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24.梦断层楼

作者:巴兰兰

周全始终不能从失去朱蓓的痛苦中自拔,他每去一次路边看朱蓓飚车,这种痛苦就更深一层。当得知母亲继承了一笔遗产,周全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去国外,唯有离开,才能忘却。

这天下午听完课,周全接到呼机信号,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很陌生,周全猜想是朱港在校外打来,飞跑到宿舍楼的传达室打电话。电话挂通,传来的却是广告策划人小茜的声音,小茜说,多日不见,听说你对容姐倦了?周全刚才的高兴早已化为乌有,没好气地“嗯”了一声。小茜又说,有个更年轻漂亮有钱的女人想见你,你是……没等对方讲下去,周全对着话筒吼道,我恨你们,你们这些下流坯子!周全掼了电话,蹲下身子双手揪住头发呜咽起来。

慢慢地,有双手抚摸起周全又密又厚的黑发,周全猛一抬头,恍惚中看到的是朱蓓。周全求助似地抱住女孩的腿,央求道,不要离开我,不要……停了一会儿,女孩说话了,她说她是谢晓菲。周全又抬头,果真是谢晓菲。谢晓菲扶起周全,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两人居然反目成仇。周全闷闷地说一言难尽。谢晓菲说,我是你们俩的朋友,我真心想帮助你。周全转身走出传达室,边走边说,谢谢,可是,谁也帮不了我。

周全来到黄昏的路边,等待朱蓓的来临,没多少时间就听见了摩托车充满豪情的马达响。周全赶紧拦住一辆的土,说跟上那辆摩托,于是马路上红色的士与红色摩托展开速度竞赛。周全摇下车窗,对着接近当中的朱蓓大声喊道:朱蓓,我爱你!戴着头盔的朱蓓似乎在风声里听到了什么动静,朝周全呼喊并招手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周全热血沸腾,马上又喊道:我爱你,朱蓓!可是,摩托车决意摆脱的士的纠缠,加足马力冲出去老远。的土司机见状将车开到路边,周全捶着椅背大叫为什么停车。司机有四十来岁,回头对周全说,小伙子,像你这样追女孩子,就是有十条命也都得搭进去。看了看周全的脸色,司机又说还想去哪里,周全垂头丧气地说,我想回家……

周家娴趁轮休在家里烧了几个好菜,请张所长下了班来吃晚饭。正吃着,谢建军来了。周家娴一时表情不大自然,张所长倒热情地招呼让座,说快趁热尝尝家娴的拿手菜。

谢建军也不推辞,坐下来便拿起筷子端起酒杯。周家娴扒了几口饭后起身说自己吃饱了,下楼去买个哈密瓜,让两个男人慢吃。

出了门没走多远,周家娴一摸衣兜,记起忘了带钱。她赶忙返回去取钱,就在轻轻推门的一刹那,无意中听见了一句话,这句话让周家娴马上中了定身法似地定在了门边。

那是谢建军在说话,他说,张所长深谋远虑技高一筹,谢某自愧弗如。张所长说,谢老板过奖了,我从来缺的就是智谋。谢建军说,那我就来摆一摆你不缺的东西,先问你怕是不怕?张所长答,为人不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谢建军说,是条汉子,那我就说了。谢建军说的是五个月前的一件事。

五个月前,张所长去市公安局户政处办事,户政处的负责人说前不久收到一封美国来函,要求帮助查找一位周先生,现在的家庭住址不明,但解放前的记载详细。户政处问过几个派出所,都没有查到此人,让张所长在他分管的区域内再找一找。张所长拿了那封美国来函回去认真查找起来,茫茫人海之中竟真的找到那个姓周的曾投资海外的银行家。张所长不动声色详细了解了周家人现在的情况,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幕幕场景。

谢建军讲完了,问道,没有冤枉你吧,张所长。屋里一阵沉默之后,听见张所长说,谢老板,你调查得这么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谢建军笑笑说,你先讲讲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那百万遗产?还是单纯为了周家娴这个人?屋里又是令人窒息的沉默,仍然是谢建军开口,既然你不敢讲,我就告诉你,我只为了周家娴一人,她是我的初恋,不能容忍其他人横刀夺爱。张所长显然被激怒了,大声道,你有家产有老婆还想养情妇,你高尚不到哪里去。实话对你说,我是为了钱,我的女儿想出国……

这一刻,周家娴在门外歪歪倒倒起来,可她不允许自己倒下,她不能倒在这样两个男人面前。周家娴摇摇晃晃地来到走廊的窗户前,推开窗,秋风挟着点点灯火扑面而来。她准备去见母亲,准备与母亲再争论一回有关嫁什么人的问题。周家娴没有任何感觉地站在窗台上,抬起二条腿伸到窗外,正当她预备抬起另一条腿纵身一跳之际,一个凄厉的喊叫声阻止了她的行动。

那是周全发出的喊叫,周全这时已经扑上前死死抓住了母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