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项链》

第20章

作者:崔京生

烈日直晒地面的时候,三通踢响了地下室的门。

正午睡的王颢惊醒,从席子上爬起来,揉着眼睛开门,看见三通穿了一件短小的薄裙,两条细腿暴露着,踝骨上戴着一条白金脚链。三通进门就兜头臭骂,唾沫星子四溅。

“你他妈耽误我一宿好生意得赔我!”

“赔赔赔。”

王颢惺松着眼睛答应,始终也没听明白三通说的是什么,唯一听懂的是她昨天夜里没见到郭永晟。

“医院?”

“医院!还是地下医院!”

王颢想想,打了个哈欠。

“好好想,相好的里边有没这么个人?小人儿可是长得挺标致,还会开摩托。”

“我没工夫跟你逗,我困死了!”

“我跟你逗?你他妈跟我逗吧?”三通说着,看见胡小缄养的猫,蹲下身抚摩,说:“有空我跟猫逗也不跟你逗。”

下午,三通走了以后,bp机上再次出现那个呼号。这次王颢没再停留。回了电话。

在医院外边,王颢见到了何平的弟弟何全。何全带着她走进医院。

地下室里散发出一阵阵溽热,吊灯周围生出一圈光晕。他们走进病房,守在病床旁的几个人看见他们主动起身。王颢看见床底下堆着许多瓜果和罐头,有的已经腐烂;何全贴着床上的人低语几声,缠住绷带的脑袋动了一下,睁开眼睛。

“谢谢……”何平嘴chún动了动,后边的话失却声音。

王颢手指贴在嘴chún,示意他不必讲话。

“你弟弟都跟我说了,真没想到。”

床头放着半个切开的西瓜,何全揭掉上面盖的纱布,用小勺舀了些西瓜汁喂到何平嘴里。何平皱起眉锋,摇晃头,示意弟弟离开。

何全离开时对王颢说,他就在门外的椅子上坐着,有事可叫他。

剩下他们俩时,何平的目光直直地盯住屋顶不动,鼻孔凝着没揩净的血污,痴神屏息之间,嘴角偶然抽搐一下,像在哭;王颢听见他喉咙里发出咕噜:“……醒来时……是时……候……他们……急着找……她,真是……时候……要,要不……然……他们……去……”他的目光移向她,“完了我……你能……来这里……真谢了……能来……不肯……”

王颢点点头,手指再次贴到嘴chún让他安静。

“热……”何平用目光示意她吃西瓜。

她点点头,凑近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何平窘迫地说出:“麻烦,你……找一趟……她们,我老婆那的……他们,你,跟她们……相信你,请……她们让她出来……来这里,露个面……就可以……我只求你这一件……一定别……让这里的……知道……我跟他们……说她从南方回来……记住……别让警察……来这……这,唉……拜托了……给您添麻烦……”

王颢用湿毛巾沾去洞周围的汗;何平嘴仍在蠕动,却发不出声音。她猜想他一定是想动弹一下,表示一下对她的歉意,却不能如愿。

何平咬紧牙,喘吁着,终于又发出声音:“你……”

王颢说:“休息一下再说话。”

“能不能现在……马上……我心里……我怕我……活……”

何平眼眶里一下子噙满泪水。

“我这就去。”王颢鼻子一下子也酸起来。

何平眨眨眼,表示放心了。

“何全……”他拼力摇摇头,闭住眼,又猛地睁启,瞧着她。

她点了头,深深体会到何平讲出话时所耗费的力量,双手做出握摩托车把的动作。何平眼里浮现出微笑。

王颢走出病房。何全离开正在说话的护士,过来。

“走吧咱们?”何全问。

“你用摩托车把我送到长途汽车站就行了。”

何全愣了一下,说:“那怎么行,我哥让我跟着你!”

