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项链》

第22章

作者:崔京生

天快亮时分,城市化做一幅静止的水彩画,晨雾在将熄的路灯四周织出一圈毛绒绒的晕环。

白色卡迪拉克沿着大酒店前的缓坡,无声无息地停稳,下来钱学平和鲁婷婷。两个人脸上都蒙着困意,朝酒店里走。他们估计这个时辰郭永晟应该归巢了,才堵到这里。鲁婷婷拖着步履,白天那股娉婷丰姿全然不存,毫无顾忌地对着门僮打出一串喷嚏。

“夜里还是挺冷的,你穿得太少。”钱学平说。整整一天的奔波,他用几近讨好的态度围绕着鲁婷婷。

鲁婷婷擤着鼻涕,脸上露出浮躁。

酒店大厅里灯光通明,没有声音,值班人员用怀疑的目光盯住他们。

“你说他会在吗?”在电梯里,鲁婷婷对着锃亮的电梯墙壁梳拢散乱的云鬓,沙哑着问。

“应该吧,明天就要开庭了,今天怎么也得准备准备呀,何况一天俩官司,我真搞不懂他怎么想的,连老孙都在一个劲地来电话问,他倒好像是别人的事,撒手不见了。”

“我真希望两个法庭合到一块来审判他!”

“那他就彻底完了。”

“应该让他完一次。”

他们走出电梯。鲁婷婷用钥匙捅开总统套房的门,同时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室内亮着灯,屋里的门都敞开着;而鲁婷婷睡觉时总爱把寝室的门关上,熄灭各室的灯。

钱学平挨门探头,证明郭永晟确实不在。

鲁婷婷晃到沙发前,坐进去,又跳起来,从沙发里拎起那只单喇叭收录机:“哎哟——硌死我了!”

收录机拖着硬邦邦的导线。

“这是他的线索。”钱学平从冰箱里取出矿泉水,斟到杯里,递给鲁婷婷。

“你闻闻这上边一股什么味,简直垃圾堆里扒出来的。”鲁婷婷手扇着鼻子,用鞋尖拨拉开收录机,倒进沙发。

“你别给他踢坏了,他该断了线索了。”

“什么线索?”

“他没跟你说过?”

“我从不知道他有这么个破烂儿。”

“里边还有录音带呢,可以听。”

“算算,饶了我。”

钱学平把郭永晟的那段经历讲述了一遍。鲁婷婷侧卧在沙发里,一只手捂住额头,怔怔地望着半空中,似听非听的样子。钱学平讲完,她仍保持着这个不动的姿势,就像睁着眼睡着了一样。

“你去到床上睡吧。”钱学平说。

“嗯!”鲁婷婷醒过神儿,扭脸朝这里,眼里仍一片茫然。

“我是说你到床上去睡。”

“你呢?”

“我在这里。”钱学平拍了拍沙发。

“你猜我在想什么?”鲁婷婷移开扶住额的手,目光看向钱学平,流露着忧郁。

“还用说,定是惦记着郭总了。”

“人呵——”半天,鲁婷婷叹道,“让人想起那个童话,一个渔翁在海里捞到了一个鱼盆,结果等待着善良的是贪婪。假如郭永晟还像过去那样一贫如洗,他就不会这样了,那个时候他就像影子一样跟随我身后,甩都甩不掉。现在他却像鬼的影子,逮都逮不着了。我不是不想叫他好,你知道我喜欢他,说爱也行,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傍着,一步步到今天,我敢说没我就没他的今天,可到了今天他又怎么对待我,你也看见了,都说人心换人心,八两对半斤,我得到的是什么?嗯?我得到了什么?失望!伤心!流血!想哭,又没有了泪!想恨,下不去狠心!他是怎么对待我的?嗯?骗!骗!骗骗骗骗!整个一个涅赫留道夫——都不如!人家还知道忤悔呢。他那颗心喂狗,狗都不吃!”

