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发新娘》

第六章

作者:蕾·莉克莱

骑回汤家的路程似乎比去程来得短。她一定是昏了头,否则哪来的胆量经历这整个仪式,不过她是熬过来了,手指上沉甸甸的戒指,就是最好的证明。她摸着金戒指,觉得那么的……永恒。可是,讽刺的是,事实却刚好相反。

托尔注意到她神色有异,就叫道:“安淇?你还好吧?”

她马上陪上笑脸,对着人群挥手。“我当然很好。”

“这部分马上结束了。”

“我们还得宴客呢!”她提醒他。“是在你父母家里举行吗?”

“那么多人,哪挤得下!我们已经在大饭店里租下宴会厅,会闹到很晚呢!”

“很晚?”她勉强地挤出笑容,“你母亲告诉我,传统的挪威婚礼,要举行三天三夜,我们还得再撑24小时。”

“到时早一点开溜。”

她很想知道去哪儿呢?她已经明说婚后是分开住的,他总不至于希望在传统的结婚典礼后,有个传统的新婚之夜吧?如果他这么希望,也只好任他去想了,对吧?

“我们到了。”他再度伸手站在她的马前,安淇像倦鸟归巢般地溜进他臂弯里,他一定感觉到当他触摸她时的颤抖。

“起风了。”她不敢看他,像是在替自己的心悸找个借口。

“你会紧张是很正常的。”他喃喃地说。

她气结地走开,难道自己就这么容易被看穿?他就非得道破不可?他不能装装傻吗?“我才不紧张。”她不是个天生的撒谎专家,做个鬼脸又说:“好吧!就算我紧张也有罪吗?”

他动了动嘴角,“据我所知,应该无罪。”

自尊得到保全,她笑着说:“接下来干嘛?”

“摄影师要再拍些照片,拍完后,我们可以溜开一个钟头左右,休息一下。你饿不饿?我去拿点三明治和凯撒的苹果汁来给你。”他俏皮地加一句:“如果没发酵的话。”

这次她的笑容自然多了,“好主意。”

想到能偷闲来顿野餐真不错,使她在冗长的摄影过程中,始终保持饱满的精神。摄影师为了使照片中人保持“快乐小两口”的形象,很卖力地由各种角度、表情、场地来取镜。两小时后,托尔叫停。

“在喜宴上,你还可以再拍。”他坚决地指示摄影师,然后拉起安淇的手,快快跑开。托尔在厨房里找了满盘的食物,机灵地躲过贺客,在安淇耳边悄然问道:“妈替你安排的房间在哪里?”没一会儿,他们就溜进房里,锁上门,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

和托尔独处一室,令安琪浑身不自在。如果想和他保持距离的话,可是不明智之举。她走到窗边,小心地将头饰取下,放在椅子上。

他把餐盘放在茶几上,走到她身后,爱抚着从发辫中散出来的卷发。“你为什么不安?”

她明白地说:“和你单独在这里,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怕我会借机占便宜?”

“嗯!”

“好聪明的女孩。”

她转过身来面对他,刚好看到他充满热情的脸,她真希望自己没转过来。他站近了点,宽阔的肩膀,使她显得更娇小。他的眼里燃烧着激情,他把她的卷发,绕在指尖上。

“不要。”她虚脱似地吃语。

他咕吹了一声,嘴chún沿着她的头颈,滑向肩膀。“你说得对,场合和时间都不对。”

她倒退一步,在托尔的注视下又接二连三地退了几步。

“饿了吗?”他柔声问道。

“饿死了。”她恢复常态地说。“你拿了些什么东西进来?”

他走到茶几旁,掀开盖子。“鸡肉三明治和这个。”他将一瓶香滨举得高高的。“你看是不是比苹果汁好?”

他将酒瓶打开,倒满两个酒杯,然后走过来,递给她还在发泡的香摈。

“我的好老婆,我敬你。”说完举起酒杯。

“祝我们婚姻幸福。”

她不太确定地望着他。她期望的事多着呢!例如祈求真实的婚姻……真正的丈夫。可是这些都只会令她心碎而已。

“祝我们有个成功的─…..”她说不出一夜这两个字,只好说:“未来。”

“现在让我们来野餐吧!”他拉开衣橱,拿出一条被子,铺在长毛地毯上。“拜托把餐盘拿过来,你可以把鞋子脱掉,休息一下。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喜宴才开始。”

暂时忘却他刚才热情的拥抱,他们很自在地谈天和吃东西。

“你尝尝。”他把一块沾了□鱼酱的饼干,塞在她嘴里,大拇指抚过她的chún。“喜欢吗?”