王颢心里想着不能让这家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使他们失望,只好对热情得发了急的何全说:“他又改主意了。他不能动弹,全靠你呆在这里随时与我联系,有什么结果我会打电话通知你的。”

“我去问问他。”

何全将信将疑往病房里走,被王颢拦住,说何平已经睡了,不要再叫醒他,同时提醒何全赶长途班车要紧。

“我觉得还是摩托车送你一下子到地方快……”

长途汽车站候车室里弥漫着一层臊烘烘的尘埃,每当院子里有车辆驶过,掀起的尘土便卷入门窗,翻腾不息。候车旅客疲倦地望着比室内更脏更晒的外界,一言不发,听着喇叭里播出检票登车的车次。

何全从窗口挤回一张票,递给王颢,说:“真抱歉了,没坐票了,只剩下站票。”

他们俩找到登车的站口,看见车上已经坐满了人。王颢催促何全回去;何全伫在车窗下踟蹰着不肯走,不停地捋掉脑门上的汗,跟她道对不起。

这是一辆市内线淘汰的旧公共汽车,确切地说,大部分座位是一圈铁杠子,座位垫已不知去向。王颢站在过道里,车顶烤得似蒸笼般烫,所有的车窗都敞开着,有座位的旅客被晒得汗水淋漓,热不可支,纷纷抱怨怎么还不开车。一位穿背心的老头用一本杂志扇着脸,冲检票口大声抗议,但没人理他。还在不断有人上车,挤在王颢身后,连仅有的一点儿风也挡住了。王颢觉得两鬓发凉,胸口阵阵恶心。她闭上眼睛不去看车外,这样稍微好了些。

大概是司机和售票员来了,他们扒门看看车上,又下去,引起全体旅客的抗议。

车下的人并不恼火,走向停车场的一扇旁门。

一辆装满铁管子的三轮车从旁门里蹬出来,司机和售票员与蹬车的人在谈论,可能是为价钱,最后蹬车的人还是妥协了,无可奈何地摇晃头。售票员从车尾攀上车顶,把车顶踩得咚咚响,车下的人把铁管子一根根举起来,输送上去。铁管子砸下发出令人头晕心碎的沉闷声,伴随着落下一阵阵车顶棚锈末儿。

王颢闭住眼睛在心里数,仿佛每一下都重重击在头顶。早已过了发车时间,车厢里的人看出抗议无济于事也都没了脾气,蔫着等车外的人干完活。车下的人干得很从容,有条不紊,看得出这在长途客运中不止第一次了,互相提醒着注意安全,装载要隐蔽别被路警发现。他们用杀绳固定铁管子时,整个车被勒得晃动起来。王颢看见座位里一位老太太扑出窗外,大口地呕吐。

“对,全在这儿吐好了,开车时就禁止身子探出去了!”司机表彰老太太。

后来,总算货装完了,几个人抽打着手上的土,围着车转悠,踹踹轮胎,又望望车顶,抽着烟,不紧不忙。

车厢内騒动起来,有的旅客开始跳下车,与车下的人发生争执。王颢被老太太引诱,忍了几次,还是呕出一股酸水。她把凉嗖嗖的额头搁在灼烫的椅背,看着口角流下的涎丝儿,觉得头痛慾裂,四周在转。

车下的人大概动起手来,有人上前劝解,打成一团。

迷迷糊糊地,王颢被敲打车帮的砰砰声吓了一跳,直起腰,看见司机已经坐在驾驶座位,售票员把在门口,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冲车厢里吆喝。车厢内立刻安静下来。

“咱们马上就要开车了,坐好,说你呢!大家有座位的都坐好,没座儿的也别急,先听我说几句,大家都看见了,坐车出门不容易,咱们已经超员,”车厢里嘘起来,咒骂长途汽车站为赚钱黑了心不管别人死活。“吵什么?!不坐下去!我们大热天的还不是为了方便你们?要不然谁愿意受这份罪,对不对?为了让大家都能坐着休息好,我们特意准备了小马扎,这个服务项目对得起大家吧?”

车厢里又一次混乱,站在过道里的人争抢着从售票员手里夺过马扎。王颢领到的一只,帆布条断得只剩下两三根,她坐下,感到浑身舒服极了。

车厢里似乎宽敞了许多,售票员又问:“那么大家是不是也要对得起我们呢?”

没有人回答他。

“大家要对得起我们的话,就请按我们的做,领到马扎后坐好,不许再站起来!因为你一起来外边的警察就会发现,那么车就得停下,全车的人都得被赶下车,罚钱扣本子事小,今天咱们就谁也到不了家啦!好了,大家能不能遵守这条纪律呢?”

“能!”

“行啊,快开车吧,都快烤熟个屁的了!”

“没问题,想想红军二万五,想想上甘岭,这算什么?”

“好,那咱们一言为定,开车!”

