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项链》

第19章

作者:崔京生

清晨,薛仁义被身子底下传来的自行车铃声和对话声吵醒,借着窗帘缝渗入的光线看了看对面床上睡的律师,律师虽然翕目仰睡,一动不动,但他知道人已经醒了。

“你在想什么?”薛仁义嘎巴着嘴问,失眠使他声音沙哑。

“快到开庭的日子了。”律师翕着眼说。

薛仁义一声语重心长的叹息。

他们进驻这家市化工厂办的第三产业单位——金桥旅社,已经一个月了。这幢简易楼房,依傍老墙而建,老墙下是厂职工自行车存车处,铃声全天敲打着楼房薄壁;夜深人静时,任何房间里微小的动静都能引起楼板颤动。这里住宿的人大部分图个省钱。

“我看该供供菩萨了。”薛仁义说。

律师听出“供菩萨”的含义,没回答。

“衙门口里可是大堂不种高粱,二堂不种黑豆。”

“你怎么了?”律师睁开眼,瞧了一眼薛仁义。

“是呵,我没想到这里会这么乱。”薛仁义手指梳理着枕乱的头发,躺着说。

“别慌,沉住气。”

“老戏重演,后悔莫及哟。”

在这里住长了,他俩结识了这里的服务员和旅客,才知道住店讨债打官司的绝非他一家。隔两个门是一家化工产品贸易公司,老板八年前也是为一桩锅炉爆炸死人事件远道来这里打官司索赔的,依法厂家卖出不合格锅炉造成事故应负全部责任,但法院采取了地方保护主义政策,使本来一目了然的事件拖延了八年之久还未结案,且被告屡屡胜诉。原告一方在住下来打官司的旷日里开始小打小闹挣些客栈钱,后来竟发展成为注册资金一千万的公司。老板对薛仁义说:“这就是打官司给我们乡带来的好处,我已经关闭了家乡的加工厂,带领原班人马杀进城市,一心一意做化工生意。”

老板发誓:“我要挣更多的钱,用来打这场官司,不打赢这场官司我就不回去见江东父老。”

薛仁义叉开五指一下接一下地梳拢着头发,他承认自己对内陆社会孤陋寡闻,这里流行的行情使他茫然无措。有人起床趿拉着拖鞋去盥洗间,整个一层楼都在随着脚步震动。

“我劝你别轻举妄动。”律师打破沉默。

“我也觉得这几个人比上几个强。可我担心发展,现在才刚开始。”

“我认为我们应该去找一找鲁婷婷,你对她的判断是不是太主观了。”

薛仁义嘘了一声,听得出心中厌恶。

“从手中掌握的材料看,”律师带着职业的坚韧说,“郭永晟每一步骤都没留下这女人的痕迹,说明他们从开始就有界限。即使合谋,鲁婷婷也戒备在先,而郭永晟攥在这女人手里。这是推测。如果这样,咱们不妨去找找她,你以老朋友身份叙叙旧,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

薛仁义听着外面动静,自语:“我也相信再好朋友,中间也会有隔阂。但是……”

“从现存的账目是看不出问题,说明他们早已料到今天。而正当咱们找到当初管理财务的人,人却失踪了,进一步暴露了被告的心虚,咱们假设鲁婷婷是知情人,再从另一面假设她是被动受害者,或被动参与者,总之是迫不得已被郭永晟牵扯……你是不是应该丢掉个人情绪,去试一试呢?”

“我去过,她根本不见我。”

“去哪里?”

“狗场。”

律师想了想,说:“这次咱们可以装成买狗的,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没用。”

“我发觉你这人自尊心太强,去一趟又怎么了?”

“不去,他们是一伙的!”

“唉——”

两个人不说话了,躺在各自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律师眼睛里炯炯闪亮,看得出还没消灭心中念头,沿思路在想象。嘴chún在轻轻蠕动,像看见了什么,突然说:“你不去我去,你在家呆着好了。”

“你认为能得到什么吗?”薛仁义犹豫起来。

“这话我不敢说,但我想试试,所有的当事人中,咱们一直没有接触鲁婷婷,咱们是不是给自己捅了漏洞?”

“你是指鲁婷婷与姓郭的本身就有矛盾?”

“不不,你这就太乐观了。咱们不过去探探虚实。”

“浪费时间!”

