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25.棒打鸳鸯

作者:巴兰兰

林太的一耳光打出来林玉蓉从未有过的自卑感,她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吃不喝一整天没有露面。谢建军问岳母,林太摇头说,为晓菲的事在怄气呐。谢建军也懒得去劝,由她在那里闭门思过。林玉蓉的确是在反省,母亲的那段经历对她的震动太大,联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内心充满悔恨。为了将来女儿不遭人耻笑,她发誓洗心革面。

林太害怕女儿被自己一巴掌打出什么毛病,晚上挂电话把外孙女喊了回来。谢晓菲拍开书房的门,被母亲呆滞的神情吓住,拉起母亲的手连声问怎么啦。林玉蓉惨然一笑,看着女儿光洁的脸蛋说,我在替你的将来担忧。一句话说得谢晓菲柔肠寸断,搂住母亲的脖颈泪珠直掉。

谢建军这时趁热打铁对女儿说,你母亲为你急成这样,你再不能瞒着父母一意孤行。谢晓菲一听明白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转过身来,是我主动找上的朱一清,我爱他,不管他的年龄有多大,我愿意协助他成就他的事业。谢建军“啊’了一声说,他的事业?真是年轻人的浪漫幼稚!他要想出书,我现在就可以赞助他十万八万,何苦让你去协助。谢晓菲被抢白得一时找不出对答的词,虽然抗议式地直视父亲。

谢建军乘胜追击说,且不提年龄上的悬殊会给以后生活所带来的不便,单是家庭环境上的差异也会构成你们之间的障碍。谢晓罪不屑地反问,难道谢家与朱家也有个门不当户不对的问题?谢建军双手一拍道,到底是我的女儿,这么快就找到问题的根子。朱家是个典型的小市民家庭,从朱一清母子对待陈春香家人的态度上就可看出一二来。而我们是干部家庭,你从小受的教育与朱家完全不同,你能担保朱一清对你的感情中不掺杂半点金钱慾望?谢晓菲不服气地说,你这是典型的血统论。谢建军不去反驳,继续说,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接下来谢建军讲了那位副市长替儿子提亲的事情,希望女儿一定不要因一时冲动误了自己的前途。谢晓菲听完父亲的训导,冷笑道,如今连英国王室都能接纳平民出身的女子为妃,你们看不起朱一清,难道你什们的血统比皇族还高贵。请问,你们自己的婚姻是否幸福呢?说到这里,谢晓菲不禁思索自己对陈春香所讲的“门当户对”,与父亲讲的“门当户对”之间有多少本质上的区别,一个是市民对农民,一个是干部对市民,要克服这当中存在的差异,难道真要付出痛苦的代价?

谢建军为女儿伤透了脑筋,见软的一套行不通,决定试试硬的。他打电话找到朱一清,直截了当告诉说愿意资助来一清出书,出多少本都行。朱一清自然明白谢建军的用意是要自己放弃他的女儿,而放弃既有损朱一清的尊严,也伤害了谢晓菲。于是朱一清坚决地回答说,谢总,这不可能。谢建军没有耐心周旋,断了退路地说,既然如此,休怪我不客气。朱一清虽然有为爱情献身的勇气,可毕竟是一书生,想起谢建军森冷的声音,心里不免有些发毛。

令朱一清心里发毛的事情到底发生,第二天下午朱一清因学校有事耽搁了下班时间,回家时天已煞黑。下了公汽,朱一清急匆匆正走着,迎面过来四个男人,双手都揣在裤兜里,兜里鼓鼓的像有家伙。朱一清一阵紧张,心想来者不善。未等他再想,四人上前掏出家伙就打。朱一清抬手护住头部,边跑边喊救命。

四人紧追不放,没跑多远就撵上去将朱一清逼进墙角,其中一人操刀对朱一清说,你再敢纠缠良家女子,我便一刀剜下你传宗接代的玩意。朱一清忙解释说自己并非拈花惹草之辈,不存在纠缠和迫胁。操刀者不耐烦地说,老子不与你咬文嚼字,你干脆讲以后还敢不敢?朱一清见状自知在劫难逃,仰面长叹,动手吧,为爱情我死不足借!操刀者听了竞犹豫起来,嘟噜了一句,真是个呆子。说完拉开架式,慢慢吞吞去扯朱一清的裤子。

正在这时,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冲了过来,一上前就去夺刀,口里连连叫道,不准伤害我的丈夫,!操刀者一怔,争夺之时那刀尖却“噗”地一下刺人妇人的腰间。妇人“啊”了一声,夺刀的手立即软了下来。四歹人原本只想吓唬吓唬朱一清,不想真的伤了人,赶紧丢下朱一清仓皇逃走。

那个妇人正是陈春香,她夜里外出办事,回家途中忽听身后有人喊救命,再细听像是朱一清在喊,便疯了似地转身去追,直跑得头发披散开来。这时陈春香倒在朱一情怀中,她很高兴为自己的丈夫做了点该做的事情。朱—清捂着妻子的伤口悲泪长流,连声问为何要救他这无情无义之人。陈春香气若游丝地回答说,我愿意为你去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