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23.金钱畅想

作者:巴兰兰

周家娴的母亲周太到底没能捱过这年的秋季,安详中带有几分遗憾地离开了人世。说遗憾是她未能等到外孙周全大学毕业,说安详是她临终之时一手握着女儿周家娴的手,一手握着派出所张所长的手,他们俩当着她的面答应百年好合,了却了她最大的心愿。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周家娴又与从外地赶回奔丧的两个兄长商议那笔海外遗产的处理事宜。两个兄长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迅速与佛罗里达州的那家律师事务所取得联系,希望他们尽快派人来审查相关材料证件以验明正身。由于年代久远且金额不小,对方同意派人来华会同当地政府部门处理好这个遗留问题。

周家的这笔海外遗产分摊到三个子女头上,每人都成了百万富翁。周家娴感觉这种情况有些像大人哄骗小孩时许下的美丽诺言,不是亲眼所见,她难以相信诺言会变为现实。然而,即便未见一分钱,周家原来早已没有了往来的亲友这时却纷纷登门。多半是来叙旧情,说如何与周家夫妇同过甘苦共过患难,如何看着周家三个孩子长大成人。有个别人甚至拿出一纸借据,说以前不忍心催逼周家的借款,如今周家有钱了,理应连本带息一起还。面对乱哄哄的局面,两位兄长找理由回家去等候消息,剩下周家娴一人不仅在家中接谈,有时在早点铺在“达莎”会面以前难得一遇的亲戚六眷。

这天逢到周家娴轮休,张所长晚上去了她那里,碰巧周家娴送亲戚到门口。回头给张所长端了茶水后,周家娴无奈地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你觉得好笑吗?张所长笑笑,很宽容地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再正常不过了,都是俗人嘛。周家娴点点头又问,世上有没有不为金钱所动的人呢?张所长又一笑说,有哇,比方我,我可是在你继承遗产之前向你求婚的。周家娴听了不觉笑开,笑得羞涩涩的。周家娴在母亲临终前明确了与张所长的关系,一为了母亲,二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所能抵御住来自谢建军的情感诱惑。周家娴不敢回想那晚在汽车内发生的事情,想起来就有些后怕。说实话,周家娴并不讨厌张所长,而且还存有几分好感。

张所长调到这块居民区的派出所工作是在楚善里居民搬迁的那一年,那时周家娴住婆家,还不认识张所长,后来离了婚跟母亲住一起,五个月前在准备搬新居“天龙”大厦时认识了张所长。那次是张所长为调查拆迁户状况专门来走访。当了解到周家母女一时难以筹齐住新房的补交款,张所长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的钱解了燃眉之急。从那以后,张所长经常来周家,不是帮忙扛煤气罐换气,就是跑腿送周太去医院看病,以至于周太把他看作了儿子或女婿。面对这样的好人,周家娴哪能不满怀感激之情。

张所长见周家娴主动谈起“钱”的问题,于是提醒周家娴一定要作好思想准备,考虑好对钱款的安排,以免一旦东西到手,像叫花子捡到元宝那样惊喜若狂的同时又不知所措。周家姻感激地对张所长说,我们兄妹对此事看得都很淡散,一分为三,不存在争端。

倒是我自己真的叫没了主见,不晓得对飞来的横财如何处置,你帮我出出主意吧。周家娴信赖地看着张所长,张所长当即为难地说,钱是你的,我哪有发言权。周家娴低下头说,结了婚不就是一家人了,还分那么多的你和我。谁知张所长听了连忙声明道,不不不,结了婚那也是你的财产,婚前要作财产公证。张所长越是强调,周家娴心里越是踏实,庆幸自己遇上了忠厚老成的男人。

就在这时,周家娴没有料到张所长大胆地上前来拥抱自己,张所长的拥抱虽然笨拙,却使周家娴感到一种可以依靠的力量。张所长激动地告诉说,尽管他不会谈情说爱,但是他内心还是懂得如何去关爱女人。张所长喘了口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从认识周家娴那天起,他就喜欢上了她,即便那时妻子病故的悲痛还未消失,可他已经意识到她能带来新生活的曙光。周家娴紧紧依展在张所长怀内,头一回听见他如此动情的讲话,她禁不住热泪盈眶。抬头唤了声“老张”,张所长以深情的目光迎接住深情的呼唤,尔后低下头去以热吻封住周家娴的双chún。

幸福的一瞬间过去了,周家娴热烈地说,我们俩明年春暖花开的时侯成婚,一定要体体面面地办婚事。然后,送儿子出国读研。再然后,我还要隆重地嫁女儿,让她当天下最美丽的新娘!周家娴见过张所长的女儿,那是个文静的女孩。当周家娴结束畅想时,张所长解释了一句说,我的女儿不想早早结婚,她也想出国深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