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16.海外遗产

作者:巴兰兰

周家娴一见母亲气喘加重,吓得跪在床边连声唤妈。周太终于缓过气来,有气无力地说自己的日子不多了,风前烛瓦上霜,唯独放心不下的是周家娴。又喘了一会,周太接着说,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包括你的两个哥哥。说着周太将一只手伸到垫絮下面,搜索着拿出一个信封,是个淡蓝色的信封。周家娴大惑不解地接过来,看了不禁惊讶万分。

信写于二十多年前中美恢复邦交之时,由美国佛罗里达州寄出,写的收信人是周家娴已故的父亲。信的内容是通知周家,周先生当年在美国投资入股的红利,从1940年到1970年累积的财产已达七位数。信用中文书写,落款是佛罗里达州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江姓律师。江律师催促周先生或者家人尽快与他联系,以便办理这笔财产的移交手续。

周家娴拿信的手无力地垂下,说不清纷繁变幻的各种感觉浪潮般在她心里涨起又落下。历史开了个玩笑,时间毕竟又过去二十多年,面对飞来横财,她茫然不知所措。静寂当中,她听见自己问母亲。你当初为什么不说?周太道,“文革”那时谁都怕沾海外关系,尤其像我们这种家庭,躲都躲不及呀。况且,拿了这钱,是福还是祸?我心里不踏实呐。周太痛苦地闭上眼睛,经验告诉她,周家的钱财只会带来灾难,宁可受穷,她也不愿再得到它们。现在之所以抖露出来,是为了日后在另一个世界见到自己的男人时好有个交代。周家娴这时以一种梦游者的神情对母亲说,她准备立即打长途电话将此事亲报两个兄长,请他们商定拿个主意。对前途对命运的难以预测,使周家娴的确恍若梦中。

未等周家娴拿起电话,房门被朱蓓敲开,朱蓓是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周家娴见状,将朱蓓拉到走廊上,带上房门之后再问出了什么事。随着朱蓓的讲叙,周家娴开始头晕目眩脚底发软,潜意识中最惧怕的伤害发生了。她倚住墙壁,问儿子周全现在哪里,有谁在他身边。朱蓓这时才记起该讲的关键内容,赶忙说周全已经没有了危险,谢晓罪的妈妈林阿姨在医院照看,林阿姨早把医葯费全垫上了。

周家娴立即安排母亲睡下,再与朱蓓赶往医院。在急救中心病房见到浑身是血缠着绷带的儿子,周家娴两眼一黑差点昏厥过去。

她扑到床边,连声唤着儿子的名字。这—刻,周全渐渐开始有了知觉,眼皮掀动了一下,接着缓缓睁开双眼。再后来,周全虚弱却清晰地说了声,妈妈……听到这声音,朱蓓竟先哭出声来,不顾一切地上前抱住周全的脑袋说,都怪我……都是我不好……要死由我先去死……周家娴连忙阻止道,事情已经过去,埋怨的话就不要说了。说着周家娴环顾了一下四周,问怎么不见林阿姨,应该感谢人家才是。

刚才进门时,周家娴只顾奔儿子而去,忽略了守在房里的林玉蓉。

林玉蓉哪里敢面对周全的母亲,当周家娴冲进来的那一刻,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趁着周家娴唤儿之际,林玉蓉悄悄离去。她何尝不想见到周全睁开双眼,但她更怕让周全认出“林阿姨”即是那个风情万种的“容姐”。

林玉蓉的不辞而别引起朱蓓的猜疑,并且从一开始林玉蓉对周全的那种异乎寻常的关切,以及超越了邻里之情的焦躁不安都使得朱蓓疑窦丛生。当然,朱蓓并非无端去猜疑。

当林玉蓉在街边生硬地从朱蓓怀里夺过去周全的一刹那p,朱蓓陡然记起来头天一个中学同学对她讲的一番话。

那个中学同学在“香江”大酒店总服务台工作,她非常神秘地对朱蓓说她发现了一个秘密。这同学曾与朱蓓一起去过谢晓菲家,对谢家女主人的美貌印象很深。这同学也见过周全,虽说是匆匆一面,但小伙子的帅劲已让她过目不忘。同学说她看见林王蓉在“香江”开了一间房,而且周全进去过,后来他们一起到总服务台退的房,同学的讲话声越来越低,她说大概有三次,都在夜里,都在她当班的时候。

朱蓓将信将疑地问同学讲这些是什么意思,同学暧昧地笑笑说,你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这种倒金字塔的老少配更是高消费呀。

朱满似乎有所明白,涨红了脸斥责对方是胡说狼道。朱蓓说污辱林玉蓉就是污辱谢晓菲,污辱周全就是污辱她朱蓓,两者都不能容忍。同学见朱蓓动了真气,马上赔礼道歉说自己可能看走了眼,况且这类事情根本就不该讲,讲了晦气。

想到这里,朱蓓不禁凝神端详周全,周全的脸因失血而显得苍白,宁静安详中透出天使般的纯洁,朱蓓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张令自己怦然,心动的脸与那号事情联系在一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