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07、阳光女孩

作者:巴兰兰

朱一清在一所重点大学教外国文学,尤其精通莎翁剧作。他的课讲授得生动幽默,加上一副儒雅的外表和翩翩风度,很受学生欢迎。朱一清热爱自己的工作,一旦跨进学校大门,看贝那些焕发着青春活力的学子,他也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仿佛融汇到他们之中。

这天上午有朱一清的课,可容纳四百人的大教室座无虚席,朱一清一手拿讲义一手插在裤兜里走进教室,一眼扫去便看见自己的女儿朱蓓,还有朱蓓的好友谢晓菲,而且她俩也正以火辣辣的眼睛迎接自己,只是谢晓菲的目光里蕴含着另一种别样的信息,这信息令他隐隐地激动和亢奋。如同酒后诗百篇的李太白,朱一清酣畅淋漓地在课堂上驰骋自己的思路,直至下课铃声响起,下课了同样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常常会有学生围在朱一清左右问个不停。朱一清很乐意这样的对话,看似幼稚的提问反倒会使得他的思维触觉保持灵敏,所以不足30岁时他便成为这所重点大学里最年轻的副教授之一。

此刻,朱一清又在学生的包围之中,尽管没有拿眼去看,他仍感觉到站在女儿身旁的谢晓菲别样的目光。轮到女儿说话了,朱蓓说,爸爸,这位是我的朋友,周全。朱一清有点意外地与眼前叫周全的小伙子握了握手,周全说,我是国际金融系的,以前也听过您的课。朱一清仍是一脸意外地应了句,是吗?朱蓓见状忙说,爸爸,你怎么忘了,他是楚善里的老邻居周太家的外孙。朱一清这时长长“哦”了一声,想起来那修长古典略带忧郁的周家娴,但记不得什么周全、只得说,真没想到,长成大人了。周全被朱一清的表情变化逗乐,笑得很开心。

朱蓓趁势又说,我巳邀请晓菲周全周末晚上去家里做客,你不会反对吧。朱一清听了朝站在旁边的谢晓菲看了一眼,热烈地说,你们是上帝,我只是臣民,臣民岂敢违抗上帝的旨意,当然是俯首听命。接着,朱一清声明自己马上要去参加一个会议,周末再见。说完,朱一清转身大步离去。突然,身后的谢晓菲追了上来,伸手递过一张纸条,说是有问题请教,朱一清正慾展开纸条来看。谢晓菲却说不行,需吃过午饭再看。说话时谢晓菲脸上绯红,然后掉头跑开,这些都构成暗示,朱一清顿时心潮澎湃,郑重地将纸条放进了衣兜。

这边的三个年轻人叽叽喳喳议论着是去图书馆还是去科技馆。朱蓓说去科技馆,科技馆正在放映原版渡边淳一的《失乐园》,据说画面美极了。朱蓓19岁,和20岁的谢晓菲同读中文系,但矮一届。在同一条巷子里时常见面的小伙伴又在同一学校就读,自然亲密无间无话不说。谢晓罪不想看电影,说渡边淳一编了一部走投无路的爱情悲剧,为什么有了婚外恋非得去死不可,难道只有一死了之才能显示爱的真谛?朱蓓听了眨巴眨巴眼说,唉……不死叫偷情,死了才叫纯情,那你说该怎么办?谢晓菲一耸肩说,我哪里知道怎么办,所以不想看。周全这时笑道,你们这些女孩子太多愁善感,只有早早嫁人,再生一堆儿女,才能终止胡思乱想。朱蓓一听蹦了起来,两手握拳撞到周全背上,骂道,你坏,你太坏,叫你永远讨不到老婆。周全傲气地一笑道,要嫁我的人多的是,就看我愿不愿意要。朱蓓听了顿时僵在那里,紧张地问她们是谁?周全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女学生,正儿八经地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完撒腿就跑,一会几就跑得无影无踪,朱蓓朝着周全跑掉的方向啐了一口,忿忿然地说了声“臭美”!谢晓菲则笑着摇摇头说,我看你大概是真的爱上周全了。

朱蓓无法否认谢晓菲的判断,她的确是爱上周全了,而且是当她记事那年在巷子里认识周全开始,就喜欢上了他。中间有段时间因周全随父母在爷爷家住而少了见面,但并没有因此减少朱蓓对周全的思念。如今在同一所大学里经常碰面,这种思念很快就升华为爱恋。

当然,这只能叫做“升华”,因为它不是由双方共同点燃的爱情火焰。为此,朱港常黯自神伤,不晓得如何去表白自己的爱慕之情。

朱蓓属青春活泼类型,鼓鼓的小圆脸,笑笑的月牙眼,俏俏的细鼻梁,配上健康的肤色匀称的身段,尤其是脸上那灿若阳光的笑容,十足一个阳光女孩。但是,朱蓓给自己只打了80分,在她眼里,谢晓菲配周全才是最佳拍档。,谢晓菲的容貌百里挑一,而周全呢,高大威猛,举止帅气,是看一眼便会令女孩子心动的阳刚男人。

朱蓓想到此便很自卑,她反问谢晓菲,你喜不喜欢周全?问完便紧张地盯住对方,等待回答,谢晓菲明白朱蓓的心思,老大姐似地一拍朱蓓的脸蛋说,喜欢但不等于爱上,我爱的人在远方……似风似云又似雨……谢晓菲说得很诗意也很动情。朱蓓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高兴地摇晃着谢晓菲的手臂说,你真浪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