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发新娘》

第一章

作者:蕾·莉克莱

“你说她怎么了?”

汤托尔猛地站起身来,把椅子踢到一边,他魁梧的身躯使得室内所有的人和物,都显得十分渺小。他巨大的手掌用力拍在面前的办公桌上,身子往前倾,恶煞似地咆哮道:“康安淇她怎么了?”

雷奈一点也不屈服在他哥哥的盛怒下,把穿着迫退球鞋的两只脚,跷在光亮的桃花心木办公桌上,毫无惧色地回答说:“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安淇哄抬价格,你知道‘哄抬价格’这句话的意思吧?那就是说,当一方置另一方于财务不利的地位,占便宜…”

“我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托尔反击道:“你得拿出证据来才算数,你知道‘证据’这句话吧?就是说,当一方要指控另一方时,必须提出的书面证明。”他将凶恶的目光转向雷奈身边的同伴。“老洪,你老实说,还有些什么事?最好是好事。”

老洪是个50岁开外的心腹员工,他紧张地抬起手,往后梳了一下逐渐花白的头发。

“我想,称之为‘哄抬价格’,也许有些言过其实。”

雷奈不以为然地发出一声鼻息,将椅子跷起来坐,仅由两支椅腿支撑在地面上。“哼!如果康安淇是无辜的,那太阳就是打西边出来的。”

托尔反手将他弟弟的腿由桌面上扫下来,使他跌跌撞撞地扶着桌缘,以防跌倒。

“让他说完,否则你就得把太阳吞到肚子里去。”他警告着雷奈,也不管他像耍特技似的,试图站直身子。“老洪,说下去。”

老洪清了清喉咙。“哄抬价格意指康小姐的所做所为都是故意的,这点,我们并不确定,我想,也许这中间有些误会。”

“误会?”雷奈说,“现在安淇算给我们的价钱,比她父亲尼克在六个月前的卖价,足足贵了一倍之多,这还算是一点点的误会吗?”

老洪费力地咽了一口口水。“我想也许是吧?”

“我想,也许不是!”托尔望着他弟弟。“我要的是证据,证据呢?”

“你要证据?好!我给你。”雷奈将一本厚厚的,上面注明康氏农产品批发公司的档案丢在托尔的办公桌上。“这些就是你要的证据,这是我们一年前,也就是康尼克过世前六个月的进货发票。”

托尔坐下来,拿起档案仔细检阅,所有甜蜜及痛苦的回忆都涌上心头,那些他才可忘掉,却挥之不去的记忆。“这些都是我们和康氏公司所签的合约刚生效的那个月起买的货?”

“对的,而这下一个证据……”雷奈又丢了另一个档案在桌上,它旋转了一圈。“是七个月前,也就是尼克去世前一个月的单据,你会发现,价钱已经小幅度调高了,但是,大体上来说,也都在能容忍的范围之内。”

“生菜和黄瓜都涨价了,那是在12月中旬发生的事,不过当时加州中部的霜害以及墨西哥的大雨,都足以解释涨价的理由。”

雷奈的目光变得更无情了,他将最后一个档案扔在桌上。“这是上个月的发票,也就是我最后肯定的证明。”

托尔不看也知道那会是什么,但他还是拿起来看了,而且果然是他最怕看到的。

“该死的。”他沉坐在椅子里,闭上双眼。安淇,为什么呢?难道我们就不能好聚好散?你非得打击我不可吗?

价格涨得简直离谱,就算通货膨胀,都不足以构成如此巨幅上涨的理由。不!这和生意无关,愤怒像水银般快速地在体内流窜,他的嘴chún抿成一条线,极力控制自己,心想,安淇对激怒别人总是最在行的。

“还有一些。”雷奈递给托尔一张曲线图。“我把过去12个月来的基本采购,和去年同时期的做个比较,制成图表。以生菜、马铃薯之类,我们自己零售并且每天供应给米兰餐厅的东西做为基准。”

托尔看着表上直线上升的红线。“自从尼克过世以后,价格就一飞冲天。”他将图表丢在桌上,看看老洪,又转向弟弟。“我们不能再让这种情形继续下去了,你f什说该怎么做?”