“这次我不听你的了,这是我份内的事。”

“好吧,明知不是伴,情急也相随。”薛仁义说,一下蹦到地上,做了几个僵硬的太极动作,屋子跟着摇晃。

律师仍旧躺着,目光看着天花板,嘴chún一下下翕动。

午前的阳光暖融融地,晒在砖墙环绕的宠物养殖基地,空气里浮动过一股青草与消毒液混合的气味。晨露未干的石子小径上停着辆rǔ白色清洁车。

一袭白大褂的鲁婷婷听着驯狗员汇报,两人并肩朝狗房走;驯狗员把一匹母狗吞食了四匹幼狗的事件渲染成一桩拟人凶杀案。

排幢式的狗房坐落在丘陵洼处。编成号码的门洞里,警犬撞击着铁栅栏发出咆哮。山坡上的另一群狗房却建造得精巧活泼,暖棚式平房,拱形的门,可见一些宠物名犬在仰着肚皮晒太阳,发现有人走近也不动弹,只用眼珠追踪着过往的人影。鲁婷婷翻阅过值班日志,走进繁殖间,已经有当班的驯狗员拿着电话在等她,告诉她场部有人找。

“就说我不在。”鲁婷婷没接电话。

几名驯狗员胆怵地看着鲁婷婷,不敢多言。这几天这位女经理心情总是不佳。

鲁婷婷转到三十九号狗房,那匹肚皮磨成又红又亮的矮脚母狗站起来,冲她叫唤两声,沿着栅栏逡巡。鲁婷婷看见水泥地上残留的几块剩肢和血迹,目光有些惘怅。她看着来回走动的母狗不说话,几位驯狗员也不说话。

母狗前爪跳动悬空站起来,耷拉着粉红色舌头,瞪大凸眼珠歪着头看着鲁婷婷,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头坠成沉甸甸漏斗状。

“库房里还有精液?”鲁婷婷看着她的狗,不动声色地问。

“有狮子板凳的。”驯狗员回答。

“再给它配上!”鲁婷婷命令。

“现在?”

“立刻!”

管理这里的驯狗员答应一声,跑步离开。

“等等,先带它去医院检查一下。”鲁婷婷叫住跑远的驯狗员。同时,看见钱学平伫在消毒区外,额头上的细汗在阳光下晶莹闪动。

鲁婷婷忙过去,看出钱学平红肿的眼泡里动荡着焦灼。

“是你刚才打电话找我?”鲁婷婷问。

“你们怎么都这德性,怕见人怎的?”钱学平哑着嗓子问。

“有事?”

“他没来你这里?”

“我也找他呢,谁知死到哪儿去了,连手机都关掉!”

“到哪儿去了呢?”钱学平自言自语。

“已经好几天没见他鬼影子。”

“你去找过他?”

“我还认为他又回香港了呢!”

钱学平思忖的时候身后树桩上挂的一只大藏獒不停地跳动吠叫,冲着他龇开利齿,吐出带倒刺儿的大舌头;钱学平总是不放心地回头看看那根拴狗的链子。细铁链一次次地被扯直,发出慾断的嘎嘎之声。

“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钱学平说。

“走吧。”鲁婷婷把值班日志交给驯狗员。

他们往回走时,狗房里同时发出震耳慾聋的狂吠。

“这玩艺多少钱一条?”

“哪种?这种是德国黑背,这种是日本狼犬,山坡上拴的几条是刚买进的西藏牧羊犬,一条十五万。”

“卖出呢?”

“这些都是种犬,不卖。卖的都在大房间里上课呢,训练好了,卖给大公司或者银行里,一条半年的驯犬值五万,带一名驯狗员,年薪三万。他是不是出事了,现在检察院逮人都是突然的,过后才通知。”

“检察院?”

“检察院没找过你们?”

鲁婷婷说出检察院昨天来过这里,调查顺成公司里过去的情况。

“肯定是薛仁义干的。”

“这回你猜错了。他们接到了检举信,听他们的语气估计是蒯长山家里干的。”

“我当初就劝他别这样干,目标太大。”钱学平怔在原地,望着鲁婷婷。

“当然,也不排除薛仁义拱火儿。”

场部白色的楼房在阳光下刺得人直流眼泪。

“你怎么跟他们说的?”钱学平盯住问。

“你怎么了?”鲁婷婷看着错愕失色的钱学平。

“蒯长山家怎么说的?”