□鱼的美使她昏头昏脑,他温柔的轻触,更掀起她的回忆。“我很喜欢。”她老实地说,但指的不是食物。

他往前靠,使得她心跳加快。“还有,你还要不要?”

她添了添嘴chún。“噫!还要。”她吃语似地说,两人的眼神都像火般燃烧。他低下头,呼吸的热气吹在她的脸颊,他还没行动,就听见有人在门外转动门把。

“你们在里面吗?”雷奈边叫边大声地敲门。

安琪急急退开,托尔咒骂着,跳起身来,猛然把门打开。“干嘛?”愤怒和不耐都在这句话里表露无遗。

雷奈暧昧地打趣说:“真不乖啊!”他趁托尔还没把门摔上前,一脚踏进房里。“你们不能玩躲迷藏,要出来了。你们没到场,喜宴不能开始,所以我就自愿组个搜索队来找你们。”

“真多谢。”

“不客气。”他看见地上的野餐,深感有趣。“怎么,你们不打算请客啦?这里由我来清理。”他对安淇眨眨眼。“这样,我也能对娇婷,来个实况报导。”

他们下楼,几乎没引起多大的注意。宋雅站在楼梯口守候。“你们迟了。”她爱怜地责备。“礼车已经在外面等候,要带你们去饭店,我随后来。”

喜宴就在美食、音乐和欢笑中度过。雷奈负责招待客人,确定每个人都饱唤米兰餐厅的美食。

他对一个丑脸的老头特别关照,不断为其补充米杰最拿手的甜饼。

“那是谁?”安淇问,奇怪雷奈怎会在一个这么不讨人喜欢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严力船长。他可以给我们一笔拖船的大生意,就看他的意思了。”

安淇苦笑。她早该猜到当然是为了生意。

“他好像没什么意思。”

“没错。”托尔耸耸肩,“不过今晚我不管公事,让雷奈去伤脑筋吧。”

他们穿梭在家人和朋友之间,谈笑风生。

晚餐过后,来宾致词接着上场──有诙谐的、罗曼蒂克的、娱乐性高的和念旧的,每个人似乎都有点什么话要说。

接下来是切蛋糕,安琪睁大眼睛看着凯撒推出来的多层蛋糕,纯白的玫瑰花加上精致的粉红色花苞盖满了上面几层,像瀑布般由两边垂下,在底层形成花圈。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抱着凯撒,眼里闪着泪光。

“我真不想切它。”她对他耳语,“我好怕担那么完美的蛋糕切坏了。”

“什么?你要是不尝尝米杰的精心巨作,简直是侮辱他。”

托尔手下可一点都不留情,他各切了一块给他们两人,一脸的促狭。“来吧!亲爱的,尝一口。”他附耳说道。

她轻轻咬了一口,对着他笑。托尔将她拉进怀里,吃掉她嘴chún上的奶油。

最后就是跳舞。

当晚让她最难忘的,就是新婚圆舞曲。他俩在众人注视下挽手步入舞池。

安淇把手放在他肩膀上。他将她拉近,把她当成稀世珍宝般拥着。这段舞的每一刻,她都牢牢记住,她不能忘记他深透认真的眼神,她更不能忘记他俩的舞步配合得多么天衣无缝;最难忘的是在舞曲结束后的吻,又温柔,又热情,像她需要呼吸般的自然。

她迷失在这不可能成真的梦幻里,发现自己依然深爱他。要不是雷奈出现,她几乎已经大声地向托尔表明爱意。

“康氏公司出事了。”他小声地说:“有人闯入。”

“懊!不会吧!”安淇瘫在托尔怀里。“守卫和威利没事吧?”

