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03、不期而遇

作者:巴兰兰

双休日商家的生意最红火,虽然打折,却不亏本。每逢双休日,老百姓便瞅准折扣最多的地方去购物。“达莎”商都是这个城市中唯一不打折的最后堡垒。这种土围子式的作法反倒刺激了某些顾客,“去达莎购物”成了追求时髦者的口号。

“达莎”商都早晨九点开门营业,夜里九点打烊,从早上八点半到夜里九点半,各楼层的清洁工不间断地巡逻在各自岗位上,以保持“达莎”高人一等的杰出形象。因此,进“达莎”购物,的确赏心悦目,心矿神怡。

周家娴来“达莎”当清洁工已快三月,是通过派出所的张所长介绍进来的。工作很累,但薪水不低。周家娴自愿做夜班,问及原因,说是白天还有一份工作要做。在此之前,下了岗的她还做过钟点工、送过牛奶。周家娴需要钱,母亲常年患病吃葯打针要用钱,儿子读大学学杂费住宿费也离不了钱。靠早点铺的那点工资和外地况长的补贴解决不了问题。周家娴咬咬牙做起第二份工作,自信天无绝人之路。

“达莎”的清洁工着装统一,上身白衬衣,绿马甲,下身绿长裤,黑布鞋,头发以白色蝶翼帽束起,就像域外护士头上戴的那样。总之,“达莎”的清洁工也与众不同,而周家娴穿起起来更是不一般。一次一个外国女顾客感慨地对“达莎”总经理说,呵,你们的女清洁工不仅有着天使的容貌,而且具备天使的品行。原来,外国女人上厕所时不慎将手链掉进马桶,情急之中,她没有想到自己动手,而是招呼来了绿马甲周家娴。周家娴毫不犹豫地伸手到马桶内捡出那根被污染了的白金手链,并且谢绝了对方的酬谢。外国女人的话使总经理很兴奋,因为外国女人的丈夫正是“达莎”的外资合作伙伴。外国女人说,你管理得很出色,我会催促我丈夫下决心进一步扩大投资。谈话结束之后,总经理对那个无意间起了至关作用的清洁工产生了兴趣,决定亲自去看个究竟。

夜星八点半,商都内的顾客少了许多,各楼层的清洁工抓紧时间忙碌着。他们的规范动作要求是不出声响、不拖泥带水、不占视线,他们就像影子那样出没于大厅和楼道里。

虽然到了秋季,室内还有中央空调,可周家娴依然是汗流浃背。她正埋头用一把柄端三尺宽的棉线拖把清洁地面,此地段此刻无人,可以奋力前进。突然一个人来到近前。周家娴控制不住自己的惯性,拖把几乎触到那人的鞋面,那是一双铮亮的黑皮鞋。周家娴一慌,忙直起腰说了声对不起。按规定,弄脏了顾客的鞋袜衣物是要扣薪水的,可是那人不见动静。周家娴慢慢抬起头来,发现那个男人正直勾勾地打量自己。

男人喃喃道,你……,周家娴无力地回答,我叫周家娴。她不明白这个面色红润气宇轩昂的男人堵住她的去路有何用意。男人显得有些激动地说,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谢建军呀!谢建军曾经是周家娴的中学校友,曾经一起在校学生会当过干部。可是,眼下的重逢场面并没有勾起周家娴的半点喜悦,她的表情木然,一是太累,二是以这种憔悴模样出现在老同学面前,毕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周家娴擦了把额上的汗,强打精神笑着说,原来是谢建军呀,认不出来了。早知道你跟林太的玉蓉结了婚,可一直就未遇见。周家姻自从下乡插队,再没遇见过谢建军,最后一次见面大约在谢建军参军离家前的头一个晚上。周家娴的淡漠,使得谢建军的面色逐渐变得凝重。他告诉周家娴,下班后他在“达莎”的正门口等她,一起去吃夜宵。周家娴正要拒绝,谢建军竖起一个手指在嘴边说,不要拒绝,这是命令。

谢建军的突然出现不可能不在周家娴心底激起波澜。当时她就有个念头,想马上对着镜子看一看,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下班了,周家娴疲惫地去了洗手间,先掬几把水洗了脸,然后拢了拢头发,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个髻。她的头发太厚,为节省理发费,索性不剪,却被旁人认为是高雅时髦。管他呢,她没有去辩解的精力。柔和的灯光下,她最后定睛朝镜子里望去,她已经很少去注意自己的容貌,镜子里的女人清丽哀婉,她有意笑了一笑,笑容忧郁伤感。她立即决定等会在谢建军面前尽量不笑,要像三十年前那样,显出尊贵来。

“达莎”的正门金碧辉煌,“不夜城”一词在这里能找到恰当的注释。周家娴和别的女工一起从侧门出来,正准备绕道去正门,有人问去干什么?周家娴犹豫了一下说有老同学在等。那人好奇地问是男同学吧?周家娴无奈地点点头。那人还不罢休,跟着问长得帅不帅,说话间她们已快到正门。远远地,周家娴看见站在台阶上的谢建军,灯光辉映下的谢建军气度不凡,一身挺括的深色西服显出身份和品位。这时,就听得那人“哇”了一声说,我的天,那是我们的总经理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