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项链》

第04章

作者:崔京生

圣诞节这天,街巷纷纷披上样式雷同的盛装,店铺门口出现了挂满小礼物的松柏和穿红袍戴红帽的圣诞老人,随着夜幕徐降,宗教歌声四处迥响,整个城市闪动着一片吉祥彩灯,宛若银河璀璨。

王颢走出蒸汽迷蒙的饮食店,打着饱嗝,漫无边际地沿着一家家商店逛荡。时光一晃月余,她身份仍然是刑满释放的待业青年。

帝豪大酒店门口灯火辉煌,人影幢幢。即将开始的圣诞音乐晚会上,云集了国内几家有名望的团体里的腕级演员,晚会后还组织了涉及圣诞音乐常识的抽奖问答。王颢停在酒店门口,衣饰体面的猛男倩女擦肩而过,登上大理石阶,消失在飘散暖融融香水味道的酒店大厅,她听见有人轻轻问了一声:“小姐,票要吗?”

回过头,是个穿花枪呢大衣的陌生男人。

“多少钱一张?”她问。

“八十。原价一百呢,是头等的。”

“对不起,不要。”

“你给多少钱一张?”

“五十。”她说。她兜里只有这么多钱,剩下一点她还得留给挤公共汽车回家,这几天公交整顿,汽车上查票查得很紧,她不敢大意。

“六十吧?要不要不要算了。”又挤上来一个,夜幕下看不清这个人面孔。

“叫我看看。”她从对方手里接过入场券,借路灯观看,“是楼上的?还是后排边上的。”

“听音乐怕什么?”

她把票还给对方。

“你说个价,说个价,三十?原价看清楚了!”

王颢看见又有几个兜售票的影子飘过来,与刚才的人低语,目光莹莹地朝这里盯。她远离开他们。

一辆本茨60o型豪华轿车缓缓滑行,锃亮的车身流动过两岸灯火,停在酒店台阶下。从驾驶室走出一位穿皮衣的男人,几步潇洒,走到后门,打开门同时另只手垫到车门框上,轻声提醒:“小心。”这声音被寒风吹散。

先探出车门的是一只嵌水晶钻石的矮腰皮靴,呢料裙下闪动着丰腴光洁的腿,接着,一位烫大波浪长发的女人跳出车门,身姿矫健,以一种矫揉造作的眼神扫过酒店大门。

“你先进去婷婷,我把车停到那边。”男人说着钻回车内。

“比开罗儿佛永晟!”女人抬手朝酒店下坡的拐弯指,手指上的宝石戒指熠熠闪光。

轿车带着悦耳的沙沙产滑下去。王颢看着女人绕紧貂皮围脖,迈着粗犷的步伐朝大厅里走,眉黛粗黑,一张阔嘴在灯光下无比猩红。“小姐,要磁带吧?圣诞金曲精选,无伴奏教堂音乐欣赏集锦,柏林室内乐团演奏……”声音从王颢背后传来,她低头,看见伸到面前的手里扇面形握着几盘录音磁带。台阶下,兜售录音带的女人戴着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她,“来盘吧?比店里便宜。”

她转身登上台阶,那女人跟上来,叫道:“请等等。”

“干什么?”王颢快走了几步。

“我没认错的话,小姐是不是姓王?”女人问。

“你认错了,我不姓王。”

王颢警觉地环视四周,挤向人多的地方。对方又追上来。这次,对方绕到她前边,摘下口罩,说:“你看看我是谁?”

“三通!”王颢一下子叫出声。

“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出来的?”三通戴上口罩,问。

“我真不敢认,这打扮像从沙特阿拉伯那儿派来的。”

“没办法,工作需要。”三通说,把她往人少的地方拉拉,“工商税务的不定什么时候就蹦出来呢,比圣诞老人还神秘……”

那个叫永晟的男人存车回来,大步流星登上台阶。

穿花枪呢大衣的男人再次出现,手里握着票,过来:“该开演了,就五十块钱吧,卖给你了。”

王颢把票对着灯光,果然是一张前排座红色入场券,又仔细辨了辨真伪,才掏出钱。

“快点吧,算我跳楼了。”男人催促。

“要不要再加几块?”看见王颢数零钱,男人又说。

“你加一厘我都不要了!”王颢看了一眼男人。

男人立刻不言语了。

“干什么你?”三通问。

“我是来听音乐的。”王颢付清了钱。

“哟嗬,走到哪都是阳春白雪呀!”

