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12.遭遇爱情

作者:巴兰兰

朱太的儿子、大学副教授朱一清那日上午接过谢晓菲的纸条,如同接住丘比特的金箭,会议后的一餐午饭丝毫没有吃出甜咸味来。推开碗筷,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心情激动地掏出纸条打开来看,一看果真是爱情从天而降。谢晓菲写道:我爱你!三个字的爱情宣言令朱一清周身热血沸腾。瞬间,他想到莎翁的那句名言: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浪漫时刻为何思考得如此沉重?这与朱一清的婚姻状况有关。朱一清认为自己的婚姻巳濒临死亡,唯有重新开始的爱才能拯救这段将近20年的婚姻。然而,他与妻子陈春香之间已经无爱可言。好比一起在时间隧道里起跑的长跑运动员,他越跑越洒脱自如,她却疲惫不堪,两者间的距离越拉越大。他既不可能停下来等,更不可能返回去拉她一把。由此,除了焦虑还有无奈。

当初,朱一清力排众议,选择大学同学、农家姑娘陈春香为终身伴侣,看重的是她温婉秀丽的外貌和温柔体贴的内心。“郎才女貌”、“红袖添香”、“夫唱妇随”是朱一清赞叹的人生美景。当初,朱—清与陈春香的确有过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

可是,美好的往往又是短暂的,随着女儿的出生长大,还有乡下亲戚的往来不断,他们之间可交流的东西愈来愈少。

不仅如此,由于住房的窄小,往来亲戚的住宿势必干扰—家人的正常生活。情理之中的应酬加上排忧解难的跑腿占用了朱一清许多时间和精力,这是他最最不能容忍的。

五年前,陈春香娘家舅妈外甥女婿的小姨子一家三口求医从乡下赶来,十来斤好米三只母鸡是他们唯一拿得出手的见面礼,为的是给7岁小儿做颅内手术,切除脑干肿瘤。

陈春香一打听,切除脑干肿瘤需用伽玛刀,伽玛刀动刀起价一万,其他费用再依次往上加。怎么办?陈春香愁眉不展,找朱一清商量。朱一清双手一摊说,你把你的老公出租或者转让,拿赚得的钱去交手术费。陈春香听了一头扎进门外大雨中,让泪水雨水流了一脸一身。朱一清无法,只得也跑出去淋雨,劝了一刻才把妻子劝说回来。然后,他再去找各方的同学求助。最后总算通过一个在报界工作的同学联系了一家想扩大社会影响的企业,由企业捐助两万元医疗费,再由报纸刊登一篇企业献爱心救助老区儿童的消息,这件事才得以了结。

朱一清以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妻子以及妻子亲属们的爱,万万没有想到换来的竟是更加没完没了的烦恼。因为他们夫妻的助人为乐,观音菩萨的美名在乡下四处传扬,慕名而来的求助者日益见多,今日要求校正斜视,明日要求修补豁嘴,后日又来了个偏瘫。

总之,朱家成了慈善救济总会。陈春香为此回娘家诉过苦,也请求乡政府给予帮助,劝阻那些不明真相的乡亲盲目进城。乡政府体谅陈春香的难处,的确做过劝阻工作,可是饱受缺医少葯之苦的乡亲认为城里医院就是比乡下的好。另外,是乡亲就得为乡亲排忧解难,否则就是嫌贫爱富无情无义。

朱一清终于忍无可忍,在一个早晨将一对进城看不孕症的年轻夫妻轰出家门。朱一清站在屋子正中咆哮,我就是不仁不义丧尽天良,我早该嫌贫爱富攀炎附贵。不然,我怎么会落得今天这般田地!朱一清的总爆发是有原因的,在学校的职称晋升当中,他连年停滞不前,理由是他缺少新的专著,靠以前的老本难以晋升教授。朱一清非常绝望,他认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全被陈春香的乡亲那宇宙般的黑洞吸纳吞食干净,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学者,现在却错位成一个忙忙碌碌的导医者。也许导医者能以博大的仁爱成就一番事业,可那并不是他朱一清的初衷。让他改变人生追求,无异于脱胎换骨那般苦痛。

朱一清郑重地提出来分居,他需要搬到学校宿舍去冷静思考一段时间,然后对岌岌可危的婚姻作出决断。陈春香连同女儿和婆婆全都反对这一作法。消息传到乡下,陈春香娘家原本以女儿女婿神通广大为荣的爹娘哥嫂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赶紧坚决阻止住想再去朱家的人。朱家得以清静起来,朱一清终于未能迈出离婚的那一步。

可是,这并不等于有了转机,朱一清的情感世界一片空白,如急待春风甘雨的干渴土地。这时,谢晓菲恰到好处地出现了,她并非像通常讲的第三者那样横插一杠子,令朱一清时时内疚处处自责。她的出现不亚于落水者身边飘来了救生圈,朱一清是满怀热烈之情接受了她。而且,这种感情丝毫没有掺杂进性爱,因为朱一清完全是想借助谢晓菲的青春活力跳出婚姻泥淖,以免去难以预料的灭顶之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