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27、各奔前程

作者:巴兰兰

新的一年来临了,这一年拥有的三个“9”字令世人对即将结束的一个世纪充满惜别之情。“天龙”大厦的老邻居们在新年之初因为—对新人而有了新的话题。这对新人并不年轻,鹤发鸡皮却掩不住来自内心的幸福甜蜜。新郎是谢建军的父亲,新娘是朱一清的母亲。

谢建军对此事巳经想开,权当父亲找了个24小时全天候的保姆,省得他再去操心。朱一清更是有思想准备,母亲老有所爱,未必不是件好事情。新婆婆过了门,林玉蓉躲不过见公婆这一关,硬着头皮去问好请安。朱太如今改叫“谢太”,看见林玉蓉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大度地上前拉住林玉蓉的手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莫搞那些个客套。等下把你妈接上来一起吃午饭,我烧几个好菜你尝尝。谢家老爷子不知内里,一旁附合道,是哇,你婆婆不是外人,她与我从五十年前相爱到如今。朱太听了满脸胜利者的微笑,林玉蓉也笑,却在心里“呸”道,槽老头,刚有新妇,就把死去的老婆忘得一千二净。

谢家的喜事并没有消除谢晓菲心头的阴影。为顾全大局,她追不得已参加了在酒店举行的婚宴。酒席之上,谢建军和朱一清作为新人双方的儿子一起举杯挨桌敬酒。当来到谢晓菲跟前时,朱一清犹豫了。自从陈春香为保护他而受伤,深深的负罪感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朱一清明白自己与谢晓菲之间再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因为他无法还清陈春香以生命为代价来索取的人情债。从那以后,他开始回避谢晓菲。谢建军看出朱一清的为难,对女儿说,还不快些与朱叔叔干杯。谢晓菲起身迎上前与朱一清碰杯说,朱叔叔,祝你母亲和我爷爷重温旧梦,祝你和陈阿姨再续新篇。说完痛快地举杯一饮而尽。朱一清毫无表情地连连称是,举杯之时却将酒大半泼洒到了衣襟上。谢晓菲见状大笑起来,恨恨地说,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小男人……所幸宴席上人声嘈杂,除了谢建军和朱一清,再无旁人听见谢晓菲痛彻心肺的骂语。谢建军很满意这件麻烦事有了今天的好结局,他非常感激陈春香,在陈春香住院期间,他曾特意去探望过,并将一个装有一万元存单的信封塞到陈春香手中。

周家娴远离了“天龙”大厦,自然不知道那里所发生的一切,她心情舒畅地干着自己想干的事情。先是申请办起家政服务公司,组织下岗姐妹靠自己的双手另辟一片新天地,公司取名为“新天”,叫得扬眉吐气。后又与市福利院合资开设市内第一家收费性质的托老院,以优质优价为白领阶层解决无暇照顾老人的困难。有了这两项工作,周家娴过得很充实。她还学会了上网,夜里空闲下来,就在网上与远在异国他乡的儿子交谈。

先后有不少人劝周家娴再婚,周家娴都婉拒说太忙顾不上。实际上,她害怕去亲近男人,她像一个冰美人那般以冷漠为盔甲保护着自己易碎的心。当然,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周家娴也学会去享受生活。经人介绍,她去了那家著名的“雅典娜健美中心”,每周去两次,两次共四小时有针对性的锻炼足以消除中年女性日益积累的多余脂肪,和绷紧她们逐渐松弛下垂的臀部rǔ部等处的肌肉。在运动中周家娴体验到一种绝非是在“达莎”做工时所能相比的疲累,这种疲累能让人体验到生命的顽强。

一次偶然遇见也是去“雅典娜”的林王蓉,林王蓉叹道,一年不见,你真是脱胎换骨成了另外一个人!周家娴理理修剪入时的短发,笑道,变成了外星人?林玉营还在感叹,真是白领丽人。林王蓉一直愧对周家娴,好在周家娴毫无觉察,林王蓉才得以有说话时的那份自然。

林玉蓉说,在报纸上知道你办的公司业绩突出,都替你高兴,建军常夸你是女中豪杰。周家娴感慨地说,这都是被生活逼出来的,也是靠那笔海外遗产垫底干出来的。否则,我现在可能还在卖早点,还在当清洁工。林王蓉有同感地点头说,是啊,钱这玩意真是奇怪,可以毁掉一个人,也可以成就一个人呀。后来,两个女人友好地在“雅典娜”门口分手,怀揣着各自的秘密离去,这些秘密将藏匿到她们生命终止的那一刻。

年头岁尾,市里表彰再就业明星以及对下岗人员安排工作做得好的单位。大会主席台上坐着市里有关领导,还坐着再就业明星和受表彰单位的负责人。那天,周家娴做为明星登台,她一身浅灰职业裙装分外端庄干练,坐在她身旁的是“达莎”的总经理谢建军。谢建军主动伸手握住周家娴的手说,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周家娴优雅地一笑说,命运喜欢捉弄上了年岁的人,等你回首往事之时,总会有恍若隔世之感。

(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真爱是谁》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巴兰兰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巴兰兰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