“喜欢音乐。你呢?”

“我还没培养起这份雅兴!你进去吧,等完了我请你喝咖啡。”

王颢顺着三通指的方向看看,点头小声说:“那天我看见你了。”

“在哪儿?”

“自由市场,干活儿的时候。”

“哪儿?自……由……市……”三通沉思着,眼珠乱转。

“想不起来了?回头再告诉你。”王颢手指按在嘴chún做了个保密的手势,转身登上台阶。

“不见不散!”三通叮嘱。

王颢踩上自动升梯,回头看见三通又混迹在人群里。在演出厅门口,她领到一份节目单,一边浏览着一边走进包了真皮的橡木大门。

演出已经开始,台上正在大合唱亨德尔的清唱剧《弥赛亚》选段《哈利路亚》,导座小姐带着她穿过昏暗朝前走,找到座位。古朴、纯正、源自中世纪的圣咏回荡,如潮如汐,演出厅里温暖似春,她边走边脱掉外套,揽在胳膊,坐下来。天主教音乐释放出独特的静穆恢宏之美,顷刻使她神经苏麻,眼眶发热。

演唱进入第二首的间隙,王颢目光适应了周围光线,看见座无虚席,听众仿佛被上帝的光环笼罩,群情化一,形成与外界相隔绝的福地。本茨600上下来的一对男女就坐在她前边,男士看上去削瘦英俊,刮净胡须的腮泛动青光,眼里流露出忧郁的神情,她看不到他的正面,只能凭借猜想推断他的年龄,他看上去比邻座的女人年轻十几岁。

男低声吟出不长的序曲以后,女声淳朴的音调渗入低音域,唱起《我看见了妈妈在亲吻圣诞老人》。王颢把自己仰靠得更舒服些,闭上眼睛,体会着烦恼被歌声所洗刷的滋味。渐渐,她看见一个孩子从圣诞礼物堆中冒出来,歌声如清泉,孩子开始表演滑稽的动作。他有一个小秘密,先告诉了他的玩具小熊泰迪:“我看见了妈咪亲吻了圣诞老人,就在昨天夜里,在圣诞树下。妈咪没发现我爬上楼梯偷看,还以为我早已在卧室蜷曲睡着。我看见妈咪给圣诞老人搔痒痒,在他那雪白的胡子里,要是昨晚爸爸也看见这一切,该有多好玩儿……”王颢似乎握住了小约翰的手,跟随孩子走进童话世界里,而这个机灵的小家伙还不知道装扮成圣诞老人的正是自己的父亲。她的眼角有泪在蠕动,她已经不自觉地联想到生身父亲,那个从小喜欢抱自己,用胡髭扎自己脸蛋的魁梧军人,联想到千里之外的一场谋杀血案。她又想到了母亲,看到母亲孤独的模样……

胡小缄不沾烟酒,在她回家的日子里,却发现茶几上添置了一套烟具:一只精致的玻璃烟灰缸,一个火车头造型的燃气打火机,每次点火以后火车都会发出一阵汽笛声,向点火的人献媚。而在她的印象里,父亲也是不吸烟的。接下去她联想到匿名电话,好几次,她在铃声响起时,无意中抢在母亲前面拿起话筒,刚问一声,对方便挂断,而她明明听见对方喘息的声音,同时注意到母亲的眼神,尽管母亲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抱怨电话局工作质量大差。她凭直觉判断出对方是个男人,在跟她玩捉迷藏的游戏。她相信自己多年囚禁生活磨炼出的感觉,同时又不愿承认这种感觉,这种扑朔迷离的把戏近日来扰得她烦躁不安;隐约地,小约翰的手在一点点从她手里抽走,连带五颜六色的玩具……

铜管器的吹奏,单纯似泥土,飘逸如乡风,引出《圣德的哈利路亚》乐章,她眯开眼角,看见前排的女人还在捏住男人的手,揉来揉去的玩儿。偶尔,瞥一眼男人,男人装做看不见,注意着乐曲的变幻和台上的演奏者,这使女人感到很幸福,冲男人一笑,偎上去。

王颢闭上眼睛,音乐声敲打着她的思维,她不愿看见周围,黑暗使她看见了美好,她看见自己踩着音乐走在田野上,忽而,却冒出三通,她还拿不准音乐会散以后去不去咖啡馆,她不太喜欢三通,但又不愿意得罪三通,三通给了她一个痛苦的回忆,她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星期日,她们一群人在宿舍里包饺子,体态如钟,绰号“大铜盆”的犯人头目要挟她诬告另一犯人吸毒,那时她还不认识三通,但她拒绝出卖三通。当天夜里,大铜盆一伙扒掉她裤子,用沾满面粉的擀面杖姦污了她……她伫立在萦绕不散的唱诗怀抱,教堂的钟声在她耳畔敲响;她站在田野上,眺望监狱的高墙;她走在泥泞里,一步一回首,一停一凝眸,回首凝眸心头万箭穿!