车门关上,车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中驶出车站。

尘土顺着窗口涌入,好在风是凉爽的,冲散车厢内的燠热。王颢望着窗外街景,回忆起不久前与上官侯乘车经过这里,就像拉开距离看一幅风景油画作品,看到自己已经在剧中,而她扮演的角色既没有拿到台词脚本,也不知道剧情发展,她闯上舞台本身已是剧中多余的人物,只不过舞台监督一时还没明白过来,一旦发现她将被轰下台。但这并没难住她,她已经登上台,不久以前她曾对男主角——那个陌生的男人有过许诺要来参加演出,其中包括内心中对这个男人无恶意撒谎所产生的歉疚。她决定试试,说服教改所里的领导做出违背规定却符合人道的义举。她不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先例,试着在幻觉中猜测那位马中队长,但是无法得出判断。她开始思考见到马中队长时应该讲的话,肚子里似有千万条理由,她尽量地归纳着它们——

“男人活在世界上是需要尊严的。”她决定就这样说,“对,尊严!胜于生命!你们不是打算让他维持住这个家吗?那么我认为,荣誉与感情同样重要!”

“本来,在你们采取了各种保密措施后,他们是可以熬过这一年的。但男方没有挺住,或者说一场横祸降临到他头上,迫使事情真相面临败露。感激上帝让他想起我,尽管这道难题出人意料也是我多年记者生涯中从没碰见过的,但我决定全力以赴!我想,凡是符合情理的要求,法律与法规之间总会有一道缝隙供人类通过。关于这点,相信你们比我更富于理解和同情,因为你们头戴国徽,是人民的卫士,是拯救落难灵魂的工程师。其实这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要求,就让这个从深圳或珠海赶回来的女人在亲戚朋友领导面前露个面,只要露一下脸就行,就满足了那个濒临死亡的男人最终心愿!这也可以充分展示出贵所全体拯救心灵的美德,和指正迷津的慈爱心怀……”

汽车在一吞一吞地刹车中减速,喇叭不停顿地鸣叫。

迎面驶来一辆一模一样的长途公共汽车,当这边喇叭声停歇时,对面车发出“嘀——嘀——嘀”三短声喇叭声,车身擦肩而过。

售票员俯身到前车窗眺望了一阵;车内的人也都站起来,看见前方路边停着一辆路检车,站着三名警察,正在拦住车检查。售票员慌忙地转回身,冲大家拍了两下巴掌,大声说:“大家注意了,有座位的坐好!坐马扎的快趴下!”

“干吗趴下?”

“我腰有毛病,趴不下!”

“干吗!你们是不是想挨罚?”售票员训斥。

人们开始顺从地趴下,把下巴放在膝盖,使身体低于座位。王颢听见脊椎骨一阵咔吧咔吧响,眼前出现各种各样的腿和臭气熏天的鞋。

其中一位戴网眼凉帽的老人想伸头看看窗外发生的事,被售票员劈头盖一票夹子,砰噔坐了个屁股墩。

“你找死呀!交警看见非把你拽下车去!”

售票员一挥手,过道里坐马扎的如同训练有素的侦察乓齐刷刷趴下,大气不敢出。

在王颢感觉里,车辆驶到警车旁,三名警察凑到减速靠上来的汽车下;司机使汽车慢慢滑行,让警察检查。有一名警察踮起脚尖望向车内,王颢感到这张脸很熟悉,他们似曾相识,司机的经验在于警察犹豫的瞬间,车身刚好越过警车时,轰起油门加速,而售票员还在笑呵呵地说着客套话,车已经驶过去。

售票员一声吆喝,过道里人直起身同时带起一阵怨叹。

王颢的胸口因压迫一阵阵发闷,看见售票员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又在与身边旅客调侃。

长途汽车最后停在城镇口。

王颢下车,发现这里不是上次她乘车来过的路线,周围一片陌生,她只好打听问路。这里人几乎都知道这所著名的女犯关押地,在告诉她路怎么走时好奇地打量着她。她穿过街巷,经过一家牛奶加工厂,又踩过一段稻田地,找到上次来的那条路。道路尽头,是铁门和红墙。

铁门的一侧留出一道便门,开着。

门卫问她找谁。

她想到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要找的人姓名。

门卫告诉她这里有三位中队长,全是女同志,个个儿带手枪,有男儿不敌之勇。

“脸是这样的,皮肤不是很细腻,走路这样,说话带口音……”

