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发新娘》

第四章

作者:蕾·莉克莱

接下来的两个礼拜,一眨眼就过去了,婚期一天天的逼近,她的神经也愈来愈紧绷。这段期间,都没和米杰碰面,这点倒令她心安了不少。也许他还不知道她要做的事吧──又好像不太可能,因为托尔在报纸上刊登了巨幅的结婚启事,他不可能没看见;还是因为他不想冒险再来缠她。

她暗自笑着,一面翻阅桌上的文件,一面猜想,也许是凯撒命令他,叫他闪开一点。

毕竟,上次的姻缘就毁在米杰的手里,凯撒可不愿意这种事再发生一次。

电话铃在身边响起,铃响四声后,她才在一堆食品目录下找到话机。

“康氏公司。”她很快地对着话筒出声。

“你是安淇吗?”一个有些微带外国口音的声音回答道。“我是汤来推。”

“啊,汤伯母。”安淇紧张起来,托尔的母亲怎么会打电话来找她?”

“拜托叫我来雅就可以了!如果你有空的话,我想和你谈谈婚礼的安排。”

安淇松了一口气,暗骂自己笨到没立刻想到这点。“婚礼的安排呀!当然!当然!我给忘了。”真不会讲话,怎么能对未来“暂时的”婆婆,说话那么坦白又不圆滑。

宋雅轻笑不已。“真亏得你还那么冷静,托尔为了张罗婚礼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的。”

她能说些什么呢?安淇坐直身子。“对不起,您是要……〞

“我很高兴你那么信任我,由我来筹备婚礼的事,但是,有一些小细节,我不太确定该怎么弄比较好。不知道你明天中午有没有空,我们可以一块儿吃个中饭吗?我知道你公司里很忙……”

明天,明天,她把记事本放哪儿去了?安淇到处翻。想想看啊!最后好像是在电话留言本底下看到的,不对!又好像是放在上一的资产负债表底下。

宋雅看她没答话,还以为她不高兴,又赶忙加了一句。“不只我们两个人,娇婷也会,我想,你一定很高兴有她参与的。”

“谢谢您,我是很高兴。如果我说话没头没尾的话,实在是因为我这里乱糟糟的。”宋雅放下忐忑的心,笑了起来。“每个新娘子,都是这样子啦!”

总算找到本子,安淇很快地翻了几页,就算有事也要取消掉。“明天中午很好,我没事,您几点方便?”

“你看一点好不好?”

“一点钟,好极了。”

“我很高兴看到你和托尔终于在一起了!你们真是天作之合。”

懊!老夭啊!她该怎么接口?“我……他…”真是好答案。她叹了口气,还是什么都别说为妙。“谢谢。”

“真抱歉,我让你很尴尬吧?你去忙,我不耽搁你了!我们明天再谈,再见啦!媳妇。”

再见啦!媳妇。听起来好窝心。“再见。”

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上。

汤伯母刚才说,托尔为了张罗婚礼,忙得不可开交。这句话令她觉得烦恼,好像他在精心设计什么似的,有这必要吗?她拿起话筒,拨了托尔的电话号码。

她回也不回托尔和善的招呼,劈头就问:“你在搞什么鬼?”

“甜心,你今天早上是不是没喝咖啡?要不然火气怎么这么大!”

“你少贫嘴,我刚和你母亲通过电话,她把我们的婚礼说的跟真的一样。”

“不但是真的,还会很逼真呢!”

“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她对着话筒又吼又叫。“伯母约我明天去吃中饭。”

“不会吧!她怎可如此对待她未来的媳妇?”

“别再笑了,正经点!你有没有告诉她,关于离婚的事?”

“我才告诉她,叫她筹备婚礼,怎么可能刚宣布订婚就谈离婚的事。”她气得直磨牙。

“我要你告诉你家人实情。”

“实情是什么?”

“我们是为了保护彼此生意上的利益,才结婚的。”

“不!应该说,你是为了这个才嫁给我的。”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为了生意的话,你干嘛娶我?”

“你还没猜到啊?”

“显然没有,请你告诉我好吗?”

“不告诉你!至于你刚才提的,关于离婚的事,我无意告诉我家人;如果你想说的话,我也不反对。”

“你不在乎我说出来?”

