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发新娘》

第八章

作者:蕾·莉克莱

安琪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四周站着威利、马可和托尔,前两者面带关怀,后者却是一脸的怒气冲冲。

“你还好吧?”托尔问道。

“我想还可以。”她幽怨地皱着眉头:“你吓着我了。”

“我只把你吓着而已,已经够幸运的啦!你在这里搞什么鬼?”

她坐起来,把身上的睡衣拉好。“在…呕!睡觉?”

威利说:“我以为你们两口吵架,所以就打电话给我表哥,告诉他你在这里。”

托尔对马可和威利说:“麻烦你们两位去休息,我太太和我要私下好好谈谈。”

他们两人退出门外,往楼下走去,威利还念念有词说:“快闪吧!火葯时间到了。”

“事情没那么糟,我住旅馆住厌了,才回到这里来,半年后我就会再找住的地方,你不必担心。我很安全、威利就在附近……”她突然说不下去,喉咙子得像沙漠一般。

他看来非常生气,“你住在这里多久了?”

他对她开火。

她局促不安地说:“没多久。”

“到底多久?”

“如果不算待在你父母家那晚和星期六、日两天在你那儿,再扣掉在旅馆两个礼拜……”她很快地用手指算了算。“一共是三十二天,十八小时,又四十六分。”

“我被你搞糊涂了。”他拨了一下头发。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因为我把我爸爸的房子卖掉了。”

他身体靠过来,压低嗓门问;“为什么会卖房子?”

她抓起枕头,搂在怀里,但羽毛抵不住托尔那剃刀般锐利的眼光。“我要先还一些债务,这是唯一使康氏公司不至于破产的路子。”

“真他妈……”他摸摸下巴。“让我们从头开始说。”

“最好不要。”

他眼里闪烁着警告之光。“宝贝,我没心情和你打哑谜,所以最好回答我的问题。是尼克留下一些债务,对不对?你没钱还债,只好把房子卖了,又没地方去,只好搬到这里来?”

“既然你都知道了,干嘛还问?”

他站起来,走得远远的,“那些债务还完了没有?”

“还有一笔很大金额的银行贷款没还,短期内我是无法清偿,可是我们轻而易举就能付出每个月的分期付款。”

“你能支付分期付款的金额。”托尔不敢置信地闭上眼睛。“但却付木起房租,对不对?”

“对的。”她很委屈地承认。

“亲爱的,我警告过你,别把绳子拉太紧,否则会吊死你自己。起来穿衣服,我们走吧!”

她不敢和他争辩,照着他说的,把衣服罩在睡衣外面。“好了!我穿好衣服了!”

他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带一些明天换的衣服,你会需要的。”

她转向他说:“不!我可以在这里换。”

话刚出口,她就知道他有多大火。他越过房间,两只手握成拳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像要冒出火来,她动也不敢动。

“一个小时之内,我就把这个阁楼上锁,只要你是我老婆一天,就不准踏进这里一步。”

“你不能这么做。”她抗议道。“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说有关系!”

“你没有权利干涉我该住哪儿。”受伤的感觉,使她口没遮拦像连珠炮似地的。“你又不是我真正的丈夫,我们是为了使你保有米兰餐厅这个宝贵的客户才结婚的,你又不在乎我。”

“不在乎?”他抓住她,她以为他会摇晃她,可是,他却将她拉过来,抱紧,怒火似乎已渐渐平息。“我的老天。”他低语:“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当然在乎你,你难道不明白,如果让姓哈的那些人发现你住在这里,会怎样对付你?”

“你不是都已经处理好了?”她赖在他怀里不想动。“你说过他们不会再来找我麻烦。”

“没错,因为你要搬去和我同住。你不用多辩,就乖乖待在我能够看见你,能够保护你的地方。”

他说保护她,而不是保护生意,一股希望搅动心湖。“好吧!可是我自己要一个房间。”

“好,房间整个是你的,我们只要分享一张床就行了。”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等等……”

“你好像对我们婚姻的真实性有所怀疑,我想彻底消除你所有的疑虑。”

她简直要窒息了。“我再也不怀疑了,真的,我再也不会了。”

他不理她。“你刚才说什么?”他眉头皱成一团。“我不是你真正的丈夫?”