两个门卫按王颢形容的交换意见,认为她描述的是马中队长,今天正好休息回城里了。

“她家在城里。”

王颢呆愣着,看着门卫,她希望他们弄错了,要求见见剩下的两位中队长。对方断定不会错,当班的两位中队长一位是扁脸酒糟鼻,一位走路有点瘸,那是与逃犯搏斗留下的记号。

王颢伫在绿塑料瓦岗亭下,一时没了主意。

夕阳西坠,洒在安寂的院落里,篮球场中央停着一辆切诺基牌吉普警车。

王颢想就这样进去与在家的中队长谈谈,又怕万一找的人不相信她,反而把事情弄糟。唯一稳妥的办法就是踅回城去找马中队长,借助上次的印象,赢得对方信任。她这样决定,便向门卫讨马中队长家地址。门卫回答不清楚。她又问马中队长家电话号码,回答不知道。她明白了,提出见这里的领导,门卫立刻改变了语气,请她出示工作证。

她噤住。

门卫开始用不客气的语气问她是哪里来的。

她恳求他们时,脸上痛苦地在笑。

他们开始吓唬她。她看出来他们从开始就在怀疑她,他们的目光盯住她脖子上戴的纸项链。

“请借用一下您这里电话?”王颢指指岗亭里的电话机。

“只供内线。”门卫说。

王颢是突然想到上官候的,想到他们上次开着车冠冕堂皇地出入这里,想到他一定会有马中队长家的地址。

“马中队长明天会来上班吗?”

“无可奉告。”

王颢离开劳教所,顺着墙根与稻田相夹的灰渣路往回返。充耳一片蛙呜,她抬头望望闷热的天空,风中夹着雷雨将至的泥土气息。

她转了半个镇子,也没找到公用电话。

后来她想到来时曾看见牛奶加工厂门口放着台电话机,就问着路往回踅。牛奶加工厂的传达室里果然摆着电话机。

“对不起,不外借。”收发员是个固执的老头,手指点着玻璃上贴着的一张纸条,同时把电话机收到办公桌抽屉里。

“谢谢您了大爷,我是城里头来的,有急事。”

“不是我不借给你,这里有规定。”

“这我知道,可大爷,我真的有急事,不然能这么求您吗?让您也为难。”王颢说着,手底下已经递过去一张拾元钱票子,眼里含着委屈,道,“大爷,我知道您也不容易,我妈以前也干过这个,这点小意思您就收下,买盒烟抽吧。”

老头看着王颢,又看看钱,把电话机从抽屉里取出来,说:“钱就不收了,你快着点打,别让人家看见该向头头儿们汇报了,现在查得严着呢!”

王颢抓起电话,手都抖了,手指磕磕绊绊地拨通了上官侯。半天,有人拿起话筒,告诉她已经下班了,办公室里的人早走了。她请对方在楼道里帮助喊一喊。

老头贼似的看着进进出出厂门口的人,催促她快点打。

“谢谢您了大爷,您把钱收下吧。”

“钱我不要,你快点!”

半天,对方不见音讯。偶然间,电话被挂掉,发出忙音。她又拨——

“你快吧,正是下班的点儿,我可受不了这个……”

王颢看着老头焦急的表情,如热锅上蚂蚁。她只好放弃打办公室,拨通了上官侯的家里。

电话铃响了半天,没有人接。

“姑娘,我说你怎么回事,你这不是害我呢,我给你掐了啊……”老头手接到电话上,声音都变了。

“不用这样。”王颢放下电话,拿起电话机压在钱上,说:“大爷,您能活一千岁。”

说完,不理睬老头追出来喊,径直朝街上走去。

她返回长途汽车站时,汽车站油汪汪的水泥售票窗口全部挡上板。扫地的清洁工告诉她最末一班车刚刚开走。

“坐明儿早上五点半的头班车吧!”

清洁工说完,挥动扫帚;在停车坪上留下一道道波浪纹痕迹。

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轻松感!她冲着清洁工怪叫一声,她觉得自己顿时彻底松弛,在这以前她一直盘算着如何与马中队长周旋,看来不用再费苦心了,眼下需要的是找个旅馆住下来,好好洗个澡,再饱吃一顿,最好有稀粥、咸菜和素馅包子。

她马上意识到,这正是在监狱里干完一天累活坐下来吃的东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纸项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