音乐会结束,她仍呆呆地坐在座位里,不肯离去。

在一阵场地音乐和掌声里,女报幕员登台,对麦克风念出一串名字。女报幕员声赛银铃,跟着登上台的是市委领导和企业家代表,与表演者一一握手,献上花篮。王颢看见坐在她前边的那对男女也在里边,他们满面红光,热情洋溢,被表演者所簇拥,站在合影队列的中央位置。

在卫生间里,王颢借着蹲下的空清点了兜里零钱,一共还剩一元四角三分。她走出卫生间,还犹豫不决,去不去见三通。

一直走到街上,走到贴满圣诞卡通画的咖啡馆门口,她还在犹豫。眉毛和嘴角粘了不少棉花的圣诞老人念叨着吉祥祝愿,替她打开门,她看见三通与两个陌生男人坐在飞机厢座里,边饮边聊,发现了她,立刻打过来招呼。

“嗨——”

她走过去。两个男人坐着没站起来,冲她笑了笑,显然三通跟他们提起了她。三通忙着做了介绍,面色发黯的瘦小男人叫秦志伟;头发打卷儿,脖颈系着真丝花围巾的高个子叫刘灺。

三通冲着吧柜捻响个榧子,女侍端上一杯热咖啡。

三通冲她举了举手里的杯子,说:“为圣诞,干杯。”

秦志伟和刘她举起他们喝的啤酒,说:“为了小姐,干杯。”

“音乐会够味儿吗?”三通说。

她用两只冻僵硬的手捂在热杯子上,喝了一口,说:“味道比这杯子里的东西强多了,这是咖啡吗?还是水彩颜料?”

秦志伟瞥了一眼吧柜,小声说:“属这家店刀快!”

“我就日他大爷了!叫我尝尝。”三通舔了舔杯子里,咂味着,说,“这里放的带子还是我送的呢,跟我来这套!”说着从烟灰缸里捡起根火柴杆儿扔进杯子,抬手冲吧柜捻个榧子。

女侍忙过来,问还需要加什么。

“你睁眼看看!”三通敲了敲杯子。

女侍一下子露出窘态,刚要伸手端杯子,被三通拦住,说:“叫你们经理过来。”

女侍站着不肯去,嘟囔换一杯还不行吗。

“算了算了。”王颢说。

“不行!”

女侍只好去叫经理。

女侍一离开,秦志伟和刘灺立刻商量用这杯咖啡换一杯什么,三通翻开食谱,捡着价钱最贵的挑,三个人很快决定,如果经理过来,就要这种名叫“椰林清风”的饮料。刘灺还想再讹一杯啤酒,这时经理已经过来。

经理连看也没看杯子里,只听三通一说,先是命令女侍道歉,然后点头哈腰,双手敬名片,四个人每人一张,希望不要介意,可以换一杯热咖啡,而且免费。

“这得问问我们这位客人干不干?”三通冲王颢努努嘴。

“她是从国外回来的,在国外圣诞节有多少花样你知道吗?”刘灺向经理介绍王颢,王颢不抬头,手指在食谱上走走停停。

“洋酒吧?要不要换牛奶?……”秦志伟参谋。

“呣?ok。”王颢手指停在“椰林清风”上,合上食谱。

经理脸先是抽搐一下,忙笑着说:“ok,立刻上来。”

经理对女侍低声叮嘱了几句,女侍转身离开。经理看着王颢,笑了笑。王颢也笑笑。

“在国外圣诞节比这里热闹吧?”秦志伟傻呵呵地问,不停地蘸着啤酒擦手指上一枚硕大的石头戒指。

王颢不说话,笑着点点头。

“我听一个海员朋友说,有一次正赶上圣诞节,他们轮船靠到挪威还是丹麦,舷梯刚放下,大包小包的圣诞礼物就上甲板了,不要一分钱,白给!”经理对王颢说。

“这有什么新鲜的,你要在这天坐飞机爱上哪儿上哪儿,票都不要。”王颢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纸项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