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18、黑色下午

作者:巴兰兰

周全经过第二天上午的治疗观察,准备下午出院。朱蓓吃午饭时打电话给林玉蓉,请她下午开车来接周全。林玉蓉在电话那头就她来不了,下午有事,不过她可以租辆车去医院。朱蓓听了为难地说自己下午有课,必须回校。林玉蓉问周家娴为何不能去接,朱蓓说周阿姨正在班上。林玉蓉说既然如此,只有她这个闲人去接周全了。林玉蓉要朱蓓尽管放心去上课,她保险不会误事。

放了电话,朱蓓告诉周全,下午林阿姨来接你出院。周全问哪个林阿姨?朱蓓诡谲地笑道,就是那个送你住进医院的林阿姨,是你个婆的老邻居呀。周全摇头,他哪里记得清受伤倒地后的情形,而且他对楚善里外婆的老邻居毫无印象,当然,朱蓓是个例外。

朱蓓见状叹道,你呀,真是个没心没肺忘恩负义的坏家伙。告诉你吧,林阿姨是谢晓菲的老妈,年岁嘛,也可以当你的妈,是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老女人。朱蓓处心积虑突出一个“老”字,同时留心周全的脸色,但一无所知的周全依旧一脸无辜。

朱蓓必须走了,她走到门边站下,转身对坐在床上正望着她的周全说,你……过来一下。周全听话地下床走到朱蓓跟前,朱蓓绯红了脸,踮起脚来在周全的chún上亲了一口,紧接着拉开门跑掉。周全怔在那里,并不是羞于男女间的示爱举动,对此,他已毫不陌生。他是被朱蓓的真情所打动。周全爱这个阳光女孩,从里到外亮堂堂的,世界和生活对她而言真是充满了阳光。正因为喜欢,周全从不主动碰她,就像是对待稀世珍宝,唯恐触摸之中造成伤害。周全深感有愧于朱蓓,愧疚自责使他痛下决心要结束那种行为。自从那次夜里在酒吧翻肠倒肚的呕吐,周全从心理到生理对那种行为更有了排斥症状。即便容姐只要求喝茶聊天,他也不愿再见面了。已经有些日子没去见容姐,周全很高兴自己有了新的开端。

周全回到床边收捡要带回家的葯物,等着林阿姨的到来。房门这时轻轻打开,周全扭头—看,吃惊地失手将葯瓶掉到了地上,来人竟是容姐!周全脸色发白,他此刻感觉这女人就像是死神,带进屋来的是陈腐的气息。

周全紧张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周全担心即将到来的林阿姨碰见这女人。林玉蓉没有在意周全的表情变化,她为眼前这具恢复了活力的年轻身躯而欢欣鼓舞。刚才接了朱蓓的电话,林玉蓉并非不想来,而是害怕穿帮,她不想失去周全。眼下朱蓓周家娴都不在场,她没有感到压力。她伸开双臂上前慾拥住周全,周全飞快地躲到一边,说请不要这样……林玉蓉的双手立即僵在了半空中,她说现在屋里只有我们两个。周全低头不去看她,重复刚才的话,请不要这样……林玉蓉的双手顿时折断了一样地垂落下来,泪水一下涨满她有双眼,她幽幽地说,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周全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了结这种事情。林玉蓉见周全毫无反应,突然咯咯笑起来,她说,我很可笑吧,半老人去追求一个毛头小子……是呵,我的确很老了,我是你的林阿姨……

这时,周全猛地抬起头来,满脸愕然,有些口吃地问,你……是谢晓菲的……母亲?

林玉蓉凄怨地点点头,接着含泪笑道,我不是什么容姐,那个容姐已经死了……说着林玉蓉僵尸样地走到门边,拉开门时迎面碰上正站在门外的朱蓓。原来朱蓓并没有去学校,她想了个计谋,让林玉蓉与周全单独呆在一起,以鉴定两人之间有无暧昧关系。刚才的一幕虽然没有看见,但贴着门缝她全听见了。

所以林玉蓉拉开门见到的朱蓓是满脸悲愤与鄙夷,然而,林玉蓉视而不见地从朱蓓身边走过。

朱蓓冲进屋,声泪俱下地追问周全,刚才林玉蓉的话是真是假。不等周全回答,他的表情已让朱稽感觉到世界末日的来临,她绝望地叫道,我恨你!你这个无耻之徒……这时周全冲上前抱住朱蓓,任凭朱蓓疯狂地踢她捶他,他也不松手。周全明白一松手,朱蓓便从此不再属于自己。渐渐地,朱蓓哭累了也打累了,涕泪把周全胸前打湿一大片。可朱蓓仍不歇气地质问周全,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周全此刻也是泪流满面,他知道流再多的泪水也无法洗清自己。解释无济于事,求饶更是多余,他只得默默地松开了手,等待命运的裁决。望着已经站开了的朱蓓,周全拼尽全力说了一句,给我—次机会吧。朱蓓这时做出的反应是机械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跑出医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