老洪首先发言。“你们是知道的,她是个女人,我想这也许有点关系。”

兄弟俩不约而同地看着他,托尔望着紧张的老洪,不耐烦地问道:“所以说?”

老洪皱着眉头。“我也不知道,女人干这行,总是不太对,不过我们是不是最好先查证一下,以免冤枉好人?”

托尔考虑了一下,安淇应当不会这么做才对,但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呢?

“他说得对。”雷奈勉为其难地让步。“我们在采取行动前,是得确定一下。”

“我也同意。”托尔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叫我的秘书打个电话给康氏公司的竞争者,打探一下价格,别提我们公司的名字,比较一下香蕉、草英和生菜的价格。”

雷奈挑了下眉毛,“妙计,如果他们给我们的价钱,比康氏公司给的还低的话,我们就能确定安淇是在哄抬价格了。”

“老洪,”托尔很快地指示说:“你立刻去处理这件事。”

“谢了!”托尔等到和弟弟独处时,马上便问:“好了!把那些你不愿意当着老洪面前说的话告诉我吧!”

“没什么能逃过你的法服。我听其他零售商说,出毛病的不止是价钱,品质也下降了。”

托尔瞪着眼睛,“难怪最近有四个不同的批发商都打电话来抢生意,而且条件都很好。”

“可惜我们无福接受,至少在和康氏契约有效期内,我们都不能向别人买货。”雷奈眉头皱成一团,“如果我们向别人买的话,就失去米兰餐厅这个大客户了。”

托尔翻一翻桌上的档案,旋而断然合上。

“我们当初之所以会和康氏签约,就是因为我们们能从供货给米兰的连锁店上赚一大笔钱。

可惜,我们的合约是和康氏立的,而不是和米兰签的,为了要保有米兰这个客户,我们只好和安淇打交道了。”

“我们能不能甩掉她,直接和米兰做生意呢?”

托尔摇摇头,“一年前我已经试过一次,尼克过世后又试了一次。凯撒说得很明白,他和康氏之间有合约在,对其他的安排都毫无兴趣。他和康家是世交,所以不可能向别人买。还好,大伙儿都有钱赚。”

托尔轻敲著文件,“你该注意到,过去几个月来,我们的利润已经没多少了。”

“我同意,绝不能付一流的价格,却买回二流的东西……”

“说得对。”他插嘴道,“如果事情在短期内毫无进展的话,要是我们还能在零售业保有名声,就够幸运的了,哪里还能够满足米兰餐厅这个客户。我们简直不用混了。”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老洪走进房里,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事情的真相。“我想,哄抬价格也许是正确的字眼。”他悲哀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托尔锐利的目光扫向雷奈,“你应该睁大眼睛,注意这些事情的,怎么这么久才告诉我?”

“我总得等有足够事实证明才能说吧!你是要证据的,记得吗?”

托尔质问:“你是等证据?还是因为她是你老婆的好朋友?”

“别把娇婷扯进来——她和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倒是你和她的关系才是关键,我可不喜欢一天到晚说你未婚妻的是非。”

“是前任未婚妻。”托尔纠正他说,“那也不构成不告诉我的借口啊!”

雷奈怀疑地笑着说:“我按兵不动是想给她一个机会,换了你一定也是这么做。尼克死后,她接管康氏公司,还需要时间来学做生意的窍门!”

托尔把桌上的文件都扫到一边。“她做生意还没开窍,却先在我们背后捅了一刀。”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雷奈问道。

托尔站起身来,信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西雅图繁忙的交通,他知道,别无选择。

“要不就解约,否则我……去找安淇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

托尔不理会弟弟的不耐。“有很多可谈,比如说,我要问问她为什么耍我们?我猜她要不是为了报私仇,就是没能力来经营这家产品批发生意。我非得找安淇谈谈不可。”

帐单、帐单、帐单,付不完的帐单。康安淇无助地看着堆在桌上的发票,心里阵阵慌乱。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拿起话筒。

“康氏公司。”她以专业化的声调轻快地回答。“我是康安淇。”

“我的钱呢?”对方一点都不浪费时间说客套话,开门见山地说。

又是那个恼人、没品味、摆脱不掉的“钱”字,由同样地恼人、没品味、令人讨厌的人口里说出来。“想必是哈先生吧!”她说着忍不住把嘴角往下撇。

“正是在下!我的钱呢?别再找借口了,我运了一卡车的玉米给你,可指望你付钱的。”

她用坚定的声调反驳他,“你运给我的是一卡车烂东西。你没把玉米冷冻好,而且你的司机整整花了两天才把货运到。”

“怎么可能呢?我的农场距离你那里才140公里路呀!”

