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02、美哉少年

作者:巴兰兰

进门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套复式五室两厅豪宅的女主人林玉蓉。44岁的林玉蓉高鼻大眼小脸盘,轮廓分明。略显浅棕色的皮肤紧绷绷地把周身包裹得曲线玲拢,不知内里的人望去以为她顶多三十毛边。林玉蓉一边甩掉脚上的高跟鞋,一边大声问母亲在和谁说话,末等回答,林玉蓉趿着拖鞋已进了小客厅。

当一身珠光宝气两手拎着大包小包的林王蓉出现在周太朱太面前,两位老人不禁“哎唷”了一声,五年不见,活脱一个当年的林太转世,只是皮肤黑了点,身上的阳刚多了点,这都是她那当码头工人出身的父亲的遗传。

林玉蓉一见老人,口气便轻巧起来,笑道,我还以为是保姆在陪老娘聊天,原来是您家们……我今天买的这些东西正好孝敬您家们,吃了夜饭再走。

林王蓉说着把大包小包放到方桌上,都是些烧鹅掌蜜制肉椒盐虾之类的下酒菜。周太笑道,几孝顺的丫头哟,林玉蓉用纸巾擦手道,您家莫夸我,莫忘了我是巷子里有名的野丫头。朱太接话说,哪里忘得了,翻墙上瓦的队伍,有一回把我家一清一巴掌打哭了,跑回家告你的状。

三个老人慈爱地笑着,看着后人如同看见当年的自己。林王蓉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笑道,您家们慢聊,我还要出去办事。说完几个大步到了门厅。林太的话这时追了上来,问谢建军晚上回不回来吃饭。,林王蓉一甩短发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晓得他今晚瘫在哪里。

林王蓉出了电梯,走下“天龙”的台阶,深深吸了口金秋十月凉爽带有桂子香的空气。她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不能让刚才提起的谢建军破坏了自己的情绪。林王蓉抬手理理短发,这是一小时前在发廊里做了的,发丝柔顺、发色亮泽、发型新潮,顺着指尖的前移,那张脸也是两小时前在美容厅做了的,却清水出芙蓉一般不见人工痕迹,技高一筹自然是价钱不菲。

当林玉蓉从地下停车场将她的金色宝马开出来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此时的林王蓉像许多过惯了夜生活的人那样,随着满街华灯初发而心情灿然起来。要去的地方是“亚典娜健美中心”,她办了一年的会员卡,刚去过三十多天。但今夜不同于往常,林王蓉按捺住心期,加快车速,她懂得“引而不发”的道理,要像品尝美酒那般慢慢品尝激情。

“亚典娜”是既有名声又卓有成效的健美中心,雇有外籍教练,吸引了大批白领丽人。

丽人们腰围瘦了,中心老板腰包鼓了,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当初林王蓉去健美中心,并非想减肥,她的三围本来就标准。她一早去美容,夜里去健身,中间再去股市泡泡,实在是打发时光而已。

林玉蓉没读大学,初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回城后当了近20年商场营业员,尽管没读多少书,却在社会大学里练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十年前股市gāo cháo迭起之时,她毅然决然辞去公职,靠七千元本钱炒股起家。第三年她将赚来的钱交与丈夫,鼓励他下海经商,因为她凭本能听见了商品大潮席卷而来的声音。下了海的丈夫依仗机敏干练和自家的关系背景,几年当中发了大财。望着被成功滋润得更加出众的丈夫,林玉蓉也有了功成名就感,她认为自己该歇口气,享受生活了。正当这时,丈夫那边却时有传闻,当然尽是桃色和带花边的。她曾闹过,也想离过,可是抓不到把柄。此外,一旦想到女儿,也下不了这个决心。丈夫那边俨然一副君子不计小人过的宽容大度,再三强调不要疑神疑鬼,难道忍心让女儿生活在一个双亲不全的家庭里。林玉蓉于是劝自己,且忍了吧,好在有钱,有的是消遣之地。

没有多久,宝马开进“亚典娜”露天停车场。下了车,林王蓉便看见站在路边的小茜。

小茜在某服装公司当广告策划人,三十岁左右的美人胎子,是林玉蓉在健美中心新结识的朋友。小村举手“嗨”了一声,她身边站着个挺拔的青年,玉树临风般地招人注目。林玉蓉的心跳不觉加快,迎过去的步子竟有了几分慌乱。

小茜笑着介绍说,这位是大名鼎鼎的股市魔女容姐,这位是本地区t台新秀阿强。高高大大的模特小伙大方地伸出手来,说了声容姐你好。林玉蓉有点迟疑地让自己的手被握住,两眼看过去时是一种久违了的羞怯。小伙子笑了,一口贝齿很诱人。小伙子说,容姐好害羞啊。小茜在一边抿嘴笑道,容姐是女强人,小心吃了你。林王蓉后悔自己的失态,赶紧掩饰道,风太凉……去餐厅再聊。

待阿强去开小茜的那辆白那达时,小茜悄声问林玉蓉,还满意吧?林玉蓉侧脸看着阿强的背影,赞叹道,美哉,少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