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06、冤家路窄

作者:巴兰兰

“天龙”大厦主楼与裙楼虽然连在一起,进出却是两个通道,通道的宽窄高矮不同标明了住户身份的不同。然而,“天龙”左前方的一片绿地蓝天是公共场所,不分贵贱均可出入。每天清晨,绿地上满是晨练的居民。

朱太和林太早在楚善里时就是晨练积极分子,晨练内容随时尚而变,这功那功都曾试过。有人笑话她俩立场不坚定,朱太不以为然地反击说,和尚道士还允许还俗,么样舒服就么样来。她俩早上6点出来,7点回去,没有三病两痛绝不旷课。这天是阴天,快7点了还灰濛濛不见太阳。朱太抬手指了指一旁,问林太,那个爹爹好像不是住裙楼的人。朱太瞧见那人不时朝她们这边张望。

林太顺着朱太的手看去,尔后笑道,那是我的亲家,住在我的楼上。朱太诧异地说,你的亲家不是市委副书记么?怎么也搬来了?林太告诉说,早离休了,住的房太旧,儿子尽孝道,替爹买了三室两厅,同住一栋楼也好照顾。朱太接着问,亲家母呢?林太答,两年前死了,是癌症。

朱太啧啧道,几不公平哟,有钱无寿,无钱却命大,活着受穷罪哟。说完朱太拍了两下巴掌,算是宣告晨练结束。她还要去菜场买菜。

朱太买菜要用半个多时辰,主要耽误在讨价还价上。每次回来喊累,媳妇陈春香就要求接替婆婆的工作,朱太却又不依。朱太认为儿子是她后半生的依靠,侍侯好儿子一家是她份内的事情,但是还要捎带着媳妇娘家的一群老少,总觉得有些气不顺。

朱太是正宗城里人,祖上三代都在城里开绸布后,门面虽小,但算得上殷实人家。朱太年轻时一副小家碧玉模样招人疼爱,一条街上几个商铺的老板都登门提过亲。不想朱太看中了自家店铺的姓王的伙计,由着性子非他不嫁。父母爱女心切,只好招了那个穷小子女婿。成婚刚半年,女婿竟因通共而下狱。生死关头,朱太理智地听从了父母的劝告,横下心与所爱的人一刀两断。

几十年风雨冲淡了对王姓伙计的记忆:

他只成为当年朱太追求婚姻自由的新潮标志。高兴时,对孙女朱蓓提及几句,朱蓓会夸张地睁大眼睛说,哇!奶奶如果坚持一下,不就成了电影《红色恋人》中的女主角啦!朱大没看过《红色恋人》,但听得出孙女说的是什么意思,嗔道,小妖精,你知道什么,坚持一下是要掉脑壳的呀。不高兴时,朱太还会对儿子朱一清唠叨上几句,意思是嫁了朱一清那当小店主的老子没享什么福,当初假若跟定了共产党,如今起码是个局长夫人。朱一清觉得母亲尽讲些无油盐的话,便敷衍说,后悔葯不好吃,一,当初跟定了共产党,现在肯定没有我朱一清。二,“文革”那一关也不好过,晓得几多老干部夫妇被整死打残。讲归讲,其实,朱太从来就没有打听过那个狱中的前夫去向如何。

这天早上快8点,朱太提着一条鳊鱼、半斤瘦肉还有豆角苋菜慢慢溜达回来,走近“天龙”大厦时,她又看见晨练中见到的那个老头,现实当中即将发生的重逢场面,似乎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激动人心。是老头先开的口,他说,请问,你是不是叫杨桂莲?问话彬彬有礼,却让朱太一隈心跳目眩,那个散发着清香气息的闺名早已被世人忘掉,随夫而姓的“朱太”二字成了她人生的烙印,朱太眯缝起老眼仔细打量面前似曾相识的人,小心翼翼地请教尊姓大名。老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仰面朝天笑了几声,笑声虽爽.却掩不住其中的悲凉。就在这一刻,不等老头再开口,朱太不禁变了脸色,她稳住有些发软的双脚.同时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免得那声惊愕夺口而出。

难捱的沉寂终于过去,两个老人又恢复了老年人应有的平和心态,朱太竭力保持语调的自然,率先说道,你不是姓王么,怎么改姓谢了。老头淡淡地回答.姓王是化名.为了地下工作的需要。朱太听了好伤心.心想做了半年夫妻,竟不知他到底干什么,也不知他到底姓什么,真是毫无缘份罗。再轮到老头开口问了,他问朱太也住“天龙”,几天前他就发现她与林太在一起晨练,接着再问朱太过得可好。

一番话问得朱太心里五味俱全,一时不知话该从何说起,只顾拿手绢连连去擦说不清是悔还是怨的泪水。

正当此时,朱一清出门上班,刚巧碰上母亲流泪,急忙上前询问,朱太顿了顿,迟缓地对儿子说,这位就是常跟你提起的王老伯……

朱一清那个副教授的脑袋一时难以适应母亲几十年的时间跨度,愣了一刻才想起母亲平日那些个无油盐的话来,于是恍然大悟,“哦”了一声之后连说,久仰久仰,您一直是我梦中的老英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