“如果我在乎的话,就不会这么建议你了。安淇,还有其他事吗?我得去忙了。”她不喜欢他带刺的话,他实在无权再如此操纵她了。“没事了。”她说完话把电话挂上。15秒后,电话又呼起,她很自然地接起来。“康氏……”

“你没跟我说再见,我可没忙到连和未婚妻道别的时间都没有。”托尔的声音传入耳中。她的嘴角笑意盈盈,这个傻瓜。“汤先生,再见。”

“如果我现在在你身边,一定会爱抚你。”

在她的娇呼声中,他说:“甜心,再见啦!”

在她苦思如何对答时,他已经收线了。她羞答答地把话筒放下,心想,别又来了!她可不能再让自己为情所苦,爱得愈深,受到的伤害也愈深。她闭上双眼,呻吟了一声,她深深明白这个决定来得太迟了。

第二天,一点整,安淇把车停在汤家的车道上。上次订婚的时候来过几次,这片绵延的产业令人着迷,房子建在山顶上,可以瞰山下美丽的风景。

她下了车,穿过宽阔翠绿的草坪,看见罗娇婷悠闲地坐在门廊前悬吊的摇椅上。

“我太兴奋了,实在没法在屋里等。”这个娇小的揭发女子,调皮地笑着说。“我实在替你和托尔高兴,打死我都不敢指望你会和托尔和好,你最好原原本本地从实招来。”

安淇一阵内疚,她真该先打电话来,把真相解释清楚。娇婷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因为她家也是做蔬果零售业,就她记忆所及,康家和罗家始终是生意上的好伙伴,直到场家买下罗家的超市,娇婷又嫁给托尔的弟弟之后,两人之间方有点隔阂存在。不过所谓的隔阂,是只有安淇才有的感觉,娇婷还是和以往一样热情。

安淇清了清嗓门,决定向她吐实。“嗅,是……”

娇婷跳了起来,热烈地拥抱她,酒桶般的肚子顶着安淇。“看我现在变得多胖。”她拍着隆起的肚皮说。“都是雷奈害的。”

安淇扬起一边的眉毛说:“跟真的一样。”

娇婷呻吟了一声说道,“我是说,汤家个个人高马大,生出来的孩子也都是超级宝宝。这点,你很快会发现的。”她促狭地说。“哈哈!你看你,脸都红了!”

“说到婚礼……”

“吃完饭,我们多的是时间讨论。”娇婷用手勾着安淇,带着她走进门。“你该看看我婆婆准备的午饭。”

“我是等不及了,可是……”

“亚伦也急着想见你,我真怀疑他这个人什么你能找到的缺点没有!”

安淇没想到还会见到托尔的爸爸,看来这个婚礼可真是件大喜事。“他是个老好人。”

她非常赞同地说。今天也许不该提离婚的事,以免煞风景,以后找个适当的时机再说吧!安淇很畅怀地吃了顿愉快的午餐,她没忘记自己以前就很喜欢托尔的母亲。她是个身材高挑、苗条、说话又风趣的女人,淡褐的眼里时常闪着淘气的眼神,亚伦则用他的睿智,逗得大伙儿笑个不停。

饭后,宋雅站起来,“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对不起,我得收碗盘了,娇排,你来帮我忙。”

她对安淇挥挥手,叫她不必起身。“不!不!你坐,我们马上就收拾好。”

亚伦等她们都走开后,开口说:“托尔总算又追到你了!我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成功。”她笑了笑,实在木愿提到这个令人不舒服的话题。“我可着实让他费了番功夫才追到的。”

“好极了,这样他才会更珍惜。”他一手打在轮椅扶手上。“要不是因为坐在这玩意上不方便的话,他上次失去你的时候,我早就揣他一脚了!”