钱学平听着,不敢插嘴。

从鲁婷婷的眼角,湿润的泪在滚动,她扶在额头的手在不停地颤抖。

钱学平往杯里添了些矿泉水,递给鲁婷婷。鲁婷婷理也没理,一口气在她胸口起伏,目光阴森像石块,一字一顿地吐出:“看来,我也要把这个鱼盆送回到海里去了。”

“你可别这么想,现在他特别需要你的帮助。”

“是吗?”鲁婷婷抬起脸,目光令钱学平心中一悸。

“除了您,他还靠谁?”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手了?”鲁婷婷瞟着钱学平,嗤了一声,说:“在我这里说这种话不觉得嫩点儿?”

钱学平面带羞赧,以笑掩饰。

“甭笑,把老娘惹火了一个个收拾你们,信不信?”

“信信信。”钱学平忙唯诺。

鲁婷婷站起身,抖落抖落粘住的裙装,一口饮干杯子底,头亦不回地朝寝室走,留下话:“我睡一觉,别叫我。”

“郭总回来呢?”

“你以为他还会回来吗?”鲁婷婷说完,关上门。

停留在鲁婷婷视觉里的钱学平,面孔难堪极了。

鲁婷婷背贴在门上,心里空虚至极;看着这间熟悉的卧床,她听见自己的牙齿咯咯吱响。她站到镜子前,镜子里的人同样用一种怨恨的目光看着她,她们看着。

镜子里的人开始动手解开腰带,裙扣,卸去发卡;不同的是,往常干这些的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士,站在她身后,每个动作都令她心旌摇曳。镜子里的人脱成赤身躶体,然后转向,从壁钩上取下那件和服式丝绸睡衣,披在身上,朝床走去。

开始,鲁婷婷以为是幻觉,仔细看时才确认床头那团红乎乎的东西是一个假发套,在寝灯柔和的光线下似一大堆融化的巧克力。她吓了一跳。接着,又发现地毯上丢的一些女人身上的东西。她环视四周,目光停在关闭的浴室门上,只在这时她才隐约注意到门里传出的音乐和喷水声……她愣在原地,一种冰一样的感觉从周身直凉到心室,跟着化做烈火燃烧着每一根神经,直烤得她阵阵颤抖。她冲上去,一把扯开浴室的门。

多喷头式浴缸里翻腾着浪花,空间播放出模拟雷雨闪电的电子音乐。浴液里仰泡着的女人微微睁启眼,娇嗔道:“怎么这么半天才回来……”

鲁婷婷站在浮动的雾气后面,看不清几步远的对方,依稀看见有颗头凫在水面,漾开的头发似礁石上的藻草。

“还等什么呢?”声音飘过缭绕的水雾。

鲁婷婷蹲下些身,渐渐看清这张脸,使她想起了电梯口碰见过的那个妖冶女人。从顶棚滴落的水雾落在松木条站板上,滴答有声,浸湿了她的睡衣,她觉得自己已经快失去控制扑上去……

对方定是察觉到异样,豁啷一声水响,大半个亮晶晶的身子撑出水皮,问:“谁?”

“你是谁?”鲁婷婷反问。

两个女人一个在干处,一个在水里,对峙着。

“你怎么进来的?”三通问。

“我倒要问你呢,你给我滚出去!”

鲁婷婷手一指浴室门,喝斥。

“哟——这话该我对你说才合适!”三通一笑,又蹲回到水里,悠闲自得地玩儿起水。

“你是什么人?”鲁婷婷耐住心头的火,问。

“你是什么人?”三通够到浴池畔的香烟盒,弹出一支在嘴上,抽着,脑袋枕在池沿上。

“我是这里的主人。”

“你——是?我往哪儿摆?我可是郭总两只手抱进屋里来的。”三通冲鲁婷婷喷出烟圈儿。

模拟自然风暴的电子音乐在两个女人对话的间隙浮过。三通做出旁若无人态,扭动着佻达的胴体,让池水溢出池沿,漫湿鲁婷婷双脚。

鲁婷婷看着池子里的女人,心里在考虑怎么治她。她走到墙下,抄起电话,拨通号码:“喂,前厅服务吧吗?请接宾馆保卫部……”

鲁婷婷话没说完,觉得眼前一黑,已经被人抱住,手被拧到背后,夺走了电话。她胡撸着眼睛上的水,站稳,听见对方在骂:“你他妈活腻了!”

