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谁》

09、利益夫妻

作者:巴兰兰

林玉蓉招手拦了辆的士,趁阿强往里坐时,悄悄往他兜里塞进去两千元钱,然后千叮咛万嘱咐他好生照顾身体。的士开走了,林玉蓉这才开车回“天龙”。

洗漱完毕,林王蓉看着挂钟已是夜间11点,她坐在客厅里以干毛巾搓着洗过的湿发。

这时谢建军从卧室里出来,冷冷问了句,玩得可尽兴?林王蓉不抬脸回答,当然!谢建军哼了声说,想洗掉身上另外一个男人的气味?

林王蓉仍旧不抬脸地回答,当然!谢建军恼了,压住恼怒呵斥道,你太肆无忌惮了!林玉蓉这时抬头一字一顿地说,你包二奶,我包二爷,公平合理,打个平手,有什么大惊小怪。谢建军不曾料到林玉蓉会以这种言辞来对答,一时语塞,过了一会气咻咻地说,你怎么堕落到如此地步?林玉蓉强忍住泪水说,问得好,你怎么会混到今天的位置上?

我后悔呀,我不该怂恿你下海,不该给钱你去学坏,你要还在政府部门吃官粮,我也不至于会像今天……

林王蓉一头冲进卧室,哭倒在床上。

谢建军阴沉着脸跟进卧室,看着床上哭得双肩抽动的女人,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推门上了内阳台,点燃—支烟,借着寒意渐浓的夜风梳理自己的思绪。

他们夫妻少有性生活了,之所以没有分床或者分居,一是为了女儿;二是为了谢建军的脸面。如今的谢建军不止盯住一个“达莎”,他有意弃商从政,由现在的高度掉头杀个回马枪,重新去领略政界风光。所以,他开始注重个人形象的塑造。以前有关他的桃色新闻假的多真的少,真假莫辨,无非是拿钱买笑,多了也觉厌烦。正如刘欢在一首歌里唱的那样:过眼的红颜,风吹云散……回想起来,谢建军仍不知自己的婚姻症结在哪里。

林玉蓉在外人眼里依然风姿绰约,可自己怎么就视而不见,不往心里去了呢?难道真是应验了那句“喜新厌旧”的老话?难道男人天生就是“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坏坯子?到底是自己变了,还是老婆变了?谢建军的思路难以继续下去,一阵烦躁袭来,他一把扯开睡衣的扣子。

这时,屋里林玉蓉喊谢建军。谢建军垮着脸进了屋,林玉蓉已坐起,冷冷地说要求离婚,她受不了这种同床异梦无异于守活寡的日子。谢建军也是冷冷地吐出“不行”二字之后又说,你不是已经包了一个“科仔”,难道还不满足?林王蓉急急地说了声“造谣”,便自觉气短起来。先前她那番关于包二奶包二爷之类的话完全是虚张声势,眼下被谢建军一挑明,哪有不怯场的道理。

谢建军笑了,当然是冷笑。他说,我不是要挟你,只是提醒你注意分寸,不要失掉身份,你有体面的家庭有体面的丈夫和女儿,不能因及时行乐而毁掉来之不易的一切。林玉蓉听了抗争道,你高尚你纯洁?有关你的传闻难道都是无中生有?谢建军不屑地回答说,优秀的男人难免会有种种传闻,自然包括绯闻,拿得出证据来吗?没有证据只能叫诽谤和诬陷。而你那个“科仔”我掌握了证据,想不想知道消息来源和你们每次幽会的时间地点?林王蓉此时脸色煞白,无异于被人剥尽了衣服,一丝不挂地站在阳光之下。她虚弱地反抗道,你无权窥视他人的隐私。谢建军说,我本来就不想过问你们的事情,但是不能容忍因这种事玷污家庭的荣誉,让外人给你丈夫戴绿帽子,说你女儿的妈是个老婬妇。林王蓉无限怨恨地问,我与你还叫什么夫妻?

谢建军被林玉蓉的一句话陡然问住,一时间他找不出合适的词句来形容他这种凑合在一起的夫妻,就像找不到自己婚姻的症结所在那样。但是,他忽然想到一个众所周知的风云人物,所有的疑点便迎刃而解。他告诉林玉蓉,不会不知道克林顿和希拉里吧,他们叫什么夫妇?他们为了共同的利益而竭力维持着自己的婚姻,这叫做利益夫妻。林玉蓉听了仰面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夜深人静之时显得歇斯底里。谢建军冲上前慾捂住林玉蓉的嘴,林王蓉一侧脸道,不就是害怕我毁了你的政治前程,我偏要你事与愿违。谢建军怔了片刻之后说,那好,我明天就去找那个“科仔”的母亲,要她做好思想准备,准备接纳你这个年龄与她相等的媳妇。正如俗话讲的“打蛇打七寸”那样,谢建军一提起“科仔”,林玉蓉便只剩下招架之功。她含泪说道,您惩罚我—人吧……你不能那样对待他,他还是个……下面的话林玉蓉已没有勇气说出。

实际上,谢建军并不知道“科仔“是谁,仅仅是“香江”大酒店的熟人提供了一点情况,请他注意,免得后院起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真爱是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