“你的司机为什么花了整整48小时才完成他的壮举?他是不是绕道夏威夷才来到这里的!货柜车尾的热气简直高得不得了,那些玉米运到这里,没被烤成爆米花就木错了。”

“小女孩,你少跟我委嘴皮子。”

安淇有五尺八寸高,她和哈先生从没见过面,否则他绝不会挑这个字眼来称呼她的。

情况虽然不乐观,她还是忍俊不住笑起来,和这种人讲理是没用的,但还是得试试。

“哈先生,联邦检验员也来看过了,他同意我的看法,你运来的东西一文不值。”

“狗屎!你给我听着,你还没出世,我就已经和你爸爸做生意了。我肯与你打交道,是给你面子。别告诉我该怎么做生意,你要知道,这可不是你们女孩子玩的家家酒。”

“我完全赞同……”

哈先生说:“如果不付钱,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我才不管什么检查不检查的,我会让你臭名远扬。”

她马上坐直。名誉受损,对她目前的财务状况一点帮助也没有。如果父亲在世的话,哈先生就不敢丢这些烂货给她,这个念头让她深陷痛苦中,却又那么真实。如果父亲教过她这种游戏规则的话,她也木会陷入目前的窘境了。

她把手握成拳头,不过有件事情她可绝对有把握,如果她让一个供应商占她便宜的话,那后面的人将会前赴后继了。

“我拒绝付钱买烂东西,你不是唯一会耍手段的人。”

“你少逞口舌之威!你会乖乖付钱的,因为如果我把你不付帐的恶名传出去,你就别想在这行混了,我敢拿我脑袋打赌,没有人敢再送货给你的。”

“你根本没脑袋。别威胁我,威胁我的后果不会太好的。”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警告你,今晚五点前,如果没有一张银行支票放在我桌上的话,我会让律师把你的银行户头清得比蝗虫过境还精光。听清楚了没有?”

“可是……”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掉,她绝望地喃喃自语。“他上个礼拜就清过一次,已经一毛不剩了。”

她盯着电话,也许她不该发脾气,不该对那个男人采取敌对的态度,不该让自己嫉恶如仇的个性显露在外。她低下头将下巴放在手背上,希望自己会记取这个教训。

安淇考虑眼前的景况,情势正快速恶化,越来越棘手。哈先生如果成功地散播谣言的话,将会让她破产。自己实不该如此处理问题的,与生俱有的干练、野心、魄力都到哪里去了?决不能现在让步,一定要善用天赋来打交道才行。不能坐以待毙,任公司毁在她手里。

她叹息一声,不得不承认事实。如果康氏公司是个缺口的堤,她十指也不够堵住裂缝,她已无路可走,如果不赶快游上岸,就会淹死,可惜她只会游狗爬式。让公司继续运转是当务之急,她要对父亲及自己证明,在男人的世界里,她一样能成功地使康氏公司屹立不倒。

她面对厚厚的发票,坚决发誓说:“爸爸,我不会让你失望,我总会想到方法解决的。”

她吸了口气,伸手去拿第一张发票。

“安淇。”

她抬起头来,旋即温馨地对米杰微笑,她正需要这个高大、黝黑、英俊,说起话来带着性感腔的男人做陪。“杰!真高兴见到你,进来坐。”

“我也很高兴看到你,你气色不错。”他踏进办公室内,环顾着四周,一副很困惑的样子。“可是,我坐哪儿呢?你重新装修了一下,是不是?看起来不太一样,很好,很好。”

办公室里可用之处,都堆满了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批发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