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17、随波逐流

作者:巴兰兰

周家娴一心挂两头地离开医院,她必须放下儿子这一头,赶回家去照顾母亲。临走时,朱蓓保证一定不会再出问题,而且值班医生也讲明再观察一天即可出院。

凌晨一点的大街没有了白昼的喧闹和夜幕初降时的华丽,沉寂中显露出它鲜为人知的老气与忧伤。周家娴觉得此刻的街景如同她的心境。周家娴埋头走着,越走两条腿越像灌了铅似地沉重。突然,仿佛所有的力气一下子耗尽,马上虚汗袭来又眼发花,她急忙抱住近前的电线杆,在一阵天旋地转的飘忽不定之中,她觉得生命似乎即将离她而去。此刻,她心里却无有恐惧,有的是苦涩苦寒的遗憾。她没能追求过也没能搏击过更没能去爱过,她只是命运河流中的一片落叶,随波逐流不知归宿。她弄不明白差错出在哪里,上苍对她竟如此不公。她并不奢望来世富贵如意,只盼来生还做女人,认认真真地去爱一场。周家娴靠着冰冷的水泥柱,思绪渐渐断裂无章,身子也瘫软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周家娴感觉好像躺在床上,柔软温暖,她猜想自己可能真的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就在这时,忽听有人在唤,屏息细听,是在唤她,声音由远而近。她努力撑开眼皮,慾看清是谁人在喊。睁开眼来,四周一片皆暗,微弱的光亮中,似有一个男子在身后,而且很近,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与心跳。再细看,周家娴发现自己竟躺在男子怀里,她想挣扎出来却被男子抱住,男子说,你太虚弱,必须休息一下,然后送你回家。这近在咫尺的嗓音是谢建军的,她的头正枕在他的肩上,而他俩就在那辆奥迪车内。

原来谢建军问及深夜归家的林玉蓉为何浑身带血的原因时,得知周家娴的儿子受伤。

林玉蓉为证实自己的话,特意讲明周家娴和朱蓓还在医院。一听此话,谢建军立即披衣出门,林玉蓉忙问去哪里,谢建军丢下一句话说去医院。谢建军不明白自己为何冲动地急于见到周家娴,是否与今夜出现的那个张所长有关?谢建军觉得自己的那段未了情缘应该了断,至于如何了断,他却一头雾水不得要领,这跟他平素的干练果决判若两人。

就在开车去医院的途中,谢建军发现晕倒在路边的周家娴,于是便有了车内的那番情景。周家娴没有去问如何被发现被抱进车内,来不及更多的思考,她突然依偎在谢建军胸前哭开,像个不谙事理任性赌气的小女孩,她哭得很专注,完全沉浸在情感释放的过程之中,丝毫不予理会谢建军对她所作出的相关爱的反应。躲在温暖安全的怀抱里尽情地哭上一回,是周家娴渴望已久的事情,此刻如愿以偿,心里的压抑减轻了许多。正当她反省自己的行为妥当与否之时,谢建军滚烫的面顿又挤压过来,他急切地要求道,我需要你……周家娴被这同样是滚烫的语言灼痛,发出一声呻吟,她太需要男人的爱抚,哪怕是片刻的倾情。接下来,那双无法阻拦充满慾望的手撩拨起周家娴体内的渴望,她感觉自己又好似—片落叶,在情慾的大海上随波逐流。是否应该找回迷失了的自我?周家娴紧张思索着,同时,她害怕被铺天而来的激情所吞没。就在这时,周家娴想起了林玉蓉,林玉蓉此刻成为她抵抗谢建军进攻的有效掩体。

终于,一切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谢建军不悦地问为什么。周家娴伤感地回答,这种偷欢与嫖客妓女有何区别。谢建军说,我是认真的,我珍惜我的初恋。周家娴睁大双眼凝视着谢建军,感觉自己的决心发生了动摇,于是赶紧说,是初恋就该维护她的纯洁,留块净土免遭情慾的玷污。这话也是告诫自己的,周家娴提醒自己再不能随波逐流。

谢建军闷闷点燃—支烟问,你看上了那个所长?周家娴答非所问道,你还爱不爱你的妻子?谢建军说,不要转移话题。周家娴说,这才是至关重要的内容,你的婚姻还存在,凭什么要我把自己交给你。这话问住了谢建军,此刻他才想起有关名誉地位前途等非常现实的问题,当然,他是不打算离婚的。他避开周家娴的目光说,难道不能先保持一种情人的关系,何必都苦苦折磨自己。周家娴出乎意料地笑了,笑得凄艳,她说,男人都将事业看得重于爱情,而女人却把爱情当作了毕生追求。你那样去想,对两个女人都不公正。说完,周家娴要求回家。

奥迪缓缓开动,谢建军一脸沮丧。他猛地停下车,转过身对周家妇说,我是认真的,难道你忍心让我永远守着一个难圆的梦?周家娴反问,梦圆了之后会怎样呢?有多少夫妻不是在梦圆之后又痛感梦的破灭。你当初追求林玉蓉时想没想过会有今天?周家娴惊讶自己瞬间对婚姻爱情的顿悟,接着无限悲哀地告诉谢建军,男人太偏重于性,偏重于占有女人的身体。女人太执迷于情,执迷于拥有男人的心。梦是否能圆的认识偏差就在于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