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05、择婿难题

作者:巴兰兰

谢建军开车与周家娴一起回“天龙”,周家娴下车时,谢建军叮嘱道,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不要错过了机会,周家娴心情复杂地“嗯”了声,然后朝裙搂走去。

周家娴爬上七楼,看见自家房门敞开着,大吃一惊正慾往里冲,迎面却出来两个人,一个是母亲周太,一个是派出所的张所长,母亲被背在张所长背上,周家娴巳经明白是怎么回事,惊惶地喊妈,张所长说要赶快去医院,三人来到马路边,周家娴招手拦的士,恰好一辆的土开到面前停下,开门出来的竟是上大学读国际金融专业的儿子周全,周家娴顾不得询问儿子为何打的回家,不在学校回家做甚等问题,只是命令儿子快把外婆抬进车里。

周太是肺心病患者,病得上身有些年头,遇着变天气或者换季节,就容易犯病,这天夜里犯病,幸亏遇上派出所的张所长来家走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急诊室里,周太很快被插上氧气管吊上点滴。看着母亲脸上缓过来颜色,周家娴感激地对张所长说,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每回都是靠你渡过难关,张所长笑笑说,谁都会有困难的时侯,说这话就见外了,说着从衣兜里掏出几张钱来说,也不知够不够用,先救个急,周家娴见了很矛盾,她清楚今晚母亲能及时抢救完全是凭张所长的面子,急诊室的医生认识张所长,否则必要先交费后上葯,周家娴的一双手一时间不知该伸还是该缩,这时周全跑了进来,告诉说已经交了葯费,周家娴一怔,警惕地问哪里来的钱,周全笑笑回答是他干家教赚的钱,一共三份家教,碰巧今天拿了工钱,正好派上用场。周家娴松了口气,对张所长说,上回借的那笔还建房的补交款还没有还给你,这回一定不能再拿了,你也要过生活呀。张所长不再坚持,说还要去办点事,先走—步。周家娴送到门口,张所长停下来,转身对周家娴说,你也要注意身体,明早我来换你去上班,这语气和神情充满关切,周家娴心里一热,点头答应,她站在门边,目送张所长那不高不矮墩墩实实的身子消逝在夜色里。

回到急诊室,周太巳经睁开双眼,问张所长呢?周家娴说办事去了,说完握住母亲的手忍不住哭道,妈,我没能照顾好你……周太艰难地说,这种病说犯就犯,哪能24小时守着我。一旁的周全俯身对外婆说,他再拿到工钱,就请人专门照顾外婆。周太叹道自己没得这个命,等下辈子吧。周全急切地说,等他毕了业,当了银行家,一定要让妈妈和外婆过上好日子。周太听不得“银行家”三个字,有些气喘地说,那个开钱庄的老鬼害了我—生,还殃及后人,要想和他一个样,除非等我咽气。周全听了忙赔不是,说不当银行家当银行里的打工仔总可以吧,到时候再替你讨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千金孙媳。让你与无产阶级革命家当亲家平起平坐,周太到底被外孙逗笑,慈爱地抬手摸摸周全年轻帅气的脸。周家娴没有插话,她一直看着儿子。儿子那么健壮英俊,他是她生活的全部希望,支撑着她咬紧牙关跨过人生的一道道沟坎,周家娴过去揽住儿子的宽肩说,妈妈拖累了你,以后不准为了钱耽误功课。周全侧过身来,一双亮眼注视着母亲说,放心吧,我发誓学好功课,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夜深了,周家娴叫儿子回家睡觉,明早还要回校上课,她自己靠着椅子守在床边,待到四小时的点滴吊完时,天快放亮,周家娴不知不觉扶着床沿打起盹来。已经毫无睡意的周太睁大两眼望着天花板,前三皇后五帝地寻思着自己几十年走过的路。

周太的父亲是城里的教书先生,在国立高中教数学,教书先生很有远见,认定知识才是立足之本,于是把女儿许配给了自己的得意门生,后来女婿果然不负厚望,留洋回来与人合伙办起了钱庄,而且投资办厂,还在家乡购置土地慾建农场。

教书先生懂数学却不懂政治,做梦也没有料到若干年后,自己的女儿会随女婿一起划入“工商业兼地主”的成分。周太对于丈夫的家产究竟有多大,值多少钱,她全都一概不知,她只知钱庄的洋房,房里的欧式家具钢琴以及丈夫留学归来带回的煮咖啡的家什等等。所以,她认为这些都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才需要的玩意,她的娘家就没有这些,因为她娘家不属于资产阶级,她认为父亲犯下一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择错了门第,教书人家哪能去攀有钱的家庭,她后来一直替先死的丈夫接受各种批斗,便是因这个错误带来的报应。

可是,周太又弄不明白,她费力淘神替女儿选定的那个三代工人的家庭,竟给女儿也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难道又是因为择错了门第?周太痛苦地思索着,她要在自己撒手人寰之前为女儿再挑—个伴侣,就在这时,周太想到了派出所的张所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