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20.门当户对

作者:巴兰兰

绝望当中的陈春香并没有放弃捍卫主权的战斗,尽管朱一清已经睡到客厅,实行所谓分居,但他终归还是法律意义上的丈夫。陈春香不想马上找组织把问题公开化,他懂得“物极必反”的道理。她采取“迂回包抄”战术、动员婆婆和女儿都去做朱一清的思想工作,一是说服他放弃离婚打算,二是探听究竟谁是那个第三者。事到如今,陈春香还不知情敌在何方。

朱太对此事的态度一开始是坚决反对,认为儿子有外遇实在是家门不幸,应该及早结束丑闻。后来见儿子吃了秤砣铁了心,也就认了命睁只眼闭只眼随他去。

朱蓓对父母的反目早有思想准备,且认为父亲的确比母亲出色。但朱蓓不愿意外人取代母亲的位置,所以站在母亲一边反对离婚。

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因周全“科仔”身份的暴露,朱蓓痛感爱情婚姻的虚假无常,她那颗阳光女孩的心冰冷起来,首先表现在对父母婚变的无所谓上。朱蓓对母亲说,你就那么看重男人,没了丈夫就不能生活?陈春香万万没想到女儿会这样说话,哆嗦着嘴chún说,你没有切肤之痛,哪里知道做妻子的苦衷。朱蓓突然哭出了声说,我的心早被撕成碎片扔到污水里,疼痛对我来说已经失去知觉……陈春香又一次万万没想到女儿竟会因父母婚变受到如此伤害,伤心之极地搂住女儿哭道,妈妈对不起你,没能操持好这个家。陈春香根本不清楚朱蓓的痛苦所在,而朱蓓又难以启齿,母女俩就那样哭作一团。

哭后,陈春香问朱蓓知不知道谁是第三者。朱蓓摇头,她对此完全不感兴趣,爱谁不爱谁,真有如姜太公钓鱼那般既玄妙高妙又简单明了。陈春香告诉朱蓓说,她通过以前留校同学暗中了解,打听到朱一清与谢晓菲往来甚密。一听到“谢晓菲”三字,朱蓓像被火烫似地跳将起来问,这是真的?!陈春香一见女儿的反应,满意地认为到底是自己的骨肉,和自己一道同仇敌汽。陈春香说,真假尚不清楚,只是道听途说。朱蓓这时冲动地在屋内来回走动,她被林玉蓉谢晓菲母女俩一样的卑鄙无耻所激怒,一个是抢了母亲的丈夫,另一个是夺走她的恋人。她还在等待什么?雪耻是当务之急的事情。陈春香见女儿反常的举动,赶忙说真相没弄清之前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否则会被人告上一个诽谤的罪名。朱蓓停止走动,严肃地告诉母亲,我想的与你想的并不是一回事,不必担心。经过短暂的分析判断,朱蓓认定谢晓菲就是父亲的情人。虽然谢晓菲曾经是自己的好友,但她们母女俩背信弃义的行为已使纯洁的友谊荡然无存。朱蓓浑身火烧火燎地躁热起来,那是被愤怒的火焰煎熬的结果。

为了抢在女儿前面,避免不该发生的事情,陈春香决定约见谢晓菲。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两个爱着同一个男人的女人坐在了一起。两人都是有备而来,就看由谁先发制人。陈春香先开口,她说她与朱一清操持一个家太不容易,二十年来风风雨雨磨损了爱,但那段真情还在。她希望谢晓菲品尝了爱情的滋味之后该退出爱情的角逐,因为谢晓菲还很年轻,完全能遇上另外一个值得去爱的男人。而她陈春香已丧失这种可能,家庭婚姻对她而言更是显得至关重要。

陈春香讲得宽容大度、真诚感人,谢晓菲不由得同情起来,但对陈春香的处境她却无能为力,因为爱情是不可以转让的。谢晓菲避免用“阿姨”这个称呼,她叫陈春香为“老师”,以缩短两人间的年龄差距。谢晓菲说、陈老师,您可能没有想到我的退出并不能弥合您破裂的婚姻,还会有其他人趁虚而入。此外,您的婚姻先天就有缺陷。陈春香耐着性子说,是吗?她等着看这小女子能卖出什么狗皮膏葯来。

谢晓菲侃侃而谈,说陈朱婚姻的先天缺陷是门不当户不对。一句话等于揭了陈春香的短,陈春香一下变了脸色。谢晓菲知道会是这样,沉着地说,您听我说完了再批驳也不迟。谢晓菲说,门当户对实质上是指男女双方相同的生存环境,相同的生活方式以及相同的情趣爱好。诸多相同的因素会使双方很快相互适应和接受,减少不必要的磨擦,如此婚姻自然稳定。

反之,生存环境、生活方式、爱好情趣的不同,势必容易使刚刚点燃的爱情之火迅速熄灭。婚姻仅仅用性爱来维系是不够的,还要依靠相应的经济基础和使生活丰富多彩的思想智慧。三者缺一不可。您的婚姻中缺少的部分,我却能给予他,我能够成就他的事业,而您不能。这就是他为什么最终选择了我的原因。

陈春香不再作声;望着年轻迷人的谢晓菲,陈春香悲哀地想,这个尤物拥有青春和美貌,智慧和财富,她当然是所向无敌的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