“有用吗?”她笑意渐浓。

他对她笑笑。他的笑容和托尔多么相像啊!让人心痛。“对他不管用,他倔得像条牛。”

“真的?我都没注意到。”一会儿功夫,他们两个人都忍不住捧腹大笑。

“我儿子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他就需要这么个有幽默感的伴侣。”

“我完全同意。”宋雅和娇婷走进来,大表赞同。她停在亚伦的轮椅旁边,然后爱怜地轻捏了一下他的肩膀。“你们愈快结婚愈好。现在要让你惊喜一下,娇婷,你也一起杀。”

她带着她们上楼,穿过走廊,走到客房里,指指床上。上面放着一套非常漂亮的礼服,里面是件丝质白衬衫,绣花领,外面会上红、白、绿三色的绣花围裙和红背心,下面配上金绿色到膝下两尺的裙子。安淇赞叹地抚摸着前襟精细手工制的银丝包扣。

“真是太漂亮了!”她惊呼道。

“这是挪威的传统结婚礼服。”宋雅和蔼地微笑,两眼些微润湿地说:“我们家三代的新娘,都穿同一件礼服结婚,安淇,如果你愿意容它行婚礼的话,我会觉得非常荣幸。”

“我不能穿!”她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之后又无法隐藏她的惶恐,很忧心地瞥了宋雅一眼。穿上如此郑重其事的礼服,岂不是天大的讽刺?可是她该怎么向托尔的母亲解释呢?“您……太慷慨了。”安政蹑儒地说。

“胡说,我觉得这个主意大棒了。”娇婷兴奋地笑着说:“我太矮了,没法在婚礼上穿这件礼服;你穿再恰当不过了,托尔看了不乐死才怪!”

“我不觉得……”安淇接口说。

“你非穿不可。”娇摔打断她。“婚礼是传统式的,所以你也得穿传统的礼服。”安淇大惑不解地问:“传统式的婚礼?”

“娇婷说得对,如果新娘穿别种礼服,会显得怪怪的,我想托尔也会期望你穿上它,况且,这对我的意义也非同小可。”

她除了同意之外,还能说什么?“我很乐意穿上它的,谢谢。”她很诚心地说,和未来的婆婆很快地拥抱了一下。“礼服的问题解决了,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

娇婷眼里露出一丝促狭。“还要骑马,你会不会侧骑?”

安淇眨眨眼。“我们要骑马结婚?”

“托尔没告诉你,是吧?”宋雅叹息一声,用挪威话自己喃喃地骂着。

她尽量控制自己不要惊慌。“告诉我什么?”

那两个女人互看了一眼,宋雅说:“那将是个挪威乡村式的传统婚礼,是托尔坚持要的──传统的礼服、三天的庆宴、骑马到教堂行婚礼。”

“我看他忘了提那些小细节了。”她麻木地说。

“老实说,他记得什么了?”老人家怒气冲冲地说。

“他如果先透露的话,她会吓得逃婚的。”

娇婷泄露天机说。“她真的会喀!可是我们绝不能让她逃跑。”

“谢啦!你真够朋友!”安淇喃喃自语。

娇婷连哄带骗地安慰她。“很好玩的,我从来没参加过乡村式的婚礼。雷奈说很特别的,看是从挪威的哪个省分来,每个地方的婚礼都有它的特色。”

“我看托尔是要你一辈子忘不了这个婚礼,甚至到你的孙辈都还津津乐道。”宋雅说。

“可是……你不知道。”安淇眼眶里充满泪水,她很快地眨眨眼。托尔为什么要做这些安排?难道他不明白,这样做让她很尴尬?

她决定表明一切。“我们并不是真结婚,只是……只是一种生意上的关系。”

“真精彩,可不可以换个笑话说说。”娇婷不耐烦地说,然后一看不对,马上改口:“你该不是说真的吧!”

“我们一定得举行个盛大的婚礼,这样康氏的竞争者就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你知道吧!这只是暂时性的安排,我们并不爱对方或什么的。”

“新娘子都是神经兮兮的。”宋雅和娇婷异口同声地说,然后都大笑不已。

“木是啦!真的纯粹是为了生意。”

“非常实际。”宋雅同意地说:“爱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实际的需求,也算是把人挂在一起的理由。”

“只有爱也不成,那又太不实际了一点。”

娇婷很快地插了一句。

安淇投降了,有什么用?她们只是一厢情愿地自以为是,就让她们维持假象好了,反正事实很快就会将它粉碎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她小声地说。

“什么也别说。”宋雅慈祥地将手环着她肩头。“我们会处理一切的,等我们来预演一次,你就了解所有的过程了!别担心!我们都会帮你的。”

安淇觉得这真是个大骗局,但也只好听天由命,可是内心的焦虑不断上升。托尔干如此大费周章?一点道理都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批发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