“你误会了。”她急忙辩解。“你听力有毛病。”

他继续说,“让我证明给你看,看我这个丈夫有多真实。”

“没必要。”

不管她如何抗议,他拉着她的手下楼去。

她看见马可和威利在柳丁箱子后面偷看他们,假装吸吸鼻子又揉揉屁股,安淇很开心地看着他们两人交换眼神中的惊愕,谁叫他们要告密。

“少假装了。”他不平则鸣。“我可不愿意让人以为我会打老婆。”他停下脚步亲吻她,直到她满意得紧紧贴着他为止。“这样他们就没话可说了。”

“你真工心计啊!”

“彼此彼此。”

他把她塞进车里,开出城去,两人一路都没再交谈,20分钟后,抵达他家门口。他打开前门,带她进去。“你知道东西放哪里。

很晚了,我们明天还有事要做,睡觉吧!”她站在走廊上不动,他温柔地看着她。“怎么啦?”

“我,呕……”她望着拼花地板。“我不和你同床。”

他走过去,抬起她的下巴,低头看着她。

“会的,你会和我同眠。也许不是今晚,不是明晚,可是,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真正而不只是名义上的老婆。”

“这只是你自己说的。”她想不出什么更高明的回答,喃喃地说。

“是我说的没错。现在去睡吧!你都快要倒下去了。”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去睡觉,可是心里一点都不开心。

接下来的四个礼拜,是安淇一生中最难过的日子了。托尔控制了全局,她简直没有立场和他对抗,因为他的决定往往是对的。她的员工都很崇拜他,她在四个礼拜内所学的,比过去四年都来得多。果菜质量一直都保持稳定,而成本比以往都低,事情圆满得令她叹气。她狠狠地踢了一旁的青椒。

“腥──嗅,看来天堂再也不是乐土了。”

雷奈在卸货口叫着。

安淇对他怒目而视,直到看到他带来的人才开心地笑起来。“娇好!我真不敢相信,你那老古板丈夫居然会让你出来。”

娇小的身影穿过卸货口,雷奈一路用手搂着她。“我一直磅叨到他答应让我出门,才让他耳根子清静。他有公事要找托尔谈,我就搭便车一起过来。”

雷奈在楼梯前停下。“我同意她到你的办公室坐一会儿,然后就回车里。你一定得一直陪在她身边,不准她到处跑。”他说得一清二楚。

虽然安淇不喜欢汤家人的独裁,但这次她也有同感。“这里不是很安全,你得小心,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娇爆扮个鬼脸,“我知道,可是我快闷疯了,最近他连我们自己的店都不让我去,你相信吗?”她一下就开朗起来。“你这里有没有醋栗?我最近很想吃这玩意儿。我们去储藏室看看……”

雷奈挡住他老婆的去路。“你只能去办公室。”

她轻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只能坐下,不能乱跑。维京人,你愈来愈无趣了。”

“只要你和孩子安全落地,我就会变得很有趣了。”

安琪羡慕地看着他们。她走向马可,对他说:“拿一箱醋栗到雷奈车上,算我请客。”

马可愉快地说;“这是我的荣幸。”

他们走上楼时,托尔的办公室门关着,她试着叫自己不要觉得被摒弃在外,便走到娇婷身边。她朋友站在几乎空旷的办公室里,惊讶地看着四周。

“老天啊!你被打动了呀!”

“我保证你从来不知道我的地毯是什么颜色吧?”

“我压根不知道你有地毯和办公桌……”

娇婷指了指椅子。“还有椅子。文件都到哪儿去了?”

安淇做了个怪样。“除了托尔还会有谁?他觉得我该有系统一点。有一天他派了任务给我,等我回来一看,办公室已经变成这样了。”她厌恶地摇摇头。“你信不信?”

“这个野兽!”

