要的话,她愿意付他一笔天文数字。办事员说他是美国人,太好了!在美国,有钱能使鬼推磨。“麻烦你告诉我他是谁好吗?”

他翻查了一张纸。“你可以在裁判旅馆找到他,他填的住址是那里没错,他姓巴特勒。”

斯佳丽本来半转了身子准备离去,一听到姓“巴特勒”就踉跄了两步,差点失去平衡。她开口再问时,声音变得异常细小。“该不会是瑞特·巴特勒先生吧?!”

仿佛过了许久,那人才把目光转回他手上的单子,然后再开口说话。“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瑞特!他在这里!一定是巴特写信告诉他马厩、变卖家产和狄翰的事,他一定在做着我想做的事。他从美国大老远赶来,就是为了要帮助一位朋友。

或者是为下届的查尔斯顿赛马会物色一匹优胜马。那不重要,现在甚至连可怜的、亲爱的、不幸的巴特也变得不重要,求主宽恕我。我要去见瑞特。斯佳丽发觉她正在奔跑,奔跑,推开别人也不道歉。让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见鬼去吧。瑞特就在这里,在一二百码之外。

“八号包厢。”她喘着气问一名服务人员。他用手指了方向。斯佳丽强迫自己把呼吸调顺,直到她自认已恢复平静。没有人看得出她的心在狂跳吧?斯佳丽爬上两级阶梯,跨进四周插满旗帜的包厢。前面的椭圆形绿草场地里,十二名穿着鲜艳衬衫的骑师,正快马加鞭地作最后的冲刺。斯佳丽四周的人高声吼叫,催促飞奔的马。她却充耳未闻。

瑞特正拿着望远镜观看比赛,双脚不稳地晃动着,甚至在十尺之外她就可以闻到他身上的威士忌味。喝醉了?这不像瑞特的作风,他一向很节制的。巴特的灾难能让他这么难过吗?

看着我,她的心哀求着。放下望远镜,看着我。呼唤我的名字,让我看看你喊我名字时的眼神,让我看看你眼中的我,你曾经爱过我。

赛程结束时,欢呼声、叹息声此起彼落。瑞特摇晃着手,放下望远镜。“该死!巴特,这是我第四次输了。”他笑着说。

“哈罗!瑞特。”斯佳丽说。

他的头猛地抬起,她看到他的黑眼睛,那里面没有她,只有愤怒。

“哟哈罗!伯爵夫人。”他的目光沿着她的小山羊皮靴,扫上羽毛帽。

“你看起来很--昂贵。”他猝然转向约翰·莫兰。“你该先警告我一声,巴特,我好待在酒吧里。借道。”他用力推开莫兰,从远离斯佳丽的那一边走出包厢。约翰·莫兰踉跄地退了好几步。

斯佳丽绝望地眼睁睁看着他没入人群,不禁泪眼汪汪。

约翰·莫兰笨拙地拍拍她的肩膀。“斯佳丽,我替瑞特向你道歉,他的酒喝多了。你今天遇上我们这两个酒鬼,必然不太开心。”

“不太开心,”巴特是这么说的吗?“不太开心”被如此糟蹋?我要求的并不过分,只是打声招呼、叫我的名字。瑞特凭什么生气,凭什么侮辱人?他把我当作破鞋般地扔掉后,我不能再婚吗?该死的!他该直接下地狱!为什么他跟我离婚,再去娶一个正宗的查尔斯顿姑娘,生下正宗的查尔斯顿小孩,日后教养他们成为更加正宗的查尔斯顿人,都被视为理所当然,光明正大?而现在我为了给他的孩子所有该由他付出的东西而再婚,就被视为不知羞耻?

“真希望他醉得跌倒在地,跌断脖子。”她对巴特·莫兰说。

“别这么苛责瑞特,斯佳丽,去年春天他惨遭了一场真正的人间悲剧,和他比较起来,我的遭遇真是微不足道,而我竟然还伤心得死去活来,实在惭愧。我不是告诉过你他要当父亲?悲惨的事情发生了,他太太难产而死,小婴儿也只活了四天。”

“什么?什么?再说一遍。”她摇晃着他的手臂,因用力过猛,把他的帽子摇落了。巴特困惑而近乎恐惧地看着她。她竟然这么凶悍,这么厉害,他平生见所未见。他重复说了一遍!瑞特的太太和小孩死了。

“他现在去哪里?”斯佳丽叫道。“巴特,你一定知道,你肯走有点数,瑞特可能去哪里?”

“我不知道,斯佳丽。酒吧--他的旅馆--任何酒吧--任何地方。”

“他今天晚上会跟你去英国吗?”

“不会,他说要去拜访几个朋友。他这家伙真的很不可思议,到处都有他的朋友。你知道他有一回跟总督去打猎探险吗?听说作东的是某个土邦主。他醉成这副样子,我也很惊讶,我不记得他什么时候跑去喝酒的。昨晚是他送我回旅馆,把我弄上床的,当时他精神挺好,结实的臂膀足以让人依靠。本来我还指望他陪我挨过这个白天呢。可是今天早上我下楼时,一位旅馆侍者说瑞特点了咖啡和一份报纸在等我,后来不知怎地钱都没付就突然冲出去了。我去酒吧等他--斯佳丽,怎么了?我今天真搞不懂你,你为什么要哭?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我说错话了?”

斯佳丽涕泗滂沱。“哦!不,不,不,最最亲爱的约翰·莫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十九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