“我只是猜,他们态度暧昧,大概查过过去公司里的账,还威胁了我半天,拿我当三岁毛丫头。”

钱学平不说话,汗水顺着脸往下淌。

“你是不是身体生病了?”

钱学平嘴角掠过一丝笑,说:“大概离末日不远了。”

“别说不吉利的。我怕。”

钱学平告诉鲁婷婷,后天将有两场官司同时开庭,上午在市中级法院,下午还得奔区法院,眼下却连郭永晟的人影都找不着了。

“怎么又冒出一桩诈骗案来?”鲁婷婷惊呆。

“他从没跟你说过?”

“他现在什么都瞒着我。”

双方互相看着,肯定都感到了意外,想到他们中间那个不在场的人,与他们之间的貌合神离。

在鲁婷婷的要求下,钱学平避开郭永晟对法制宣传报记者的暧昧态度不提,简叙了案发的经过。鲁婷婷听着时,面孔冷下来,目光里露出戒备,看着钱学平。

“我看这件事他完全是无辜的,我跟他说把那女的推出去,落个大家干净,我想他肯定去报社交涉了。”

“有结果吗?”

“报社里说他们那儿根本没这么个人。”

“嗤——”鲁婷婷一笑,瞅着钱学平。“怪不得呢,这回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钱学平开始怂恿鲁婷婷。他本来也不想让鲁婷婷知道案情的,他这么干完全是考虑再三,他心里明镜似的清楚郭永晟在哪里,但他知道自身的力量对郭永晟的作用,更了解郭永晟性格,认为只有一个人也许能在关键的时刻换回郭永晟,起码能阻止他的荒唐举动,不致使大家全军覆没,这个人就是鲁婷婷。他也看出来鲁婷婷与郭永晟之间的关系日趋微妙,所以见到鲁婷婷以后格外小心谨慎,他要做到既不伤害鲁婷婷自尊心,又要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还不能让鲁婷婷有所察觉,弄巧成拙。

“事到如今郭总也看明白了,打算对骗子毫不留情。”

鲁婷婷不言语,耷拉着脸睨着钱学平。

“他开始是有点顾虑,听说报社没这么个人就急了,绕世界打听。”钱学平暗察着鲁婷婷神色,脑子里乱七八糟,充耳一片狗叫唤,“真要是把这伙骗子逮住你还得好好劝劝他,我怕他又犯老毛病,他这人心肠太软,总看不下去别人吃亏,我劝他怕他个听,一定要不讲情面地把她们曝光,你劝他他会听的,他毕竟听你的。”

“你跟我说实话,他跟那女的是不是有事?”

“哪个女的?”钱学平充愣。

“你甭瞒着我,又想利用我。我告诉你们,甭把我惹火了,惹火了你们一块(扌周)!”

“您看您,我就怕告诉您您这样……”

“你说实话。”

“我说的都是实话。您要说郭总跟那女的有点意思,我也觉得有点,但要说有事,我敢担保没有。他一直摽着您,逢人就夸您有素质,天下难得的女强手。”钱学平咽下一口唾沫,干着嗓子说,“而且这回他把那女的恨透了,要整死她呢!”

“我只要张一张嘴,就能判他个死刑。”鲁婷婷咬着牙说。

“是呀,您要是张一张嘴亲他一口,他也就没事了。这时候只有您能救他,他也只有傍着您才有活路。”

鲁婷婷抬起脸,望着没有一丝云翳的蓝天,眯起双眼,夏日的天空久久地停留在她眼幕上,她的脸上似划过各种各样的内心感受。

钱学平颓丧地等待着鲁婷婷表态。

终于,鲁婷婷从腑底吐出一口气,脸上阴沉着嘴上说:“走吧,我跟你去找他。”

“走。”钱学平心里暗自高兴,脸上仍没精打采的。

他们走向车库,鲁婷婷叮嘱手下的人喂好她的意大利蝴蝶犬。

白色卡迪拉克轿车驶出基地铁门时,他们看见门口停着一辆红色夏利出租车,车里坐着薛仁义和他的律师,正在付车费。两个人都穿着笔挺的西服,脸刮得干干净净。

鲁婷婷停顿了一下,挂档驶上公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纸项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