“我看也是。”她把脸埋在手掌里,恨不得能钻进那张整理得空无一物的办公桌。

娇婷颓丧地坐在椅子里,“所以,雷奈说对了,天堂已不再是乐土了。”

“我看你甭想赢那两箱葡萄袖子,托尔满脑子只有生意。”她不快乐又不安地在座椅上动来动去。“我知道我为什么嫁给他,把康氏导入正轨是很重要,但生活应该不止如此,我还要点别的。”

“我完全了解。”

“为什么汤家人都是以生意优先?”安淇问。

娇婷叹口气,“托尔是因为他父亲才会这样。”

“他父亲?”

“你看来不知情,我看托尔不太常提起,这也是我一再追问,才从雷奈嘴里挖出来的。”

“什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托尔一直觉得,他父亲今天会坐在轮椅上,都是他的错。”

安琪一脸的讶异。“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一件发生在16年前的意外,我不觉得是托尔的错。那年他20岁,暑假从大学回家来工作,他父亲叫他帮忙从卡车上卸货下来,但是他有个约会,没法取消,答应第二天再帮忙;可是他父亲不肯等,结果好几箱苹果倒下来压倒他。”

安淇恐惧得将眼睛闭上。“这就是他今天坐轮椅的原因?”

“是的,托尔当时都快疯掉了。他辍学接管家里的事业,雷奈说那时候真难为托尔,亚伦在医院里足足待了六个月。当时托尔还在摸索的阶段,生意一下少了很多,不过他总算扭转乾坤,把公司弄到今天的局面。从那时起,他就把生意永远摆在第一位,托尔很仔细地划分职责,而且训练主要职位的接手人,以防万一。”

安淇不敢相信他们两人的遭遇竟然如此相似,他为什么从不向她提起?她爱他,希望事事能与他同甘共苦,而不只是在生意上而已。

“我不知该怎么做?”她坦承道,“我不知道如何能替他分忧解劳?”

“爱他就够了。”娇婷真心地建议,“他已经凡事一肩挑太久了,他照顾整个家、生意和解决所有的问题,他需要一个合伙人,而不是多一个依赖他的人。”

安淇正是另一个依赖他的人,在还没学到经营诀窍之前,她什么也插不上手。“娇婷,谢谢,你真是我的知心好友。”

“可不是吗?每次都是我求教于人,今天能够主客易位倒是很好玩。”

安淇意气用事地反驳说:‘哦可不觉得好玩,我们去看看我们的老公吧!”

他们走进托尔的办公室。看见兄弟俩正在研究一些文件。

“我们该走了。”雷奈说完,拍拍他太太的肚皮。“我们第二堂生育课在一小时内要开始。医护人员会教我们怎样呼吸,才能减少分娩的痛苦。”

“傻瓜。”娇婷娇喷地说:“在上个礼拜你用番茄弄得一团糟之后,她还让你回去上课,你可以躲到一边偷笑啦!”

“我认为耍宝是门木简单的娱乐技术,而且可以转移注意力。”他以受伤的声音说。

“是不简单,如果你知道如何耍的话。”娇婷抢白了他一顿。

安琪看着他们离去,心想他们真是一对可爱的夫妻,不知自己是否会有同样的境遇?

又过了10天,安淇似乎无法越过托尔隔起来的墙,他日以继夜地工作。等托尔对她经营公司的能力有信心之后,他就会把康氏交还给她,然后功成身退地回到汤氏超市,届时,也就是他结束婚姻的时候。她思想至此,不由得悲从中来,泪水夺眶而出。

“汤太太?”把关的脸探进门里。“工人正在卸一批生菜,上面都是泥巴,你来看看好吗?”

“我马上来。”她转过身去,小心地擦擦脸颊,她提醒自己,生意第一。

她站在一个将近40尺的货柜前,看着工人用油压堆高机,拉出第一箱货。订单是她下的,可是如果供应商为了赶时间而没把菜弄干净,她是会生气的。希望只是一小部分因为下雨而沾到泥土,而不是全部如此。她抬起脚尖往箱子里看个究竟。

“安琪,小心!”

她很快地移开身子,托尔动作比她还快,扑在她身上,把她推到一边。这时,那堆箱子最上层的几箱倒了下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批发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