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21.匿名电话

作者:巴兰兰

朱蓓这些日子在校园里和往常一样活泼快乐,她身边聚集了除周全之外的好些个同届或高一届的男生。其中一个家里做摩托车生意,放了一辆摩托在学校,黄昏时分就带着朱蓓去飚车。那红色摩托铆足了劲“轰”地—声飞走之际,沿路都听得见朱蓓朗朗的笑声。

再也没有看见周全来找朱蓓,谢晓菲问朱蓓怎么回事,朱蓓懒懒地答道,结了婚都难保不被人挖墙角。何况这没有婚约的。谢晓菲听得出朱蓓话里有话,也就不再细问,随口说了句,周全是个优秀的男孩。朱蓓毫不口软,追上一句,优秀的已婚男人比优秀的男孩更带劲!谢晓菲已嗅到朱蓓身上的火葯味,干脆借故一走了之。

说起周全,那天黄昏真的遇到周全。当时,飚车男生跨上摩托带着朱蓓,正巧周全从不远处迎面走来。朱蓓顿时兴奋异常,大声命令男生快开快开。男生顺从地立即点火,红色摩托于是风火轮一般从周全身边飞驶而过。一瞬间,朱蓓的笑脸灿若桃花,笑声银铃般挂上树梢。周全强迫自己不去回头张望,他觉得这是对他的惩罚,他希望朱蓓幸福。

朱蓓没有随摩托返回学校,她去了一个电话亭,她要办一件重要的事情。

谢建军近日心情很好,一是“达莎”的扩建项目已经董事会审查批准通过;二是引进的外资陆续到位;三是市里一位重要领导干部亲自向他求亲,说自己的宝贝儿子看中了他的女儿谢晓菲。好事成双,捷报频传,在攀登事业高峰的崎岖道路上,谢建军已经眺望到耸入云端的无限风光。然而,在情场上,周家娴却成为他一生最难逾越的高峰。谢建军也明白好事不可占全的道理,而且,操之过急反倒慾速则不达。

看到女婿心情好,刚刚放下碗筷的林太问起亲家爹的近况。谢建军说老爷子身体健旺,胃口也不错。林太点头附和道,我看也是这样,早晨锻炼时他腰板笔直,中气十足,阳寿长得很呐。林太停了停,看了看女婿的脸色,试探道,你想过给老太爷找个老伴没有?

谢建军听了一愣,他从未考虑过这种问题,感觉非常突然。他问岳母怎么回事,林太神色庄重地说,俗话说满堂儿女,抵不上半路的夫妻。人老了就想有个伴,端茶送水其次,关键是知冷知热说两句贴心话。如今子女哪个不忙,就是董永转世,也不能不干工作只管爹妈呀。

林玉蓉端杯茶坐到一旁说,您家有话直说,莫光摆大道理。林太不满地膘了女儿一眼,接着说,听隔壁的朱太说,老太爷年轻时和她是结发夫妻,后来老太爷被国民党抓去坐牢:这段姻缘便了了。现在几十年不见的人又走到一起,看来缘份还未尽,老太爷也有那个意思,想和朱太重结秦晋之好。

林太三言两语讲了一个跨越几十年的故事,屋内人一阵惊奇一阵沉默。后来林玉蓉冷笑一声说,想得倒美,人家坐牢房时就离婚,人家住豪宅时又复婚,简直是一副叛徒嘴脸!林玉蓉说这话时满怀着对朱蓓的怨恨,她认为是朱蓓影响了周全对她的感情。林太不满女儿的态度说,感情归感情,政治归政治,莫扯到一去。林玉蓉反驳道,你为什么不再嫁人,再嫁个比我爸更大的官不好吗。

林太被女儿一句话呛住,气得说不出话来。

听到这里,谢建军才表态,他说老爷子的事情他自己定,做后人的只能给他当参谋提个醒,不要图一时快活惹上一身麻烦。正说着电话响了,谢建军起身去接,一听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陌生男人说,总经理日理万机为国分忧,不知自家后院巳经起火。谢建军警觉地反问有什么事,对方说,你老婆拐骗无知少男,你女儿勾引有妇之夫。一个家乱成这样,你居然沉得住气。谢建军按擦住心头怒火,握话筒的手却不由自主抖了起来,他竭力保持自己的尊严,语气平稳地问,你要怎样?谢建军猜测对方可能带着黑社会背景,敲诈钱财是目的。然而对方爽快地答道,不想怎样,把真相告诉你,叫你心里不舒服。说完,对方挂了电话。谢建军手拿话筒听着里面的盲音,脸色铁青得像生铁铸成。

电话亭这边,朱蓓乐呵呵地从一个打工仔模样的男子手里拿回事先拟好的讲话稿,顺手送去十元钱。打工仔说就十元?替你报了仇出了气,就值这点钱。朱蓓大方地说,那好,再加十元。打工仔吹了个口哨,高高兴兴地离去。

秋日的黄昏美丽忧伤,朱蓓犯傻似地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边的火烧云。她不知道自己还该做点什么,这一刻,她万箭穿心般地想起了周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