她朦胧地看着对方泡成紫红色的人影,一缕缕热气正从这人影上袅袅升起。

“看什么看!”

啪,鲁婷婷脸上挨了一耳光。她本能地抬手搪了一下,跟着扑上去,拳打脚踢。三通大概想躲,原地跳起手在半空抓挠了几下,四脚朝天滑倒在水洼里,哇一声尖叫。鲁婷婷跟上去,抡起湿浴巾在躺倒在地的对方身上猛抽一气,直抽得对方捂住脑袋蜷缩成一团,狠狠地啐了一口,已经累得没了一点力量。

三通始终缩成一团,不敢起来,背上一条条瘀血。

鲁婷婷把湿浴巾甩到三通脑袋上,离开。到寝室抱起自己的衣裳,打开通客厅的门。

钱学平和衣倒在沙发里,想抓紧时间睡一会儿,被摔门声惊醒,看见鲁婷婷满面怒容,脖子上有被抓破的爪痕,穿着睡衣往外走,连句话不肯说。

“怎么回事?”钱学平从沙发上起来,往门口追。

鲁婷婷闯出门,将门重重地摔了一下。

钱学平正纳闷呢,视角余光里晃过个影子,他回过头,看见寝室门口赤身躶体的三通,心中一慌又扭过脸去。

“哼,偷看十七八大闺女烫澡也不害臊!”

钱学平心里乱扑通,半天不敢扭过脸。从这一瞥他已经辨认出这个女人,又一时想不起来确切的时间地点见过这女人,他极力回忆着。这时,有人敲房间的门。

钱学平打开门,是两名酒店里的保安人员,穿着整齐的巡逻制服,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钱学平正想阻止这两个人往里进,从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没事了。刚才一个无赖女人到这里捣乱,被我轰走了,谢谢你们。”

“是一个穿睡衣的女的吗?”

“对对,疯疯癫癫的!”

两名保安听三通一形容,返身朝电梯方向追去。

钱学平几乎被激怒了,但她的目光触到女人傲慢不可一世的神态,又转为自卑。女人款款地,夸张着胯部动作,薄型超短裙下露出挺拔的大腿;现在,她的头发又变成一团火红色,似熊熊燃烧的火焰抖动不息。

“拜拜。”女人噘起猩红的嘴chún,消失在楼道。

钱学平呆呆地站在客厅里,女人轻佻的身影和遗留下的香味使他心惊胆颤,不会动弹,他还能回忆起当时郭永晟捶胸顿足讲述手表被妓女窃走时的模样,发誓要灭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婊子。他也曾吩咐手下的人四城暗访,盯梢有红头发特征的女人。他已经牢牢记住电梯口一晃而过的这张女人脸,他忠于郭永晟,自信达到情同手足,两助插刀地步,信奉那句只可藏在心底不可说出口的古训,天大的事他也敢去干。

眼前发生的事却叫他如梦顿醒。尤其不能容忍的是,这个红头发的下贱女人竟敢当面用一种粗俗的口吻侮辱他,而他竟容忍了这一举动,放走了她。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化做怨恨,记在郭永晟头上!

他发现自己的眼睛一直在盯住老板桌旁的保险柜,他太感激自己的眼睛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保险柜里藏着那只他杀人使用过的手枪,还有钱。

这时,远方渗透出曙光,青灰色夜空黯淡了,勾勒出城市边缘锯齿般凹凸的轮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纸项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