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04、似水流年

作者:巴兰兰

谢建军开一辆黑色奥迪,既不失身份又不过分张扬,“恰到好处”是他做人办事的一个原则。他挑了一家僻静雅致的饭馆,拉开车门请周家娴下车走在头里,谢建军则跟在后面。周家娴特意站下等着,谢建军却说,我喜欢跟在你身后。周家娴不解地问为什么,谢建军不动声色地说,我喜欢跟在后面看你的两条长腿。一句话终于打开周家娴记忆的闸门,眼前的这番对话早在三十年前就巳发生,她顿时怔在了那里。片刻的慌乱过后,周家娴不自然地笑笑说,谢总真幽默,都是年近半百的人了。谢建军这时也笑着说,情绪调动起来了,等下才好一醉方休。说完走到前面带路。

谢建军一口气点了一桌菜,周家娴连说破费了。谢建军盯住周家娴说,今晚我特别高兴,千万不要谈钱。周家娴急忙摆手说,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母亲身体不好,必须早些回家照顾。谢建军抬腕看表说,十一点送你回家,家住哪里?周家家说住“天龙”大厦。谢建军高兴地一击掌道,原来是邻居!周家家说自家住裙楼,与主楼有天壤之别,就像此刻两人的装扮。谢建军双眉一扬问什么装扮,说着目光朝周家娴身上看去。

周家娴穿件式样过时已辨不出色调来的的确良衬衣。谢建军说,请不要任意扩大我们之间的距离,你在我心中永远是一尊……女神……,周家娴听了这话身子一阵僵硬。她尽量挺直腰,吃力地问,为什么要如此恭维?五年前我就下了岗,工厂垮台了。五年前我也离了婚,家庭破碎了。我—无所有,对任何人既不构成障碍也不带来福音。周家娴说着目光直视过去,无畏的坦陈中包含着轻蔑。她了解那种暴富后急于显露的心理。

谢建军熟悉这目光,看似柔弱却能透视心底。近年来,他见惯了各类媚俗的眼神,愈发感觉到珍藏于记忆中的这道光亮的可贵。谢建军兴奋地迎接着熟悉的目光,冲动地喃喃道,你误会了,你是我的初恋!很可借,周家娴未能听清楚谢建军的后一句心灵表白。她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激烈,于是道歉说对不起。谢建军此时已无有重复表白的勇气,有点尴尬地笑道,没什么,多年不见,彼此少了沟通,先听听我的自述吧。接下来,谢建军侃侃而谈,他的确需要倾诉的时候,尤其面对一个钟情已久的女人。

周家娴默默地看着桌子对面的男人,这次遭遇太突然,使她那颗本以为粗糙了的心显露出细腻的一面。她已经很久不去注意自己和注意男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赢得过她的好感,那还是在她的少女时代。那个时代的男女之情拘谨朦胧,限定于纯洁的友情。记得谢建军参军要走的头天夜里去过她家,一身新军装令周家娴激动不已羡慕不已同时伤心不已,因为她马上要下乡插队,从此天涯陌路难再相逢。谢建军离开周家时,头一回握住了周家娴的手说,我会写信给你,你一定要回信。周家娴飞快地抽回自己的手说,别碰我……说完低下头羞怯地笑了。本来说定第二天不去车站送行,可第二天一早周家娴还是悄悄去了。人头攒动的月台上,周家娴找见站在闷罐车门口东张西望的谢建军。她知道他在找谁。但是,她没有勇气出现在他面前,她弄不明白这种感情属不属于爱情,因为昨夜母亲曾警告过她,他们之间不可能产生爱情。因为他的父亲是高级干部,而她的父亲是“五类分子”。望着慢慢启动开走的列车,周家娴流下一串串泪水。从此,他们之间中断了任何联系。失去联系的另一个原因是,随着“文革”运动的深入,周家搬出旧钱庄的洋房,住进楚善里。

周家娴静静听完谢建军参军、转业、下海的人生三部曲,叹道,真是一条康庄大道,该有的都有了,余下的时间可以写写回忆录。谢建军却说,不全是这样,还有一样最宝贵的东西没有得至到。周家娴调侃道,难道想长生不老,像历代帝王那样。谢建军不理会这调侃,清晰地说,我还没有得你的感情!周家娴听了一惊,手里的汤匙一抖,奶白色汤汁洒了出来。

桌面上的沉默过后,周家娴困难地说,谢总,请不要开这种玩笑,你有闲情,我却被生计压得喘不过气来……谢建军打断她的话说,我不会兜圈子,可能有些操之过急,我的意思是你应该重新开始,首先摆脱困境,找一份好点的工作,然后……周家娴坚决地截住话头说,没有然后,也不可能有……谢建军接着打断她的话说,听我解释,当年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全部退了回来,说查无此人。你从空气中消逝了,我到哪里去找,难道你要我跳海殉情?谢建军当的是水兵,大海曾经是周家娴一度向往的地方。

周家娴无话可说,双眸潮湿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