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敬文散文集》

啖槟榔的风俗

作者:钟敬文

槟榔,为热带的产物,在中华国土之内,怕只有我们岭表的南端地方(如琼崖等处)有了它罢。

去年冬间,我偶然跟着一位白发银须的老公公谈天。因之知道了数十年前,我们这地方(海丰)啖槟榔的风俗很盛行,差不多是一种居民日常所不可缺的食品之一。现在不但在市上不容易见到,像我们这样一般年纪的,简直不晓得从前有过这么一回事了。

槟榔,虽然不是如何可口的食品,但也不失为一种风味隽永的东西。《鸡林玉露))云:“槟榔,食之,醺然颊赤”,苏子瞻诗,有“红潮登颊啖槟榔”之句,都可以令我们想见它的俊味。啖食之际,必配合以蒌叶和灰,或加白糖,绝少单独入口。前人题《羊城竹枝词》云:“侬是爱渠纤指甲,亲将蒌叶裹槟榔”,便是说的这件事。《南中八都志》云:“土人以为贵,款客必先进。”吾邑邑志云:“昔粤中之款客,无槟榔不为欢。”观此,可知吾粤人不但以槟榔为日常食品,且也视为款待佳宾的要物。闻一般南洋客云:“在那里有些地方,现在还盛行着这种风俗,客到必须敬以槟榔,这乃极平常的礼数,如现下内地把烟茗款客没有异样。”又旧时婚礼亦需之,其用盖比“委禽”。吾粤婚礼中,从前有用糖梅一事,──现在吾邑却通行“糖豆”,或为其遗俗。糖豆与槟榔,都是吾粤的特产,而俱应用于婚事,这种别致的礼俗,可谓无独有偶了。

啖槟榔的风俗,在吾粤各地现在还保存着的怕已很少了。但就吾邑而言,这种风俗虽然成了过去,但所留传下来的“文化遗形物”,却犹历历可考,如邑人婚事,必用槟榔置锡盒中,和其他的礼物送之女家,──邑人今日用到槟榔的,怕只有这一件事,这简直是尚未成化石的礼俗之一。又食“冬瓜膏”时(冬瓜膏,是以冬瓜和糖制成之食物),必衬以蒌叶。蒌叶,我们这里都叫做“槟榔叶”,但不复知其命名之由来。于此,很可证明从前以蒌叶裹槟榔的风俗之盛。在民间文学中,更可以找到许多断片的证见。俗谚云:

千银官司,赢一日槟榔。谜语云:

深山浪毛猴,

行到海丰人剃头。

千刀万斩斩无血,

行到牙门血正流。歌谣云:

月光光,照地盯。

排靠椅,捧槟榔。

捧被爷食爷欢喜,

捧被奶食奶心凉。

吾邑《蛇郎》故事中,说蜂儿替蛇郎捧礼物到它丈人家里,口中说道:

蛇郎喊我擎槟榔,

擎上龛?擎落床?蛇郎的妻听了应道:

会上擎上龛,

(fen)个擎落床。

这些,都可以叫我们明白槟榔这东西,在从前这里是何等重要的品物。据一位潮州的朋友说:“那里现在虽已没有啖槟榔的风俗,可是,每于祀奉鬼神之时,必用蒌叶(?)裹作旧日槟榔包的形状,列于祭品之中。”这也是一种很明显的“遗形物”。

槟榔的功用,或说能辟除瘴气(据一些人讲,吸烟也具有同样的作用),或说能“下气及宿食,消谷”。这些,我不愿多管。我想单就他入口时,令人chún颊皆红,舌肠芳洌的那样滋味,已尽够消受了,──自然,我很明白:这确是一件原始时代的遗风。

哦,说到这里,我的舌本,顿时好像香馥馥起来了……

1922.1.24,于金粟精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钟敬文散文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