“我想没人受伤,马可和警察在那里,他们希望你们其中一个人去看看。”

托尔点点头,若无其事地离开舞池。“我现在就去。”他停下脚步,看着安淇。“甜心,你就和我爸妈待在这里,要不了多久的,我会在你还没开始想我之前,就把事情处理好回来了。”

她毫不妥协地摇摇头,“办不到,这是我的事,我也要去。”

他懒得跟她争。“雷奈,帮我们向客人编个借口,幸运的话,他们会以为我们累坏了。”

“好,但要随时保持联络,好吗?宴会会在这里持续到天亮,然后才会再移到爸妈家。”

他们不再交谈,匆忙走向车内,很快回到场家换好衣服,驱车往南奔驰在西雅图静寂的街道上。他们十分钟后抵达现场,警车灯闪亮着,停在康氏公司外面的卸货口。安淇跳下车,也不等托尔,就三步两步地跑开,托尔在卸货口前赶上她,抓住她的臂膀。

“你要是不跟着我,就待在车里。”他从牙缝里挤出这句命令的话。“随你选。”

“这是我公司的事。”她还是很小声地说。

“是我的责任。”

“我才不管是谁的责任,我们已经结婚了,你的安全才是我最关心的,我不会让你去冒不必要的险。老婆,你做何决定?跟我,还是进车子里等?”

他说得对,像无头苍蝇般乱钻也于事无补,责骂他更坏事。“好吧!我跟着你。”

“这才乖。”他喃喃说。

这时看到马可急急地走来,“没事了,没什么好紧张的,看来只是些小鬼破坏东西而已。”

托尔眯着眼,“你怎么知道?”

“他们闯进来打翻了几个箱子,把一些货物洒得满地都是。威利听到声响,就去查看,不过没瞧见人影就是了。”

“他没受伤吧?”安淇焦急地问。

马可今晚头一次对她说话,“他没事,康小──场太太,真抱歉,在你新婚夜扫你的兴。”

“你这样做是对的。”托尔宽慰他,“我想看看损失情形。”他望着安淇,“你和马可在这里等。”

她眼中的怒火就是答案。把她丢在车里还不够,现在甚至要她在这里等,门都没有。

“好了,一起来吧!”他不想和她争论,两人并肩走进仓库。

警察在里面替威利做笔录,安淇很快地回答一些必要的问题,托尔一副护花使者的姿态。警察指示万一他们发现任何损失的话,可以去报案。

警察走后,托尔转向马可和威利,“好,我们去看看损失状况,要不要找人来清理?”

“我会处理。”马可向他表示,要他们放手。

托尔微笑说:“谢谢,明天再弄,好吗?”

安琪让他做老大,原先的愤怒褪去,他察觉她已疲倦,伸出手环着她的腰。

威利带他们到放满冰冻椰菜、玉米和生菜的冷藏室,有好几箱食物被打翻,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

“就这样?”

马可不安地说着,“不完全是。”他别具深意地看了安淇一眼,“我看你最好和威利留在这里,我带汤先生去看就好了。”

“马可,多谢你关心,可是我宁可一次搞定,我保证决不会为这一点小打击而崩溃的。”

他不太开心地点点头,“那我们上楼阳!”

他已经预见会有何种景象,但是在打开办公室门后所看到的,依然令她惊悸不已。到处都是玉米和融化的冰,她转过身去,悲愤之后是一股疲倦的无力感,她将自己投入托尔的怀抱里。这可不是几个小孩子的恶作剧,而是故意冲着她来的,不崩溃也难。

“走吧i”他紧紧地搂着安淇,声音里有份极力克制的情绪。“马可,我们要走了,麻烦你找人在礼拜一以前清理好,没问题吧?”

“场先生,放心交给我们好了。”

托尔带她下楼到了外面,安淇深吸一口气,顿时泪眼模糊,他默默扶她上车。

“宝贝,不要这样,木值得的。”他坐在方向盘后方。

“是谁这么卑鄙?”她声泪俱下,“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为了报复?”

他下颚的肌肉不断抖动,“我不知道,可是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你放心好了,一切交给我处理。”他发动引擎,然后倒车。车子开了一阵子,然后停下来。安淇四下看了看,这里既不是托尔父母家,也不是饭店。她不知身在何处。“这是哪里?”她疑心重重地问。

他答也不答地下车来,替她开车门。“欢迎回家。”

欢迎回家?是他的家吗?她由车窗望着外面,拒绝妥协,不肯下车。诱惑太大,而自己的抵抗力又太不济。“少来,我才不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批发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