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11、都是女人

作者:巴兰兰

“一品红”门外的两个女人打得皮破血流,围观者没有一个想到去扯劝,似乎都在看戏,兴致勃勃评头论足。一直待到林太挺身而出,高喊不要打了,都是女人啦!众人这才想起应该干的事情,于是打斗的双方很快被众人扯开。

林太激动地对中年妇女说,有问题找妇联找派出所找法院,何必找上门来开打,妇人这时嚎啕道,不捶扁这个卖粉的,我也出不了这口恶气。林太掉头严肃地对俏丫头说,她讲的要是实话,你就该向她道歉,重新学好。

俏丫头不屑地一挑眼眉说,两厢情愿的事情怨不了我—人,怪她没本事看好自己的老公。妇人一听,又要扑上来,被众人死劲拽住。林太动了气,批评俏丫头不自重。林太说,旧社会把女人不当人,现在是新社会,更要把自己当人看才对。

俏丫头哼了一声说,我乐意找情愿,你没得那个本钱,就莫来说三道四。一句话把林太气得身子晃了两晃,幸亏朱太及时上前,双手—撑架住了她。事后,朱太劝林太,何苦咧,那丫头横竖一个泼皮,哪里能训导过来。林太痛心疾首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遭孽哟……

林太何许人也,刚才“一品红”门口的围观者认为老人敢说敢为,是个抱打不平的角色。回转去几年,楚善里的老邻居认为林太热心快肠,是个乐善好施的人物。

时光再倒流到本世纪四十年代初,现在的林太那时叫“茉莉花”,干的是青楼卖笑的皮肉生意。那时过的是什么日子哟,林太不敢回首,一想起就揪心揪肺痛彻骨髓。“茉莉花”18岁那年从乡下被卖到城里,身价是一块大洋,几番寻死觅活逃脱不了,只好眼睁睁掉进火坑。“茉莉花”20岁时认识了一个姓林的码头工人,他许诺一定要替”茉莉花”赎身,“茉莉花”便把自己今后的日子押在了这条黑脸汉子身上。未等到黑脸汉子攒足钱,共产党解放了这座城市,汉子高高兴兴履行诺言娶“茉莉花”为妻。“茉莉花”堂堂正正作为女人做了一回新嫁娘,于是便有日后被称作福气大的林太。林太那段不堪回首的血泪史经过七八次的有意搬家,被岁月的风风雨雨冲刷得不露痕迹,钟爱她的丈夫为了保护她可谓费尽心机。为此,林太感激涕零,想方设法求医问葯,终于给丈夫生下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千金。

常言道,没有不透风的墙。昔日的“茉莉花”还是有被人认出来的时候。那个认出她来的人是朱太的丈夫,解放前一个茶叶店的小店主。小店主本钱不多却贪女色,好一点的青楼他都去过,自然认得已上了台面的“茉莉花”。当林太随丈夫搬进楚善里时,昔日的小店主到底几眼认出昔日的“茉莉花”。小店主很明智,始终守口如瓶,他清楚这等事讲出去双方都无脸面,而且对方的丈夫已经由码头工人升为处长,他犯不着去得罪人。但一次小店主喝多了酒,对老婆朱太露了点“茉莉花”与林太之间的关联,本来只想炫耀自己年轻时的风流倜傥却不料被老婆听出弦外之音,马上追问她是否与那女人有染。老婆的疾声厉色惊得小店主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矢口否认刚才所讲的一切。后来小店主死于肺癌,“茉莉花”的真假虚实再也无人提及。

依靠着丈夫宽厚胸膛的庇护,林太躲过了一次次劫难,昂首挺胸本分地做着女人,以妻子的贤惠母亲的慈爱去弥合心灵的创伤。

她不理解现今有些女人的做派,放着好端端良家女子不做,偏要去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记得年切,已故丈夫的侄儿从乡下来城里办事,下了火车就被一个女人缠住不放。天色将晚,女人说去她那里睡觉,侄儿吓了一跳,自然是不肯。那女人不依不饶,拉扯住侄儿往小巷里走。路过的巡警发现这对男女不正常,上前盘问,侄儿气愤地揭发说女人是暗娼,女人反咬一口说男的是嫖客。巡警不耐烦了将两人一起带到车站派出所。侄儿急了,要求打电话通知林太前来救他。电话打过不久,林太心急火燎打的赶往车站派出所,拍胸担保侄儿是好人。再看那女人竟无愧色,撒泼说侄儿坏了她的名声,今天搞了也得给钱,没槁也得给钱,说着竟动手脱起衣裤。巡警一见大为恼火,吼道,住手!你那身肉再曝光也不值一文钱。听到这话,林太心如刀绞。那女人看样子也是从乡下来的,难道日子过艰难了就不把女人的清白放在心上?林太坚持认为当初自己的被逼无奈与现今的逼良为娼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所以,林太在家中常把女人的“清白”二字挂在嘴边,教育女儿和外孙女。女儿听多了心烦,说清白不清白只有各人自己心里有数,除非立贞节牌坊。谢晓菲答得更可气,说清白的女人不见得招男人爱,就像不少女人喜欢坏男人那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